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6 04:19 1

他们说一秒钟可以杀死寂寞

[***] 序

对时间的无偿利用,让彼此耗尽了灵魂的忠诚!

[000] 爱

别再提这个词,我是“无爱主义者”!若只是说这么一句,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嗤笑不已。唉,不搞清高。那么就跟暗暗同学读一遍,“爱是个伪概念,亲爱的牛。”那夜收到短信时,突然发现“伪”是个多么好的字。虚伪的爱,就叫伪爱。想太多也没用,在概念里听来,爱便是伪装的种种心态的集合。我没有放弃,所以只在幻想。

当然,更多的是排斥一切离谱的妄想。走到了现在,我能剔除的都剔除了。天空不是一角。阶梯在延伸,呈循环。明天是今日的重复。是初中时的色彩。现在——对于我来说,是在做梦。梦醒后的我,还是初中的少年。一直踩影子。楼影。车影。身影。以后对我来说,不过还是在行走。一个人行走的惬意,冲淡了观念里的狭隘幻想。别提什么伟大的爱,刻骨的爱,热诚质朴恒久温存的爱。我拒绝。我无法接受。属于我的男子只在虚构里。我太卑微了。擦不掉最初的污痕。于是你行走吧,你是我,你是笃定的我。

[001] 写作

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以前不敢,那时是诚惶诚恐的心态。我无法严肃,根本不可能用冷静的言辞来诉说自己的写作状态。到如今,我剩下的能力还有什么呢,仿佛真没有出息,除了写点字就一无是处。我认真写作也不过是进大学后的事,中学的框太束缚了。受到朋友的鼓励后,才觉有动力努力下去,是如此单纯的想法。

2005年写的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满意的呢?我非常想博爱地说每一篇都很满意,可这是多么虚假的包容。上半年,曾觉得《猪小懒语录》很不错,因为有了情节与氛围上的突破。但如今看来,真正代表了我的情绪与风格的是《裹尸布里的新娘》才对。像兔兔说的,从中可看出你对新娘的感情很深。我也在短时间把这近三万的小说赶出来的。

哎,每篇东西都是靠赶才出得来的。后来《幻想自慰者》成了议论最热烈的东西。我一直在反驳,反驳,都已经疲累了。虽然是三天赶出来的,但酝酿绝不是短短的时间。我仍然可以说,不觉得在这小说里有什么失败之处。确实,不出彩或者不具铭记之处,也是我认识到的。但是并不是像你们说的,没有热情在其中。四个人物是我的性格分身,我必须承认这一点。我有牵强地把他们扭到一起么,我不觉得。是没有爱,爱是伪概念,或者是不可得的幻影都可以。没有灵魂,他们都在迷失。那么还剩下什么。照这样说来,我是拙劣地写了一系列状态和场景而已。坐在床上时,我为丁哲久而停住了笔,靠在枕头上任台灯光刺激眼皮。冷的感觉已不是记忆。哲久染上的我的影子,是四个人物最重的,所以我才最爱这个人物。你当然可以说,这小说不过是私人编造的梦。因为H情节或者偏离了情感的场景被骂被批,我都不退缩,还是使劲地辩驳,维护自己的立场。说到底,我也太自私。现在平静看来,故事不是好故事,人设太不合情,还有什么能留在记忆的。所以,你们以后大可以忽略这一篇小说,看也是浪费你们的情绪。而我,也不想再提到这篇。我从来没有丧失热情地去写这篇《幻想自慰者》,也不像兔兔你说的出现了“不真诚”的写作姿态。我的说法是,我尽当时最好的表达方式去填充了脑海里的故事。但是,我太自私了,把很多东西都藏住,都省掉,我想那是我最后的隐秘之花。秘密是不需要叙说的。它自成故事,但我已给了暗示。

说回来,这一年最满意的构架是《我们只是一层薄雾》。但对于我这样的情节弱者,还是很难把握的庞大结构。在纸上画人物关系图就画了许久。后来写出来似乎很概念化的。结果,由于暑假回家的原因,小说在后半部的开始卡壳了。我的懒惰,让我挖了如此大的一个坑,真是对不起,四。虽然你说没有关系,我还是愧疚不已。现在能做的就是把剩下的写好。拼成完整。将是最喜欢的结构。妄想长久的圆形。

