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1 13:01 3

微物之神,其味如玫瑰在微风中凋谢

今天端午,你没吃粽子吧;明天儿童,你还在恋童么?
咳,还是让我们回到夜晚。反正阵雨天你也出不了门。说什么鬼话呢!

Butterfly Effect

Step One | 调戏你的不是我的梦

早晨是做梦的好时机呀。可是接下来的对话明显不是闭眼畅游时的产物。

那天下午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一晃周末就过去了。晚上特意换上前不久买的猴子衣服,屁颠屁颠地去找老板刻碟。后来,我非常认真地趴在书桌上看书呀做笔记呀。现在是忘记了那时候有多耐心。然而往往好景坚持不了几刻,我在想,反正MP3又故障了,反正明天要出早操,反正上午四节课可以睡觉,反正下午……于是我在那天晚上又跨着包溜出去了。那是5月28日,没有任何任务的周日。下楼时,和CLX发信息说,明天几点出操?——六点四十。嗯,我通宵去了。

半夜根本无事可做。我记得我是来更新日志的。可是该死的歪酷就是死了。无奈中我开始做不正经的夜间事。好困呀,好自虐呀,好了好了我是色情狂。

六点三十。从较为冷清的网吧晃悠悠地走出来。然后赶上该死的操场散步。最后,解散。

如果没记错。L那天应该是穿的黑色短袖。

而我嘛,当然是这件猴子的白色短袖啦。咳咳,猴子是我的宝贝哟!

好象是我追上他的。不过隔着另外一个人。我无力地笑呀,那个惨相我是不知道。后来跳过几句谈话,L鬼笑着说,早上我梦到你了哟。当然这个“哟”字好象是我加上去的。不过那时候他的口气很是让我寒冷。况且,我也不想一大早看见他那张脸呀。好歹我也是没洗漱的。

真的是梦到你,而且而且,我们还做爱……唔,这个玩笑真不错。我斜眼看着L,然后呢?他还是不正经的表情,就是我操你呀,可是突然,怎么看到你又有XX又有XX,靠,你怎么变成两性人了!我也应和L的不正经谈话,随便答了几句。——你下流。

那是在去食堂的路上。刚路过建筑系。我说,不正常吧,这几天我对你明明很冷淡,梦到我才怪。L依旧不正经,就是因为冷淡才要亲热呀。——靠,脑子进水了!

到这里,我先得承认,他具体说话的方式我忘记了。但是这类型的话可确实是存在过。只不过,是用我的方式复述了一遍。唉,懒得管他,老子通宵完还没睡一下呢,根本没心思去管什么梦不梦的。于是,吃点东西,赶紧转移到教室。趴着。闭眼,七点半。睁眼,十一点四十。

厉害呀,睡醒就下课了。虽说是被放学的嘈杂声吵醒的。我的星期一。讨厌的星期一。

下午去市区了。晚上回来时,由于买书很兴奋,就躺着听歌。不到三首,L回来了,边开电脑边朝我说,怎么又开始睡。我抬眼看他,不说话。L就开始兴冲冲地接着说,早上那个梦呀……

好吧好吧,我认了。起身听他说。但是,我已经不想COPY他的话。还是我来拼凑吧。

他准备插我呀。他以为我是个女人嘛。他刚把我的两腿分开,然后插进去时才发现结合部上方还有一个棒状物。于是,他摸住了。不过很快他也高潮了。

哀叹呐,故事被我讲成这样。

我是很严肃地对L说,你是不是在调戏我,不过,我们确实很暧昧嘛。L也确认,是呀,我们是很暧昧。然后这个梦就撇到一边,反正又不是我下流。

不过那天晚上,我睡不着觉明显是因为买书后的兴奋。不过由于去搞了两部片子,也有了点乐子。只是,L两眼放光地说,《罗拉快跑》我也想看,经典片呀。哦哦哦,是是是,老子高中时就想看得要死,无奈找不到……然后情况变成这样,我和L用他的MP3耳机一起看这电影咯(那机子没接音响)。八十分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L间断地与他女友联络了一回,其中提到了我的作用,借片子的家伙。

这其实是星期一的句点。反正后来我又开始不清醒了,毕竟只是睡了不到五个小时。

第二天,我整整睡了一天,到下午五点才起来。补足了两天的睡眠。汗颜呀!似乎是晚饭后,L一脸坏笑地说,我说那个梦呀……得,他又在复述细节了。我开始无视他。不过他很快就说,你觉得我编故事的能力不赖吧。我问,你没做梦吧。他说,当然是我骗你的啦。我说,你调戏我啊!

