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1 16:31 5

超音波#015 | 失身体前屈

Cocktails Carnage Crucifixion And Pornography by Ordo Rosarius Equilibrio

ALBUM: Cocktails Carnage Crucifixion And Pornography
ARTIST: Ordo Rosarius Equilibrio
LABEL: Cold Meat Industry
YEAR: 2003
GENRE: Neofolk, Martial Industrial
RATE: 8.6

TRACKLIST:
01. CCCP Anthem – Intro
02. Sheep for a Lifetime or Lion for a Day
03. Remember Depravity and the Orgies of Rome
04. Tango for the Concession of the suspender Princess
05. In the Midst of flaming Ruins Desire of the Few
06. It was the Day of Lucifer Rising
07. For the Good of Humankind
08. In high Heels through Nights of broken Glass
09. Serpent Kisses and Serpent Smiles inside the Order of Roses and Equlilibrium
10. Eucharist-Liturgy of 6
11. Mary dances in the Shadows the holiest of Harlots
12. Regression and the Return to Paradise Extinct
13. CCCP Anthem – Outro


丁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想要的,拼尽全力却只刚摸着彩条,礼物已被收走。他对甲说,这他妈的就好像刚插进去就被突然拒绝,“老子不想被你干了”是多么痛苦,我的心,在流血。

甲走来走去,客厅里刷着粉红色墙壁,开口少女闭口暧昧这就是某人的作风呐,难道说“制服改造系才是欲望最佳改编的例证”?甲踱至酒柜前,把问题与各色想法抛在脑后,哎,会调鸡尾酒,或者,嫌麻烦的话,敬请直接饮用纯天然无污染高蛋白精液酒(唬人!),不过他颇为专业地调好两杯,赫然摆在瞪大了牛眼的丁面前:给,我想你的鸡巴痒了,不是么。

耸耸肩,丁继续叹道,无所谓了,又长又粗又硬的那只是黄瓜,美容养颜也与老子无关,凭啥干屁还不如擦脸呢。

噢——我想说,甲放下酒杯,正道不行,那就下三烂吧。

丁乜斜了一眼,嚯,你本性露出来了吧。甲幽然点起烟,吐出来,你倒不如说老子的屌已经露出来了。现在凌晨三四点,本该是呼呼奏乐的美妙时辰,却被损友召唤来借酒消愁,自己也不是没有烦恼,但没必要和你一起打飞机一道泄愤呀。甲微眯起双眼,瞅着丁那有点狼狈却散发出野性不羁性感的脸,想起以前确实有为丁那张脸做过美容养颜之事,就开始笑起来。

傻笑,丁不耐烦地抖抖右手,起身把热播着购物广告的电视关掉,重新倒了一小杯清酒。甲趁机对着丁的后背说,不听我劝告是你活该。

我喜欢我活该,我罪大恶极我没有人性,够了吗?

不够不够,再多脱一点。甲邪恶地把衣领拉下,锁骨亮出来仿佛在说这是本钱你有吗。妈的,丁愤然走过来,告诉你吧小子,性感不是由脱衣程度来决定的,有境界就有意淫。哟,性学大师,快上了我。甲假装欲火焚身,凑上前来。

你疯了。丁一把推开。

甲正经地说,我倒警告你,强暴未成年人这等事可别让我听到。

否则?

把你当GV男星推向地下市场,别忘记你很美。其实甲脱口想说的是,我可是拍过你的。

我操你……丁犹豫中把最后一字省去,这仿佛无意间迎合了甲的某种暗示,但四眼相对一切火花皆消失殆尽,你我毫无默契,谈何凹凸有致。

乙打来电话。

丁望着甲,望着那开阖着温柔言语的双唇,不禁回想起当年的年少情事。甲总是无私地为自己服务,嘴边的小胡渣生硬却极具刺激性地扎入自己那敏感的下腹,每到嗯哦之时,甲总会抬头问,你他妈就不可以亲我一下吗?丁只好把他拉起来,你不刮胡子是为了我?对,为了给你他妈的吹箫。丁吻了又吻,黑暗中只剩下呼吸。那黏性十足的唾液传递着,来自身下的怪味,拥怀着恶心与欲望融进了彼此的鼻孔,我是不该睁开眼,一睁开就看见你眼中的我,那么丑陋,那么骇人,扭曲之极,嗯,哦,真该死。

