2004-04-25 02:51 0

银河银河

Milky Way 2
漫画原著 / 清水玲子
文字改写 / 丁哲久

断梦。不断重复,凝聚我此生记忆的闪光。
每夜的梦见。无边无垠的银河。永无止境的恶梦。
我说我可以抓住的某些记忆的影子,然而在黑暗中我什么也触摸不着。
幻觉,你好。有时候只想说出口,如此。夜梦,清晰。
那一百七十年前从我眼前消失的L与J在落花朦胧中曾举行婚礼,我梦见的视野被花渐渐吞噬。梦所扩散的美妙光晕,渐渐变暗。
梦见,不断重复,无边无垠,不断重叠,在这银河银河中。

当肩承载着某种可亲的重量,我恍若从梦中瞅见他。他靠在我肩。
古老的蒸汽火车带着我们去某个远方。缓慢。缓慢地开。
咯噔——咯噔——
他轻睡的眼,我低头深视的些许安详。
列车缓慢着——
他如此安静地在我身旁。
列车缓慢着——
我平静地看着时光的缓慢将我记忆的
每个齿印连接,轻轻。

艾利在人群里格外优雅。掩藏不住的美丽,所有曲线旋转然后在人群中静静绽放。
风衣。双手插口袋。低头。深思式踱步。
是的。那时侯在看风景,我从远处看她。猛然觉得她身后的远山,油画般地浮现,凝重得有层次。
已很久未遇见机器人同伴,此刻只是发现她弯身低望火山口,望着沸腾,我不知的视野。
等等!我忙大喊。
她右脚已踏上护栏,头却望着我,莫名渴望不解的表情。
傻瓜啊!下来!谁的声音可以带来力量带来曙光,都可以借来一用,只是——
我努力伸手。她努力伸手。伸手的力量还是无法掩盖距离扩大的假笑。
慢慢远去的手。
慢慢远去的手。
慢慢,她,落下。声音很厚重的落入。

可怜的我正在反胃,也在不断想她应该死不了才对。尽管我多么无力。
周围,忙碌的喧嚣。世人就此议论。
而我却忍不住地想吐。真恨自己比普通机器人更像人类。真的。
她在容器里沉睡着安静。线条是否舒展着矜持?
当时她已溶掉,现在又完美地再生,医生说多亏我救得及时,再迟一小时就——她的IC核还在,只是其余部分都给熔掉。
近距离地看她,很美。开始以为她是个少女,但她也不是少年。
我不会阻拦想自杀的他。但他当时确实,看到我,伸出手为我。
手却远去了。

我说,或许他认识你。我?不可能。杰克举起咖啡杯开始否定。我说,活了一百七十年,或许很久以前见过面也说不定。他还是否认,强调着他记忆的正确性。
只是你老了!我轻淡地说。
别说那么难听!杰克难堪地咬牙。
那么奇怪的脸吗?当我问起他的模样时,杰克顿时沉默。
他想起艾利的脸,并不奇怪。好美,而已。头发、眼睛、皮肤都是乳白色的。线条柔细。仿佛古老油画走出来的精致人儿。生来的高贵不俗。
我托着腮,也随着他安静。突然地问,不会是爱上那男孩了吧,你?杰克诧异。我继续吐着想法,我很讨厌变态的人。同性恋机器人,好恶!
等……他忙止住我。我起身。准备离去。等一等,露意丝,事情不是这样,他不是男的。他忙说。我此刻更诧异。回头。啊,也不是女的。他拖住我的衣。急忙。隐约可见的尴尬的汗。渗出。
那是双性?我镇定地问。
不,是无性。既非男也非女。
一片空白。我顿时。喔?找不出什么感叹词。好可怜。我低头。杰克脸红,嘀咕,什么跟什么啊。
这个不重要。仔细想想,你是不会移情别恋的。捧着他的脸,双手。
痴情的机器人。杰克的脸更红了,轻轻叫着我的名字。微笑说道别。回家去找你。
留下杰克脸红,在咖啡厅。