确实,我俩关系很暧昧?似乎是我经常在调戏他吧。前不久,我也很正式地说,你不是我喜欢的型嘛。L就开话匣子,你不是喜欢瘦瘦的,裸上身、下身穿牛仔裤的?我可以符合呀。

拜托好吧,那只是一个外在条件,怎么说,长相也是首要的。我是没有这样说。L接着他的话说,不过你天天看我也都习惯了,肯定没啥感觉。……我真是无语了,面对如此一个L,还不如闹翻的好呀。说回来,我和他搞得暧昧兮兮的,也就这个学期的事。小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也忘记了。反正就堆成怎么一个事实,我又不暗恋他!

其实,如果我暗恋他的话,那也就不该称之为暗恋了。应该是明恋么?没这个说法吧,L知道我的想法哟,于是我就侵犯他。他咬牙边玩游戏边不屑地说,靠,不要来这样子的姿势!不过反正他没有闲手来推开我。于是我就说,哎呀,你就当我的充气娃娃,安慰娃娃吧。L没有不情愿,好呀,我插你呀!

或者是其他说法,来呀,我插你呀……这种不负责任的对话,经常发生!我无奈地承认某个事实,原来我真有妄想症吧。才不是!也是在前不久,神经兮兮的CLX发短信,先是问我有关1与0的对应问题,隔不了几天,又来好奇心,哎,你是喜欢L吧?

靠,这样的问题从哪冒出来的!我当然是很有耐心地回复。她说,就平时你们关系很暧昧的样子呀!我很老实,我们本来就很暧昧呀。哦,她又重复问题,那你是喜欢他咯?我说,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他又不是我的TYPE。哦,她接着问题,那你的TYPE是什么。我倒想了下,什么答案比较合适呢,……兔子应该是我的TYPE。(后来我得说,CLX在四月送我那本书的包装上,又重复这个问题,“Rabbit,Your Type?”)当然,她是知道兔子,居然在某个选修课夜晚,和我对谈后,跑回去上网确定兔子的样貌。她是这样评定的,嗯,长的是不错。——拜托,他是有化妆效果的!

L见到兔子的照时,是一个星期前,我把图片存到MP3上,摆在他眼前,而他正忙碌于游戏。他的反应是,谁呀?我说,兔子呀。他说,靠,怎么这么帅呢。我没话。他接着说,为什么他们都是这么帅呢?我就当L是自说自话,他也没回过头,手也没停过他的游戏呀。

事情其实很清楚呀。L越来越像一个人偶娃娃了,就睡在我隔壁,我暧昧他,我侵犯他。(当然,我知道L的女友看见我如此猥琐的想法肯定不悦。不过你就当我是儿童吧。儿童恋童,是不下流的。)L对我一系列行为的反应不过是,不正经的笑,慢慢地,我给它定义为猥琐。不过,待到这个“伪梦”事件发生时,L的猥琐已经开始实践起来,这该算调戏。对,就是调戏。

整个案件中,还有一位重要的见证人。你们都认识,她叫新娘。不过我和她现在都忽略这个名字,好比说,前几天的某个深夜,她很猥琐地传来呻吟,“我现在脑子里突然浮现超色情场面:废墟里一男孩趴在大镜子上自慰…PIA我…”。后来,经过我的审查与确认,“镜中自慰少年A”成为某人的代号。可是她顽抗,“不要!自慰少年A就好”,以及“或者自慰纳咯索斯……”。恶俗的问题就不提了。让我们进入辩解环节——

来来来,你不是有一个梦么。自慰少年A是很悲伤地又提到了他的那个梦。可是,我很坚决地把他的梦给撤下去。然后,我叙说了L的梦。那还是星期一的夜晚,在我即将与L共看《罗拉快跑》之前。自慰少年A很兴奋地说,哎呀呀,好好玩哦,然后呢然后呢。梦完全没有讲述的乐趣,完全是我们延伸了某部分的空间而已。在自慰少年A面前,我真的是有点不好意思来叙述性爱场面。而他则说,“牛,你不说的话我可是会乱想的哦。”啊好吧,那么插入是这样的。

我说,真的很诡异哦。自慰少年A在电话那头很神秘地笑,这个人在挑逗你哦。我说,是吗,他在调戏我。自慰少年A说,他是喜欢你哦——可以去发展发展,啊,好好玩呀。我无奈地说,我又不喜欢他,他又不是我喜欢的型,他也有女朋友呀……自慰少年A好象是在奸笑,“牛,你不要逃避了!”哎呀呀,自慰少年A露出他猥琐的本质,就是这样才有看头,所以赶紧去发展吧。(所以,你,自慰少年A看到此篇时一定要猥琐地表达一下你的猥琐念头哟~)