早上好,甲异常郑重地说。丁恍惚地摇了摇头,以为这是对自己的问候。看一眼壁上的时钟,六点五十,又过了一夜,清醒,或混沌,怎样都好,至少没有捶大腿强迫自己去找他。

甲挂了电话后走过来说,我也该去工作室了,你洗个澡,好好休息吧。丁疲累地抓住最后一个玩笑机会,一起洗吧!

我还不想死,甲无奈地垂下微笑,才刚被审问完毕,比陪你喝酒更累。丁理解状地点头,那确实那确实。

甲走之前嘱咐丁,别着急,配合步调就算成功一大半了。

其实这理论来自甲的那位乙,乙整天笑嘻嘻老不正经,却很有心计,可谓人前一面人后又一面。这里的人后之人自然是说甲,可是乙并没强势到足以压倒甲,他只是吃掉了甲的心而已。甲的臭脾气到了乙的面前只能化作温顺的小巫,适者生存嘛,如果没有润滑,那么怎会有你渴求的高潮?

乙闯入甲的生活也不能说是守株待兔之果,毕竟甲一直以来把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得很开,如果这漩涡来袭的快感无法把他吞噬个尽,那只能说是不幸。乙带着阳光气息来到甲的工作室,试镜很顺利,甲摸着下巴却有点犹豫,同事们则纷纷表示赞许。那好吧,你下周过来,这些是分镜脚本,回去认真看。

然而违心之话说得太多容易激怒自身,甲最终说出“我想把你脱光了认真看你不会介意吧”是在庆功晚宴上,乙微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于是甲过去揽着乙的肩膀,像哥儿们那般与周遭人继续欢乐。

夜晚让人沉醉,令人沉醉的失焦点在于你。

甲:来喵一个。

乙:口苗。

甲:来咩一个。

乙:口羊。

甲:来咬一口。

乙:口交。

口口相交本应是更优雅的行为,可称为“吕”,化万千柔情为一啵。打一针,将镇定自若吸收成意乱情迷,揉搓满天星,再摘一朵金菊献给你,你这小坏蛋把拼盘打乱,五颜六色的手掌迎上这面炫耀着健气的马赛克墙,乱摸一把是心慌,欲拒还迎是胡说,怎可以不带套,最后的拳头败给了最初的一巴掌。很好。

乙后来信誓旦旦地说,别以为你拿了第一就是赢家,有天你会记着我顶给你的刻骨铭心。哦当然——这天暂时还没有到来。

甲从失神中跳开,助理依然挂着职业化的冷冰冰微笑,问他他不答。甲去洗把脸,刚才差点把臆想带到了拍片现场,好在没有出糗。

不过,那种事,他倒是仗着那阵国王气焰甚涨时命令乙一起做过,封闭的房间,两个男人和一台摄像机,没有床没有咖啡,只有白花花的灯光。眼睛都快瞎了,到最后没力气了,乙还愤愤地咬着甲的舌头,来吧,继续爽死。

说死字,总有点性欲暗示,这种奇妙的听觉刺激带给甲超乎“我爱你”的满足。他先拨开他那只要来挑衅的手,按住,掐紧他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信不信我杀了你,他本轻蔑的笑在肌肉扭曲中扭曲了,他一言不发也无法言说,他探出了舌头。

翻了翻白眼。形同死鱼,躺着。

甲后来想,要是乙在那时给自己扫一脚,失去重心的他会立马被乙反压其上,然后……然后甲就填补了心中的一个空缺。不过这么费劲的方式,乙大概不会采用,他光想着怎么用那根棒棒糖钓甲上钩了。

吃糖会变笨的。鬼才要你管。你不是小鬼难不成是大鬼?我是你大爷好不好。丙光速般冲过去试图把只迈进一只左脚的丁关在门外,只可惜强推未遂。丁若无其事地走进来,身后的丙尾随着他,突然用膝盖顶了下丁的小腿,然后一切轰然倒塌?

