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0 11:20 3

来自南方的猴子衫

01

周五午后昏昏欲睡的我被一张包裹单惊醒,距疯狂周末还有半个下午,却因为我要去领包裹而早早早退。熟记公交路线是好,最终还是绕了个大圈。纸箱顺利到手,借用柜台上的剪刀匆忙剪开,边走出去边往外掏。那封信可爱到无敌了,最终我变身成了某个无可名状的地理符号。那天是你的生日,我却收到你寄来的猴子衫,实在惭愧。

02

那天晚上的记忆被兔子一句哎哟振醒。阿球先来企鹅后到,赶回家已经快十二点。说着参观,其实根本没啥可观性。后来我一时冲动拨半夜电话骚扰兔子,然后直接把手机递给企鹅,于是调戏开始。兔子因生病而越发可爱诱人,于是激得某两人直说兔子好萌。当然在后来听到他咳嗽柔弱的声音时还是有些内疚,不过既然骂我假正经,我也可理直气壮地说声爱你咯。

说声晚安。之前和维买的塑料板造就了美妙的地铺,这话说的是,企鹅和球滚地板应该很欢快,可惜那晚我忘记关门,于是凉风直入很煞风景。

周六本说七点半起床的我还是赖到了八点半。等我们收拾妥当出门已经快十点,不过总比睡到十点的某丸子同学要好的多。在某地下书店等着的我们,差不多被闷热给憋死,特价区的风扇和它标贴的折扣一样少,后来和企鹅、球逃到了普通区,从一九八四到大师月宫。维有两次推翻,一是安房直子那套实在字大稀疏品相欠佳,二是铁凝三元一本书脊鲜艳插图精美到底买不买,不过,貌似每次都是我帮她打消购买念头真是阿弥陀佛施主回头是岸。

丸丸一声怒吼,你们太难找了!但在手机短信里怎能听见,此句中的苦涩与无助?所以当丸丸在我一声呼唤后回头,轻盈走过来狠狠拍打我后背时,各种无言的情绪就都传递过来了,啊,你成仙我成魔。丸丸一边批评一边自责(?),牛你穿那么标志性的猴子衣服,企鹅你还戴企鹅吊链,你们都那么有特点干什么哪!我们苦笑。不过球应该手捧个皮球才更合适吧。

后来姗姗赶来的水母同学直接跟随大流涌上了公交车。然后在公车上,我们展开了某种诡异的报数行为与更诡异的版包符号讨论,是版聚么?好吧我们是高层版聚。奔至火车站后又扎在吉野家里,点冷品时我们收到少侠非常微弱的求助信息,于是我夺门而出。但是要知道,在人海茫茫的出站口要发现一只光会低头走的熊是多么不容易。于是在我手机响起后,才明白熊已经从我眼皮底下逃走了。

一边拍着少侠同学的肩一边牵着少侠的手臂,我把她带回了大本营。吉野家?她惊呼,那里有我不堪回首的往事。我说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但现在你都没有告诉我我也无法告诉别人你说是不是。等坐下后,七人大聚会才正式开始,不过却随着少侠带来的某祥瑞物品而引发了新一波诡异大讨论。

聊天时间总过得很快。到下午三点送走依依不舍怨念着没有吃上我和维做的饭的阿球,我们七人整只聚会了三小时不到。然后是回程,少侠一边感叹着原来这是石家庄一边被我们推上公交车。

03

维曾说,我终于明白你的混乱了。但送走阿球后混乱差不多就消停了,不,应该是说接到少侠后一切都变得有序起来了?在距离碟店还有一站地的时候,维乐呵呵地用手机上网与尘土聊天,尘尘很天真地说了句等等kik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把我和维乐个半死。不过,过后尘尘又补了句我恨你们差不多直接令我们爱死。

企鹅和丸丸站着聊天,我和维坐着挑碟,少侠与水母时不时出现一下下。像这样的生活过得真太奢侈,是不能多享用的。下一站是水母家,我和少侠直接陷入了PS2的狂乱中,描述得太夸张了,我只不过不太注意其他人在干什么,少侠只在感慨原来PS2是这样(我说你学游戏难道还需要入门么)。

之前坐在吉野家时有个话题是猫,等见到猫真身时,丸丸少女变得大爷起来。维说你要是喜欢就带回去养吧,丸丸就差没星星眼凝望,真的可以吗?!然后小笼子重出江湖,把这只正式名为“三鹿”的小白猫降服了。丸丸与我们挥手告别,企鹅约好明天见。于是丸丸说好乖。

晚饭。公车。深夜散步。

路上少侠和企鹅一直在聊天,我干扰失败只好被夹在中间,后面的维一直在发短信。从小门穿过时,之前在说我又怕我过不去了的少侠还是很轻松地转过去了。又是深夜到家,又是两个女生出浴。于是,企鹅的头发我玩了两天,阿球和少侠的头发各玩了一晚,那时候我就在心想这应是玩少女头发疯狂周末才是。(顺便说,阿球你不用怨念了,企鹅她们也没吃上我和维做的饭!)

但玩头发就意味着离上床睡觉不远了。第二天过得很简单。我非常痛苦地终于七点半爬起来,本以为九点四十发车还绰绰有余,结果赶到火车站才发现记错时间,离发车只有十五分钟不到。少侠涌在安检大潮里快要找不见,我说叫她一下,企鹅说别叫了。

剩下我和企鹅奔往某甜点店,同时也通知了丸丸。事实证明丸丸的晚起是明智的,甜点店正在开店准备,企鹅说我们来看做蛋糕,于是就举着相机到处咔嚓。找不到路的本地人丸丸又在我的带领下才抵达店内。连同水母,四个人在楼上吃完,打了三局牌就被赶了出去。然后午饭。然后再度返回火车站。送企鹅进站。

在某人强烈要求下,本打算回去午睡的声称每天不睡够十四小时是不可以的丸丸终于被拖上了去往图批的公车。

很可惜,回来时乌云压地,暴雨将至。

04

那天晚上,我穿上你寄来的猴子衫,然后打电话给你。你说你正在洗衣服。我说我穿着呢。你说哦。我问你是不是也买了一件。你说是的。什么颜色。蓝色。大小。L。不会吧。一模一样。一模一样。你太可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