L在他本人不知情的夜晚中,就被某个伪少年定下了一个阴谋幻想目标。我当时在屋顶上是这样想的,啊,他真是任人摆布的木偶呀。L有点无聊地抬头,哟,电话完了,等死我了。我插进他与床的空隙。再坐下,看电影吧。

Step Two | 蝴蝶效应,大象反击

基本上算是很熟悉《罗拉快跑》的情节,但对电影配乐很期待。以前在MH送的MV碟中就听到那首经典的BELIEVE。只是,在电影播放时,节奏与电子乐才真正结合起来,心供应血流淌的搏动。虽然画面切换不错,但我在重视细节之外,也重视这音乐。看第一遍的时候,很是震撼么,大概是等待的时间太长了点,久仰经典,然后,对后现代的手法熟悉到家常。

其实这是一场游戏。我们想怎么开始就怎么开始。如何结束不要紧。要紧的仍然是结果。

做文本解读是乏味的。电影也很快成为梦魇的一部分。情节变得单薄起来,时间流动,缓慢得每一秒都给予了永恒的定格。这是部快节奏、流血流汗、红色红色、不要停止的电影。你最好别说话,当心被奔跑呛到。

可是,在过程中,我和L都不停地说话。时间真的很短,电影时间是二十分钟的三次反复,播放时间也只八十分钟。上午,与我们的夜晚。白昼,与罗拉和他的爱情。

如果可以重新来一次。你选择哪条路?

我想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那真的是在少年时的困惑中吧。可惜的是现在,永远不是过去。过去永远沦为美好的挂历。却被用来包我的一本本充满慰藉的书本。

他睡了之后,我很认真地考虑我要在接下来干什么,本来也是想听自慰少年A的意见,把事件写下来,无奈手指已经不灵活。我的热情已经褪去了,忽然间的世界清净。一个人也可以看的电影。一个人驱赶蚊子的床前。

蝴蝶的拍翅。即便飞不过沧海,也让人惊讶暴风的美丽。

对Kutcher一直没什么好感。简而言之,他不是我的TYPE。偶像派呀,花瓶呀。不过在看《蝴蝶效应》之后,我对他的看法变成了,一只可看侧面的蝴蝶。

在我看来,电影的手法依然是后现代,时空穿梭是幌子,意识流的叙述才是明晰的轮廓。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很巧妙的事件衔接,很有想象力的链性反应。我在想,或者小说能呈现的严肃技巧,已经被镜头化为轻微的调侃了。一笑而过。字母颤动。大脑痉挛。

我在今天和自慰少年A做推荐的时候说,总之,这是一部讲述妄想狂的奇异故事。自慰少年A说,是么?我前面好象还说了,讲述一个精神病呀,有暴力倾向呀,有恋童癖好的存在呀,等等描述。不过我只知道自慰少年A对“疯子”、“精神病”、“错乱”之类的词很敏感就是。果然,他对我说,不要再说了,别诱惑我了……

但其实,我一开始就和他挑明,我觉得《蝴蝶效应》和《大象》有点类似哦,甚至这两部加上《罗拉快跑》在手法上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大象》的魅力,在我眼里,明显更多地来自演员。

那群业余演员。最质朴的表演。不,最自在的生活。在一所高中的视野里。

Elias真是王子呀。请原谅我又开始犯花痴了。在幽暗的走廊间安静行走,提着相机,眼睛却摄着校园里的奇异光芒。他一直走,他迷恋于行走这一方式,来表达他的审美。如果说拍张照好么,这样的请求太过迟钝。最后,他只专注在快门上。然后,他被击倒了。枪声响在阅览室里。很清脆。也很沉闷。

两个少年。我把他们高中生的身份剥夺。名字也忘了。一个棕发,一个金发。

虽然他们中的一个把Elias杀死了。但我还是爱着这两个少年。仿佛不愿意舍弃我的影子。还是在那个深夜,自慰少年A在与我无意中探讨《大象》时,他这样评定,“多视角。爱。爱啊。重要的东西因长期存在而被忽视。”他意思也就是“危机潜在”。而我,任性地坚持我的“大象反击”说,不要因为大象憨厚而去惹它。压力积蓄到一定程度总会如火山喷发。毁灭不过如此。

大概我更多的是站在我过去的立场上来看待这两个少年。而他们,不仅仅是被欺负、被轻视的角色。但报复的野心、杀戮的欲望却是无原由地到来,应该说,是如释重负地终于光顾他们的心灵。这好象是一番解脱、一次朝圣。不过是一天之内。