这真是清纯好少年的想象啊。实际上,丙正骑在丁身上,四处翻找。喂喂喂不可以。丙一个扬头,你想干吗!丁近乎无语,可还是得说,我的大爷,别抽烟行不行。好好好,丙靠下来,抓着丁那宽大的耳朵,然后开始玩丁的嘴巴。对于丁而言,这根本够不上“亲吻”的行为,却是目前为止最迎合身体欲求的聊胜于无之举。

丁会小心地欠起身来,好言好语,让我抱下你。生怕一个用词就吓退了对方。但,他明显小看了如今的小、男、生。

丙非常听话地答道,对不起我怕痛。

不痛不痛,我会用身体把快乐带给你(这么文艺怎么你还不去死)。然而,说出来的欲望只会变得更淫荡,让你爽总行了吧,愈痛愈欢爱也不错的。丙倒是嬉皮笑脸地贴上来,老子就是不想让你爽。妈的,丁本想去打脸的;你妈的快去帮我做作业,丙立马接话;然后丁乖乖地摸了摸丙那张乖乖的脸,爬起来坐在书桌前。

丙也跳下去,站在丁身后,抓起丁的头发将他脑袋向后一仰,深深深呼吸,然后吻下去。没有偏差,没有间隙。

没有空白。

房间里满是粉红色泡沫,这种幻想不是早该一刺即破的么,但是,黑色俨然罢工了,快把心亮出来,把它切开,快把绝望脱光来,把它操干,等到蓝色寂静到来,窗户就会打开了,这样就好了,这样就能拯救你的世界,伸出一双不吝温情的手把你从灰色栅栏后拉出来,你抱着你的影子仰起了头,笑成一弯水波。

然后消逝了。

乙再次爬起来时,甲不知从哪里搜来一条破毛巾盖着小腹。阴茎弯曲,贴紧大腿内侧,黑毛卷曲,在一处暂歇之所。

微暗下的肉身看起来十分可口,不妨来尝尝。乙挑起水果刀,然后轻坐在甲的腹上,甲略显不适地稍稍扭动着身子,于是乙弯下去边抚摸,边吻着他的脸。右手的水果刀靠着甲的左胸,向上。反复擦拭后,再转战甲的脸颊。

他睁大了眼,疑惑钳住了他。乙轻声说,我,来杀你哦。

甲依然一动不动。乙倒挪动着,用左手压住甲的头颅,持刀的右手滑向甲的后颈。尖端勾破皮肤,轻轻划一笔,乙,乙在甲之上。舔干净刀尖,再去舔他颈上的血。暗色,微腥。

甲说,给我口……乙半不解地抬起头来,甲就张开大嘴,探出舌头。乙就把自己的口给了他。

那把水果刀在此时从乙手中松落掉地,啪啦一声很是清脆。

但没有人能听见。

没有人能亲见这里的索取与互换,没有人能打破欲望法则。甲乙两人自身也没觉察到的错位,将慢慢地改变他们的交流方式与微笑嘴脸,或许这样才好。

这样比较好,甲给丁打电话时淡淡地提了一句。

嗯?丁有点茫然。

我说真的,你快主动献身给那小家伙吧。

不等丁动怒,就挂断。

乙正跪趴在床上翻杂志,他说这样调整呼吸是健身良法。甲只好点头微笑。不过,靠过去时,总不忘拍打几下那漂亮的屁股。

这样才更好。你说对不对?

Today in History

2007  •  亲亲爱爱的运动员邻居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