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11 21:19 5

疯子你哭个屁呀

正在解决老子这从昨晚到现在唯一一顿饭时,睡对面的他从外面回来。特意绕着圈看我,“你怎么还在?”嗯嗯。“你这样会不会死啊?”嗯嗯。

我会死我会死我会死。我现在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幻觉了。开个记事本来写,也不过是痴人说梦了。反复听【叁∵年】上放的《疯子》,我是疯子我是疯子我是疯子可是我没有哭啊。对Kik说,我会死吧,我会死在床上的。她很简单地回复,你不会死。我怎么还不死呀,我是小强吧。她赞同,对,差不多是……

尘土说,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小维说,他……在爱者不睡……可我在吃完饭后想起的却是村树在一年前发的短信,牛,你一个人不寂寞么,我怎么感觉你身边连个能贴住的人都没有……那时候我很坦然,我一个人多好。不过只与我见过一面的村树却一语击溃我的城墙。

总是在回想、引用别人的话,来端正自己、测评自己,大概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绝对客观。在一刹那间,我就把我给撕裂了。呸,你这个贱人。

好像很久来都没歇斯底里地要死要活了……以前会借助的手机现在已经扔在一边,爱充电不充,去你的没电。我试图说服自己活在一种持续高亢的状态里,但是,同学,长久勃起会很虚脱的呀。最终一低头,才知道那些以为全都是缩了回去,哦,你到底做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你以为你完成的满足不过是心虚而已。

选择许哲佩的歌来写日记也算是一个错误。我到底在写什么。

删掉吧。

懒得删了……没力气……这种要死不活悲观厌世敏感软弱的家伙应该去枪毙呀!

哦,“刷牙我想哭”,我不刷牙;“唱歌我想哭”,我不唱歌;“静止我想哭”,我还没死呢,我正在挣扎呢。别唱了别唱了——咔嚓,暂停。

外面的雨声声声入耳,你哭个屁啊。

反正现在我眼睛痛得要死,没那么多水分来奉献一张人工降雨。涨啊涨啊涨啊。我去死吧我去死吧我去死吧,Kik还有说,老把死挂嘴边的人肯定死不了……可是,世上没那么多肯定句的呀。

罢了,我苦苦挨到天黑,倒霉又碰上了变天,就是为了晚上睡白天起呀。我这么熬过来是为了调整作息呀……我不要当超人天天被他们问你怎么还不死啊?

喝掉最后的鲜橙多,乖乖爬上床去罢。我是疯子,我说了什么写了什么都是不原本要说的,大脑被占领,保守党快投降快投降,时代跃进,人也要奔放呀!奔放!

Today in History

2010  •  枕边微光#018,万花筒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