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8 18:38 1

他如山根般傲慢,你如中村般邪恶哪!


illustrated by 中村春菊

应该从前天与碎的见面说起。哦不,是大前天开始的纠结事。碎真是个麻烦的男生,来不来、什么时候来纠结了一天半,Orz。反正星期五是让我白期待了。星期六继续懒觉。开手机已经是十点过了。正好他从那边赶过来也挺远,那么,我就玩游戏吧-_-。

他完全是来蹭饭的。不过我自己是N久不去校区,感觉很陌生嘛。什么都不知道,拜托同学你也好歹在这里待了四年。倒塌……从一碰面,我就闻到碎身上的香味。呃,同学你又不是来会情人,Orz。反正我仗着比他高,是很想抱他啦~哈哈,不过米机会让我占便宜。

下面说一个新认识的小孩子。从网络找到我,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大一生。真神奇,他和碎是一个地方的。嗯嗯,反正我知道你的名字,小超超~其他人就不要跟着叫啊叫的。这小孩子头两天挺缠人,我也满有闲。到最后,我给他的印象竟然是猥琐男叔叔。嗯嗯,没错,谁让你在我正迷小孩子的时候找上门呢。不压倒才怪。我的亲友团都是一个劲地支持的说!!!

很奇怪的,碎见我还满喜欢这小孩子就不乐意了,我说你吃醋啊;很奇怪的,小孩子听闻我要请碎吃饭也不满意了,我说你也吃醋啊。OTL,我知道老子的人气没那么好。

话说我知道小孩子叫啥之后,给兔子发了条短信。但是没有回应。本来是想刺激一下的,超超哦。超超哦。你的初恋,孟玮超哦。不管啦,反正他是死人一个。

这个小孩子自以为是高人嘛,其实从我身边走过,还不是小兔子一个。嗯,就是小兔子一个。只有三分钟热度,剩下的不在服务区范围内。我和碎的看法还真是一致。

只是碎有点祸害型,自己要小心就是。我倒是希望猪和你一如往常地好。反正碎见了我又是催我要贺文,倒!

那天我的机子被L整重装了,真是郁闷至死。碎在我对面翻杂志,后来经我传话,居然看上我同学,真是汗。不就是小白脸碎嘛,哎,你快去傍大款吧。

闲扯了这么多大前天的事,那么先回正题。今天依然阳光不错。出去给狐狸、小四寄书,还有一份小礼物。在邮局里等待得发抖,名字都差点写错,原谅我吧。校区还是老样子,我这个懒人以后回访母校也肯定没什么感想。

插广告。《美国众神》出来了,啊,好想要!

本来是去老婆婆那里看有没书卖的,结果是进货。顺便搞了两本中村春菊的《纯情罗曼史》,汗,这名字不是一般的恶……不过我好久没看漫画了,而且还是BL哦,=_=。

插广告。小Brent全名是Brent Corrigan,隶属Cobra公司。

村树说,我正在看漫画不过BL倒是很久没看了,老子最近迷欧美电视剧同人啊。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汗。上回发的小孩子是不错,不过都已经迈过成年线了呃,而且还是Model,名字我是忘了哈。不过牛我迷的小孩子,还真是幼齿呢,有兴趣的同学请往顶图和日历下看。如此说来,我居心不正,按某个贱人的话说就是,你这样下去会犯罪的。嗯,贱人,你过你的圣诞节去吧~

插广告。小Brent很有山根笔下小受的形象哦,新娘如是说。

接下来,狐狸倒是很感慨地“啊她的BL好像很H的嘛”。嗯嗯没错,其实我一本中村的BL漫都没看过……不过随便翻翻,就是大腿大腿呀。然后小受很小孩子,小攻就很奸诈。嗯嗯,这是定式。受要是那么乖,玩都玩不起来嘛。话说中村的画风还不错,可是小受简直是少女漫画的眼睛让我受不了。还是山根好啊,狐狸也啊拉拉说起山根,那什么绯红的标的完了没啊我想看飞龙大人~我就,这个,那个,我也不清楚嘛~山根的受都很喜欢,攻就够让我讨厌的。然后狐狸又说,原来你讨厌鬼畜攻咩?