而《还能有什么可刺激我》是多么灵活的结构。对于这一篇小说后半部的爱,简直是让我沉浸在彼方的幸福里。我对人物的处理,似乎没什么深入的。没一个角色让人喜欢也好,但故事整体感觉让你喜欢,也算是弥补。我太天真了。解释是什么?解释是无谓的挣扎,胡乱的涂画。

[002] 睡眠

最平衡的精神姿态。我度过了最恍惚最黑暗最没有欲念的时段。如果没有了梦,那么就是死亡的预备体验。一层层的树叶铺住了脸,困意也从脑皮缓缓沉下去。最终,与外界的联系彻底切断。你是谁,你是死。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期求。谁也叫不醒我。除非我还有贪恋,对这世界,对这了无生趣的人生。闹钟响了,按下再摔掉。接受冰冷,是不需要任何提醒的。

曾经以为有一个宇宙存在黑暗中。于是我睡了,那么地球上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再也看不到听不到想不到任何的讯息。只是无边无际的星光点点在我周围,却再也知觉。是远离了?还是退缩了?世界之外,头脑之内,精神要处于死寂之态。不是休眠,而是长久的流淌,流淌,仿佛被最深处的黑暗所召唤。最后,肉身与精神一样没了固有形态。

[003] 阅读

看书是进入一个世界。但是门和钥匙都要自己来找。从不会一开始就提供给你。我认为作者并不是有意来玩捉迷藏,相反,他们已经很诚心地袒露了隐秘思想。大江健三郎,一个让我叹气的作家。这感叹只是因为他带给我的沉重之悲,而非失望。将存在主义的思想更进一步地剥解,直入人的劣根性。不要说存在主义是为“自由”或“荒谬”作阐释,在我看来,各种选择都是矛盾的,追求也是侮辱性的自我伤害。在小说的层层推进中,作家的价值取向也缓慢呈现。只是,他们不在作解释,而是推翻。如果被读者看到了解释性的篇章,那么也是一种伪装。

故事存在的意义,在于构造异常的世界。异,就不是浅薄的“不正常”。如果说在“立异”的城堡外攀登是读者的阅读,那么作者无疑是内部的国王。他有对秘密的维护的砖墙,也有推翻隐喻的天窗。最终,故事会把作者和读者都赶出城堡,它不需要任何的包容与求同共存。当然,故事并不那么坚固,在时间的变更下迟早会崩塌。然而即便成了灰,根基还在原处。

我找不到完美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完美的建筑。喜欢一个侧面,我便会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管最后会有什么幻灭。

[004] 母亲

对不起。我在继续败家。很早前你说起,没有什么出息,就是我现在到将来的状态。我也想不到任何可以解脱的办法。盲目或随意,日子就这么冲过了我的麻木身体。说那三个字,是多么失礼的说法,甚至是对自我不负责任的应付。可作为现在放弃了很多东西的我来说,我只能这样来回应你的期望。

[005] 健康

没想到2006年新年祝福时,她会这样发一条短信给我:“嘿,新年快乐明年要保持身体健康呀。”看见是很惊奇,但很快就想到也只有村树会这样说。我是不知道我给她的印象到底如何。可她明显在这句中点明了我的要害。嗯,是的,要保持身体健康。可是我会有那么积极向上的决心去做到这个看似关系到很多东西的“健康”吗?我想我没有。我以一种强硬的偏见排除了健康。再说,人人都只有“亚健康”的存活,“健康”这种说法本来就很模糊,它是相对状态。

除了身体之外,非健康这种状态描述可十分广泛地套住我的思想。如果平常说来,也可用“消极”或者“颓靡”来形容吧。挣扎和修正都是毫无功效的。在一无所有的心境之下,不能施与任何压力。如果方向不对,那么就任其向前,或向下。所谓的“洗尘之光”是不是会在最终的抵达点呢。没有什么保证,于是才相信了传说。

