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8 17:41 2

超音波#011 | 野火生威,虎虎燎原

Let's Build A Fire by +/-

ALBUM: Let’s Build A Fire
ARTIST: +/-
LABEL: Absolutely Kosher
YEAR: 2006
GENRE: Indie Rock, Math Rock
RATE: 8.4

TRACKLIST:
01. Lets Build a Fire
02. Fadeout
03. Steal the Blueprint
04.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o Love
05. Thrown Into The Fire
06. Summer Dress 2 (Iodine)
07. Ignoring All the Detours
08. Profession
09. One Day You’ll Be There
10. This Is All (I Have Left)
11. Leap Year
12. Time And Space
13. For You


夜幕。

火孩刚跃过边防线,前边就传来一声喝斥。言下之意是不离开定会不得好死,冷风在一旁煽动,执意前行。缓慢地沿着小溪逆流而上,握有橄榄枝却不是以和平挂牌来请愿的。战争与爱情同时蔓延,瞪大眼睛却只看见茫茫无界的薄雾。曾有长者劝诫,妄不可轻信许愿,梦幻是开启邪念的金钥匙。火孩躲过长矛之光,跳上凸石,望望头上那寥落的星辰。兴许可以充勇者拍拍胸脯,然后再大吼一声召唤宣言:“神、龙、斗、士!”

导火线其实是一场酒宴。社交辞令都可以想当然应付了之,但撞见了不该撞见的私人场面只能心虚并且掩好心门。喝点酒吧,火孩儿。带他赴宴的水小姐很好心地诱惑着。幸好自己脸皮薄一贯红脸蛋,那些紧张与失措都能轻松掩饰。对了,那边的先生叫什么?

他?一头黄毛的那位?

火孩拨拉着一盘的樱桃,闷声闷气地听水细数对方的一切。那看似挺近听来遥远不已的身份档案八卦轶闻。嚼了两口,老老实实将“好酸”两个字一齐吞下。水过后很严肃地说,有天你也会站在那里阔谈自如。火孩一味摇头,却不小心对上那个男人的视线。

食品渐渐化成残渣,气味却消褪得格外迟缓。耳语的功效远大过笑声,这早已刻骨铭心,我的先生。既然你都举手认命,那为何还要张牙舞爪表达哀怒,这难道是情趣反应?铃铛声的警报,在风中漾成一弯残月,勾住了尚未褪尽的马褂,他略微不爽地一偏头,发现门口那双灼热的红眼,幽暗之火,与一个小男孩。

喂——你别走啊。

挽留是为了下一次温柔离开,不,离开都是冷淡淡的。他并非出于承诺而是冲动,来履行这场夜行的扮演。索取与排斥两相抵消。他是虎王子;而你,只不过是一个玩伴懂吗。

火孩对水说,我得走了。水诧异,这么早?他点点头,爷爷说了,十点是新的开始。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请路上多小心。宴会上的舞蹈渐入情欲,这会是一个好讯息,松弛下来,在焦头烂额的领地纷争之外游荡成没有思想的幽灵。敌方的请柬,己方的贺礼,一出欲拒还迎的默剧。请离开请离开请离开请离开……不知怎的,总能听见这样的怨言,但决不是自己太软弱。

那些矛刺在脚下的草地上,哧啦哧啦地融进泥土里,然后生出黑色的刺。火孩借着自己脚上的火光,沿溪边的卵石一个接一个向山坡跳去。那位阻拦者也不依不饶,箭雨随即而来,好在火孩小巧伶俐。不过私闯他人领地自然是要遭遇此等“劫难”,火孩心知肚明,一切只为任务。

跃步山坡之上后,那些阻碍全然消失。嗖嗖穿过林间的风,同时也把火孩带到了任务指定地。他从腰间解下小行囊,吹开黑色印痕,一块鲜黄的许愿石浮在掌心。

挖好坑,放入,正准备掩土,右手被用力抓住,又放开。大概是无法忍受自己身上的热度。火孩很平静地起身转身,问来者,你想干吗?

对方说,你能不能把那块石头给我。

火孩笑了,不能。

对方急了,擦着沿脸颊淌下的汗,尽量平心静气地说,我可以答应你签订停战协议,并且返还一半的森林。

火孩一时沉默了,半是好奇半是疑惑,这里面有什么?他指着左手的石头。

对面的男人说,那是一个夜晚的秘密。

不是的,火孩很认真地反驳,这是一段记忆,爷爷说需要埋起来。

那么请交给我保管。男人克制着,一脸真诚地望过来。但是……

喂,你你别再靠过来,火孩紧张起来,玩、玩火自焚听过没有!

这么说,你都知道了。男人肆无忌惮地笑,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怕硌骨头。手掌交叠,手指抵在膝盖上。风似乎停了,原本见证仪式的月亮也退出看台。火孩双手紧握着许愿石,也学着男人坐下来,坐在坑的旁边。

你真的愿意放弃森林?

问话无尽蔓延,没有任何回音与答语。默许一切也意味着对禁区的撒手。火孩没有心机地触碰了下男人的后脑,黄发熠熠好似手上的焰火。彼此相逢,也在毁灭中吻别。一步一步寻回返途之路,却不能再想起那个夜晚上的觥筹交错。火孩涉过溪水,双脚穿上荧蓝色的靴子,飞快地滑过野地。

——他将他逼至墙角;他却还在挑衅,他一把按在他那敞开的领口处。他是王子也是野兽;他一个反身却依然被他钳住。扭曲身形,向夜投降,急促喘息更像是一种甜蜜暗示。也许你是对的,也许我把我的对献给你才是错的。也许是也许的情人,但你不是。他闷不作声地吻上那张还在抵抗的嘴,一切湿润进行。不过没有星光照耀,怕是少了点浪漫陪衬。他耸耸肩,你也不过如此。

昼帆。

大火烧了四天三夜,沿溪为界,将三分之二的领地夷为黑土,老不死的直拍大腿,口沫飞溅无处不哆嗦。虎王子只好敬而远之,独自绕出山庄。在崖边眺望,一马平川披了件黑皮却依然潇洒,扑面而来的风带有淡淡的酒味,晕眩的舞蹈四拍即散。他眯着眼,回味着某个梦境,无瑕的笑脸上骤然现出一团黑印……虎王子怔怔地面朝荒野,说,你怎么跟来了,我……

与其说爱我还不如给一个拥抱,我的王子。

Today in History

2009  •  绅士法则#005 | 牛郎在深夜送来一封镶满粉红桃心的信  •  0 条评论

2007  •  这个午后的哈欠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