啥?这个是啥概念。……就是,性格恶劣,喜欢玩弄人吧……狐狸的解释。

还真是有学问,Orz。

下面回到小Brent身上。他神似山根笔下的受,这一发现是新娘的杰作。她还嚷嚷去写小说吧,就以小Brent屁股上的星星为话题。我们猥琐地命名为“菊花与星星”,我们文艺点就是“菊花盛放在星夜”(Chrysanthemum Blooming on a Starry Starry Night…>_< )。同学们都知道说的啥吧?请不要跑题联想哦!

再继续Brent,嗯,确实很山根。不过不调皮任性,很亲切哦。这点是新娘去官网看他回复留言得知的印象。我,猥琐的我,有且只有一部他的短片,啊,而且还是DIY的。躺在草地上,戴着帽子,美好的青春的生涩的18岁啊。应该是吧。

插广告。不是好孩子的可以去驴上拖片子哦……

咳咳,我应该正经的说几句。今天状态还好,有点收获。这两天在播放器重复的音乐是Phor°Noir的Putting Holes Into October Skies,2006年最性感的男声。电子电子如光线一般穿透了他的云,男声溃散,哀婉又柔情。我在八月听见这张献给十月天空的作品。躺在我家地板上,夜夜听见车从楼下来往。电视关了。陪伴我的是木原的小说,与这张美妙的幻境音乐。深夜三四点。凌晨五六点。我的身体并没背叛我的意愿。

Slow Down.It’s Good.


illustrated by 中村春菊

附录:某兔子的间接告白。(留个存档吧,Orz.)

牛,我是想说,你继续写我就会继续看——这几乎是一辈子的事,我不会再说第三次了。我知道,“我看”的含义,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别人看或不看,包括你的这些贺文指向的接受者,他(她)们看不看,怎么看,怎么想都实在不重要,你想要表达的什么也不会在乎他们懂或不懂。因为你知道,我会看,会认真的看,会看到你想让我看到的那一面。即使常常闹别扭不说话,其实我们都早已非常明白了——很早,很早,早到在TT关于清水玲子的那些文字吧,我始终会为那次偶然的轻微中毒事件奏出一个下行的降D大调来,深刻而粗野,主题在弦乐和木管组乐器间切换,永不消失。

我跟雨雨说,不怕他吃醋,我说其实我对你的希望是最大的,那就是要你真正担负起写作的职业化责任,对当代文学负责。从大一到大四,看到你一天一天成熟起来,我已经更加不再怀疑我的期望,将来的你一定是个能在文学史上留下位置的严肃的纯文学写作者。所以,对你未免苛刻些,比如我那些评论;在比如,前段时间的刻意疏远。也许我单方面的决定未免太纠结了——可是,亲爱的,我实在不愿意影响你呀,特别是你即将毕业的时候。你不是不知道,我害的人也太多了,可那些是他们的命,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而你,我帮你决定的命运你必须给老子走下去,不是我粗暴无礼,实在是你这固执的金牛遇到我这强势的天蝎,你命该如此。否则别指望我有好话说。一辈子。

你这个情绪起伏比谁都大的家伙,真让我头痛。好吧,我承认,说对你没有爱绝对是不可能的。但另一方面,你得知道啊,爱不是只有一种,即便是情爱,那也有爱上镜中自己的可能。你不是不知道,互为镜像的两个人总是被什么宿命的隔开,那是没办法解决的啊。你难道愿意在这样痛苦的景况中过一辈子吗?或者也来化身三岛由纪夫,写那些让人窒息的感觉?不,我要你快乐,要你在真正的仙境中自由快乐,而不是在阿司匹林的仙境中制造幻觉。

谁叫先前在流浪的路上拣我回家的是KEVIN呢?我已经习惯了跟他一起听CORELLI的12首大协奏曲。

越来越很少这么认真的讲话,可是大一岁就觉得老去一年,而老的感觉到极端就是在死的边缘,这总叫我要认真讲清楚一些事情,我不愿意跟你私下说,担心你的别扭性格因为P2P的交流不知又会出什么状况,所以,就来这里吧。我越来越对这里的气氛有安全感,越来越觉得你也会在这里平和下来。

亲爱的,不忙的时候,我会用心来写评论的。明天的派对我是主角,那么就晚安,我要睡去了。

2006-12-14 04:19

补充说明

1.小雨雨果然也疏远我,这已是我早预料到的事情。

2.很久不去三年之外的论坛了,然而现在三年崩溃了,我有责任T_T。

3.请忽略某兔子恶心的强压思想。

Today in History

2005  •  幻想自慰者 · 下  •  0 条评论

2005  •  幻想自慰者 · 上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