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3 15:54 5

妄言堆积奢求转身

01

XP少年说你被醉酒男骚扰的经历好神奇,冠名为艳遇。然而什么都不是吧。“还我冰清玉洁的XP来”,我家尘尘的怨念成为XP口中的碎碎念不得不说是时代进步少年觉醒。他总结我之声音为三点,一软绵绵二悲从中来三仿佛干了精疲力竭之事后无力说话。好吧我认了,我之形象已不妄求推翻。随后顺便追溯了下你我相识。不过我一定会用袜子搞个诅咒娃娃天天把玩,祝你和你女朋友分手愉快的哟。嗯谢谢你插屁同学陪我电话牢骚,我竭力塑造的查小皮永远无敌。

02

妄言堆积作茧自缚固步自封。
我们只亲吻只拥抱仅是如此。
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越界。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泓野先生。

回到从前,状态如故?这自然是一个天真的假想。波澜不会一息平复,石子沉落,死鱼将在几个小时后浮出水面,然后把各种泡沫吸进肚中,膨胀,妄言奢念,直至绝望或奇迹大爆炸。大空。一切只需等待。灯塔之光,影子之灯。我需要一个客观环境来弥补一个主观内心。抵御寒冷。当然错误不是翻牌那么简单。必须承认,我在奢望倒回。不对。我一直在修改某种意念中的过去。我想回到最佳引发蝴蝶风暴的过去点。要知道,在被窝里在某人的电话嗓音下痛哭也就那么一次。现在我已经冷漠到再也无法为之动容。之,是你是昨天是今天是明天是记忆错乱后的甜涩。这已经不能说是坚强,而是一种自闭。可我又沉迷于此。继续提及或是援引保罗·奥斯特的“锁闭男子”已经不能算是个人骄傲了。游戏总不能像推箱子那般只有一条路线。拜托你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白痴了,怎么可能会继续犯错呢。Raymond问2010年你在干嘛。我回已经死了。他说如果没死。我一切照旧。继续宅。但愿找到一份只有一点兴趣且我有能力去做也能养活本人的工作,两点一线,继续写没人看的小说,周末昼夜颠倒周一周五死尸般去上班,不看电视不看报纸。然而如今的两点,都让我苦闷,于是一线完全不能流畅自如。继续看书,游戏挑剔为上,继续编造着谎言或坑来让自己填充,继续买书,一个岛的可能性,或者是一个鸟的可能性。文艺点是花痴不止意淫不息,无良点是老子妄求鸡巴。全封闭自然不可能,一切都只靠装逼。最后的口号让我竟无语凝噎风中凌乱:排他主义至上!剩下的是重新把某部分锁起来,然后变身为程式化的牛魔王与万千少年玩压倒游戏吧,谢谢你但请不要鼓掌。

03

这是老子在废柴兔的第200篇日志,今天刚好蹲满八个月,实在是很好很凑巧。回望待在废柴兔这大半年还是挺欢快的。企鹅说庞普洛纳后期你就是淫贱风了,不禁自恋地跑回去观望,还确实如此。好呗我从XXX(哀怨小受,死!)变成为庞普洛纳的牛(拗口别扭,死!)再进化为丁哲久(矫情装逼扯淡,死!)好歹也经历了三个阶段。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倒退了。这盘色情幻想堆积录影带还是老老实实藏在腋窝下。我有保存记录的癖好,因为我自知记性不好;我也有删除记录的习惯,因为我有精神洁癖。但是怎么做都是你的自由,可你不能总拿这种自由作为掩饰的借口予以否认。过去终将成为未来的印记。

昨晚因水母念报纸上的某句话,纠结于一个文字游戏:“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爱上你。”这是一种委婉的拒绝方式。但我怎么想都有两重意义……好吧我比较迟钝。“永远也不会爱上你”即“不爱你”,但若作为“可能”的一个补语,那么既定事实也只是成为一种可能性,即“永远也不会爱你”只是一个“可能”,也就是说,“我永远都会爱你”……其实我这种纠结法是错误的。这句话只有一个意义,你我都知道。

回到三月的怨念日志,我说,永远是个幌子。永远只有在破灭、残败后才发现只有“缺口”、“空白”永远存在。个人主义也好,让我们崇拜空白才是最恰当的热情出口。

最近一次哭应该是在一年多前的某次通宵归来。因为某些个正直前途问题引发的内心悲伤总喷发。室友L很乖巧地慰问。他不止一次地感慨过为什么你不喜欢女生。或许他是继Z之后最贴近我内心的同性朋友,但我都很自觉地封闭了自身。坦白太多以至无法逞强实在是很可笑。渐渐疏远联系,并不是因为不想,而是没有了交流。其实这些都是我单方面斩断的,我看重的太唯我化,经历这么一次次的得罪,我即便再自我埋怨责备都无济于事。说那么简单,做或者做到实在不易。就这样了。

再看自己勉强可以成为优点的地方,也能无止境地嫌弃下去。耍点小才苟且度日浑浑噩噩。不爱自己的人也别求他人爱。甚是如此。也就如此了。

04

“TO小说”的新书。《一个岛的可能性》。近日要买。另外前天随便淘到三本三折书。伊夫林·沃《独家新闻》:好吧我迷他,他是继伊恩叔叔、尼尔·盖曼之后我迷的第三个英国男人,国内译本还差他的《衰落》和《一抷尘土》未收。山本文绪《恋爱中毒》:这本大几时借图书馆的看了我忘了,《你肯定会哭》看的我难受,好呗我就是爱日本言情女子小文字怎么了。小池真理子《恋》:她有个中篇《独角兽》很赞。

悄悄说,其实伊夫林·沃那本并非三折,只是结账时那人问这都是从三折那堆挑的吧,我自然默默点头。

然后默默转身。

文艺矫情之后的波澜激不起水花。身为一个爱好者理应知足。


附:纪念日

[犇]死牛 13:32:41
今天也是一个纪念日哟。
[骕]斐波那契 13:32:50
啥纪念日
[犇]死牛 13:32:56
我搬到废柴兔八个月。
[犇]死牛 13:33:03
孩子都八岁了!
[骕]斐波那契 13:33:04
8各月……
[骕]斐波那契 13:33:05
0_0
[犇]死牛 13:33:12
200篇日志!
[骕]斐波那契 13:33:14
壮士!你八个月了!
[犇]死牛 13:33:19
423-1123
[骕]斐波那契 13:33:24
马上就要生了
[犇]死牛 13:33:35
嗯~扭动~我爱废柴兔!
[骕]斐波那契 13:33:36
我呀,我在歪酷2年了
[骕]斐波那契 13:33:42
60多篇日志OTZ
[犇]死牛 13:33:53
我呀,我曾经爱过歪酷三年呀。
[犇]死牛 13:34:00
现在不爱他了。
[骕]斐波那契 13:34:07
壮士!你太能生啦!
[骕]斐波那契 13:34:29
壮士!你不要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啊!
[犇]死牛 13:34:31
不多不多,惭愧惭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