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02 03:33 1

驿站,即停即走

01

回家整理只花了一个下午,托运回去的书都列在床上。盖上报纸,然后等待下次的面纱揭开。我想要房子的首要原因便是可以尽情买书。而床与书柜的合体设想在脑中酝酿很多年,书柜靠墙且是床的一部分,这样更符合我这个懒人的整日整夜赖床生活。

02

消磨时光便看选秀节目,因为不动脑又养眼么。像“快乐X声”、“加油好X儿”已经稳步发展为“发展中国家发展型小受”培育机,流水线工艺加“热血泪”调料保准你有了一不会想二。所谓天使翅膀已经折了、四十五度望到的天空已经不蓝了这些都不重要,天底下哪里还有比“好男”X“快男”这等更让人热血勃发的事了!请随意用“抱”、“吻”、“打”、“插”此类动词替代X,建议闭眼想象两只天然/开始矫情/开始蠢蠢欲动的小受相拥而泣的美景。总结一,选秀(男)的批量化生产势必造就诱受(男)与同人(女)的大面积繁殖;总结二,苏醒小猴子我好萌你!

03

大学前的生活状态是,“无爱无网络无手机有电视”;大学四年的生活状态是,“无爱有网络有手机无电视”;毕业后的短期预计状态为,“无爱无网络无手机无电视”。

04

在手机越来越不用的现在,驱逐它完全合情合理。如果在一个地方静止不动的话,坐标确定,联系绝不止一种方法。

05

没有见到Z,是我这次回家的一次遗憾。即便不见,也知道你还是老样子。新华书店里,《危险的夏天》总共四本老老实实排列在第一格,作为“斗牛三部曲”(我主观命名的,另两本是《太阳照常升起》、《死在午后》)它算是海明威的理论溶于叙事之作。我的打算是,反正没人买,等以后回家再买吧……

06

买了个小闹钟。依赖它依赖它依赖它。发条发条发条发条。可惜我曾经是“闹钟去死派”,再响再响的闹钟都会被我打下床,然后继续睡睡睡过头迟到小巫旷课大巫。

07

下午火车上,旁边还坐了个不错的少年,可惜我困得就睡呀睡过去了唉。六点半,出站。七点二十,回前公寓二楼。其实我不过就离开三天,但很可能永远离开了?这也不对,想到八月底还要回长沙一次就很头痛啊。

08

不过。我应该把准备做足!……(毫无底气地趴下)

09

图森在《浴室》描述的境况才是我最向往的,虽然我不怎么喜欢泡浴缸,但有条件让我如此泡一生又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10

234,房号,一年未满。在网吧无所事事,没有好的音乐陪伴。七月二日下午六点半的火车。抵挡XXX后,XX手机号将作废。新号就等我什么时候买得起手机再说。

Today in History

2009  •  有耻是福  •  0 条评论

2008  •  超音波#014 | 行过死荫之地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