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9 19:34 1

超音波#010 | 兔兔兔和兔兔在镜子前遇见了兔

Hello Young Lovers by Sparks

ALBUM: Hello Young Lovers
ARTIST: Sparks
LABEL: In The Red / Gut
YEAR: 2006
GENRE: Art Pop, Chamber Pop
RATE: 9.0

TRACKLIST:
01. Dick Around
02. Perfume
03. Very Next Fight
04. (Baby,Baby)Can I Invade Your Country
05. Rock,Rock,Rock
06. Metaphor
07. Waterproof
08. Here Kitty
09.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liens
10. As I Sit To Play The organ At The Notre Dame Cathedral

(NOTES: UK release 6 Feb 2006.)


还有什么奇迹可言,地球大爆炸已经过去了九百九十九万年,冰河解冻,碳世纪已经把生物进化提升到了一个响指生存一个亲吻毁灭的地步,闪光,科学的闪光早已沉淀凝结为一颗挂在你胸前可充当信仰代言物的化石吊坠。而像狗急跳墙惊马奔逃这类现实暗喻,早已成为宇宙历史第三千三百三十三页的一段佐证:“自从人类野心扩散到了空洞以来,恐惧成为了他们毛细血管里的常住居民,着红装绿靴,张牙舞爪……地球悲观论者将在六亿光年外写下一段虚构的结局——一个帝国的裸奔。”

当你翻到这页空白时一定很不耐烦。撕。随风飘扬。烟灰散尽。作为一个伪环保主义者,势必要作出热忱之举,垃圾桶的生存岌岌可危,因为箱男们抢走了一切可再生资源,更何况一张白纸。好了不要撅嘴,继续向前走,大街上的风景时刻流变,轻易眨眼是极为浪费的,这是文明的粪便,那是自由的鼻涕,这些那些都是标有亘古不变革命烙印的爱情浮雕。

长长的,就好像你的智慧一般;也好像插入空洞的欲望那般,永无止息地挑逗着科学考察者的冷静身躯。据说,地球上的乐队为了体验迷幻,亲自下药,灯光一晃,蛇身扭动一片妖娆。当然幻象远不止于想象,在伸手索取之际,果实的到来显得有点施舍意味。这座城市不再是帷幕下的阴影。但在鼓掌后请回头,欢迎来到宇宙。

兔,面对问路者有点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也是路人,不不不只是普通游客。对方热情笑脸之下暗含着某种期待,兔十分明白。兔说,你也知道那本童书吧,但是这里明显没有所谓的洞。对方十分不屑,请问你的型号是……兔子老实地告知,我是零。最佳便携式记忆体。

但是你有个缺点,需要上发条。对方冷冷地甩下话,离开废墟。兔当时像个哈巴狗一样地咬着对方的裤腿,喂你是谁。对方好心好意地转过身蹲下来,像莅临的君主一般托起兔的下巴,我是你你你。兔略为茫然地咬唇,任何孩子气可不能煤气泄漏,只是在这种无工业时代煤气也已成为历史记挂。你你你说,身为小零,就需要睁开全身上下的眼睛,光靠一处性感点那可不行。

哦,那要怎样?把天线放出来变成刺猬脱光衣服滚成白绣球还是左拍拍右拍拍元气弹无偿释放,我只是一只纯良的小白兔。兔缩着小耳,懒洋洋地打招呼,你你你好,我要回去了。你你你拽住兔的左耳,很痛哎;啊抱歉。当然在太阳天滚草地也是不可多得的悠闲雅事,只是,现在你还能看见太阳吗?

我不知道,兔心里疑惑着怎么才能回家,却被对方拽着向前走。

平方

地球爆炸这并非妖言惑众的伪新闻,当然宇宙间还存在一种名为克隆的技术活,只可惜你不是温顺的羊儿。兔兔从楼梯间滚下来,午觉成为一场奢侈的实地演习,要躲过糖衣炮弹的香气追踪实属不易。主人拖鞋声渐渐调为摇篮小曲,花园里那该死的黑猫正撕着大嘴,将蜜蜂锁在黏乎乎的牢笼里。

远处是有什么建筑来着……兔兔蹑小腿蹑大脚地踱出公寓。从此王国再见。铁门咯噔咯噔的警报像是夹着身上的肉一样令兔兔直冒冷汗。哦对了,作为一个伪幻想主义者,我认为建筑是建在云朵上的监狱。只仰望。不敬礼。兔兔轻蔑着抹去嘴边长毛上的水珠。

