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18 15:15 5

蒲公英

— 写给活着

这是古老的光,且所剩无多。但借它照耀,已经足矣。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猫眼》

#6

我是大胃口呢。每当他这般说的时候,头稍稍扬着,有着君临天下的气派。那个海口却是不能够真的吞灭整个世界。而假想的言辞不一定都是幻觉。不过,他既然有着吃的欲念,那也不算是坏事。这源源不断的能量啊。这太阳。那从上面落下的光焰,无不隐形地释放恩慈。

她喜欢看虫子吃东西的模样。有着最原生态的动作。从不担心天色如何,不想风有多大多冷,只专心于眼下那可口的事物。一张一合的小嘴,那贪恋的迷态,甚是可爱。让她总有着去捏捏的欲望。不断涌现。

那是在窗前遇见了虫子。无风。但花香淡淡而不令人沉溺。阳光都很慵懒地打着哈欠。

亲爱的。你睡午觉么。

她从阳椅上侧过脸来。窗台上的他向她问候着。很有遥远风声的草木香。她也说着午安。

你是从哪棵树过来的呢?

很远很远的。哦,好像也很近的。恩,大概忘了。反正是到了这里。也就可以像亲爱的你一样慵懒地睡觉啦。真好。

为什么?这里仅仅只有我啊。

正是如此。我喜欢这里。所以想留下来睡觉。

你不快快长大么?季节就要过了。还想睡觉。

亲爱的啊,睡觉的时候我也在努力地长着个子呢。呵呵。他高傲地昂着头,此刻她分明注意到那暗传的心意。于是,彼此都笑了。

你说明天还会有这样好的太阳吗?

应该会有。因为你要睡午觉啊。

#5

很深很深的夜里。她听到了风声,一阵一阵地排列着冲刺样的吆喝。推开阳台的木门,那风中飘摇的败叶脆弱得只是浮花,如同她多次从这里的傍晚看吹拂而落的碎花,有着风的暗语。没有定感,方向皆在流动。现在听来,那风中叶努力奏鸣的乐音无非只是那远远的远的不可逾越的那边。

凌乱的头发卷裹她脸蛋。也像要被风带走的花一般,左右摇摆着,她似乎有点颤栗。

亲爱的亲爱的,你如此喜欢黑夜吗?那我也来陪你吧。

她在风声背后听出了这甜蜜这明亮的声音。可以回头的预示,可以告别了风声。

不是的,起大风了。我怕我的花儿受伤害。

哦,是呢是呢,花总是很娇弱的。不过亲爱的啊,你可是美丽中的坚强呢。

你真的如此清楚吗?我的头发留到如今这般长的程度,也该剪了。要不,就要自己断了,那太可惜。总是会不停地断。不久,花也要萎了。

不过说来,这风带来了远方的气息。比如有着我曾经居住的家的那种呼吸,十分茂密。而这花也很香,很香。亲爱的。

谢谢。几乎看不清了虫子那吐字的那张嘴,她只顾低下头,侧耳听着风。有着哨音的断续,与抑扬。

知道吗?我来这里的原因便是你这里的香,我以为是这花的魅力,可是……

是吗?这花是挺吸引人的,但纤弱得很。又敏感而害羞得不行。

我说的不是,不是……

对了,你还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吧。薰衣草。如此诱人的名字。

虫子在黑暗中看她嘴唇光泽闪烁。风声越来越大,他已听不清她愉悦的诉说。香气早已弥漫,迷醉了他。

他忘记了要和她说的话。没有了结尾。

黑暗什么时候淡去也不重要了。而他知道,有份香是他一生都不会散去的。尽管他的鼻子还没达到灵敏的程度。

#4

虫子又开始大量大量地进食了。她很满足地合上阳光的书页。虫子却一直抱怨他活动的范围渐渐渐渐在缩小了。但她笑着说他不再需要活蹦乱跳。可我还是小孩子啊,孩子啊。他十分不服气。

不再害怕黑暗了,对吧?