她走了,咖啡厅里的人异样看着我。我,有点沮丧地走出。
现在从事独立侦探的我,失去主人,日子难过。所谓的失恋,没有侍奉的主人,都让我没有生存的意义。一个人活下来。连求死都不能。
邂逅露意丝,倾注给我,她阳光般的爱。
她说着,就算全世界的人与你为敌,我会在你的身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永远陪着你。我想着,永远,永远……
走过的橱窗,光影的迷宫使我想起那个机器人,要是他有个像露意丝这样的人照顾,就不会想自杀。从橱窗轻易拼接着他的容貌。那么美的人。
可是,可是我真切地看到了他,艾利。
他大叫一声,天龙!玻璃全碎了。我用手护眼。阻挡不了。身体倒下。
他紧拥着我。
太阳眼镜飞出。
那时侯的艾利仿佛多年不见母亲的孩子一样惊喜万分。一直叫着我,天龙。一直说着,他好高兴。一直说着他,好想我。
泪,落下。语言的重复,只是艾利用来表达想念的修辞。
我一阵木讷。
他松开拥抱我的手,捧着我的脸说,当时猜想是你,没想到是真的……
好——我呆呆地望他,好刺眼!有点哀求似的要他还我眼镜。

去医院检查完眼睛。艾利嬉笑着央求我,把眼镜拿下。这戴了一百七十年的墨镜。他说,天龙,拿下来吧。
努力的解释,搞错人了,想说再见,回家。
他却是天真地要求吧眼镜拿下。我让他早点回主人那。他拿出张照片。
我,和一个女子相拥。鲜花。阳光。微笑。
他一反玩笑的面孔,质问,是你吧?我大惊。这是谁拷贝我,还拈花惹草的。艾利却淡然地说,你才是吧。
他说,他不是机器人。
这是艾利的主人。而我原来只是拷贝而已。艾利重生后调查得知。
喂,他说,把眼镜拿下来啦。
然后他扯着我的大衣,说,我为了找你放下工作出来的。
哑口。不知所措。

尝试把艾利还给雇主,对方却冷冰冰地拒绝,说不想再要这样的破坏机器人,只知道自杀。对方不负责任地随我处置艾利。当问起艾利,他倒坦然一笑,随便你。
我还是哑口。
艾利说他,是习惯性自杀者。
在火山口是第40次,他说自杀的理由只是想死。那时他无所谓地拉着他的恤衫。已经没有生存的目的了。对这个世界不再留恋。他如是说。
天龙结婚的时候,他第一次自杀。第二次是天龙死去。消失。不见。
艾利有点无奈地说着一次次自杀的情形,却死不了。
艾利。我叫他。
他只是认为投身岩浆就死得了啦。
你那么喜欢天龙吗?
他深情地望我,早知道有你这个人就不会自杀了。
我!我震惊。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天龙,只是借了个脸儿。他很安静地闭眼,我知道,天龙死了,你是叫杰克的机器人。
没错!我叫杰克!跟我说一遍!
杰克!
好!我对他把我只当成什么天龙,很气愤。
不过杰克,还是把眼镜拿下来吧,天龙是不戴的。
执迷不悟。
没办法的应对。

向游客们讲解着目前离地球最远的行星,光年和瞬间移动。
我看见了窗边的杰克向我招手。杰克来介绍艾利的性能,想帮我找个助手。在他话语的间隙与连贯之间,有个强烈的视线从他身后一直向我而来。
好喔。我答应了杰克。艾利却插进来。
杰克,谁?这人是谁?
女朋友呀,有意见吗?我忍受不了他流露所谓的怀疑。
露意丝。杰克打圆场。我正和他争辩着。艾利转过身去。我不干了。
你想逃吗?我的反问。
他拉着门把的手。停住。回头。有情敌进来不好吧,姐姐。
杰克一楞。我也是。
隐藏墨镜背后的双眼。
我深深凝望。不知所处的深邃。

去追艾利。
就那个意思。不喜欢女的人类。
抓住他衣领,生气地。说着一大番我的苦心。
他挑开我的话。头转向别处。以前那个香织的对我说过……
有种陡然间的断裂,我。
香织就是以前嫁给天龙的女人。平静的他说。你想听吗?
我真是败给他了。无奈地问,什么——
他说,机器人是不能谈恋爱的。
我说,我知道,很清楚。
真的。
真的。

