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11 02:22 4

嘲笑有理,让国王退出狩猎。请罪吧!

声音背叛了谁。我扯掉耳塞,也听不到任何秘密。日子开始反复,又像蛇皮一般脱落。
睡眠不是特效药。它让你沉溺、麻木、丧失斗志。即便姿势很舒适,力量却早已漏失。

我选择了什么?在自己的小说里抽出这句话。能表达我当下的趋势么?
嘲笑有理,让国王退出狩猎。请罪吧!
可是,价值观相互冲突,我也无法确保自身的耐心与抑制。

网络生活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数据库。我们每一个人恰成井底之蛙。
最后,男孩望向这口井。发现一个神奇的井中男孩,在疑虑张望。然而,幻像破碎。

不断后退。后退。直到举起白旗。白兔开始向迷宫投降。可是,暴风雨依旧困住了生灵。
终于,栅栏被塌坏,圈子被解放。我欣喜若狂地奔向灯塔。守望者放弃了忠告。

什么时候,虚荣心开始向玫瑰挑衅,也被百灵鸟激怒了情绪。
徒劳,无用。等你退缩到水面以下,各种聒噪的辩驳、抒发、诉说皆成空无。

如此,何必需要那些伸手乞讨呢?上帝才不需要你的仁慈。我劝你放弃。
然而我之所以成为我,正是这日复一日地唾弃、鄙视、谩骂、排离你。

没有什么办法。摊手吧,高尚的解答方式并不适合这一恶性循环。

假日。炎热。夜代替了日的叹息。我对诺言的呵护,不亚于对誓言的摧毁。

在武汉的三天两夜。成了清净无比的避世所。

我对狐狸说,我们第一天倒在橘子家睡觉吧。
狐狸对我说,难道我们是去别人家里集体睡觉的?……

后来,返程后的我们,还是在睡眠中挣扎不已。
橘子说,你们的嗜睡简直让我咋舌……

灯光退场。人群退场。与外界的联系仿佛仅是一台电视。
频道更替。闪烁。疲累了我们。那层皮,不停起皱,却包裹着身躯。

当然,不过是买张票去一个安静的家居环境中,安安稳稳地睡觉。
游玩次要,吃喝次要,见什么人才是关键。可以不多言,也可以卡壳。

在毫无时间概念的房间里,假日不再奢侈。
我想,我们的度假简直可称上最生态的。比起所谓的生态旅游要好一百倍呀。

是的,需要的不过是休息。面具同志,你们可以退场了。
我的狩猎圈,标榜的自我,毫无诱惑力。当然,什么样的怯弱就有什么样的退缩。

勇气尚存。

……哦哟,赶快去发展一个来淫乱吧——狐狸刺中了某只苹果。
不过牛,你不仅需要一个1,还需要一个sadist的1,这难度真大呀——Emily非常想找一面镜子。

所以,牛你需要一个男人,来爱,并支持你——村树等候的风声,穿透了空门。
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非常棒的男孩子做你男朋友的——草草总是看不见夜与月。

最后,他在想,夜空下面到底有什么花园呢。巨人们把所有的宝藏都碾碎,星光诡谲。

火车上的音乐,是Placebo的Meds。信号断开,焦虑丛生。
不过,还好橘子的电话及时打来——晚点了吧,晚点了吗?

这个,那个,都非常地RP……你是说人品问题吗?拜托,不要问这么正经的问题嘛!

夏日。消亡的季节。对于发条橘子来说,这是一个意象走失的季节。
然而眼前的橘川琉璃,明显骄傲于橘色的明艳。于是,狐狸说,在我身边你一脸的受相。

当然这个你,指的是橘子。可不是么,我真觉得橘子很活泼呀。所以劳伦斯说狐是性之隐患。

还好,魔鬼没有提前来到五月。那么狐狸的昏倒只能是归结为“体质”问题。
阳伞,阳伞!Tori Amos说有一个女人撑着阳伞,代替了全部的交易。提问无效,反对无效。

蚊子非常放荡。所以我们才必须得小心谨慎,安分守纪。

我说,五点之前我和蚊子暧昧无比,这真是不得已呀。
狐狸说,我的大腿,我的大腿,为什么盯上了我的大腿。
橘子说,哎呀我把蚊香放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不去漫展。去不去书市。去不去长江边。不去。不去。去吧。

我不知道除了漫画之外,我的昏脑袋还可以接受什么。
我不知道除了米粥之外,橘子的储备粮食还有冰淇淋……

当然我也不知道狐狸像贞子一样地从浴室走出来。不过马上又戴上了眼镜。
咳,你好,我们来探讨一下写手们的攻受问题。

所以你绝对是同人女吧——
橘子问,你说叉子和刀子谁是攻、谁是受呀。

同样可以套用电视上的术语,你身体得补!补什么?阴阳两种选择呗。

哎哟不要——这样的姿势好暧昧。
怕什么,亲也亲抱也抱,就是来暧昧的——狐狸一脸的坏笑。

莫非所谓的欺负,就是指这个吗?难道没有性骚扰?噢,这就是性骚扰,瞧吧瞧吧。
没什么要紧。一位法国女人这样自语,她的名字我暂且忘了,小说也絮絮叨叨的。

忽然觉得,沙发太舒适。这样的睡眠条件真奢侈,还好,气温适中。
我们真的是来睡觉的么。我们是特地来橘子家睡觉的吧。YEAH,3P之行大功告成!

后来,我吃掉的冰淇淋,一阵阵地反胃送回了些许巧克力味。这就是中饭吧,男人不要懒才好!
橘子说,我被武汉搞得晕头转向的。她一返一往,去了三个回合。最终,我与橘子色的橘子告别。

倒着生长。把全部的忠诚化成一束不灭的凝望。

我在《绝望》中,邂逅《表现主义艺术家》,且捡到了这《星空下的婴儿》。
不要感怀了。滥情俗调,还没唱个够吗?畅销的永远是肥皂泡的爱情吧?

果然,休吉才是我的爱呀!我又在一本小说里看到了一个优雅的同性恋者。
于是,不得不把《星空下的婴儿》称为是绝唱。尤其因这死亡意识如此浓厚。

甚至,我以此想起了《睡眠兄弟》。但,明显这本书要温和许多。
这个孩子:生下来是老人,而后逐步返童,最后是一个12岁的孩子与他自己的儿子在一起。

荒诞。浪漫。优美。忠诚。款款深情。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情感自白。
四个多小时的阅读。头脑昏沉。一倒下去就忘记了天亮的尾随。不过我也看不见星空斑斓。

还可以放弃梦想吧。还可以剔除幻想吧。毕飞宇说,轮子是圆的。所以我们放弃不了这些与那些。

终于,结束被拖长了尾音。ON AND ON AND ON AND ON…
Archive唱尽了你我的徒劳与浮躁。这是一个噪音的时代。你做的梦是白色还是彩色?

我不能克隆另一个我。所以,我开始后退。

找不到另一口井。那么动手挖掘一眼坟,埋葬卑微的你我他。

Today in History

2010  •  枕边微光#018,万花筒  •  0 条评论

2007  •  Smokey Joe by Tori Amos  •  0 条评论

2007  •  死,我怎么就起床了  •  0 条评论

2007  •  疯子你哭个屁呀  •  0 条评论

2007  •  其实金牛座都是好人,但就是拖!  •  0 条评论

2007  •  喂,无聊就不要看美剧了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