虫子干脆大口大口地咬着食物。不语。有点尴尬。

她去泡了杯茉莉花茶。浮浮沉沉,沉沉浮浮。吹气,吸香。然后全然容纳温度。心的容器,那所有的裂缝都给愈合。

你倒好啦。有花茶可以享受。虫子依然抱怨。

若是嫉妒,便也分你一口品尝啊。

我是消受不起。还是我的食物可口。

虫子,你应该不再害怕黑暗了吧,回答我。她双手捧着杯子,眼神坚定。眼前的景象都是一派宁和。但光线直淌中的迷离,她又想起了夜夜常做的梦。虫子那寂寂的叙说。宛若幻象。纠缠不散的碎片且依然真切。在黑暗中一个人可以呆多久呢?那次之后,一早醒来便问自己这个问题。她抚着胸口。心跳声永远没有风声来得猛烈。这风声有着强有力的对灵魂的敲击。

但是,这是如此近的呼唤。

亲爱的,已经好多了。黑暗算什么啊。有你陪着我,再说,我一直都在吃啊吃啊。虫子真的是边吃边回答道。

可你马上又要接触这梦魇了。时刻针又缩小了它们的角度。

然而这就是我活下去的成长。亲爱的,我马上就要长大了,就不是小孩子啦。亲爱的你应该为我高兴欣慰才对。

也是。你和我的花儿都在努力成长着呢。都听到了很美很静的声音。

#3

椭圆就是椭圆啦。我喜欢这种造状的房子。虫子唠唠叨叨地宣布他的决定。于是那几天他便一直忙着。她看着这个小建筑师忙上忙下的。头都有点眩晕。不再有对谈声。这幢房子也顿然安静下来。

花又开了一批。淡紫吐着微白的蕊。大风起,纷纷向她鞠躬。十分虔诚。

待到她在花丛中睡午觉醒过后,发觉夕阳烧红着她的小房,忙跑回去为虫子准备食物。晚上应该要丰盛点。

可他已经睡去了。不与她说一声。而她亦看不到虫子那身影了。

黑暗从她的茶杯中倾倒下来,一层一层的,有着水流的轻盈质感。更有着夜花的香气释放。她看着那小厨房里专门为他准备的食物不到数十秒便顷刻坏去。亦不忍心将其倒入桶中。暗中,她来到窗台,顺势倒在那很久没用过的阳椅上。

他应不害怕黑暗的。

每天睡觉的时候,都是他在那已关了的花灯下安稳睡去。花灯开的时候是淡紫的,却无法穿透黑的浓厚。而她都能听到他的轻微的眠语。笑或者说,都很宁静。梦也如此。

你不会害怕的!

#2

给花儿浇水的时候,她便忘记了夜里睡眠的不安稳。这花便是最好的清醒剂。或更有着忘忧的药力。随风而来。直入那不肯忘怀的心。

那次大风过后,带来了少许降雨。这也算是好事。所有的复苏都是这滋润下的恩泽。她或许应该虔诚地双手合十感激一番。在花地里,她是季节花衣裳的主人。随心所欲也是个性的剪裁。低头闻着花香,又下着花期的咒语。

我就说呢,为什么你花儿的花期会有如此之长,我一觉醒来也还这么妖娆。

她惊喜能随风闻见这久违的声音。但可找不到主人的本身。这已不在她的小房子里。

我在你头发上呢,呵呵,我躲迷藏的技术高明吧。

那你该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不。你得先说想我没?

