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6 22:16 5

超音波#000 | 献给影子的十二个灵魂

2006幻想手记

01
Cordion – Motifs, 2006

他皱皱眉头,转身将窗帘拉开。那群乌鸦停止了耳语,透过他的背影,可以看见远处的暗云,一团一团地逼近这所房子。当他再转身时,一切的阴影都不见了,窗外是如往常一样的黄昏。你坐在床上对他微笑。他仿佛害怕,低着头瞅自己的影子。你说,“我想喝水了。”他回过神,移至床头,倒出热水,只手握着杯子,送到你嘴边。冻得麻木,探出骷髅一般的手指,被他一接触,如枯木般断裂。他仿佛没看见一般,喝了一口杯中的热水,然后去吻你。一个热量传递的过程。一个热情减退的呼吸。他在你耳边轻语。你咽下他带来的水,冰凉冰凉地淌进食道,坠入空洞的胃。重复的耳语,他双手将无比尖利的冰棱刺入你耳朵核心。你只记得他的面孔与窗外射入的斜阳。他说他爱你,可是乌鸦们已经离去。

02
Arctic Monkeys – Whatever People Say I Am, That’s What I’m Not, 2006

我养了一只猴子。为他买了一面镜子。他很好奇地靠过去,接着手足缓慢地摆动,像是脱线的木偶,稍微剧烈的运动便会散架一般。当我出现在镜中时,他瞪大了眼,但很快地向前蹦过去。我忍住了笑,把他从地板上抱起来,边嘲弄边抚摸着他的红肿。他抱着我的脖子,谨慎地回头去看镜中的场景。看一眼,立马缩在我怀中。我无奈地摸着他的小脑袋。把他放下去。他还像撒娇一般抱着我的右腿死死不放。见我不再抱他,他也放了手。我耸耸肩,准备去厨房。可没走几步便被一个很锐利的东西打到后脑。他把镜子推倒,抓着镜片手舞足蹈起来。我赶过去把他抱起来,他却搂着我的脖子,捏着碎片划来划去。那时我脑后的血淌下来,恰好被他的手臂挡住。

03
Thom Yorke – The Eraser, 2006

台灯的光渐渐暗下去了。电风扇依旧吱呀吱呀地转动着。身体开始下沉,汗水从上而降,浸淫下界的一切罪恶。他从梦中爬起来,找到拖鞋,打着呵欠去小便。正当排泄就要结束时,他被身后的海浪拍倒。一连串的气泡,渐无。咸水渗入他的体内,四肢毫无知觉。“你将没有过去。”这个声音把他惊醒,汗水已渗入眼睛,刺痛。用手去拭,却把更多的泪水拭出。F见E从对面走来,便主动把E的大脚擦去,很满足地说,现在这样我们才成完美的对照。他套上内裤,从蚊帐中出来,踮着脚找拖鞋。抬头便望见那双幽灵般的眼,他一着急便把找到的一只拖鞋甩过去。砰的一声。火山崩溃。熔岩带着他的身体去见大海。大海说,你太伤心了。他无法回应,凝固成黑暗的岩石沉入海底。E打了F一个耳光,然后转身。

04
Archive – Lights, 2006

是乐园。是幻境。是神光。是倏尔即逝的清风。是此起彼伏的苇草。是照耀愤怒大海的灯塔之光。是守望寒苦行者的坚毅之星。是探索内心之黑的梦。是引诱肉体极乐的女神。是一杯缓慢沉淀的鸡尾酒。是被幕布遮掩的舞台剧。是镜中幻像。是海市蜃楼。是交错的车水马龙。是变幻的霓虹异彩。是他。是她。是爱的背影。是恨的眉眼。是永远的偶像。是一场未赢的游戏。是白噪音。是行尸。是雕像。是断臂的维纳斯。是沉睡的波塞东。是你和我。是成群的乱码。是一味的诅咒。是光圈。是被你撕裂的身躯。是被她唾弃的手指。是被他憎恨的做爱。是被我遗忘的面孔。是饕餮之宴。是千人之舞。是愚蠢的自我抚慰。是血流不止的心。是放荡不已的灵魂。是坠入无尽的黑暗。是不停息地淡去。是不经意的重叠。是反射。是影射。是映射。是光线。


