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9 18:52 5

超音波#016 | 熊先生的初次登场

A Thousand Words by Styrofoam

ALBUM: A Thousand Words
ARTIST: Styrofoam
LABEL: Nettwerk
YEAR: 2008
GENRE: Indietronica
RATE: 8.7

TRACKLIST:
01. After Sunset
02. A Thousand Words
03. My Next Mistake (feat. Jim Adkins)
04. No Happy Endings (feat. Erica Driscoll)
05. Microscope (feat. Blake Hazard)
06. Thirty to One
07. Other Side of Town
08. Lil White Boy (feat. Josh Rouse)
09. No Deliveries List (feat. Lili de la Mora)
10. Bright Red Helmet
11. Final Offer


在遇见他之前,熊先生有过一个主人。一个十分正常的中年男人,不像后来的他那般神经兮兮带着面具招摇撞骗。主人命令熊先生称他为Z,于是熊问,你的美梦是当动物园园长吗?Z摇了摇头,我的熊,很遗憾,我是虚无的ZERO。回答之后的笑声在皮囊下翻滚却逃生不能,熊先生装作若无其事地绕着Z打量了三圈,好骨架不去练健美实在可惜,不过,我想躺在床上照样可以练习力与美,虚无与永恒,不是么。那时候的熊先生,说话毫不顾忌,实为初生之犊不畏虎,既然混这个世界需要负债的话那么用身体去还——这种伪真理的言论若要说出来不脸红的话那么熊先生也不用套上如此憨厚的熊头套,也许在Z先生看来,憨厚是清醇如酒的性感,但对于一位只做家务活的长工来说,性感是用来清除污垢的抹布,在熊先生的眼里没有比打扫更性感的活儿了。

Z就笑咧咧地说,那你来帮我清扫下这里。工具任选,方式不限。熊先生歪着脑袋——当然在Z看来,他家的熊自始至终保持着一个让人想捏脸的表情——露出几分惊诧但很快就歪回去了,先生,我能不能把你丢出去。

窗……窗外?

Z发出疑问时,已经身在窗外,且是相对熊先生的窗外。Z不好动怒,只好按着额头醒醒神,一边闭眼一边发问,还想不想我发你工资啦?

非常想,先生。你知道我背井离乡,被剥夺了人格,如此不幸,您发给我的微薄工资就是滋润我身心受害的细雨呀。

噢,Z莫名笑了,噢,Z莫名哭了。

熊先生把脑袋趴在窗台上。

Z开始陈述,没错,你真是个可怜儿,要不是我把你从大街上捡回家,兴许你已经被人贩子拖走从此流离各个变态马戏团,要不是我替你洗澡清垢换上这套超级超级男人的熊装,你那美妙的皮肤早已不知道被太阳强奸成什么样儿,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快把我拉起来,快伸手。

面对阳光开始流泪是非常矫情的行为,但是熊先生已经装熊了,还怕装什么呢。Z向来宅心仁厚,不踢打不鞭笞差不多令熊先生堕入温室花床,然后翻滚,床单上有颗被电劈开的红心,齿痕尖锐,像Z右手小指的指甲一样。熊先生探出来的右手,被棕色皮手套裹得严严实实,指节分明掌心圆润,是美好的归宿。Z握紧了这份好心,笑容浮现,衣领被风吹动。

很可惜,或者说很痛快的是,熊先生施力过度,Z从窗台上撞下来,站在窗前的熊先生非常无辜地耸肩瞪眼,虽说那眼睛已经够大够圆。熊先生试图解释这一切,我以为我能把你举起来,却发现很自不量力,如果能像你卧室里那幅画一样会梦幻飞行大法那就好了。Z抚抚脸蛋拍拍屁股,重新站起来,还好,没有吹黑胡子翻白眼皮。

他轻轻贴紧熊先生的棕鼻子,喂,信不信我吃掉它。

或许熊先生觉得这没什么不好,不以为然,或许熊先生认为人类消化纺织布料是件挺值得鼓掌庆贺的进化大事,但都与己无关。Z挽着熊先生的粗脖子,左腿一蹬,从窗台上跳入室内。

把那些闪耀的事物也一一拖曳进来,好比亲友团入席。

熊先生愣在夕阳当下。

为什么这种场景不停地在自己眼前重复,无止无息,错过,被路过,见面,被遗弃,拯救,被伤害,记得,被忘记,你好,再再见。多年前出生时的哭声一直顺着成长脉络爬到了如今的深夜,十分闹心,嘤嘤细语的秘密尚未破开,更多的秘密又蹦弹在熊先生的胯下,真是不幸之极。

