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1 15:23 2

超音波#007 | 幽灵回声术

Ga Ga Ga Ga Ga by Spoon

ALBUM: Ga Ga Ga Ga Ga
ARTIST: Spoon
LABEL: Merge Records
YEAR: 2007
GENRE: Indie Rock
RATE: 8.3

TRACKLIST:
01. Don’t Make Me A Target
02. The Ghost Of You Lingers
03. You Got Yr. Cherry Bomb
04. Don’t You Evah
05. Rhthm & Soul
06. Eddie’s Ragga
07. The Underdog
08. My Little Japanese Cigarette Case
09. Finer Feelings
10. Black Like Me


推门请入。

招牌上的宣传语无非是“要什么有什么”,美味大餐或是声色秀场一应俱全,剩下的便是你的掌声。你背上贴的标签是“逆流成河”,我轻轻地贴近、贴在你的脊柱上,“亲爱的,背上我流成河,吧!”适时正餐出现,你愤愤地骂了句,“老子要的是悲伤,悲伤啊!”

这家店的名字叫Spoon,没错,正是你爱含在嘴里不肯舍弃的——勺子。它是一份餐具,一种传输物件,甚至是一类特异功能玩物。

服务生文质彬彬,黑领结黑马甲黑靴子,指甲弹着棕皮菜单,“先生,你的灵魂饭套餐可以买单了吗?”你敞开胸口,嗤一声,“没钱。”

那么,关门打狗。

最好贴紧“indie-rock”的标签往死里打,美国德克萨斯州乐队Spoon一副拽样露个后背却暗地里“嘎嘎嘎嘎嘎”连笑五声,其阴险狡诈之意可见一斑。如果说punk是你家鼻祖,那么连跳三级或者嗤之以鼻进而整容换皮也不过是“激进”手法。虽然说不算身世惨淡,Spoon前期也算是饱经波折,但由此带来的嬉笑怒骂皆为爱的黑色幽默情结也颇令人欣慰。

所以自那张《Kill The Moonlight》的乞丐双手索取状之后,我们的“勺子”再摆出为衣食担忧的POSE,路人你我他都应该出于怜悯以及幽默给予一份施舍,“给,快去买特价面包。”

至于说你,在史诗宏大/背景瑰丽/氛围诡异的《The Ghost Of You Lingers》的伴奏下,没有吓得屁滚尿流没有伏地求饶没有哭天喊地没有发嗲发痴哥哥你快救我嘛,我便会谢天谢地甩下一句美好祝词,“瞧你背后,悲伤成河。”然后你应感激不尽地舍不得擦虚伪眼泪毅然扭身,疾呼,“呀,没有钱结账,我有缘与你结婚,悲伤先生!”

所谓癞皮狗,其实是爱神狗。Spoon的宗旨其实是“将爱情进行到底”,在正经的男人与男人间的掐脸游戏之外,自然是对美腿女人或是女孩的暗中传情。第六张,无疑是个好数字,一声荡笑,恐怕也是真诚告白。于是,《Ga Ga Ga Ga Ga》一边塑造着真·黑色/冷酷/放荡不羁之铁汉背影,一边悄然捅破那层玻璃纸,来,慢慢转身,慢慢微笑,慢慢流泪,这才是蓝色/深情/兴致勃然的好男儿。

不悲伤,不成河;不流成河,怎知心事。

也许泄漏有罪,但热爱无责任。我们早日享用勺子大餐,也意味着提前将最煽情之笑学以致用。所以,Spoon的好品质是坚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无聊的“怀才不遇”怨妇情绪是怎么说也要甩掉的。站在二十一世纪的风口再度仰望二十世纪的天空,Spoon也不会泪流满面,更不会说出“谁让你抛弃了我”此类怨恨话,他们只会甩甩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还有你的痴心妄想。

当然不必指责Elektra Records公司,人家也是出于市场考虑从利益出发;当然也不必赞扬Merge Records公司,人家也只是一时仁慈“请自由地……歌唱”;当然要相信Spoon,没有它,你怎能盛来美味带劲火辣到你肚中却不成胃溃炎的摇滚乐。哈?我知道你鄙视这个名词,可“勺子”老板才不管你对菜名满意与否,吃在嘴里化在食道溶于肠胃那么便已经是对手艺的一番褒奖。

最后“勺子”老板感动得拍案而起,锅锅罐罐吉他大鼓皆震翻在地,“好、好!好少年,我会求签为你保佑的。”你却疑惑不解,两手摊摊,“我、我做什么了?”

却不知身后的悲伤先生两只手闲庭信步便爬上了你之肩头,喂呀喂,宝贝你的灵魂饭可吃得爽快?手指遮蔽光明,丝丝纹路已成信仰图腾。他双手联结,罩你眼,嘿呀嘿,随我加入黑衣人军团。何如?摇头再摇头其实是口是心非的默许行动哟。

你只听悲伤先生的言语攻势在你左耳右耳间交替/交缠/交合,呐,你就如你的骨头一样多情,我的爱犬。正在惊呼他为何如此称呼你时,手之罩布已然取下,你回头看却连个影儿也没找到,还真“悲伤”!

再度坐下,柜台的“勺子”老板叼着日本香烟,一脸闲情欠打的假笑,“哈,你的缘分丢了吧,快投靠我,还可给你提供打工机会,瞧——”响指一动,黑服务生再次登台,迈着优雅步子贴近老板。偏头,一副恶心笑容靠在“勺子”老板肩头。

你忿忿然把桌上的黑柳汁一饮而尽,没钱,老子就走人。

Spoon的放肆让人很是嫉恨,为什么为什么光留背影!

走到门口,你握住的门把手却推不开了。背后声如电影特效般响起,“我可想把你抱在怀里让你溜也溜不掉,啊,感觉如何?”

嗓音穿透皮肤直刺骨心哎呀好痛好悲伤好一个化骨绵掌让人欲罢不能欲哭无泪哎呀我不是故意让你哭的。悲伤先生从后面环抱着你,小心翼翼避开你柔软脆弱的颈,埋首胸前。

你顿时无力。

你本该无力。

你总是无力。

悲伤先生,左手逆时针旋转,脸化无。他其实笑着,说,“哎呀,你怎么不说话。”你如亲临魔术现场那般目瞪口呆,面前这个低头的悲伤先生褪去了面具却如幽灵那般怵目。

他提起你的右手,看似优雅地吻一口。哦对不起,你会疼。悲伤先生现在已经自称为幽灵男,他碎碎念着咒语,归属我归属我归属我……我的爱犬。唇离开你手,就只剩下你的回音连绵: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不啊要啊啊啊——

幽灵男解下自己的领结,蹲下来,十分谨慎细致地帮你系上。然后,他推开门,牵着他的爱犬离去。

身后的“勺子”老板抚着自个的黑胡须,顺手一推端来茶水的黑服务生,手掌刚好落在对方脸上,一个褶皱,黑童话软化成冷笑话:喂,快帮我打水洗脚。服务生怯生生地离场,柜台上的烟灰缸满是灰烬,还有你的一颗门牙。Spoon发话,伟大的乐队只为自己做音乐。我望着你无法追及的背影也只想说,伟大的宠物只为主人摇尾巴。

谢谢惠顾。


PS.1 啊,夏天都要过去了,从“勺子爱勺子受”变成“幽灵回声术”,嗯,我真是糟蹋了好标题。但,音乐是好音乐这没错。

PS.2 不行,我要恶补……更亲切的是,保罗·奥斯特《纽约三部曲》第二曲篇名正是“幽灵”。至于说,悲伤先生就请尽情想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