你喜欢天龙是把?真傻,明明是个……她夹着烟有点不屑地说。
我,我比你早爱上天龙,我比你还爱他。我很气愤。
她笑了,爱他?不,这只是忠心而已,就像猫狗爱主人一样。
不,我爱他。
你仔细听。打开了她的话匣。我们人类不能单独地活。我们有寿命,总有一天会死去,因此必须造一个自己的分身。打从出生起就注定男人女人共同生活下去,就像恋爱,男人需要女人,女人需要男人。
你们是机器人。不会死去也无男女之分。就算死了也可以再生,毫无繁衍子孙的必要。一个人,能活下去,没有爱人的必要。她指着我,很刺眼地指着。
一个人就是一个“完全体”。一个人遗留在宇宙也能永远存续的机器,不需要什么伴侣吧?
她的问,仿佛有个大宇宙的背景。
很清冷,很广袤的感觉。

所以,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低头叙述着,真正的恋爱只有人才拥有。是我自以为爱他。我好恨。却又没话说。
我看着艾利。静默。
我也不确定对天龙是爱,抑或是香织所说的忠心。我对天龙……
你——我开始说话,不是讨厌人类的女人。而是想成为人类的女人。
他,沉默一阵。泪,落下了。很突然。也许把。他这样哭诉。
笨蛋!一点小事就哭!一个大男人!又忍不住骂他,我。
他委屈地抬头看我。我不好意思地改口,一个机器人……
艾利咬着手指又开始楚楚可怜的恳求,好啦,眼镜拿下来吧。
我捂脸求救,我以为他已经忘了。唉!
想起过去的人而哭,他,让我想起过去的我。
他,想起过去的人而哭。

他决定照顾艾利了。
我很耐心地听杰克说完。他却说他接的工作。社长夫人家的鹦鹉约翰失踪。悬赏10万美元来寻找这个小东西。
我说,艾利把你当成天龙,是一种虚幻的偶像崇拜。
他静静思考,说,不过有个可以崇拜的对象就差别很大吧,比起想死又死不了,一次又一次自杀,比起一个人不断地堆积记忆,虚像还是给了他生存的意义。
你也是吗?我,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接着我又走过去搂着沉默的杰克说,开玩笑的,不要难过,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我抱着他。他说。露意丝。
他看着露意丝的金发飘逸。在拥抱的温存。想起:
她的头发,是黑色的。
露意丝吻了他。

打扰两位啦!开门带来的问候。
是啊,你没看到吗?我生气地说。杰克忙推脱我的手臂,别这样,露意丝。你去哪了?
艾利怀中的猩猩,像我抱着杰克一样抱着他。
他说捡来的,以猩猩的语言和它说话。艾利懂动物的语言。问我们能否给猩猩一点牛奶。
于是杰克要和艾利去找鹦鹉,在那个离逃出的公寓最近的中央公园。
杰克在穿风衣。我忙说我也去。
姐姐,这次轮不到你出场,这次用媚术是行不通的,艾利倚着门说话,眼睛望别处。
你敢这样对我说话?自己还不是没人要!
艾利哼歌。若无其事。杰克求我别生气。最后只剩下我和猩猩。
为什么猩猩要抱着我?
我可不是你的妈妈啊!

