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6 18:05 6

超音波#013 | 天攻地受煞黑白/风吹草低见牛羊

013

ALBUM: Volk
ARTIST: Laibach
LABEL: Mute
YEAR: 2006
GENRE: Electro-Industrial, Electronic
RATE: 9.2

TRACKLIST:
01. Germania /德国
02. America /美国
03. Anglia /英格兰
04. Rossiya /俄罗斯
05. Francia /法兰西
06. Italia /意大利
07. Espana /西班牙
08. Yisra’el /以色列
09. Turkiye /土耳其
10. Zhonghua /中国
11. Nippon /日本
12. Slovania /斯洛文尼亚
13. Vaticanae /梵蒂冈
14. NSK /NSK共和国

[ 献给我家尘尘/以下纯属牛魔王扯蛋/与任何真实国家社会团体均无直接联系 ]


他离开的第一天我在客厅里打滚,他离开的第二天我在门廊前打滚打滚,他离开的第三天我在花园里打滚打滚还是打滚——才刚写到第二行,手臂就被狠狠拍痛了,笔差点从手中抖落,还没排列好骂人长段子就又被嘲笑了。

——中国,你又在写日记了!好好的太阳可不要浪费咯。

身后的贱人硬贴在背上,汗涔涔的真他妈恶心,中国一脸怒气地拍桌子:

——操,几天没有上你,身子骨就耐不住了,嗯?

身后人揉搓着中国的方肩头,嘟哝着来嘛来嘛我们去踏青,但是却又很轻快地躲开了中国的硬拳头。中国非常谨慎地合上黄色日记本,把笔帽从地上捡起,盖紧。捏着指头,浮着冷笑,对、都是你无赖,还欠我一颗明珠。光耸肩了事的美国嬉皮笑脸过后很正经地说,谁让你浪费了那么多那么多的美好夜晚。

中国刚想骂你个贱人但是心想这家伙脸皮太厚还是别浪费口水。美国流着口水张口大笑起来,瞧瞧你又变成怨妇了吧。

——滚!

闷头闯进来的德国顿时被吓到了,泪水哗啦啦流成了庐山瀑布(欢迎光临地球最神妙的银河飞流景观),但是任谁也知道,并不是中国的这一字真言刺伤了向来彪悍的德国。在那套黑色皮革下的情色意味已让人望眼欲穿,只可惜美国一句调侃破坏了一切遐想。

——小德意志又被嘲笑了?

——要你管。

德国趔趄着(不知道为何)扑向了中国的怀抱,口中碎碎念着奔驰在那呀个黑森林,虽然我们相识没多久,就已经可以掏色心置黑腹,这实在是缘分之难能可贵嘛。中国擤擤鼻子,一边做安抚状,一边心生疑惑什么时候这病才会好。要知道细胞打架的激烈程度绝不亚于精子赛跑,啊、啊啊我的体内起码有十三座火山在滚床单。

格林哥俩好教导我们,童话是从血腥之森挖来的五彩蘑菇。不知不觉德国就已经睡着了,这孩子……中国却不知作何感慨。还站在面前那十分仁爱的美国插了句,他明明是一个大叔还敢向你撒娇。

——大叔又怎了!告诉你,大叔也是有尊严的。不要逼我把你那破烂内裤事给抖出来。

美国举手求饶,好好好你真是好“哥哥”。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可以扑蝴蝶的下午,我在花园里正研究沙粒哲学,肩上却传来挠痒肌肤的热气。声音不偏不倚刺入耳中漩涡,冰风暴里的绿巨人信奉一个哲学诚如我手里捧的沙粒那般抵达天堂欢愉。下午好。[ ]。你还是在室吧,小家伙。虽然可以拿“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处男山”来当挡箭牌,可、可是我还是瘫倒在地呈OTZ完美造型。这种被嘲笑的下午场景从此迈入了循环之章。或许,你如果说白白我会很干脆地回黑黑。

可是他又是谁?德国很懊恼,自己心中只有黑童话与白哲学,两者都无济于事。

推门走出后,太阳,太他妈刺眼了。但是这些都只在心里说,小鹿斑比从门栏后跳进来,尾随而来的是下身湿透的英国与法国。

——嗨,小德意志有没有尿床?

