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9 13:22 0

见面恐惧症患者

01   梦

梦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接收器,收集人的什么讯息我忘记了。请注意,“我”是主角,我是叙述者。被吩咐、不、被强制去做任务。由于“我”是新手,所以还有人示范教学。被推到地铁站还是公交站,我也忘了。反正跳出来,迎面的人群就像推土机的车轮一圈圈碾过来。但“我”屹立不倒。“你”随后拉着我手,抚摸掌心,问,接收到了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点头一下两下。很快,又一轮的碾压开始了……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转身,瞅了眼手机。push的短信。原来梦被电波干扰了么?

加工是这样的。我应是外太空的外派名誉记者,接收的讯息无非是如何参与内政如何窃取军事情报如何化缥缈弱势为大举进攻。地球人潮流不息的奔忙让我活受罪,我正想逃,就被宇宙间谍给逮住。正要发动性攻势,才发现对方是无性体。那么亲一下会怎样?它(间谍)很黑色幽默地摆摆白手指,你别白费劲了……这是一间密室?我会成为“信”奴?反正它不是我们星球上的,既不会保护我也不会投靠地球人。但后来趁着它拎着我去见它的上司时,我运用了某种奇迹(就是你们在电影上常见的)挣脱了它的桎梏。逃至大街上,下班的人群瞬时穿越了我的身体。而它被碾平了……

其实我只睡了两个小时。

02   症

本来是打算今天见kik的,可在星期五我再次牢骚,我就是见面恐惧症患者。星期六下午窝着看电影一直到天黑,吃饭看电视,然后再看电影,夜里三四点开始看动画片……不知道要消遣什么,仿佛投入影像世界我就可以忘记存在。甚至想看吧看吧明天睡一白天正好可以不见面……这,我对不起你kik殿。

说来这种惶惑/紧张很少发生了,尤其是今年被抓去见了这么多人……而一旦见了我又会很快转换心理满是雀跃……然后在嘻嘻哈哈之下我知道自己是多么自闭的人……在早上七点醒来,不是被短信吵醒而是由短信所带来的讯息一一想去渐渐清醒……一个小时后开始牢骚……再一个小时后我对kik说了抱歉改天再见,她先是摸摸说好好休息吧。

其实这个决定,从昨天开始就潜伏在心。无所事事却借看片来掩盖内心事实。我想到村树,也许也许我会飞奔过去投入怀抱,难道就因为见过姐姐一面么。啊不能厚此薄彼。那天无意和kik谈及兔子,现在我知道是自己别扭意气使然,现在我也知道兔子你偷窥我这里必然会嗤地一笑,你那么优雅那么桀傲也那么脆弱,你说要改变我么?还是你自私地害我?啊无所谓了,要来就来。

03   痴

《天生雷普利》(The Talented Mr.Ripley)里Matt Damon的表演太CUTE了。如果这是种模仿人生的话,那么这只恶魔真让人恨之入骨。尘土君有云,有多少个恨就有多少个爱。所以我是爱他的。两个世界,一个性别,暧昧有之,忌讳有之。多么想要多么想要多么想要,都要隐藏在心。以抹杀自我来过另一种人生,是残忍的影子游戏还是天真的多米诺骨牌大变脸已经没有分析的必要,反正死的死了,多么后悔也不及内心的胆战心惊,与一抹邪恶。

反正你依然是你,我还是我。

在深夜看《果酱》(Jam Films)抑制着对聪的期盼,中途却被一个名为“Coldsleep”的短片打动。在外太空移民文化的伊甸园里,人类最有希望的其实是……傻子文明。那些神经病舞、神经病笑却生生刺痛身为一个他者的你的心。好比失忆。失忆的美好,一个他者怎能体会,他者只能慢慢享受失忆者漫布的缺失。

看我多么爱你,尘土君。

啥——打脸。

你知道我是爱聪的,“Justice”里镜头跃过路人甲乙丙终于特写妻夫木聪时我那是咬着床单捂着脸眼睛不敢眨第二下以期待他的第一个笑容。那时正值22年华的家伙,却却却水嫩得要我去啃咬,好是罪过。所以我一直不敢看《泪光闪闪》正是因为他不再水灵,当然还没有看到的《多罗罗》会证明他的英俊而非可爱!对,我要等D9呜。

04   裂

在前阵子,某个夜晚,关了电视关了灯却听水母兄的倾诉。他说自己在一层层断裂,当时也不难理解他的混乱。如果感同身受,我不过是另外的裂变,乱了整理好,整理好又乱,始终跳不出的怪圈。该如何是好!

切(语气词),没有什么不好。你他妈快去睡觉。

如果我老实尊重作息规律,那么一切想法被扼杀在睡眠里。梦算个屁啊!规律作息真的让我无所事事,而今次的夜行,让我容光焕发么?!去死吧愁容童子!

当村树再次在电话里、亲耳对我总结我的人生——“消极”这两个字仿佛熟客一样敲门问好要茶要饭,不由得想起当时企鹅当面对我规劝时的认真表情。牛你看你就是太消极这种事应该早点(自己)去争取去补救。

可长久以来我竟然迷恋自己的消极,确切说应该是迷恋病态吧……啊,神经病。才不需要救赎……正经说教滚吧你!

05   喂

哦。

这个博客名就是我的写照。那个受虐的被无名男深爱的丁哲久才不是我的向往,谢谢。说了我其实是个冷淡向冷漠前进的人你们偏不信。

刚才等公车时竟然想起了L,这一早上的实在是想了太多东西却真不该想起这人。我的暧昧室友L,老早前对我说,你把别人都看得很透,自己却一点都不让人进入。同样的话他女友也说过。这就仿佛是在说,我只给予我能给的爱,却自然封死了别人给予的爱。一扇关闭的门。连钥匙孔也没有那么只等被撬。

分别前的一点事让我今后无脸见L。大概只有等头脑在时光中冷却才能再回忆起什么同窗情谊什么掏心之交什么再见再见。

我是谁。我是巴不得家里死光光宿舍死光光的蜗居幽灵。与一个人相处太久便生厌,没有资格讨厌别人,当然是气自己。然而生活中我是那么无能,于是不可避免地因寂寞怕寂寞因无助怕无助地凑热闹求热闹。

呸。

06   疯

现在把一切整理出来,又觉得遗漏了很多。内心所想犹如龙卷风,记录在案的总是些残骸。

在看短信后的一个小时里,最强烈的想法是写出自己一直想写的某故事。在虚构中尽情达成对自我的虐么?反正各种批判各类嘲讽也不会对我造成伤害。多亏了我有这种不要脸的保护壳么?

我别扭我敏感我脆弱我逞强我顽固不化我自慰至死。其实我、无所事事。

企鹅说,这是一件让我深切认识到自己无能的活动(指叁年电子志),也是对我个人最大的意义所在……

套用句式其实是,活着是最大的意义却也是一个让我深切认识到自己无能的冗长活动……

07   拜

请叫我不微笑不说话机器人牛牛

谢谢。闭关数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