事情往往在一天之内可以改变。

可是,他和他在出发前,两人挤进小浴室冲澡时,他俩对吻的初涉,对爱的坦白,仿佛游戏一般。接吻,与水声。相拥的臂膀。我眼里的温存。

以至最后,金发少年被同伙一枪杀死时,我也解释为,他们都喜欢着彼此。尽管只是朋友间的爱。

那么,死亡。只是被记住。

Step Three | 其味如玫瑰在微风中凋谢

星期一的那天下午。我顶着烈日去市区折腾一个麻烦的问题。后来,依然是回到了书市。一开始就进了经销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小店。而这本《微物之神》就是刚上市的新品。确实,看看版权页,也才4月第一版。但是书是1997年初版,国内好象有引进过,但译本似乎不佳。今年这一本,译者吴美真,台湾人,而大块文化台湾版那一本,也是她所译。(我只能从名字上来这样定译者的性别了……)

正是翻译的功劳。我大概才会瞧上这本小说吧。其实这本书应该更有名一些。仿佛到处有都推荐。而我呢,另外则是瞅上了“布克奖”这块金料。起码在未来的这几年,我还是会对布克奖有期待的。哦不,应该称为“曼·布克”(Man Booker)才比较正式呀。

光是翻翻这本小说的细部语言,就足以让我动心而买下。我是这样做宣传的。于是,口号万岁。当然,《微物之神》封底的那些书评摘录更为褒奖万分。可是,我居然又看见了“约翰·厄普代克”的大名,上一次是在《星空下的婴儿》的封底看见。可是这两本书确实大气。尽管我对老约翰也没什么感激之情。

事情往往在一天之内改变。所有的死亡故事不过如此。

作者洛伊如此反复地吟唱这一句咒语。起初,我看名字以为是个男性,然而直到深入了语言后,才觉得这才是女性的细腻与诗意。而译者也很完美忠实地再现了这一真谛。

微物之神。The God Of Small Things。也并不是什么印度神话史诗里的神。在小说里,这是维鲁沙的身份象征。而更表面的意义,也就在于自然界的神秘万物。琐碎,聚成崇高。要是我再看深一点,微物之神,以维鲁沙为桥梁,保佑祝福着印度的底层之民。维鲁沙,身份是贱民。这是个苦痛的事实烙印。

但是,在爱情面前,欲望的味道如玫瑰在微风中凋谢。死亡也随即而来。所有的抗争都有肉体的牺牲。不过灵魂的坚韧依然屹立。仿佛那座历史之屋的不朽,散发着不灭的吟哦之语。

我很喜欢这本书的叙述口吻。情节说白了很简单,一对双胞胎的逃离,一个白人少女的溺水,一段跨越种族与欲望的爱之幽会。但买书之前,我无法简括这情节,无法观看一个最实在的入口。不过这样更好。让我屏息而行,直到印度丛林边的小河汹涌。

阅读。七个小时。316页。25.9万字。没有间断。天已亮。

所有的爱情故事都一样。只不过讲述的人以及方式不同而已。

在最初的阅读中,我觉得《微物之神》仿佛有种“印度的《百年孤独》”的气质,但明显不那么魔幻,而像一部分镜细腻的丛林史诗。

如果我以一个字来形容,那么“幻”适合《微物之神》,“情”适合《星空下的婴儿》。

要是遇见《守望灯塔》呢?

我该如何对詹妮特·温特森说一个字呢?琢磨一会,只将“爱”贴在《守望灯塔》的封底。灯塔里有一个神,而灯塔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于是我们守望我们自己的神,直到与之相爱,厮守,忠诚相待。

这本书刚上市的时候,我对这位赫赫有名的英国女作家毫无印象,于是摆出一副鄙视它的眼光。真是盗用伍尔夫的精神象征呀。不过温特森也坦白,这确实和伍尔夫的名作《到灯塔去》有很深的渊源牵拌。

于是,灯塔是心中的坐标。

我也放弃了我的偏见。因为被她的神话所吸引。阅读期间想干脆去买一本收藏好了。可是到最后,我放弃了全部的占有欲,除了摘抄了好几页的句子之外。

然后把书还回图书馆。

灯塔是用来观看、守望。如果它就在心中,那么请点亮,照向那片海,那片爱。

这个开始。这个结束。这个没有终点的凝望。这个毫无未来的幻梦。

Today in History

2007  •  填坑计划启动  •  0 条评论

2007  •  超音波#006 | Laura Veirs式银河漫游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