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7 18:06 5

kik | 你的星球上有没有玫瑰花

今天发这篇文有以下目的:
一、后天去见kik殿下;
二、催促她快点完结……我知道你写稿写死了!
三、怀念曾经美貌如花的拾叁君……我知道你在家无聊死了!

kik:

真人生子同人,请慎入。
当然慎入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觉得写得很丢人……

然而故事发展到这里,还是没有生子的,所以不会雷到你!
时隔近三个月,我已经忘记了当初我应允下来谁来生子的把戏了。

不过kik你明显是要来虐我的!记得后天请我吃饭,我可怜巴巴地奔向你。


你的星球上有没有玫瑰花
by kik

1

这是个拾获美少年的好季节。

拾叁撑伞匆忙赶路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抱太多想入非非的念头,春天的雨淅淅沥沥溅湿了他的裤脚鞋子,湿漉漉的不适实在让有洁癖的人们觉得忧伤并且无以补偿。
乃至于他扫到街角蜷成一团的小东西时几乎是有冲动上前踹一脚的,但考虑到这会让洁癖人群的处境更加糟糕,也就只好痉挛一下脚尖,继续往前走。

继续,继续往前走。
啊?不对。
折回去折回去。

拾叁觉得自己一定是疯魔了,竟然为了展示潜意识中男主角的善良度而重新绕这样的弯路,而这段弯路会为他以后带来多大的困扰,他当然意识不到太多。
目前他唯一的认知就是面前的生物可怜兮兮地蜷缩着,正仰着一张湿嗒嗒的小脸饥渴地望着他。
妈的不是美少年,是个……男童。
他一瞬间自然有点后悔,但又要努力维护好正统男主角的温柔表情。

-你怎么了?
-呜呜。
-你没事吧?
-呜呜呜!
-为什么不回家?
-呜呜呜呜……

他叹口气,温柔良善行为道德观念在脑回路里转了一百八十圈,终于还是忍不住把伞架在脖子上,伸手去扯对面小男孩的脸。
-老子问你话呢!你叫什么?
-牛魔王。
这次倒是答得清晰。
但不靠谱。

牛、牛魔王?我还铁胆万能侠呢……
拾叁一口气哽不过来,直挺挺和面前的小屁孩对望三十秒钟,那小东西依然毫不掩饰的用饥渴的眼神望着他,湿软的额发下淌出几点小小的水珠。

他发誓绝对不是一瞬间突然觉得“好萌好萌”才把这个神经错乱的小孩带回家的。
这小东西大概是在雨中缩了太久,站都站不起来,自己只能忍受着背上泥流成河的痛楚把它扛回去。
多么亏……还不是美少年!悲伤逆流成河!

可现在泥石流的祸首正坐在沙发上乖巧地捧着牛奶,边转头饥渴嗒嗒的看着他。
拾叁擦着头发,觉得有点气不起来。

-来,乖乖告诉拾叁哥哥,你到底叫什么?家住哪里?
-牛魔王。
无比坚定的语气。
-……你家在哪儿?
-很远的地方。
妈、妈的……弱智男童!

拾叁努力抚平迅速冒出来的黑线和青筋,边用力想着如何解决面前这台笨蛋。
非法收留男童这种事儿他可不喜欢干,虽然他是个孤单的闷骚青年,并且穷到养不起宠物做伴,喜欢花痴美少年,但从来也只能是远远的花痴而已。
一直以来都一个人默默的宅着,有点寂寞,不过早在某个清晨起床的时候发现已经习惯了。
男童……美少年……光源氏……
太、太柴了,他在想什么。

-我还是叫你牛牛吧。
-牛魔王。
-闭嘴!等我摸清楚你的底细,就把你送回去,摸不清楚的话就送警察局!

男孩乖乖地瘪了瘪嘴,低头去舔杯沿的牛奶。
虽然看起来是五六岁的年龄,脸上却总流露出一种刚出生就被抛弃了的神情。可洗干净后勉强套着自己的T恤当睡衣的小孩,看起来也是白白净净并没有受过什么苦的模样。
拾叁皱皱眉头,觉得自己既没有猜谜的智力也没有报警的勇气,那还是老老实实等一份寻人启事的好。

他可没想到会等来别的东西。

2

-哥哥有事出门,你老老实实在家,不准乱跑出去也不准乱动我东西,听见没?
-拾叁哥哥……
饥渴这个表情真似给他量身定做,好像天生从未被水、食物和爱饲养过。被强行叫做牛牛的小家伙可怜巴巴的扯着他的衣袖,嗫嗫嚅嚅地不肯放手。
已经是收留他的第十五天,但社会上并没有男童失踪的消息传出来……平日里难道这种事不都是铺天盖地的吗?