Islands – Return To The Sea, 2006

把烟头拧灭。他重新拿起画笔,调和颜料,然后勾勒出山峦的身姿。一切都很顺畅。风景在他眼里是她经常念叨的诗行。底色。高光。分界线。她说我们去旅行。然后撕毁他全部的作品。那些纸屑。像羽毛一般飘落在灰暗的屋里。他奔过去掐着她的颈,如天鹅的垂死,她却在他的怀中挣扎。白羽毛覆盖了她的泪水。这间小屋不再存在。我们去荒岛。我们去北方。我们去尽头。他终于看见大海的时候,却想起她的眼眸。她就在海面上朝他微笑。他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所至之处,水皆凝为冰。她主动牵起他的手,然后向前行。冰路破碎,他和她都沉入海底。可是她给了一个吻。然后他回头。“这里风景还不错吧?”她取下遮阳帽,按住他的肩。被吻过的脸颊红红的,他嗯了一声,然后抽出支烟。

06
Damien Rice – 9, 2006

你问我要了一首歌。一首伤心的歌。一段需要人伴唱的心事。钢琴低缓。大提琴深沉。被染成蓝色的往事在咖啡的魔力下一一化烟浮空。昨天,昨天的你在大街上奔跑,为了挽留一个值得你爱的人。今天,今天的我还记得他的面庞,表象忧郁却孤傲地转向冷漠。明天,明天的天空将是淌不尽的血红,我们都向路的尽头前行。这是一段催眠曲,可你已不是婴儿。你不能再哭泣,在我唱这支歌之前。夜幕拉下来,聚光灯请转向你,一二三,当我唱完第一段,我知道你已消失在这个舞台上。这是我写给你的歌,你是我的主角,是一段美妙而伤感的幻想。你总是嘲笑着我的幼稚与愚笨,总是纠正着我的口音。然而你从不喝我请的咖啡。你总在对面。我坐在这里,回忆。仿若年华倒流后,你我都无知。

07
Phon°Noir – Putting Holes Into October Skies,2006

男人将它放进自己的嘴里,有些裂开的唇,丧失水分的红,呼气,湿润的祝福。纸飞机跳了一段不怎么眩晕的舞蹈,然后卡在对面的百叶窗上。楼下的小女孩自得其乐地玩跳绳,雨落下时,她朝男人笑了一下马上躲进室内。天空漫步着无数怨愤的精灵,男人看见那道光芒在正南方天空闪烁。吹口哨。纸飞机打了一个寒颤。白色的翅膀被雨点诅咒,你不可高飞。男人将下班后未解开的领带甩在地上,清了清嗓子,把窗帘彻底拉开,大开窗户。纸飞机像幽灵一般地飘向男人,飘进他的眼睛里。男人有些颤抖地念了句“哦,老天”,但很快就跃上窗台,从三楼坠下。就在男人抱着双脚凝望就要逼近的地面时,纸飞机在男人的眨眼之际擦过地面,将他托住,渐渐浮空,在与他家窗口相等的高度持续旋转好几圈。最终朝正南方飞去。女孩推门而出,哭嚷着,爸爸你要去哪儿。只有雨带给她冰凉。

08
The Radio Dept – Pet Grief,2006

吱——吱吱——男孩A捂着耳朵,低头,泪如雨下。噪音过去之后,男孩B继续敲打着男孩A的脑袋,快走快走到底听见没有。列车早已经远去,男孩A问,刚才是不是有人死了。放屁。男孩B呸了一口水,踢走两粒石子后,便一把拽起泪脸模糊的男孩A。沿着铁轨前行,前方的天空好像被列车开了一个黑洞,而我们正是要去那里。男孩A将收音机打开,男人正结束冗长的说书。天气预报。点歌台。听众交流。男孩B没有回过头看一眼,也不主动搭一句腔。两人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男孩A左手随意握着收音机,右手插口袋,小脑袋时不时探向后方。在列车来之前,男孩A就开始哭,他看见那女孩躺下去,化为震耳欲聋的噪音。喂,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男孩B狠推了男孩A一下,重新拽着他向前走。男孩A顿时觉得自己裂成两半,属于自己的那一半不停地发出“吱——吱吱——”的声响。

