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8 22:30 1

兔子先生的旅行

兔子-兔子先生说我要出去旅行了 design by 厌氧菌

兔子先生的旅行

text by 牛死在午后

哔——哒啦嘟啦——风景无处不有,但你钟情于此,在身边,铃声响起时,他略微皱了眉头,被微风侵扰的湖面忽而平静,水鸟从苇草丛中拍翅而起,呼呼——哗——关门声与风声彼此应和,你还我,你还我夜晚,他耍起孩子气把枕头丢了一个又一个。你一手接一个,抱在腋下,这是你的,这是我的,标明属性,从此不再丢失。

他进来时,皮靴哐啷磕在门廊上,唉……其实我不想来说晚安的,但是明天我就要走了。垂柳掩不住神伤,低俯地面,喂,不要把我的眼泪都吞下去,很咸很涩的。他抓抓头发,好像除了这个,他无力应对,哪怕摊出空手掌,要亲吻得热吻要问候得关爱要风要雨要星云幸运日月热情照样得雷得电得海河山岩天地相许,以无获有,以一享无穷。但他不曾想过终点,旅行,惯性使然,所以每次离开时的道别,不说再见,只言你好。

你把书盖在胸口。同样触摸着头发,试图与他保持同步。你好,我依然是来借地图的。全然不出意料,你随口应了一声,懒懒地起身,从书架上抽出一叠半成新的图纸。交接。他羞赧一笑,但随后很坦然地紧挨着你,坐下。坐下。坐下。

——先生,需要水吗?

你隐约听到他的低语。谢谢。谢谢谢谢。夜晚的风声格外清亮,快、快,你必将错过了。那天,你帮他叠衣物时,在灰风衣的口袋里发现未完成的便签纸,“给兔子先生……我在黑森林入口等你……请务必……”看见开头几个字时,你还禁不住脸红,但释然后却不免惶惑。要知道你的告白早已送出,已经、已经无须等待。

什么,都过了十二点了吗?天哪,我还等到这时候。他连忙起身,床单落在你肩头,清淡的体香留下遗言,能馈赠给你必将归你,我已无悔。喂,你探起身,地图忘记拿了。

谢谢。

不要再对我说谢谢,我不是过客。

他露着鬼脸,但我需要你照顾呀。他边打理着睡乱的头发,边将地图插入内口袋的斜缝。房间外的灯光从半掩着的门流进来,他那被咖啡色壁灯拖长的影子渐渐被冲淡,不,渐渐衍生出第二人影,甚至第三个……月即将举行仪式。为了永恒的沉眠,树将被砍倒,他说,拯救一个生命其实在抹杀另一份成长。你摇摇头,你太独断了。

还能怎样,我已经坦白,出走不过是一个借口,这,你也知道。他放下杯子,你瞅着其中的少许茶叶,顺便握住他尚未离开杯口的手。我只希望你能稍微放开心门,哪怕就像这扇门那样只透一点微光。你说完,便拎起杯子前往客厅。

等等。

我还要一瓶水。乘务员从推车里提出来,塞在他怀里。当然这些,睡在旁边的你并不知情。你并不知道在一个小时前,列车已经跃过那座被称为围墙的山脉,并不知道在两个小时前,它渡过在传说中被誉为死水的大江,更不知道在两小时三十三分钟之前那刻,他将围巾铺在你颈口,并在你右脸颊落下一吻。湿润。雨点从外围进攻,皆无功而返。云层翻滚,即将天明。

随后,你将醒来。

问他,兔先生,你会拍照寄我吗?他眯着眼,以似是而非的语气说,我会一直惦记你,不过风景还是自家的好。你再问时,他已经绕开话题。第三次,他则反驳,我并不是你的兔子先生。他在别处。不,他在眼前,他就是我想一生照顾的兔先生。

当你顺口提及那张便签时,他也毫不介怀地继续陈述事实。我不是,我也像你那般想见兔先生、想与他一起遨游世界,然而,他会定期消失,所以我回来,是为了更好地出发。是让我携带上全新的希望来等候一个声音。

嗨,好久不见。

是的,梦中的身影已经重叠;不是的,我们无时无刻不见。

你陷入沉默。深潭的女妖在身后吟哦。是幻象。是幻想。是幻谈。他,早已离开。重又坐下来,壁灯微光打在手臂上,一条一条的苍老斑纹,你是我,你在时间中等待、我从时间外看望。

不,既然如此,你跟我上路。在旅途你会见到兔子先生的。

他掩不住兴奋地闪着美好神光,事实决不是传说。

你回应他伸出的左手,按住,掐紧,用指甲抠进皮肤。在获取真实性感官后,你贴在他颈间一吻,让他顿时冷静不少。那么,就,准备出行吧。

月亮仍未罢休,这出戏。你靠窗,他靠你肩,以温柔的方式顺承着一切,外面的云朵接纳着你与他。清风衔接,故事初现端倪,他从脑后生出的兔耳正以柔和的身形对黑夜告别。你呢喃几声,却恰成他的美梦。

门关上,壁灯在三小时后熄灭,床单从枕头上滑落,顺垂到地板。之前被阅读的书也连带跌下,仰面而开,第三百三十三页,“兔子先生说,‘我要出去旅行了’。妖精很不高兴地嘟起小嘴,绕着自己的发丝,不停地絮叨,“怎么又要出去……不是前天才回来么……我、我很想你啊……’他并未安抚对方,反而举起茶杯解渴,最后留下一句话,‘因为我的出走是为回来寻找一个理由。’”

“那么,欢迎回来。”

他牵着你迈出站。穿白衣的男子朝你们微微一笑,扬起的手,被他握住。白衣男子贴近他,不,那个姿势,应当是走进他的身体。手势重叠微笑重叠脸型重叠发丝重叠骨架重叠身影重叠灵魂重叠。重叠重叠。他以别样的俏皮语调边说边转向你,右手抚着你的脸颌:

“哟——初次见面,你好,我就是兔子先生。请随我去黑森林。”

[2007年5月24日 下半夜]


共有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引用通告: #002,兔子先生的旅行 « lost in Pamplon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