虽然手头的小男孩还算乖巧老实清秀可爱,但拾叁终于在经历了十多天的磨难后开始觉得自己实在拿不出太多源氏的耐心和佐贺阿嬷的爱心。
身为一个正直的宅族青年,平地迸起那么点恋童倾向要说那也是非常理所当然。电视电影书籍里无辜幼童做了太多次美好幻想的主角,现在则是在现实生活中,有个小屁孩强行挤入主角行列每天爬到他大腿边使劲蹭。
小孩子的皮肤就是粉嫩,眉眼也是弯弯细细好看得让人有点发软,单薄的小身子已经隐约流露出日后颀长的光景。
妈的为什么要想到这个……谁快来赐他一个收放自如的人生。

拾叁恶狠狠的甩开小东西的手,逃也似的关门离开。

他是个职业coser,在这个滚滚重现出母系氏族凶猛迹象的当代社会里,男coser常常就如美国人眼中的熊猫般受宠。
特别是先天资质优秀的那些。
-小拾叁!-拾叁少来抱~!-你在乱叫什么嘛,分明是拾叁受~~!
平日里本来也已经对这些背景音习以为常,但今天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点头晕脑胀。拾叁深呼吸一次,把头按在额前仰头做个悲恸表情。
为什么世界到处都是陷阱,转脚就从幼童网踏入同人女坑?
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自由的……继续正常宅呢。

注:他好像已经忘记了宅本来就是不正常的,但在不正常的社会里,五十步鄙视一百步显然是种正常行为。

拍毕coser软照硬照种种,拾叁终于找了个合适借口跌跌撞撞逃回了家中。
他其实还是很享受cos的过程,但并不怎么享受之前之后被人捏脸的感受。他是个洁癖人类,被这么捏下去一定会死掉,会死掉!
在精神错乱的当口,他甚至想:蹭大腿绝对比捏脸好一万倍呀!

强迫症患者的生活就如孟婆渡口,两岸逃来逃去总记不得其实无论哪边也都大笔横书一个囧。

但他终于还是踉跄着打开了家门,熟悉气息扑面而来。
简直要衔牢牙刷仰天四十五度泪流满面。
小小客厅内还有人笑语盈盈声音如沐春风。
-你回来啦?
-嗯。
想也不想就答了下来,然后脱鞋脱外套,客厅里的人还含笑望他一派温柔但不作声,多么温馨,简直如初婚家庭。
……等、等等!
下一秒钟拾叁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太对劲,随即对着面前那人石化作一台风向标,再三秒,他喀拉解冻,然后跳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

不测来客,必非善类。
拾叁脑海中流窜出小偷盗贼绑票者杀人犯强奸狂火星人等等等一系列酷烈的猜测,并且开始流程化为自己的天妒英才编写悼词。
他是个煽情能手,现在的脑内滔滔不绝的长篇悼词已经开始抒情到让他很想哭。
妈的什么啊,他本来就很想哭……他还年轻啊……

两人僵持对峙。他当然打不过不费吹灰之力连锁头都没有破坏就轻松进入自己家的惯犯凶手。
他还年轻,还没和无论男女光明正大的同居过一次,还没向COS圈筒子们义正言辞纠正自己其实是个攻,还没对老人和儿童上下其手,还没遇到心目中的叔受……
才二十年而已呀,他本来还计划在三十岁才开始健身四十岁戒烟五十岁去做拉皮手术……

预计要先奸后杀再卷走他所有遗物的火星残暴惯犯来客凑到了他的脸前,近到只有一个剑尖的距离。
说真的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皮肤细嫩如孩童,眉眼弯弯细细清秀可爱,身材颀长正和他比肩。
可……他终于明白了美少年刀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话根本都是狗屁!
他根本不想死啊……美少年算个头啊……圈叉井尖皿啊!

美少年恶棍伸出手。
呜……他终于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出来。人之将死,其泪也……也纯。
修长的手却覆到了他的脸上,轻轻柔柔的为他擦去了眼泪。
-拾叁哥哥你怎么突然哭了,我是你的牛魔王啊。

咔哒。
然后冰块再度崩裂哗啦而下,他又一次跳了起来。
-牛……魔王你个大头鬼啊!

