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5 18:28 1

名字是祸根

01

一八四君前阵子纠结过这个问题。

“小学有个讨厌的同桌整天欺负我,他叫牛。所以总对这称谓有感匪气。丁先生又陌生,××很奇怪又少有。”

最后一八四君换着花样来叫我。不过我照样一律以他小名回之。不知这时候还在戈壁绿洲城市的一八四君能否看见这段调戏。怕你是寂寞了,所以提高知名度,嗯不错。不过我依然期望你来看我(又成幻想了吧,滚)。

02

还有件鬼事与插屁少年相关。

差不多一年前我在一次电话里问过少年的真名。但是睡了一晚(就是一晚)就抛之脑后,于是后悔莫及。插屁少年非常乐,这是你活该吧。上月底某晚,发出恳求又被少年鄙夷。少年云,“哈,你又来了,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自己弄丢了不能怪我呀,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在这种原则问题上,对待你就要像你的侦探先生对待女性一样冷酷无情。”

话说我家马洛先生还是很活泼的嘛,你也要如此么。好好,我明白已经上了少女身的你已经非常有经验了。不如下次我再扒下你的小面具,查小皮同学?

03

干干说,你终于写日志了!

我诧异,难道我很久不写日志了么!好吧,夏天上了我,我找不到人来上,所以别说洞了连个孔也没得发泄。八月什么事都没做,搬家,整理,这些琐事也许在以后回味才成美好,但犯不着时刻矫情记录。可是到底真正可称为正经的事又是什么,我十分想说,每天上午睡到十一点就是最正的事。

刚才和某干讨论了阵名字。他说ganzoc是独一无二的,就是因为偏执于这点才让他窘迫不安;而我说glennnn也算是独一无二的,我上升了叠字的高度,嘛。

不过这些都是浮云。生活中里很少有人会用这么拗口、故作文雅的名字叫你。而当我用小名叫某少年时,他只能回六个字:很恶心的名字。但是叠字在我看来是最可爱的称呼手法了,比“阿×”、“小〇”什么的都高一级。

所以在前文提及的两位,最贴切的称呼应该是,“××”(保护当事者,屏蔽之)与“屁屁”(保护受害者,示众之)。

我该回去了。今天很失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