下雨了。在主人的温暖怀抱里啥也不懂,我只是个白痴。我像个白痴一样地等你,木偶,机器,桌椅板凳。黑夜才是那朵纯洁的菊花。可是菊花插在兔耳上也成为不了王冠的,我的主人。茶。水蒸气召集绒毛们开会,大家好,你们要为Party做精良准备,少一个指标就让你下岗。现在就业紧张,就连身体活也是需要人头攒动的排队,别以为给了门票有了媚眼就能入场。皮鞭游戏。床不是好货色。但是床单才是马戏的重点。诸如火焰。主人我帮你点火,肚脐眼之下十三厘米十三毫米(这种计量单位实在太渺小了,旁白不重要),野草在歌唱,哈罗哈罗围绕我围绕你,傻瓜傻瓜玩笑你玩笑我。

温暖就是那种激发骨子里贱性的催化物。温暖个屁呢,就是那么几滴撒在刚换上的白内裤上的香水,精神气爽万事平安。什么大概就这样了,什么叫如戏剧般在纠结高潮后终于有了平静收尾,自欺欺人不外乎两种:一、没穿内裤,让我们荡起双桨;二、内裤外穿,超级超级超级赛亚人前来报道。

兔兔停住了脚步,绝对不是因为思家。主人曾有云,把思念这种东西当成骚扰攻击物是非常亏本的投资,要就要一口热气让你面红耳赤口吐仙雾。

三次方

说起来模型这种东西实在是掌上楼阁呀,三分钟安装三分钟照料三分钟飓风一概摧毁。砂在容器中安睡;你在窗户里眺望。一个宇宙有限的是生命,无限的是空洞,填补此刻开垦彼时,一个巴掌把神秘海域拍成了万古孤漠不得不说是主之英明,至于说朝圣真正的意义只在于对无法获求之物那如饥似渴的意淫。平和坚定充实决然,标签如罗汉塔把真相压在无人触摸之底。意思意识意念意义,真正淫荡的内心永远不会强奸他人之觊觎。好比说我。

兔兔兔把小型花园放在桌子上,匆忙起身。室友(暂且这么称呼)在所谓的公用卫生间召唤他拿浴巾。撇开肉身窥探,水彩画最重要的意境是我欲却不求,留白已成僭。同音字无限量替换。咖啡从桌上荡漾而下,最终成为幻想的一滩屎尿。将食欲与性欲两手抓十分可笑。兔兔兔放下挠痒的右手,抽出提内裤的左手。合并。虚无(笑)与虚妄(哭)。同一。

室友说,你别再折腾模型了,我真替那些纸板可惜。言下之意其实是,来吧宝贝更有意义(乐趣)的事情在我露骨的怀抱里。

宇宙有限论以为,大爆炸发生在蛋壳里。这么说来,人兽神怪在宇宙母亲的一声响屁里迈过了青涩无比的襁褓期。兔兔兔帮室友关掉热水器,从桶里另外舀了一勺凉水,从脚踝处倒下。被咖啡溅到的地方微微泛红。忽而转白。亲啃一口,热量持续传递,他在后面在后面的后面在后面的后面的后面吻上了他。兔兔兔说我的正面是一张只有舞鞋的黑桃八。请猜颜色。

室友穿好衣服,微笑着道谢与告辞。在指针尚未解除魔法之前,把新旧圣剑锻为最后的神剑。名字。符号。华衣。兔兔兔把门关上,浴室的热气从门缝中淡淡溢出。哦对了你还没有梳头。花园渐渐融化,蜡之生命似短实长,谁又不是在岩浆爆裂之前找到应有安乐窝呢。纸板上有他写给他的敬语,对不起,我不能绑定你的小浴缸。斜射而进的阳光逮住逃亡蚂蚁,审问,幸福国正在脚下。兔兔兔冲过来把镜子亮在他眼前,舒坦,笑。室友有点无奈地摇摇头,真的真的真的就要下雨了。

镜子面具

杠杆原理,地球只是球;爱丽斯主义,幻觉是无尽的牌局。下午茶这等好事以前就已经腻了,皮毛发痒绝不是因为风儿多情,那把全自动太阳能挠痒器真可惜没有随身携带。蝴蝶趁机拍翅,妄想总成矫情,风暴在海洋在沙漠在广袤无垠黑洞无罪的宇宙空间随即抽取,限量奉送,无奖只做爱。兔兔抱着一个不明物体磨牙阵阵,凉风起,他妈的我已经戒掉红萝卜很多年。

你妈的要不来根棒棒糖试试。我妈的才不需要这种甜歪歪毒药。兔兔缩缩脖子,一脸无辜地放狠话,全世界的雄性生物都死掉了呀为什么你还出现在这里。可是爱爱的兔兔——嗯是的你可以叫我帅帅帅的兔兔兔——世界这种概念是个魔圈可大可小,也是根只要脸不穿衣的弹簧把你一踢就到幻世界。既然你能看见我,那就表示你心中有我。别摸别碰,我心坦荡一马平川创造了一个世界任你驰骋。但是晶莹剔透球状闪电哦也嗷也响屁香屁令快感指数直升满槽警告敬告雷池只为侵犯存在完毕玩[哔]的一声请留言。

