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1 17:11 2

超音波#008 | 舞狮人解散了马戏团

The Loon by Tapes 'n Tapes

ALBUM: The Loon
ARTIST: Tapes ‘n Tapes
LABEL: Ibid / XL
YEAR: 2005
GENRE: Indie Rock
RATE: 9.5

TRACKLIST:
01. Just Drums
02. The Illiad
03. Insistor
04. Crazy Eights
05. In Houston
06. Manitoba
07. Cowbell
08. 10 Gallon Ascots
09. Omaha
10. Buckle
11. Jakov’s Suite

NOTES: Originally self-released in 2005 and again in early 2006 on Ibid; rereleased by XL Recordings on 25 Jul 2006.


路过小镇时我停下了脚步,因为一句“我爱你爱得深沉”而蹲地把泥土翻。已污浊的双手像一具后现代雕塑,一切清晰可辨的皆不是幻像,正如轮廓线不可描摹,具象最终成型、抽象始终冷漠,挖掘的真相仅是“我曾到此一游”。尘埃脱落却不剩一声叹息。

正准备继续前行,鼓声把我虎驱一震,万物顿时渺小。奇怪了,在下不曾被雷声吓倒过,这区区小鼓又能奈我何。从荒凉小径跃出的黑猫被凉风扫杀,好奇持续回首,召唤鼓逐渐庞大,其后小丑顶着桃心片鼻子龇牙咧嘴地吐出欢迎辞,“你快回来、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微微一笑,我只想说孩子你真可怜没人爱。跨入小镇入口也不忘拉一下挂在杨树上的铜铃。身后的山路长出层层叠叠的杜鹃,谁做了贼藏身其中谁也找不到。谁杀死了我们天真纯良的小麻雀呢?

噢,你来了?

来者是以疑问语气硬把我拽回现实入口。他橙衣橙帽橙色手套,以“他”来称呼,仅是我迷恋这男性嗓音,哪怕是一个幌子也甘愿被其打倒。

我跟随着他,路过古怪的房屋和变态的花草。

另一个门口,立着旧时绿色邮筒,上书“你的爱爱爱不完我的恨恨恨不离穿越时空来表白大家都是宇宙好少年”,拍手。最后的尘土,意味着最后的忏悔,我不能平心静气地拥抱你,正如你不能死心塌地地亲吻他。多少年前,丧失书写语言能力时,我还泪水哗啦啦地奔走西五夜奔走东五夜,可惜魔法时代早已沉沦,美人鱼化为泡沫才是美好童话之现实力证,我手捏白纸,却不能告白,因为纸不过是谎言的素衣,我爱你其实是“我碍你”,你的名字早已写不出来,我五根手指的颤抖再加五根脚趾的颤抖足以表明我对你满身心的恐惧与膜拜。

还楞着啊你,给我门票。我望着人高马大的巨象售票员,一脸无知相,结巴道,我我、我没有……钱。巨象垂下长鼻子,撬开我那因瞠目结舌冻住的嘴,从中抽出最新的ID卡,插在绿色邮筒投递口上,嘀,随后又将之归还于我。我的手心,与我的卡,都有一抹湿漉漉的潮气。

他回头急忙拉我一把,衣袖,衣袖上沾着血淋淋的手印,我知道你谋杀了谁谁谁。发条兔子对爱丽丝说,木马骑士是个大坏蛋,他偷了我的痴心妄想糖;爱丽丝笑吟吟地对女王提议,不如来玩角色大冒险牌局太无味战争太无聊而这夜正漫长……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要睁大眼睁大眼,不要浪费夜晚,孩子。”

孩子个屁,我明明是踏风而行的纯正好少年。然而开场灯光把我刺激到双眼泪流如泉涌般不可遏止,锣的撞击太刺耳太刺耳,捂住耳朵却发现旁边的小女孩嘴唇一开一阖正道出节目的本质,“看马戏看马戏最新的马戏不过是老把戏。”

我对他投去莫名责备的一眼。

他蜕去帽子,黝黑长发透着冷冽青光,仿佛一泓来自过去的探照灯把我定在这时空错乱的将来。周围人来人往、穿梭如麻,我静静地一人鼓掌,节目开始上演,如同旧时电视匣子里循环放出的欢歌笑语那般直指你寂寞人心。虽然你不在我身旁。

于是只能想像握你手。

舞狮人,这是他的第一句开场白,“身为一个好的舞狮人,重要的不是引领,而是努力站在它的对立面与之配合……”后面的言辞说教在一明一暗的彩灯闪烁中隐去。

背景海报上印着Tapes ‘n Tapes字样,后来他告诉我,这是小镇的灵魂象征,卡带时代已经过去了多少年我们在流失与游走间怎么也记不确切,只知道,嘭嘭咚锵的噪音梦境预言过四夜,但每次都被忽略。