后来他在她的沉默的片刻便轻盈来到她的眼前。像时装展示那样走着空中绚烂的台步,并且也有骄傲美丽的衣裳。

呀,你为何要努力把自己染成这个样子。

不好吗?这是我倾尽自己所有能用的精华,便是为着你最爱的花,我便也有了爱的名义。

她用双手来迎这薰衣草般的他。有着熟悉的印象,亦令她可亲。

你看,这些花都开盛了。你该去跳属于你的舞蹈了。她左手一挥这视野下广阔的花丛。

可我在黑暗中祷告的并不是以此为最终心愿。亲爱的,我是属于你的花。

花?你别忘了你存在的转瞬,也应明白活着该干什么。

从我来到这块芳香的领地,便是进入你的领域。我也别无其它的活法。他飞回到她的身后。

她垂下那拿着水壶的手,说道,你就如此浪费了你长睡后争取到的欢娱。

我已说过,我现在是属于你的花,若你不愿这样接受,那也可以,我便把你看成我唯一的花,这短短的此生中。

不知道你还是不是我的虫子。

是的,绝对是的。现在我是要在你发丛中睡觉的虫子。长大了的虫子。他开始为她跳舞了。不断变换着姿势。并驾驭着空气。

亲爱的,你的头发还是没有剪去,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家。

#1

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这沉默,或是深一层的压抑。不再扇动的飞翔是给谁吃掉了呢?那纤微的呼吸又仿佛回复到了孩子的状态,但那是最有新生的生长啊。现在他的缄默不语,是否代表了他便不再成长,他还是害怕这个世界么?不,他应该爱这个世界。他可以飞翔,有着花的健全精灵的赋予。但这消失已久的旋飞,这幻灭在风中的曲线,这脆弱如苇草的言谈,都显得他的空白如此如此真实。不能说着卑微,他是固执的叛逆这,但这轻扬时时刻刻的又何尝不正是所有舞者想要的?他做了令他激动的事情。花儿也该会为他而笑。

她在她的花园里不停地绕着圈子。她怕忘记动的感觉和意志。静,让她惊恐,或是惧怕。

然而这抱臂间的战栗又是不是他担心的呢?影子之上的形体,有着不属于黑夜的幽暗,这翩翩而来的乌有虚空。不必问着世界,目的无论如何也明晓不了。他越趋缄默,更仿佛想把踪迹留下。

她不敢合掌。不敢。也不敢触碰自己的脸。真的不敢。

不能保证的悲伤是不是会飞走了呢?更无法保证那离去状态的轻盈。

虫子虫子,我想叫你亲爱的虫子。她无数遍呼唤着。在没有中心的草野。

这花群依然开着,盛放,没有开败的投降趋势。它们如此鲜艳地活着,有着明亮的痕迹。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而她不想他进入那黑暗的睡眠中去。记得他仿佛是不再害怕,也曾骄傲地对她说过他长大了。

现在,虫子,你还记得这吸引你从遥远树林跋涉而来的香味吗?

风声渐渐大了起来。

她立着,望着那边的那边。沉入平静。

亲爱的……亲爱的……他在她头发上呼唤着她,就在此时此刻。我喜欢你这里的香味,更喜欢你……所以我是属于你的花……

风仿佛又一次将她的泪痕吹走了。不留情面的冰冷。她说,虫子你将给我带来悲伤。这痛与快乐一起在死与生的细缝中。

我活过了。很开心地为你活过。

他扇开翅膀的角度渐渐趋近为零,背部的纹案依然有着初次破开般的明晰丽质。

亲爱的,我喜欢你给过我一个家。

后来,她再也听不到他的言辞。风声很大很大,她看着被云遮去的太阳,明白这季节就要过去了。

风有吹走一切的势头。包括她。

0

我并不是很乐意呆在那个房间。但有挤压躯体功效的房子,可以将黑暗浓缩,不再是无限无界,那粒子般的微尘不时探访着神秘。曾经我以为我可以很好地呆在那,很原原本本地蜷缩着,用尽所有力气靠着那微弱支撑的墙。不能动,但我应该不能在这黑暗中颤栗。那触不到的时光只是光明的碎片。

我已不属于时间。

我知道自己不在很高的地方,也有着风的亲抚。但仿佛死亡就要在我房子外开花结果。那时我眼睛根本没有长好,而这薄薄的护膜却也将黑暗给圈定下来,根本无法知晓这周围是不是有和我一样等待着的生灵。然而空若宇宙的寂静已将我献给了黑夜。我仅能在亲爱的睡眠中尝到一丝甘甜。

如果有机会流泪,我也会为这独自的守侯而落下那微弱的晶莹。强迫自己不害怕,而又尚未学会笑,怎么忘也忘不了。告诉自己这些都不是没来由的劫难。

也许风迟早会通知我开门的时间。那时我会在泪珠未完成的堡垒中走出去,穿上新衣裳,可以告别多么混浊又亲切的空气保护。那时,我便明白以前短暂活着的须臾。因为现在我才睁开了眼。

