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1 01:51 6

午夜梦回

“不是该先按一下暂停?我可刚从睡梦中爬出来,才发觉外面仍是黑夜。”

“放心,我并不会给你来讲黑夜传说……那可抚慰不了你。”

“哦?我的梦虽抚慰了我,但它已经破了。那些碎片仿佛Sigur Rós的《Takk…》里那群黑鸟,从小男孩的眼瞳深处羽化而飞升,化鸟又化烟,也消融于迷雾里。男孩踏上征途,去寻找丧失了的安定,自语欢快,却挣脱不掉若即若离的愁绪。梦,像幅抽象水墨画,Sigur Rós这支天然画笔挥洒自如地驾御着意蕴。黑色的鸟就是我的心影,轻易破碎又轻易融接,能反复拍翅而飞……我如梦中的那个女声般强抑着情绪,继续涂鸦在无名之路上。”

“但是你已经醒了,于是就可尽情发泄。相对而言,《Von》是原生态的粗糙感,《()》是概念化的模拟式,那么这张《Takk…》便是性情上的梦游。我无法相信他们还会超越自己创建的前卫,但Sigur Rós这回仍做到了精神体上的圆融。你说那不过是破了的梦,听起来,却会有迷人的回忆留给你。”

“当然回忆也是断断续续的,就像你我现在的谈话,会被时间消融掉延续性。”

“谈话?我认为你和我都是在听音乐。你瞧,播放器不是一直在正常运作么,Maximilian Hecker的阴柔假声不正是整个房间的背景乐?……情绪是他投入最多的东西,你没听出来,只因为正沉溺在他的情绪里而无法抽身。”

“是他!这个德国男子给我的感觉真有些怪。可不能否认他带给我的感动。《Rose》是一场白日梦,我可以轻松自如地拍醒自己,但看清眼前的世界不过是冷漠的荒城。少了点什么,但无法填补。他对假声的运用与其说是一种技巧,不如说是歇斯底里的问候,将常理颠倒过来,让自我舒解一番,兴许音乐的各式刺激只是这个男子对无法抵达之情感的竭力追求。他太脆弱,才将脆弱唱给人们听;他需要关爱,才把关爱放在歌里拥怀抚摩。我倒一直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大男孩的最初欲望,不在乎世俗的异见。”

“所以他轻易激发了女人们的母性,不,应该是说激发了世上强者的保护欲,这其中自然会有男人的存在。至于Hecker本人倒无Gay的倾向,他可是曾向那位名模Kate Moss大胆求过爱呢。”

“嗳,这种说法从来不那么绝对啊。用歌求爱是一回事,真实情感也只有他自己明晓,我们是无法探知他究竟隐蔽了些什么。音乐呈现的也只是他引以自傲的那部分,在外人看来很是绚烂,如要加以评价,他制造的仍是一个甜美的易逝之梦。”

“又是梦?我放的这张《Lady Sleep》光名字就能让你联想到梦吧。”

“封面的惨白与暗黑更是让人身陷梦的无穷隐喻。那双眼眸,成了罹难的活化石,我在观照中才惊觉他无助的苦楚。”

“可这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黑暗中的钢琴声爬楼梯般地逼近我,仿若幽灵抑住了我的呼吸。这场梦中的流血静默持久,冰冷的地板接纳无助的灵魂。我不会像你一样,从Hecker这里讨取感动,他带给我的是病态,是深入内心的病。连爱情也无法挽救的危机。倘若Everything inside me is ill,爱也只可充当短暂至极的缓解药物,苦痛的侵袭依然向内持续,一步一步踩碎了所谓的希望。Hecker从不制造无谓的噪音,他对病态的倾斜使得呐喊更具煽动性,白噪音的蔓延,辅助嘶喊以创造苦涩的回响。漫长的钢琴伴奏铺陈了华丽,可这华丽带来这男人的简单遗言,‘I’m dying’,没有比这更坦率的自白。”

“他有绝望与无奈,可他试图去睡,这愿望原本就来得坚定,强势。”