——不要再害羞了,赶紧把裤子脱起来。

英国很突然就扇了法国一耳光,都跟你说了多少遍,泳裤要选半透明的。法国呜了一声。英国继续说,还有,别叫我英国,老气得要死,请叫,英俊的英格兰。法国虽然顺从地点点头,但撇过脸时小声吐了句,切,明明是我比较俊美,装个屁啊。

德国趴在阳台很慵懒地看着这两位表兄的斗嘴。他知道,三十攻里开外的泥螺河是满足不了这两只的肌肤相亲。花园里为什么会有心形游泳池这倒是一个问题,但是房东早已外出十年有余,十年前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大灰狼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英格兰拍打着水光,手指伸得直直的,低声警告,喏这就是英吉利海峡。

口中的那个古月荡漾呀,法兰西很别扭地站在跳板上一步也不敢前,但是,身为梦之队是需要付出肉欲的代价,不跳不奥林匹克哟。口中的那个古月被泡泡吹散了,一片清凉,雪碧晶晶亮呀嘛在眼睛里打圈圈,法兰西奋力用白嫩小腿踢着池水,头探出水面第一句便是:

——我们、我们刚才都说好了的,这应该叫弗朗索易斯海峡。

行行行我就知道你索那个索惯了。英格兰用水冲着脸,突然想到一点,于是就坏笑着游过去。喂法兰西贝比,我的那个长度刚刚好呢,还是,不太够?

法兰西感觉到身下之物时脸顿时唰地红了,口中那个古月无影无踪,你你(你坏没有说出口)你你你(不要再过来了其实自己并不想)你你你你再说我就撤资。

——有种你就撤呗,我可以找西班牙荷兰甚至是你的前任意大利继续工程。

说曹操就到(德国打了个哈欠,心想,中国明明都骑着美国踏青去了),但是少年呐,面具的作用不是伪装,而是艺术。意大利一脸温柔地蹲下来,很是圣母状,法兰西突然看见这么大一张脸极为不适应,脸于是唰地变白了。英格兰看在眼里吃醋在心里,喂,破鞋青年,不要用那种眼神看他行不行呐。

意大利敛起甜蜜的笑,一扬嘴,搞笑了又没有看你。

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弯度”。英格兰索性站直了身子,瘦削却挺拔的事实让意大利明白了他的暗指。尚未与法兰西牵手的意大利脸红着,甚是尴尬地扶着膝盖重又站起来。临走前丢了句,别太逞能了,你和你的快乐是持续不了多久的。

西班牙就在他说完这句那刻狠狠地揪上意大利的长耳朵。变紫了吧,变紫红了吧,黑乎乎的才更美好。意大利一个感叹号也不敢抱怨。西班牙反倒沉浸在己方的欢乐气氛中,红布那个飞扬差点就成了意大利的红盖头,流血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在牛背上也要合二为一。我才不要跟你玩变形金刚呢,意大利小声地抱怨。终于抱怨了。

甜蜜的抱怨!德国把窗户关紧,坐在钢琴前不停抽搐着双手,身为一个天才最可悲的是被世人所不容,就好比、就好比那我与你的恋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阿门。

中国匆匆走过天安门时,美国瞪着水牛大眼,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我刚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什么事。美国泛着红晕却一言不发,傻楞楞地抓起中国的手回到长安街。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定有幽灵的存在。

斯洛文尼亚十八岁,第一次出门远行,很不幸地撞见了谋杀案,尚不开窍的他很星星眼地接过了那把沾满鲜血的匕首。不过所谓祸才是福的开始吧(那句中国哥哥的口头禅是啥来着),年轻的斯洛文尼亚是时候在牢狱里灌溉小王子的玫瑰花了。付出总会有收获的,屁股坐疼了却孵不出恐龙这只能说明你抱错蛋了。老爸说过,没有蛋蛋就不要扯蛋有了蛋蛋就好好孵蛋一左一右两边都要温暖热情体贴甜蜜与敬意一个都不能少。

但是左手边的这玫瑰花床还无人问津,斯洛文尼亚是多么想看谁谁谁被谁谁谁压倒在这张自己精心制作绝对柔软没有脱线的爱床上呀。

对面投来鄙夷的一道光,如果这是丘比特之箭,就请掉在我的草鞋边。

斯洛文尼亚来不及多想反击事宜,连忙抱住刚走过的靛蓝色大腿。不到三秒,宣传文案已经从口中滔滔倒出,标点符号虽乱飞,都和文字一起化成那玫瑰花瓣飘落在身后的白床上。美国故意一回头,示意中国,这才是稀罕之物,瞧瞧吧。

中国皱着眉头,忍住对玫瑰香气的反胃,踱了几步还是转身。

——客官请看我祖传手艺的织毯,精细之妙包君满意。

美国一阵哆嗦,像撞见鬼一般躲在了中国身后。而中国抚着下巴,漏出那么一点笑,就已经被土耳其捕获。土耳其越发亢奋,说起功效来振振有词,什么对皮肤没有一点过敏刺激啊什么躺上去之后会更享受云雨之欢啊什么睡觉绝对不打呼噜不再磨牙只有春梦无限好啊(啊其实都是假的,对面的斯洛文尼亚恨不得大声说)……可是中国更有明见,指着土耳其下令,你,脱了衣服躺上去。

——为什么?