直到这个小镇。记忆尽头,抑或起点。

他走在我身旁,兴致勃然地言及海阔天空。我偶尔插上两句,表明一切都还很轻松。他边望着我行进的脸,边抠着那已经破裂的鼓皮。我则回望着他抠。已翻出沧桑铅白的鼓皮据说是用传说中白虎的屁股皮精制而成,每敲一次鼓,等于是拿命试胆以勇气为契约,但为了获取雄浑明澈的鼓音任何代价尽可挥霍,虎之王激励着狮之王,我与你为伴。

可是小镇上的人们对黄毛狮子的任何一次嘶嚎怒吼都不以为然,在他们眼里这不过是一个玩物,犹如时间静止般他们可安稳不失所有地从危险中穿过。我琢磨着四周人群的面部表情,摸下巴沉思、或窃笑,你怎知昨日的骄阳似火不是明日的暴雨倾盆。有很多句历史台词可供你我复制、改编,同样,有很多具面孔可供后人临摹、改装。

在人们都抽着口气不禁唏嘘之时,我直视舞台,点头一二三。舞狮人加快了鼓的敲击,黄毛狮连续穿越了四五个火圈后,挠着地板,正面迎着我的(也即你的)目光,一步一步地踩过边栏跃过台阶板凳踩上一颗颗观众的头从惊恐不安踩至绝望死心将袅袅轻烟一一吸纳。

它一腿膘肉放荡不羁,而观众安宁的面具如墙灰般蜕皮。黄毛狮子抖落脖颈处因穿越火圈带来的灰烬,慵懒地撕开大嘴,呵欠两下,前倾,缺口瞬时转向我。一个激灵,我打出响指,它正要吞没我之头颅的大嘴已然定住。双手撑着黄毛狮的利牙,缓慢、小心翼翼地从这黑洞里抽头而出。最终的解脱其实是镜子戏法,舞狮人长鞭一挥,黄毛狮牙骨一合,时间沿着原有轨迹驶进,我们彼此擦肩而过,我偷了你的记忆,你窃取了他的心,我们浑然不觉。

好精彩,精彩的实质是让人失忆。也毫无怨言。

我从集体沉睡的观众席间穿梭而出,舞狮人甩下鞭子重新抱上鼓与我一齐逃出囚牢之门,借着微明的月色我发现他怀里的鼓已然损坏。

当时我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捉住他藏在左手衣袖里的右手,拎出来亲了亲。他毫不害羞地抓紧我的左手,一起缩进被鼓占据的怀抱,然后说,“我想你清楚我为什么这样做,正如你知道谁才能命令你那样。”

我敷衍地点头,那稍稍温暖的手被甩出。

到了。

到了?

他指着那颗蓝树,对我偏头一视。尔后他把裂鼓放在稀松的泥土上,扒开,再掩上。排在蓝树右侧的三棵树,色彩依次增浓,“戳你心”之粉红,“扇你脸”之明黄,“扑你胸”之荧绿。我慢慢蹲下来,唔,方便之急人皆有之。

我把记忆埋在这棵树下,多少年了岁月已吹老你英俊的笑脸。

舞狮人用小镇人民的美好记忆灌溉完这些树木便顺着树干躺靠在地上。我挖出记忆撕毁封条,惊觉在我面前闭眼的他是过去我曾深爱的你。

于是一切枝繁叶茂都不能阻挡我之决心。

他睡熟了我便把回忆中的你拽出来叠进这具身体说句我爱你其实很简单然而困难的是让彼此持续热烈告白我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就像你想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解散马戏团那样浅显易懂谁又知道十年后这个小镇的怨灵会不会飘来荡去舞成下一场失忆惊魂夜呢……

我离开的时候他依然在树下沉睡,不远处,乌鸦对稻草人说了声我恨你便忿忿然拍翅离去。黎明将至。


附:这张专辑起码在三年内会在我个人榜单内位列首位,这就是心中热血正直的独立好摇滚呀!封面如此美妙,以至在One Tree Hill第四季看见大幅海报时就拍桌而起,谁来送我呀送我呀哪怕黑胶碟我无法听也要做收藏嘛!不说啥美好推荐辞,聆听口味因人而异,我只是满腔热情犯花痴。如果看得懂告白,那么我会泪流满面握住你双手,来,让我们一起来做宇宙好少年!

Today in History

2009  •  自画像 II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