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1 11:18 4

圣地

是的看那么多书(夸张的吧)还是那么空虚(没有骗人)。最终解脱方式还是睡一个长觉比较合适,然而却还要上班。但我上班也不干正事。冬天冷,不是我没有感觉而是没有动力,写点什么可以拯救我。也许这样才好。老在说状态不好,其实不过是一个懒的借口。我想身边有个人能陪我说说话,哪怕是无关痛痒的废话。学校是一个很好的保护膜,现在我已没有资本来重述那句宣言:我的夜晚比你们的白天好。我害怕夜晚。悲观论者的我,一想到睡死了便等于从这广袤宇宙消失了一般,再也没了意识。说什么要去死,早点死,又那么犯贱地赖在这个世上。还不是怯懦保守。

从何时起,朝圣成了一种说辞。然而圣地,无处不有,何须远行。在四的新小说里我看到了神光的佑护,一股期待与懊悔交杂的复杂情绪。每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查希尔,但是需要去寻找,而非“坐在彼徳拉河畔哭泣”就能等来。于是如我之前的突然反省所述,只有不停前行不停前行不能后退,才是朝圣。

我把名字从“牛死在午后”又改回了“庞普洛纳的牛”,回到本初。正如我多么想去帕尔那索斯,但你一心只想回过去那般,分裂只有一个结果。

很庆幸还有这么一个吐槽地包容我。但也不想一事无成,一味埋怨嫌弃只会更糟,很遗憾又没有让自己快乐的方式。目前能做的便是克服寒冷,好好把该写的写完。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坚持的人,但四这么说过,我很为这个印象中的“我”感到骄傲。最可悲的却是看着我朝着自己也讨厌的个性滑去。不知不觉间变成一个自己深恶痛绝的人却麻痹到尚未发觉,实在是任性妄为之果。

记住,神光是需要亲自寻觅。你要死在午后也罢,庞普洛纳只在地球毁灭那天才会从地图上消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