这不是真的。或者他可不可以先晕倒三天再来对它进行理性思考?但理性思考在这种破事里会有什么用么。
他其实很想笑,但却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3

-你真的就是牛牛?
-牛魔王。
-你真的就是牛牛?
-牛魔王。
…………
-你真的就是牛牛?
-拾叁哥哥,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二百六十九遍了耶,你真的不口干吗?
…………
-拾叁哥哥,不要再转圈了,我头晕肚饿。
啪——
-拾、拾叁哥哥……

这不是抽人嘴巴的声音,而是苦闷青年因为匀加速运动而终于脱离万有引力从窗子里飞出去的声音。
-拾叁哥哥……
还好只是一楼。拾叁羞愤不已的从窗台下的草丛里抬起头,望着一脸担忧扒在窗子边往下看的家伙,脸上迟滞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微改变。
-不要叫哥哥,老子肉麻得很想死啊!
-拾叁哥哥,你头上有草屑。
-……

光速冲进浴室冲澡之后,忧郁宅青擦着头发有气无力的走出来,努力想要自己平静下来。
客厅里的人依然坐得很乖巧,抬眼一丝不苟的望着他。
……明明是自己刚刚挂水而归,但为什么却是这家伙的眼神湿漉漉?
拾叁愤怒的直勾勾回望,在贡献了过多大好春光的同时终于用“这人确实很似长大后的牛牛”抑郁地说服了自己。
虽然……
-喂,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裤子给穿了?!
-拾叁哥哥,你希望我不穿吗。
妈的,又是个天真无害的湿漉漉眼神……

其实他的心情依然很激愤,激愤到用中央十台年初新发行的十箱走进伪科学的DVD都无法扑灭怨气。但是伟大的闪光在脑海中迸现,从小在少年漫画和科幻世界的温柔灌溉下长大的男文青突然箭步直扑,猛然将沙发上的新近变身而晋升成的少年样推倒在沙发上。
这家伙到底是后天变异还是天生异形,如果把他提供给走进科学做专题节目然后把事件提供给太阳报级别消息机构做连载花絮然后卖篇纪实抒情厚黑文给知音最后整个人捐献给中科院会不会还比较能对得起自己的精神损失……他捧住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少年的脸,异常认真的这么思考起来。
口古月,条条大路通罗马,今日合该我发家!
但是……要怎么证明他是在十五天内从个六岁男童突变成了年龄大于等于十六岁的少年呢?
拾叁在这么一个突如其来很丧的反问下,刚才的认真清醒(和兴奋)顿时荡然无存,又迅速跌入了迷糊之中。

而等到他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事端似乎有点不妙。
他他他他是什么时候吻住了身下的人的……?
被吻住的家伙脸上已经泛起了潮红,微颤着睫毛却并没有推开他的意思,反而一副享受的模样,舌尖柔柔软软地回应着。
-我我我……你你你你……
拾叁终于在大脑严重当机的情况下动用全部内存高速重启,迅速地跳了开来,只是落地动作依然很是踉跄。
-拾叁哥哥,你压得我好累。
半躺在沙发上的少年终于张开眼睛,露出一个类似甜蜜微笑的表情给他看。
-……闭嘴!死贱受!

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吗?当然。世界上真的有速食爱情这种事件吗?当然。世界上真的有毫无节操的生物吗?当然。
只是拾叁从未想象过这些当然可以与他有这么一次亲密冲撞。
他向来是个把幻想和现实划分的泾渭分明的人类。
用一颗古董头脑生活在现代社会做半古董半现代的事对他而言当然不是装逼,而是天然萌或是天然呆的性情使然罢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更是个可以因为一个吻就把自己陷入囹圄的人类。

沙发上的牛牛还在用充满爱意的湿漉漉眼神望着他,很轻易就让人想到鸡雏刚刚破壳而出时的认母情结。
-我猜你饿了。
不等到对方回答就第一次难得积极的冲进了厨房开始叮叮当当,明明刚刚冲浴过背后却又开始微微有点汗意,为什么吻了一个人比发现这个人的成长速度异于常人会更加让他恐慌,其实他自己也不能够太明白。
但也许不久之后,他大约就可以发现自己原来还是一个第六感强烈到足够亲身体验这后果并且泪流满面的人。

世界竟而崩塌于一个吻。

TBC
Today in History

2009  •  断了的手  •  0 条评论

2009  •  Vol.08 - Charlie Winston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