中央公园。
很多美好的感叹,美好的声音和颜色。我心中美好的希望,只是让小约翰靠过来,主动地!
啾~~~~~~
哇,好近了。我回头。原来是艾利的声音。
他优雅地利用着奇妙的声音。招来一大群鸟。
柠檬色粉红蓝色柠檬粉红紫色黄色青色白色……在小鸟儿们的色彩飞翔中,艾利乳白色面孔变得看不清楚。渐渐不清。周围都是鸟的鸣音和振翅声。
艾利!我大叫。
鸟群散去。羽毛飘下。
他没事。我还担心,他像希区柯克的电影被鸟吃掉。
艾利说他已经问到约翰的所在。指着一棵树说,在那,巢被叶遮盖住了。
怎么说,你……
艾利微笑。重生后为了找你透视了整个纽约,虽然有点辛苦,但3分钟就找到了。
我默然。3分钟的事情。
后来他干净利落地找到了约翰,和一只金发美女一块,一起送还主人。
那主人质问约翰为什么要离家出走。艾利说,他一定是觉得寂寞。
主人说,已替他买了个有血统的新娘。
不是随便一只有血统的就行了,艾利说,只有这个。
主人说,好像你懂鹦鹉话似的。
艾利微笑。微笑。
我看着他,静静地。静静。

回来的古代蒸汽火车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如此万能的他回在我的身边。
你有怎么多的能力的感觉一定很棒吧?我是个机器人。却什么都不会,我是你的话,绝不会自杀,我会独立赚钱。盖所大的侦探社。
真好,艾利说,有梦想。
我没有梦想所以不想要钱。不养鸟所以懂鸟语也没用。没有想看的东西所以有透视能力也没有用……这叫做英雄无用武之地吧?
我说,本来想分你5万当谢礼……该给你什么好呢?
咦?
不,其实该全额给你,对,对的,我什么也没做。
我,能在你身边我什么都不想要。艾利凝望着我。
跟鹦鹉一样,比起冷暖气齐全的公寓或镀金鸟笼,待在喜欢的人身边比较好。
等,等等,我想,这些话是对天龙说的。
我傻笑,哈哈哈。艾利也笑,轻轻地。
他就这样靠在我的肩上。
我想,反正无所谓。

咯噔——咯噔——
跟他一起搭乘后才知道蒸汽火车的好处。发明了瞬间移动的现代人,还保留着古老的蒸汽火车。
两个人搭乘的时候,速度越慢越好。
所有记忆的速度,渐渐缓下。
我们是不是只剩下了遗忘的线条?在这古老的车厢里。
他睡着,可我却看见了时间流过的轨迹。很清晰。
而列车缓慢着,带着我们去向某个远方。
他在我身旁,靠着我。
靠着我。很安静。

今天我想起那天上班的时候,错误灯一直亮着,肚子里的气全是因艾利。不是讨厌艾利,只是为什么我在的地方艾利就在呢?
还记得那天杰克和艾利到早晨才回来,我等的时钟转过了头。说坐什么蒸汽火车。艾利还睡懒觉。我 去骂他赖床。他倒恭维我的发型有多好多美。都是他弄的我去帮他喂那死猩猩早餐。他利用我!
艾利那次和杰克说起了床头照片里的黑发女孩。
今天过生日的我,莫名地想起和杰克的点点滴滴。
今天过生日的我,婉言拒绝了同事们为我准备的庆生Party。
她问,又是那个机器人吗?我有点找不到话,笑着应对。她说,他可是机器人,露意丝啊。我说,我知道,可是我不去就没人陪杰克了。她说,对对对,没有你那个机器人就孤零零的好可怜,要是,要是你不在他怎么办……
我当然知道这个现实。知道得很清楚。
提着四人份的蛋糕。空空的房间挺着肚子迎着我。

露意丝,我跟艾利到培斯德米瓦星去了。两三天后回来,别挂念。

杰克这样在纸上说着。我想起艾利在找过鹦鹉后找来一大堆的星际旅行指南。
我好奇地推着阳台的门,说,猩猩来吃蛋糕喔。
什么,连它都带走了。我坐在床边。力量都已失去。有点沮丧。
是谁,是谁孤零零的很可怜?
床边照片里的黑发女孩是不是存有一点温情?