“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催眠他自己,《Lady Sleep》始终是在清醒与沉睡的夹缝里喘息,可以暂时乐观地妄想,可以长久悲切地沉湎,怎么生存都只在游离状态里。有心愿,但Hecker却假想着其它的欲念。不能假装自己麻木,整个世界的清净就只会成一场幻觉。我觉得他彷徨,犹豫,左顾右盼,扑面而来的却是疾病与死亡。所以无法不说这是一张具有浓厚黑暗气息的专辑,甜美的男声是糖衣,相似阅历者当然会接受并消化他给的药物。于是就可假设催眠。”

“照你这么说来,Hecker是个噩梦的贩卖者?我宁愿选择麻痹,也不承认梦的恐怖性。”

“那不过是你主观意愿上的逃避罢了。像这种情绪在Sigur Rós那里,肯定会被简约化,直至澄澈的水流,却大胆地挑向暗黑的谜。”

“你还是在说《Takk…》吗?这张专辑都已成感恩的旅行了,但路线很虚化。”

“我只是说Sigur Rós明显要比Hecker冷静。内敛或外露的情感,在不同氛围下都是可取的,关键是制造者专几明白主题导向。哦……对了,你知道我所喜爱的那个Mansun么?”

“就是出过三张专辑的传奇Mansun吧?”

“是。他们的主题界定十分模糊,我无法说他们立足于哪种情感上。好似爱,却又那么隐晦。他们的思考多过情感的流泻。”

“是生命。他们张看并探索的是我们的生命。但你我是如此无知。”

“嗯,有点……我热爱他们首张专辑《Attack Of The Grey Lantern》,乐队Logo下密集的梦幻蓝玫瑰着实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可蓝玫瑰与灰灯笼却在迷幻的幕布之后。虽说是攻击,可这群英国人的浪漫情调让音乐享有款款而来的优雅。若比喻,这只会是一场漫步,提着灰灯笼看世间的浮光点点。歌与歌之间的桥梁和谐而紧凑,跳转或飞跃,渐变或迂回,使得主题富有复调色彩。Mansun太聪明,也太精致,开放的视野给予他们自己如宇宙浩瀚般的遐想。”

“听起来很是宏大。我只是单纯觉得《Six》专辑里的神秘主义取向更有魅力。如果说《Attack Of The Grey Lantern》是协奏曲,那么《Six》就是变奏曲。”

“自然,那张的替变性更为灵活。可我仍钟情于灰灯笼下的思念,镜中上帝凝望着你,你却无法向他倾诉。Mansun沉溺在自我爱慕的思考中,不经意间也瞅见时间的流逝,他们无法逆转的东西才叫做梦想。”

“我听多了有力呐喊或无病呻吟,但他们绵长的尾音确实很有迷幻效果,而不是病态。真假声的转换,是对内心情绪的挖掘方式。如果他们不从自我那儿拾取细节,又怎能成就这番灰灯笼的梦想呢?”

“现在看来,梦想这词太过沉重。不可能轻易就背负起的。”

“于是你在暗处听歌,静坐不动,这样就算惬意的方式?Mansun最大的神秘之处应在于他们从幽暗里提取了微光,以照亮后来才浮现的路。”

“我暂时不想去考虑音乐有何先见之明。我们只是在听,且只听我们想听的。”

“不如换一张CD吧。男声已唱到催眠……”

“好。那么……Ilya《They Died For Beauty》、Cranes《Future Songs》、Garbage《Version 2.0》、Love Spirals Downwards《Idylls》这么几张你有什么首选的吗?”

“Cranes。”

“果然如此,类似工业噪音时代的幻游啊……放好了,剩下的是看你和我会不会遁入恍惚之境。可是你怎么都在喝咖啡提神呢?”

“因为我从梦中走出来不久,现在只想做一个局外人去游玩这场实验之梦。”

“那么我也该去泡杯咖啡来……在夜里都坐这么久了。”

“为什么你也要?”

“我只是想陪你,没什么,我们唯一可做的正是听音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