买东西一定要有初体验才行,你不会还是处男吧?美国捅捅中国的后背,算了,别为难他……哎多少钱?走到前面来把一沓美元递给了土耳其。土耳其很受精若宠,把钱卷进马褂上的缝袋,立马抱起剩下的几套织毯就走人。

中国若有所失地挥呀挥手。却见身后的斯洛文尼亚丢下玫瑰花床也随土耳其而去,土耳其边跑边嚷,贱人跟着老娘干屁啊!斯洛文尼亚两只手捂着嘴大喊,对,干你屁眼喔!土耳其在三家巷前停下来,喃喃,你都失业了。

——放心,我还有你!

土耳其一个扭身,傻瓜,我来为你铺床吧。

床上的爱丽斯。

美国抱着织毯走向白桦林时说起这几个字,面朝前方问中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中国闲散地咬着狗尾巴草,那不就是一个死在床上的寡妇么,哦哦对,你的前妻。美国只一个白眼,然后蹲下来把织毯铺开,四角压好。中国望着远方的苹果树发楞。

——别想了,快过来。

当美国说我可以么的时候,中国忍俊不禁,一把推开,靠在树干上一脸的感怀味。你看你都只卖身不卖艺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一次返工成功呢。美国摊着大手,得得,就等你的苏维埃哥哥吧。中国,晴转阴云,摄氏一度,西南风八级。美国小心翼翼地涉过蛇之乐园,左手抓着中国的右手,克制力度,却如蜻蜓点水般留下轻吻。不过我说嘛,接吻我可是很在行的。美国绽放着葡萄园般的醉心笑容。

中国听任风的旨意,闭上了眼。

以色列迅速蹿下树来,像只小黑猫跃过美国的肩头,落在织毯外沿。他回过头来时,美国瞪了瞪,但是以色列很冷静地回视,言下之意是,我可都看到了,但别想威胁我。

——灾星!

以色列淡淡地说,你错了,神说要有光便有光,我的神并不会保佑一个贪欲之人,不管他披着多么美丽的外表。你的裤裆没有扣紧,这可会污染大自然的清新空气。看来内裤事变还没有让你吸取教训呐。

听至此,美国竟一语凝噎。而正在此时,以色列衔起美国脚边的青橄榄,像任何一个丰收者那样一摇一摆地走向了虚空之河。

界限。此岸是彼岸的虚构,反之亦然。

小憩后的中国仍然透着忧伤,那是不同于美国哀伤烈焰般的一种从内而散的蓝色烟雾。回到家后,中国径直奔向了阁楼,美国则不知所措地傻站在玄关处。

——也许我根本不该寻求解脱之道。

——可是,我的先生,心动不如行动。

——唯一的行动大概只有等待。

——人约黄昏后,这才是最浪漫的嘛!

——我并不需要这个,我需……

——可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爱,看好你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少年!

中国合掌完毕,烛台后的长发梵蒂冈隐在淡蓝光晕里,周围尽是和谐制造的结界。

圆与满,两不相欠。

在德国的晚饭召唤声下,中国才缓缓提起脚走下楼。外面突然飘起小雪,法兰西微笑着说,春之雪,浪漫与静谧的象征。中国放下了竹筷,美国放下了银叉。

有四个字是,来者不善;也有四个字是,来者是客。

英格兰踢开板凳,拔出了长剑。

——看你身后菊花胸前樱花便知不是什么好人。

一笑。日本抬起头,一个挑眼便令英格兰红潮扑面。随后很慢地说,可是菊花你不也有。

中国挡下英格兰的长腿,正色问,请问有何贵干?

日本先幽然一笑,这就对了,开门见山并不是说挑衅啊。从袖中抽出一封羊皮信,低头一语,在下不过是个信使。

美国咳嗽了一声。德国趴在桌上,瞅着尚未有人动过的童子油菜花,口水已流到了法兰西的肘部。

——那么在下告辞了。

外面的雪差不多停了,从里往外看,真他妈像雾像雨又像风。中国怅然把信放在餐桌上,美国一把接过然后丢进火炉里,烧焦的味道配上饥饿的味道十分贴切。屋里的人重新忙活起来,咬牙切齿,怀着对食物的爱将未知的夜晚吞下去。

开始是另一个结束。

美人鱼尾部的泡沫很快融化掉,歌谣沉入了海底,却不见得会被海贝收藏。德国吃完饭,靠在沙发上看童话,突然想起每个午后的梦,人脸渐渐清晰起来,但是很肯定的是,我们都在雾中。黑森林无边无际,骑士先生你能找到路吗?

面具的隐语,一个微凉的真相。这仅是NSK王国里的棋子游戏。

残像。

01/24-01/26, 2008
Today in History

2010  •  穿越时空的虐恋  •  0 条评论

2007  •  超音波#000 | 献给影子的十二个灵魂  •  0 条评论

2007  •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II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