站立在星上,杰克,不禁想起了她,在暗黑的天空,浮着朵朵的花,镶嵌着她的图腾。
杰克把我带到了这个星上。这颗小小的星,荒凉。而他说有好东西给我看。在此除火山外再无他物的小小的星。
有天文望远镜,而且很大。他在前边平静地走着。
我真的很惊奇。抱着猩猩的我很惊奇。
——特地跑来这里来看星星的吗?
——不是星星,是看地球。
管理员解释说从这里可以看到203年前的地球,离地球更近的帕达诺瓦看到是170年前的,来培斯德米瓦星看地球的人渐渐少了,因为200年前的地球和现在的差不多,不过对可以透视的人来说倒很有意思!
透视?我,心里一惊。
墨镜的杰克对我微笑。从未有过的神秘。他接过猩猩。
你是为了……我问。
10万美元的微薄谢……我突然抱了他。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礼。
开始在地球上寻找,找过去的天龙,他的家。
从意大利半岛到纽约港口。
在杰克的陪同下。在这小小的星上。不荒凉。

他开始落泪,他激动的失声,是天龙。活着,活着,天龙。
我口头上叫着天龙,心里有个很深邃的声音呼叫着艾利。
我原来一直在说,一直对自己说,我喜欢艾利,我喜欢艾利。
怎么会这样?
先出去等他,或许更加为着逃避。墨镜为我挡了很多失态。
回头看他,眼睛还带着晶莹去看地球。不遥远的星星。
迎着风,我想起自己以前对艾利说过的话,他搞错的天龙和我,他反复要我拿下的眼镜。杰克,搞错的人,是我,是我。
他眼里的人从来不是我。
眼里不是我。
只是天龙的影像。不是我。

艾利!我回去叫他。
杰克,现在正好看到天龙的房间。他天真地想我也可以看到就好了。
我说,艾利,回去了。
要回去了吗?我想留在这里。不舍的他说。
我说,这个星球马上就要爆炸了。现在都是些火山性的地震。4天后,一喷火这星球就会炸开。
他安静地说,我想看到爆炸前。平静如水。
看!看这种不复存在的残像有什么用?就算栩栩如生,但早就不复存在,不过是以前的光线。你要看的话,你一个人看,我先回去了!
杰克,什么嘛!你生什么气啊,是你带我来看的啊。
是啊,是我自找麻烦!跟我回去,还是留在这里看地球,自己决定!
我莫名地生气。于是我们都沉默。
当我转身走出去的时候,一直在想要是我取下眼镜他也许就会跟我走,可是……
他叫着,杰克,杰克……
我向前走。没有回头。尽管很违心的意识。

已经3小时了,客人。管理员礼貌地说。
我对她说,不等了吧,我们走。
留下他一个人真的没关系吗?
他是机器人。丢下他一个人也死不了的。我抱起猩猩。我们回家。
对,他死不了的。
回到家,仿佛看到了艾儿走出来。
露意丝真实地笑着,回来啦!她问艾儿就是那个黑发女孩吧?她望着我。
以前我就知道了。那是你以前爱的人吧?而我,只是替身。
露意丝……我喃喃。却无语。

看这种,
不复存在的残像有什么用?
不复存在。
不复存在。
艾利。我好像听到他在叫我,在远处,这样叫我。
我离开观望台,来到户外。叫着他,大声叫着杰克。
杰克!
杰克!
风很大。却没有人。
很高的草。随风摆动的荒芜。
我好像看到了太空船。
很刺眼。很刺——眼——

露意丝,我……
我喜欢你,杰克。所以不管是不是把我当成艾儿或怎么样,我都无所谓。
我说,露意丝——她接着说,你喜欢我就行了。
可是,我如果不在了,我上了年纪了,死了后你怎么办?会不会,会不会又去找其他像艾儿的,她如果又死了,你是不是又要去找另一个。
露意丝,露意丝……
总是一个人,她哭了,我讨厌这样。
我抱着哭着的她。猩猩也过来抱她。
她问了艾利。我说还在星上。她问,丢下他一个人好吗?我说,我们有点争执。
她拥抱着猩猩。抚摸着。还好有艾利会陪在你身边,虽然我还不能接受他,还好,他不会像我们人类一样,丢下你一个人。而且,你,喜欢他,对吧?
艾利,但他把我当作天龙,就像我把露意丝当艾儿看。
那170年前的初恋情人,我自己说的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艾儿,但是你还是结婚了。看这种,不复存在的残像有什么用,那是,我对自己说的。我喜欢她,想和她一起死。我以为我会永远思念艾儿,可是人不能靠回忆而活。
一个人活不下去的。艾利。
艾利!