我想早早到挖一个通道。可以接触我的空间。那早远的蒙昧便在黑暗中淡化。

在学会了爬的时日后,碰到了她,很辛苦也很幸运的邂逅。从那之后,我喜欢她叫我春天的虫子。

春天吗?我喜欢这个季节。最适合我生活的天堂。

*1

雨迟迟不肯落下。空气中弥漫着梦境中的暗香。窗台上的蚂蚁搬运着食粮有秩序地游走时间的裂缝。什么也不能缝住那慢慢移走的飞云。在天色和树阴之间,或蓝或绿的精灵舞步轻巧。

离开了熊猫的怀抱,那黑白块状隔离的花纹顷刻幻灭成烟花释放。从很久就开始了,你一直与这熊猫娃娃相守。那眼眸子可以点亮天使的光环。你抚摩着它的耳朵。

如果说悄悄话也可以代表宣告。那么你已在窗前完成着多番的仪式。那烟圈冉冉升起又静静散灭。你仿佛在等待什么。

风吹弯了苇草。

*2

平淡的微笑,有着最脆弱的花骨朵。如果不小心呵护,那么露水便已消失。幸运的绽放,是一种破土静默的成长,唯有等待。

*3

看着日历被晚风又刮去。你明白剩下的时光已不多了。婆婆说的等候会不会真的有着奇迹的实现。你仿佛有点不甘愿呆在这个风势渐大的房子里。虽然一切都好,就连鸟儿也会光顾这宛若森林的建筑。爬山虎的最后不断亲密拥抱,将给接下来的季节笼上顶峰式绿意盎然的睡眠时光。

你觉得还是先出发的好。换了件淡黄的连衣裙。另外携上上婆婆留下来的笔记。很简单准备好远行的物什。关门。同时风声呼啸。这已是这个季节的第二次大风了。

背后远去的房屋有着完整的容颜与内在。它被留在那儿。你有点后悔没有带走宝贝的熊猫。但已不能回走了。单向前行,或是真理。

很多东西是没办法地遗失。记忆便沉淀着这失落的飞翔。你环顾的时候,已看不到那大多妖艳轻盈的彩蝶。他们也消失在这个季节。

视野总在换着风景。你很贪恋。

*4

还没到那边的时候,你发现你无数次寻访的三叶草。婆婆告诉你这是给人带来幸运的草。特别是拥有那罕见的四叶三叶草。

这种复叶叠状的草本植物在凌晨呈现着剔透露珠的天堂池塘般的景观。那绿光外状浮起着迷人的烟雾。你被丢弃在这个野地里。很多奢求的幸运不在想象中。寻求的徒然总会迷失在一个不曾梦见的家园。看见那一叶三叶草的临近死亡的清醒,使你有了向往生的热情。

忘不了的你,你折下一支二瓣三叶草。

周围还是有很多苇草。波浪微微涌来。

越过了这高山。便知晓可以看到哪个红房子的庞然身影。你不觉闻到了薰草已开败的遗香。

*5

你要寻访的不只是你的另一颗星,还有你听不到的呢喃亲柔的呼唤回音。你在一种状态中,无所不在的光芒便折射着大千世界的空间仅是为你。孩子,要记住过渡的桥。死就在对岸。

那是婆婆最后牵着你的手,眷恋情怀的诉说。

*6

草被风吹得一阵阵摩擦的呼响,是没有花火的燃放。你觉着这风势越来越大,你的黄裙子像百合般脆弱地护着茎干与驻留的泥土。

那个时候,你看见她从栅栏那边推着木门走了出来。然后回过头如同祷告般默然站立。你赶忙走了过去,也不知道泪珠是不是随风而干了。只希望她可以是活生生的,不再离去,等着你,一如你的等候。

你好。我在这个季节来见你了。你在她背后轻声说。

她回头。问,你是风把你吹来的吗,也要把我吹走么?

不是的。我是走过来的。也将和你一起上路。

但这风会把一切都吹走的。我担心我的花我的房子。你呢?