兔兔兔小心地抱起兔兔,整理领口,抚平凉风伤口(但是在哪里)。轻言轻语。温柔攻势。今天开始变魔王。明天我才是你的主人。但是明天不就是今天上了一趟床么,床上有什么特殊装置。抱枕公仔或者草莓棉花泡泡床单,扭,来,扭,去,我我我不要嫁给你你你啦啦啦。

不重要,谎言不重要诺言不重要甜言涩言都不重要。兔兔也不咬牙也不切齿,嘟嘴耸鼻这种细微动作更不能主动请缨。重复。告白。帷幕。返场。兔兔兔举了很多青草,扬呀扬,在一左一右间催眠了无数个夜晚。还好皮毛本为白,宇宙历年的忘情梦并无记载。杠杆之左,现实摇篮空无一人;其右,游戏者早已匿迹。那个支点是可笑的怨念,兔兔兔以食指抵住兔兔的唇,嘘,秘密可不要点破。嘘你个屁,兔兔心里骂,等你睡着了看我不把尿撒在你嘴里。

虽然幻想是哦也嗷也的糜烂派对但现实依然一本正经死要面子岿然不动坐立在某团亡灵排泄物上。兔兔兔为自己的借口找了很合适的理由,挥手再见放手重逢,模型结构无须精致,实用耐磨至上,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里,爵士大师擦亮了花瓶的裂痕,无人抽烟。关门声萦绕室内三日。兔兔兔抓开兔兔捂住自己双眼的手,瞧,那前面就是你唯一的面具,兔。

奇迹万花筒

兔和你你你之前走出废墟区后还在候车厅门口喝了杯蒙德里安,黑是黑白是白红是红。宇宙间永远不缺抽象艺术。翘起二郎腿,忽悠了严肃的审查官。从陈列厅返回窝窝星球需要识别手链。泡沫,哈欠,残像,花蝴蝶。地球已经不存在点,三位一体的神圣领域也只能在立体投影仪中得以重现。

万物照样繁衍生息,只有人类在废墟之下。兔,脱去了心爱的白羽帽,郑重地从中掏出自己的手链后走进了炽烈的亮光世界。

茫。光。无。界。

兔兔兔推推兔兔,一趔趄一蹒跚一踟蹰,兔刚冒出的耳朵一左一右刚好抵着兔兔和兔兔兔的下巴,兔很有礼貌地说,抱歉请让我出来。兔兔兔绅士点头,退后,兔兔也同样照做。兔跌出来时,刚好把耳朵折了。兔兔轻微哎呀了一下,兔兔兔咬咬唇凑下去衔起来,你好年轻的爱人。

兔一脸疑惑,我才从地球回来,爱丽斯早就化为尘土,别说笑了。

正在此时,兔兔笑了两下,兔兔兔紧跟着笑了三声,接下来笑声就像数列一样循环在这个白得宛如幻境一般的宇宙空间里;兔兔兔和兔兔裹夹着最美丽的兔,开始吟唱起一首有着极致美学的歌谣:

3 . 1 4 1 5 9 2 6 5 3 5 8 9 7 9 3 2 3 8 4 6 2 6 4 3 3 8 3 2 7 9 5 0 2 8 8 4 1 9 7 1 5 9 3 9 9 3 7 5 1 0 6 8 2 0 9 7 4 9 4 4 5 9 2 3 0 7 8 1 6 4 0 6 2 8 6 2 0 8 9 9 8 6 2 8 0 3 4 8 2 5 3 4 2 1 1 7 0 6 7 9 …

周围陡然间冒出了与兔兔兔或者兔兔或者兔相同的“生物”,克隆这种技术活已经不需要科学家介入可算是宇宙一大跃进。纯洁外皮,邪恶内心。感情失衡早就不在乎距离亲密与否。无穷无尽的孤独,其实是影子军团。

他和他他和他他他和他他他他们窃窃私语,却成美好亲吻图。

你你你把门关上。反锁。重新砌好围墙。马赛克。盖上圆型木盒盖。黑暗。包一层银灰花底的纸皮。花结。双手捧好,满口是爱。这是我的世界却让你独享。我的。( )。

你的。( )。致上。


附:Sparks成军三十年来保持青春活力碎碎念实在是值得大拇指认可。封面迷人惊骇至死。重复艺术至高无上,COPY不走样不像话。走到二十一世纪慰问年轻爱人,华丽总算爆发,哪怕新浪潮已成旧牢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