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6 11:03 5

慢板:嫉妒是透明的泪水

A Stroy To Emily.

应该这样说,他的背影很好看,凡留意过的人都会等候他的转身。或许会失望,但也不妨充当一次对幻想的否决。好比期待梦醒了,赶紧扇自己一耳光。最初,她也以为完美的人都会有两重性。

Emily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旁,没点什么,是根本不知道点什么。如果他能热心提供推荐就好了,当然他会怎么做。一轮帅气的甩杯后,这杯天蓝色的鸡尾酒矗在她眼前,Emily咬咬唇,“怎么说,这好像……”他用抹布擦掉桌面上的余水,然后直望着她,“相信你一定听过Massive Attack的那首著名的Teardrop,而这,正是这杯酒的名字。”Emily将眼前这杯液体与脑中的旋律作着比较,轻快又神秘,忧伤正接近无限透明,其味道应该还会有点酸吧。

“It would be sweet.”

他的这句英文,使她心头一颤。握住的Teardrop渐生温热,尝起来,酸之后是甜,清淡宜人的甜。Emily觉得自己是时候提这个不过分的要求,“把音乐换成Portishead的现场,觉得怎样?”他扬扬眉,大概表示这是个好主意。白皙的颈,在暗光下缓缓下坠,仿若电影梦境一般,她差点以为他就会这么倒下去。但是Portishead伸出一只凄美冷艳的手才把他推回到她的现实里来。女声清凉,而美酒有淡香。

有了一丝微醺,反而更能面对内心的不坦诚。Emily从吧台上将那本小说拿过来翻,而他正去按自己的要求放Devics。来这里坐一会,已经成为她每个周末的必修课。灯光闪现幽灵之脸,他曾笑着说,“干脆让老板请你来当兼职DJ好了。”Emily觉得小说名称“嫉妒之香”让她看得有点反胃,但还是看了开头几节。这种情感在爱这杯美酒里,同样也会散放香气,作者无非是想这样表达。他双肘抵着吧台,突然低头,“喏,这书中还有一种消除疲劳的疗法呢,听起来很科学,用舒适的音乐配上迷人的香味,在一个特别设计的庭院中驱除都市人的疲累。”她笑了笑,以几个应答声表示理解。但其实这种设想操作起来只怕是很困难吧,以她的审美理念来说,要找到能适应大部分人审美要求的音乐和香味,并又要两者匹配,可是一项跨领域的科技实验。

辻仁成。Emily有些困难地念出这个名字,“仿佛有在哪里听过。”他接下话,“有看过陈慧琳和竹野内丰合演的电影《冷静与热情之间》吗?小说原著就是他和女作家江国香织合写的,我个人认为辻仁成写的那一部分更……”倾听到此结束,她想起了夜晚的人群,自己与Alice亲密地看完那场电影,簇拥着奔向夜市找小吃来填肚。当然,她清楚Alice的脸饱有热情,此刻的他冷静得如同手中不想握住的酒一般。自己舍不得喝一口,然而这已不是当初的那杯Teardrop。

都说中间地带的人是最安全的。挑Devics来听,真是恰当不过,反正这个晚上不喝酒也成。他的笑已看不清,但声音清晰入耳,即便是在有音乐的背景下,“真的很有黑暗的味道哦。”Emily倒不以为然,“虽然氛围做成如此,但我以为他们清醒且自持,因此也有点折衷。”他大概不会赞同,总是很职业性地一笑。身为顾客,心情好时还想考验这家店,特意提一些挺难找的稀货,而他总能在唱片架中找到自己口中的碟,这令Emily艳羡不已。真能赶上唱片店,不,甚至比唱片店还厉害,结果总让Emily心头酸酸的,发誓非要见这幕后的老板一面不可。

“他呀,是个作息颠倒的人,像在这种刚入夜的时候根本就见不着影。”他的轻描淡写,却很符合Emily心里的想象。本来吧,像老板这号人物就是这副德性。只是,她挺同情这位卖命工作的他。虽然很多顾客(女性为多)是冲他的长相来捧场的,但Emily每周末来这里报道仅是想多和他聊些什么。但又大多是各自生活之外的精神品好,比如音乐,比如电影和小说。会静静地看他的背影,至今仍觉得他的正面虽好看但不如背面有魅惑性,宛如一触即逝的幻像。

被生活欺骗了,这不可能,某诗人告诉我们要热爱生活本身……他是如此开导Emily的,还为她特意调了杯酒请她,名为Little Pleasure。这也是第一次向他倾谈自己的生活,不过是细小的惆怅罢了,和Alice的疏离让她觉得情感的未知一面,但自己仍然是珍惜的。他很平静地听,听完这断续毫无衔接的牢骚,然后说,“像你这年龄的女生,本来就多愁善感……”还没听完,Emily就觉得有某种东西破裂了,如同社会上许多青年经过了磨练,他也懂得说教的处世之道。面对些微摆出长者身份的他,Emily只怕自己是更需要安慰了。唉……

没关系,谁叫自己还是个高二学生。或许像他说的,总该有自己分内的事。Emily甚至开始哀怨地向他诉说学习之累,“数学太可恶,让人头痛啊,为什么没有像香气疗程一样轻松的学习方法呢?”这腔调让已是过来人的他笑了,“没办法,我们都无能为力。”Emily苦笑,“唉,于是数学这个小情人,爱得不多,离了又不行,所以我决定要付出更多一点爱!”之后他笑得更厉害了,可其中仿佛有些模糊不清的意味。Emily只想用“Vague”这个单词来描述当时当地的一切。

为了缓和与Alice的关系,Emily邀请她去看一场实验音乐的现场演奏会。但很受打击的是,Alice拒绝了。

她不想去追问各种原由。按周末的惯例逃进酒吧,怎么说呢,本来对于法定未成年人来说这类场合并不适合自己,而也不是存心堕落,只因这酒吧的开通气氛尤为讨人喜欢,老板肯定是个好人吧,名字也取得有格调,Blue Knight(蓝骑士)。他熟人似的打着招呼,Emily在靠吧台的老位置坐下。随便一句探问,他便欣然应允下来。

第二天傍晚,Emily在门口等到请假赶来的他。彼此微笑,然后进场,在天马行空的音乐演奏中静站了两个多小时。他说站着就好,更能进入状态。可事后Emily觉得那类实验音乐,以个人欣赏能力而言是不会接受的。他并没有对音乐作任何评价,反倒有点急地表歉意,先走了一步。

她并不觉得突兀,这个夜晚本来就太短暂了。随街信步,她无意间看到他帮Alice提着几袋衣物。继续地看着,然后她下意识地笑出声。夜风很凉爽,就算自己有更强烈的表现也毫无大碍。不知哪个女孩身上的香味顺风传来,让Emily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很奇怪,竟然能闻到这般温馨的味道。她摇摇头,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孩子气,真不应该嘛。抬头看见一位气质有点像Brian Molko的男生,她不禁跟了上去。Alice说我喜欢Stefan、你喜欢Brian,真和平。回到宿舍后,对望着墙上Placebo的海报,她问,你还会是我的Little Prince吧。

在暗光下美丽的事物有些并不适合摆在日光下。惨白。空洞。Emily还是坐下来,仍然是凝望他的背影,觉得从来没如此好看过。此时真希望他永远不要转身。但他还是转了过来,自己在惋惜那刻听见他的问话,“那次之后你就再也没点过Teardrop,难道不喜欢吗?”原来是这个呀,她一个浅笑,带点任性地说,“那杯酒味道太淡了,我更想尝试蓝色更深一点的液体,你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