[006] 梦

甚至会觉得梦是逃难所。可是梦却说,你不可能找到你想要的安宁。怪诞的奔逃,时刻上演。没有痛感,没有知觉,只是场景的重复。甚至让你恶心。接着,梦在你背后拍了你一下,前面,就在前面可以找到一个刺激,你想要吗。如果是点头,那么等于是承认了渴望。如果犹豫,那么只能遗憾地继续逃。如果否决,那么你正巧醒了。梦才不管你的选择。它每天都在诱惑你,这诱惑会延续在你有意识的每个疲惫时段。然而,它很遗憾,你也很遗憾,谁也没有抵达解脱的终点。彼此牵缠不休。

[007] 寒冷

现在是什么时候。不想知道时间,因为我很冷。这原因太过突兀。怎么能和时间扯上关系呢?在一个逐渐改变的过程当中,寒冷扼杀了时间的严肃性。慢慢地变冷,这个过程已经预告了时间的流逝只能成为寒冷的计时器。感觉胜过了理性,寒冷在嘲笑时间的严谨不一。何必再去看表,如果闭上眼能体味温暖,那么请你帮我闭上了。

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我当然明白,那是因为我离寒冷太近。你的拯救不过是我的幻觉事件。但是我还是要轻微地说一句谢谢。

[009] 秘密

每人都有秘密。秘密不可言说。它只成为时间的陪葬物。我的秘密在久远的活泼乱跳的童年。可是却被火车压得扁扁的,我只得用一生的诉说力量来为之充气。我要好好保护它,只是想抱着它一起迈入黑色的死亡。然而这样的行走太缺乏稳定性。担心就已让我喘气连连。我犯了一种罪,糟蹋了一层土,却藏在人群里,远远观看由我而生的隐秘之花。如果大声承认,那么也就不能成为需要供奉的秘密。很可惜的是,我们至死都要封严自己的秘密,只因为找不到最适合自己来信任的那个人。

[010] 死亡

终将要面临的瞬时状态,却会成为永恒的存在意义。它的力量压过一切的欲念挣扎。如果我死了,世界也不会停止运转。它在我再也感知不到的未来时间里持续运转。那么我之前的存在,不是被它抹杀,而是被我自己抹杀。离去也带走了我的各种意义及阐释。其后,我的意义只会是“已死”这一永恒意义。

毫无新奇感。在乏味的诉苦与咒骂里,对“由生而死”的无知探讨,让自我被嘲笑。即便如此,谁也不会把我拉回来,色彩一旦沾到了白纸,那么就破坏了统一色的平面。不能复原,那么不如顺势画几笔。随性所至,或者达到疯狂的乱舞,都是对真实情感的宣泄。你不能有压迫感,哪怕我对你下命令。

因为,你,在好几年之前就开始拖住黑色的幕布。它落下来,现在和将来的我,在承受、并还将承受它的落下。于是我以绝望的口气,命令你接住它。

[011] 遗嘱

很兴奋地想到这个问题。注意,在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是你所想的颓废不堪。我觉得这是一种坦然。无比宁和之境,才会让我冒出这个念头。像秋天的某一天,受到许久未见的阳光恩泽,顿时就平和起来。仿佛在随着水流向前,向前,身体的一切却在沉淀。那个时候,要是可以一直祈求天气,要该多好。可惜,后来的事情只证明了那种幸福只是灾难的预告。

与其没时间准备遗嘱,还不如提前做好预定想法。不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把钱败完,根本不存在积蓄一说。于是,我暂定的遗嘱如下:

[1] 我的所有文字版权归属 发条兔兔。
[2] 我的所有藏书归属 Agina/洋果子。

或许时间会拖得很长。但这初始的两条要目无论如何都不再变更。有的只是另外的补充。所以请你们期待我的死亡吧……


[***] 注释

01

暗暗同学。用某人的话来形容,就是“请想象那部经典电影里的E.T.形象”,关键是眼部呀。我的定义是,神经、纯情、自嘲、无赖的小贱男。呃,“贱”这个字在他的标准里可是褒义词。于是我要爱戴暗暗同学。关于他的虚构部分,请到小说《裹尸布里的新娘》里找寻我的胡乱的拼贴、诋毁、嘲笑和轻视。谢谢。

02

少年。一切梦幻的集合。当然了,请把猥亵和不良除开。于是,大叔您的心理要是停留在少年状态,那么你最好照个镜子看看身体的反差。要是您能看到无奈,那么就恭喜你找回了良知与稳重。

03

新娘。前缀“裹尸布里的-”。正·死亡爱好者。正·专情分子。正·夜行生物。用神经质的呐喊表达心理需求的美丽“少女”。面具痴迷者。另外,她说她是理性至上的思考者。于是,我得在小说里挖掘她的梦幻与失常。详情请看注释[1]的小说。目前,她与本人的关系是,正·结婚考虑对象。(???)