我们还是要走的。简单点会更具洁净的心态吧。

她双手合掌,那瞬息而来的颤栗,如同这遍地香草的颤栗般,此起彼伏,不停息,有了告别意味的感动潮涌。她又回了头,看着拥怀过她的阳台,还有那总是有灿烂阳光的窗台所铭刻的某个下午。

你这才发现她发髻上的花状发卡。有着和满地香草落谢了的花朵那熟悉的色彩。你触摸了她的细发。问这个发卡。

她说,那是我亲爱的虫子。

*7

婆婆,我会到什么样的远方去呢?

你可以选择你的远方,但你要和这万能的风打好关系啊。

那么,我想去一个不换季的天堂圣地。岛屿就不错。

*8

你在黑暗未完全降临的时候,把她的脸记在脑海里。与心里的那个想象不断吻合。你对她说:

“我一直在和你说着悄悄话,今天你应该可以清晰记得所有的密语。这风,是有魔力的。”

她那时穿着橙黄的上衣和白色的长裤。正不断融合在这夕阳里。她说,我希望你曾经没有不快,并懂得生活的价值。

而你真的没有失去什么。没有。你很郑重地告诉她。

她指着天空说,我们看的天空总是在变幻着肌肤。我那时都不知道哪片天空下的你会等候我,正如我无法预知他的来临与离去。

你环扣着你的飘带。这言语,这凝望,皆如风而散。

*9

所有真诚的诉说只为完成,那个句号是多么的从容,带走了你我的不安与苦闷。天色会很明亮,这是梦的昭示。

*10

你和她走上了山头。想起婆婆对你说过要记得将线路以故事的形式诉说与风,这是与风签定的协定。你明白这时日已不多了。要尽快和她赶到那里去。

风开始全天候地吹拂着,微带猛烈。她的发丝不断缠绕,脸已有神秘的纱罩。

你对她说,我一直担心你在那厢房里会很寂寞。不过事实证明这是多余的。

我还从不知自己的状态。但明了爱护花的责任便也很坦然。

他是你的幸运花。

可我不曾亲自为他浇水,当碎片都已经快将我吞噬的时候,那时我已步入了他的缄默不语。

睡眠啊睡眠,微光下的黑暗便是花语的沉默。他为你生存苏醒,然后你也会和他一样地明白平淡状态过程中的流淌。

我是不是缺乏言语的勇气呢?

不。你有着微笑的灵魂便已足矣。

后来你牵起她的手,你的长裙拖过的荒地,也开始重新披上绿衣。她所居住的红房子在山下变得很小很小,那薰衣草的花园应该不会荒芜。也许地神会照料着。

*11

曾经你做过一个梦。

水不断像鸟一样的振翅。有人对你说如果勇气就没有爱。你已经开始哑了。你睡在瓶子里。哪怕水都溢出。鸟也飞不起来。

天空复制内心的波纹。许多眠语又漏下。

*12

你握着她的手。紧紧的。紧紧的。有着一生一世不分开的毅力与执着。

另外取出那二瓣三叶草。迎风而举。你告诉她,我们要随风赶到那里去。她说着好,飞行也有着陪伴的恩慈。你替她抚平前额的刘海。风有点放肆。

*13

很顺畅地到达那里后。你发觉她有了不曾释放多过的盈然笑容。那时,最后的蜻蜓前来通知你,其他人都已经走了。你早已知道你们迟到了,但也可以弥补。因这风季还没过去。

蜻蜓有着蓝薄膜的翅膀。他向她问着好,并且留恋到她内蓄的微笑。闻了这来自遥远地带的香草味,他有欢快飞翔的麻醉感。蜻蜓也注意到了那个发卡,知道那是和他一样飞翔的精灵的模本。他恍惚透过那花纹的翅膀看到了睡眠的黑暗。