次日,露意丝她急忙冲进来,问我看了新闻没。
她说,培斯德米瓦星爆炸了,大型太空船的坠落,提前引起火山喷发。
所有的思想都已成为空白。
没关系,他死不了的。我还是想起我在星上的时候反复对自己说的。
和露意丝乘着太空船去太空现场观看。黑黑的银河中,却到处都是残骸。粉碎了。天文台和太空船。以及艾利。
她安慰我,没关系的,杰克,找到IC核就行啦。
在这些繁多的残骸中。
艾利,他想死。自杀那么多次,终于在这里,和天龙的残像一起,永远,永远。
我说,别管他,他就能死了,就不能重生了。
那你呢?杰克。她又落泪了。你怎么办?
我却仿佛看见所谓的香织对我说话,说那番话:
“你明明可以一个人活下去。”
“不用去爱人也无所谓把?”
“明明是长生不老的机器。”
不是的。
“一个人留在宇宙也活的下去。”
我大声说。不是的!不是的!
我跪到了地上。因为死不了,因为是不能生殖的机器,所以更需要,才需要伴侣,才想去爱人,比人类更加需要。
艾利。艾利。
我呼唤着天使般的他。降临我身边。

由于无法连同太空船一起瞬间移动回200光年外的地球,所以先到30光年外的有瞬间移动装置的帕达诺瓦星。再回地球。
我对黑暗说,瞬间移动加瞬间移动,却只能前进一点距离。
看者窗外的黑暗,黑暗的宇宙真广,不断膨胀着,无尽延伸着的黑暗,像噩梦般永无止境,永远,永远。
然后他们说星上有人活动的迹象。
真的是艾利吗?
可能性真的很大。他懂操作瞬间移动装置。如果他不想死。如果他想活下来。
我下了太空船。她叫我小心点。很温柔的嘱咐。
那里离瞬间移动装置很远。如果是艾利为什么要在这里。
我跑着过去。
风声很大。我的风衣轻扬。

天文台,是天文台!我进去。艾利的面孔。仍是那么轻松纯真。
他说,你好厉害。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无法透视。
因为,因为你……你……我抚着自己的额头。不知回答。
你怎么了?
你——你晓得我有多担心吗?还嬉皮笑脸的!你说!你在这干嘛?我突然爆发起来。
看地球啊。从他口中仿佛只是吐出淡淡的云烟。
我真服了他了。好看吗?他说离地球很近,看得清楚。他从不曾为人想过。
我却忽然想起在这帕达诺瓦看的是170年前的地球,那时天龙已不在了。
他说,是吧,他已经死了。他和我一起走出这天文台。
随即他看着我,我在看你。看170年前的你,你和一个很像露意丝的女子,就是,你床头那张照片里的。结果——
我忍不住摸着他脸,然后,然后,吻了他。
然后,他对我说,结果,真的你跑来,吻了我。
眼泪涌了上来,不住地往下掉。我的。

——培斯德米瓦爆炸了吗?
——现在变成小星群了。
——这么说,30年后从这里就可以看到?
——是吧?
——我还要来这里。
——看爆炸吗?
——不是。
——……
——更久的以后,170年后,这里看得到地球,一定。一定看得到你跟我。
——……
——露意丝呢?
——在太空船里。
——猩猩也在吗?
——恩。

我望着他飞奔而去的背影。风衣舞动得很美的线条。暗夜下乳白色的花开。
星光闪耀的宇宙。这个美丽的宇宙正在膨胀。正在扩大。
我望着暗黑的天空,乘着太空船想去哪就能去哪,想到那……
面对着这银河银河的天空,不禁想起那晚搭乘蒸汽火车的事来。
那列车载着他和我的温存,点点滴滴,从这无垠的银河上驶过。
两个人一起搭的时候,越慢越好。
越慢越好……
不知去哪个远方,我们沉睡。
咯噔——咯噔——

Today in History

2009  •  强盗新郎  •  0 条评论

2008  •  一年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