04

兔兔。前缀“发条-”。伪跳舞先生。伪夜行生物。伪知识分子。伪爱情专家。伪红娘。伪人类。伪同志。伪兔。伪……他身上贴满了符号。所以,万万不可只看表皮的媚笑。尤其不要逗他说话,因为他在言语间错开了你的刺探本意。目前,他与本人的关系是,伪……死党。

05

丁哲久。被压倒型的人物。可悲可怜的受虐分子。永远的少年。但是目前被我霸占了他的身体。啊……你们不要想歪。

06

自慰。某种不得不用专有名词来解说的正常性行为。错了,是自我性行为。其实呢,委婉的理解就是,自我安慰嘛。

07

Agina。洋果子。我们亲昵地称为“小四”。由于某生理属性为“男”的存在。我拒绝用这两个字。于是,简称“四”,或者叠称“四四”。所以只要类似的称呼都是说她。目前,她的暂定名为“聂矜瓷”,我的无知猜想请看小说《我们只是一层薄雾》。与本人的关系是,对等的沟通者。

08

闹钟。终于可以不用这东西来打扰我的睡眠。无论是小学还是高中,每次都被我摔,居然还能叫很久,还真是奇怪。对于我来说,就是摆设,和浪费钱的钟表。现在,好惨的是,没有了具体形态的闹钟,还有手机来提醒我上课。好悲哀。以后都摆脱不了的讨厌发声器。

09

宇宙。对于这个名词的遐想,不过是存在于我的另外一个名字。好白痴的名字。连上了辈份。叫“振宇”。好白痴好白痴,对,我去撞火星。

10

大江健三郎。真的很像我叔叔呀!要是能得到这样的教育,我宁愿也生为怪胎。目前拥有他的著作是《性的人·我们的时代》、《个人的体验》、《被偷换的孩子》和《愁容童子》。待购《二百年的孩子》……

11

城堡。在我心中,是卡夫卡的代名词。一本我看了2/3就放弃的小说。一本有着很吸引人的开头却越读越迷惑的小说。一个虚妄的权威构建体。

12

2006。四位数。由于人类的无知无能,它出面来计算时间的刻度。然而它的包容,让众多不法分子更具掠夺性,于是它哭泣地叫出2007这位接力者,“他们把我的日历撕坏了……纸都用来擦屁股了,呜……”

13

村树。自称大叔。目的,引诱美少女。同时又对美少年抱有极大的兴趣。感叹“为什么你那里有山又有水,我这里一穷二白”时,我只能摊手。在音乐沟通中,认为indie才是王道(……目前)。与本人的关系是,伪·保护弱者的“姐姐”(?)。

14

火车。夹杂各种欲念的长型可移动房子。曾是夜晚的噪音制造祸害。目前与它的关系是,离家时的常用工具。可惜无法死在它的足下呀……

15

藏书。曾经被老妈从二楼的阳台一本一本地丢出过。后来她明白它们就是我的败家证据。于是宿命的抗争仍在继续。“去书店吧”“不去!你肯定又要买书。走……去给你买衣服。”目前,进大学后的百来本,收在从音像店拿回的一个大纸箱里,推进床下。床头看的,是……新书。地上堆的,是……教科书。

16

照片。反正是第一次亮出来,以前看过的不许诋毁我……从来就没自信,反正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会冲动到放视频抓图。吓,那是10月和新娘视频三小时我仅看好的三张。真是的,老子为什么不是美少年!!!对噢,我是的话那就不用喜欢美少年了,我可以喜欢自己的,汗。所以我还是继续喜欢美少年吧……啊,别嫌弃我丑我老我苍白呀,美少年别走……我可以压倒你的……什么,拜拜……同学,你不能惧怕呀,怎么能对如此善良纯情温柔的我说拜拜呢……打屁股,你敢说我恶心!

Today in History

2007  •  就在此迈入黑夜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