蜻蜓对她说,飞翔或许是以爱的名义。

她牵着你的手。渐渐松开。双手亲切地托住这残留下的小生灵。那不断扇动的翅膀,片刻间有了短暂的永恒感。但她知道眼前的他立马就会成为蓝烟而逝。

他只是一个信使。最后她对蜻蜓说,你可带一朵花去你的世界吗?说着就从胸口处取出一朵特制的干花。凝结着对永恒的固执意念与许愿。

你开始走上最后的小径。她在后面接住那散落的蓝色泪珠。蜻蜓也随风而去。

飞翔还在吗?她追上了你。

*14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每一个天明都可以听到你飞翔的声音。

如果有可能,但愿我的卑微力量能够扼留住那杀死这满世界冷寂的你。

如果有可能,我想可以抱你。抱住你的飞翔。

如果有可能,我愿和你一起去那个世界。

她紧紧牵着你的手。紧紧的。

*15

婆婆说,你拥抱这世界上所有的心,那广袤的旷野也在你的合掌之间。所有爱的种子都齐然破土,只要你记住爱恋的密语。

*16

——我还不曾问过你的名字。

——他只叫我“亲爱的”,在那之前我还不曾有过名字。许是长久没有过问候的亲近。

——这让我想起了婆婆,她老人家老是要我活着便好,全然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名字也无足轻重。现在要做的是到哪里去。

——现在,你让我活着是一种状态。

——那是死亡才可以结束的状态。

——因此,现在的我们才是亲爱的状态者。活着,便抛弃了所谓名字的束缚。

——起风了,亲爱的。握住我的手。

——好的。活着。

*17

那是一株很大很大的植物。周围的陪衬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绿色国王。但亦十分可亲。齿状的大叶片倒垂下来,形成宽大的绿色通道。地上满是星星点点的花。鸟的呼哨声在风中已轻柔得如细语一样。

很多孩子纷纷跑来。甚有闹腾的无知意味。但又直然闯进了王国的领地。他们似乎试图建立起他们的乐园。但风还是不断侵扰。

一个个孩子全都摘下那球状的小花,放在嘴边,托起腮邦,使劲吹。然后看着那赏心悦目的飞翔。风也陪同他们笑了。

你牵着她的手。避开他们的嬉戏。沉静的表情也使他们噤然注视着你,和那些薰草香味散放的她。她那时一直在微笑。

走上绿色的通道。刹时那些星星点点的花儿都纷纷扬扬地升上天空。绿色从天上倾泻下来。有着瀑布的冲力。那齿状外沿也开始抖动,有着舞者的意识,并创造着新生的旋转。

那时,她和你已经踏上了那球状顶端,有着豁然空阔的视界,并迎接了最柔软的下落。

那里只剩最后的你和她。

亲爱的,我的心可以和你的重合在一起了。

我们会在一起吗?

是的。我等候你的来临。只是寻找和我一同飞翔的你。你是我的双子星。我也是你的。

她的右手几乎会和你的左手融接在一起。这是最紧密的握手了。她说,原来你并不是我生命中的姐姐。

你微笑了。在风中说着,我一直在状态中对你说了无数的悄悄话。婆婆要我等候你,我才可以出发。在时辰之前的风中等候。风很大很久。

现在我们去哪?

去一个由我们自己选择的地方。想要的美丽。

这最后的大风把她和你带上了空阔的蔚蓝色天际。从那球状花盘中离去时,那株植物不停抖动,风有着振耳的声响,风力向上强而顺畅。国王对你们说着,再见再见,我的孩子们。于是绿色国王顷刻衰老,变成了金黄色的房子。乳白色的泪珠,油漆般地落下。

土壤开出长长的发丝。绿色的。有着风的纹路与流向。

那群玩耍的孩子不经意间掉下手中的残花。花儿们也乘风而去。追随着你和她的去影。风有种最后奏鸣的呼啸演着自己的尾声。不乏单调。

要换季了。风马上就停。

而,亲爱的虫子你还睡的好吗?

*18

“你会经过你梦想的海,可以从深处的心层感受你从未有过但渴望的暖流。如此伟大。现在你安然活着,到了你想要的美丽地方时,便将活着这一状态蜕变成另一新的生长。重新从沉睡中苏醒,那时的你会以大地的感恩来孕育你的小小飞翔精灵们。孩子,携着你的双子星,那是你的爱之香草。陪伴你到海角天涯。”婆婆说。

“孩子,飞累了。便落下你淡黄的脚吧。那就是你的生命起点。”

Today in History

2007  •  Don't Make Me A Target by Spoon  •  0 条评论

2007  •  《盲刺客》:一部诗小说的叙述迷宫  •  0 条评论

2007  •  公车怎么还不来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