09
Nova International – One And One Is One,2005

灯光恰好打在她露出来的锁骨上,如即将沉入的冰山。带有警示意味,却又令人想放开手脚去享受这诱惑。他放下酒杯,过去邀舞。她浅浅一笑,撇着嘴将烟移开,似有似无地点头。他认为这应是默许,便伸出右手。那瞬间,她起身朝他脸上吐出烟圈,然后肆意大笑。他连退两步,却不忘凝视她的神情。“真是抱歉。”这四个字他重复说了近十遍,可是她毫不在意,脚步轻盈依旧。在一个转身之际,他留意到她脸颊处淌下的泪水,不觉间扬手想拭去。“你别忘了规矩。”一句提醒,让他收回手,而她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带领着他漫步舞池。音乐换到第三段时,她说了句失陪便松开了手。他像忘了什么似的跟着。一个快步跃到她面前,“我想……”她点点头,只手取下面具,然后,她离去。他回过神后,就一直赖在吧台喝闷酒,默默哭泣。她,是他死去三年的妻。

10
Tapes ‘n Tapes – The Loon,2005

我把记忆都埋在那片小树林里。然后去看新来的马戏团,小镇安宁,在观看动物表演的笑脸中流泻出惊悚的一瞥。舞狮人像拍自己肚皮那般拍着鼓,一阵一阵的寒颤从毛孔直喷到空气中,彼此融合。他挖着左耳看着狮子走火球,他们裂着嘴拍着手掌目不转睛地观看前方的灯火华彩。狮子从火球上跳下来,摇摇头,慵懒地撕开大嘴打呵欠,然后径直走向舞台边缘。人群依然溢着笑脸,因为知道舞狮人会有指令。我在这时,很清脆地鼓了掌,三声,你的梦,你的思想,你的记忆。舞狮人走在我旁边,向我抱怨,鼓又敲坏了。我不以为然地轻笑。推推他的脑袋,然后向镇子外的野地走去。他跟在我后面,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我毫不迟疑地说,不着急,我先去找找我的记忆,就在那棵蓝树底下。舞狮人笑,人要学习树的精神。我俯身,扒开虚掩的草。狮子踩在他们的头上,一步步向我走来。

11
Bell X1 – Flock,2006

窗户中的我,正偷窥着镜子前的他。你把窗户关上,转身走了四五步,然后折回来将墙上贴的广告纸撕下,捏紧,一掷。转过街角之后,你将身上的黑夹克脱了,甩向电线杆,落地,而你如罪犯一般地逃离现场。正跑着,又把鞋甩掉,一左一右,是分开的双子。东面的甜点屋正烤着面包,你舔着嘴唇一笑而过。把上身衣物全部卸去是在巷子的出口处,邻居女孩正打量着你,你反而做着鬼脸嘲笑她的少不经事。路过。绕了一个圈。那团广告纸还在垃圾桶的左侧一米开外,你皱着眉头把它捡起,然后丢进去。拍拍手掌,准备去敲门,随后自嘲一笑。推门而入,解开皮带,褪去下身的裤。伸腰活动筋骨。这间屋的主人留下了晚饭与尚热的茶水,你毫不客气地收入肚囊。收拾干净后,你找到我,说,假期还不错。说完你消失在我脚下,我抬起头,直视他的疑惑,笑一秒,接着朝镜中的右边走去。

12
Audrey – Visible Forms,2006

慢慢睁眼。慢慢穿衣。慢慢将小丑的鼻子捏成扁圆。慢慢穿过迷雾。慢慢微笑。慢慢戴上新制的纸面具。慢慢用言语来打退时间之敌。慢慢讨回忆的欢心。慢慢拉黑夜大提琴。慢慢录下你我他的梦语。慢慢打开黑匣子放进毒誓。慢慢敲碎这面觊觎众生的窗。慢慢放下未吃尽的饭碗。慢慢洗手。慢慢起舞。慢慢扭紧身体的发条。慢慢松开那束贪婪的气球。慢慢想起你。慢慢拨号。慢慢在一语未尽的沉默中退场。慢慢把蓝色调成深蓝大紫暗红棕褐纯黑。慢慢撕掉他的教科书。慢慢咬手臂。慢慢画一块人造手表。慢慢哼一首有爱无痛的歌。慢慢把名字写成谁也认不出来的花花草草。慢慢折磨某个躲在外星球的傀儡。慢慢以谎言来编童话。慢慢苦笑。慢慢任日子磨平所有记挂。慢慢回忆。慢慢死去。

Today in History

2010  •  穿越时空的虐恋  •  0 条评论

2008  •  超音波#013 | 天攻地受煞黑白/风吹草低见牛羊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