让我来帮你脱衣,这是不是太幸福了。Z光着上身,右手不停揉捏后颈,下身的牛仔裤挂了几条彩带,有根橘黄色的一直拖到地板上,熊先生肥大的右脚正好踩中。Z移过去,站在熊先生的脚背上,努力去解熊先生颈后的按扣。

去了头套的熊先生把头紧紧贴在Z的锁骨处,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男性体香把熊先生给迷昏了。Z很安抚地剥除熊先生厚厚的外大衣,上身裸露,这样很幸福。一如靠在我肩头的那个姿势。

熊先生收起平日里的飞扬跋扈,微红的脸蛋也许是在头套下待久了才表现出来的羞赧,也许本就是熊先生的可爱气色。他低着头,他也低着头。

剩下的……我自己来。

怎么可以?!Z显得非常震惊,一把环住熊先生的细腰,跪在地上,虽然不怀好意地吹着热气,但很利索地便解开捆绑在熊先生小腿上的鞋带。再稍微一拔,两下,Z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熊先生一躲闪,Z跳开。Z扬手一拉,卡在腿际的熊装便彻底从熊先生身上脱离开来,然后,Z轻微一笑,噢,你还穿了那个。

熊先生板着脸,废话少说,不脱我自己来。

这时Z急了,连忙阻止,叫嚷着乐子都快被你搞没了你又不让我搞屁那老子还能搞什么屁。是的,我没有屁要放。你没屁放还说个屁啊。很抱歉,我不说了。行行,现在就只想把你丢进这放满水的浴缸,看你放任何屁还有没声响。

Z抱起熊先生,两人一起跳了进去。

随着泡沫的减少,幻想也变得偃旗息鼓,也可这么说,随着浴缸里水顺着出水口越转越少,整个夜晚开始变得真实起来。

Z说,你闭上眼。

熊先生把眼睁开,整个房间都闪着蓝光,Z不知在哪。

Z说,我去倒杯水。

熊先生将杯子放下,杯中的那个世界一派空茫,空茫的自我,自我的空茫,身份互换,交杂,融在一起再被你喝掉,Z笑嘻嘻地接过来。

Z拽起熊先生的大耳就朝那间被誉为魔鬼训练营的卧室奔去,熊先生整个下半身头拖在地上,嘴里不停嘀咕道这到底是训练啥哦在下又不需要恐怖的肌肉更不需要莫名其妙的床上招式,可Z浮着算是满意的笑只顾前行,刚洗过的发一缕缕垂在眉间,水珠偶尔滴下来,化为假意的泪水再消失不见。

像Z信誓旦旦承诺的“洗澡乃每日大事我不帮你洗怎么体验美妙”的美妙,也全都从Z的嘴角溜走了,熊先生从未感受过眼前这位主人所言的美妙。笑容总在荡漾,被吹走,残挂在窗帘上死皮赖脸地敷衍夜晚,最终一啪,黑暗拎起不正经与不和谐,一手一个,扔至窗外,室内充斥着死一般的寂静与熊一般的实在。

熊先生趴在床尾,对着白墙问话。我是不是该走了?Z正坐在熊先生背上翻电费单,计算中的数字被打乱,意念里的上帝笑呵呵,回首又见他。

索性挥手给他妈。熊先生的提问并非无情无义,在Z看来这差不多算是身为独立个体的一份难得的自觉。在本质为温吞水的生活里相处平淡自然不能归咎给谁,Z又无心撕破自我,把变态神游呈现在变态伪装面前,哪怕那仅仅是一身熊装,哪怕一身熊装的熊先生也曾以犀利之言讽刺过Z,你他妈不就是个恋童的可怜蛋吗,说你变态是赞美你。

把洗澡当成仪式自然是好,但把这个仪式当成唯一的救命草就愈发病态了。当熊先生蜕去白日里的装扮,赤裸裸地享受夜晚的宁静时,Z变得十分癫狂,躁动难抑。熊先生十分好心地询问,沉默回敬;熊先生十分好心地触碰,拍打示爱。这样可好;这样很好。

好不好都成一句空话,皆不如亲吻实际。熊先生对后半夜的鼻息律动很满意,熊先生从中找回了久远摇篮时代里的主题乐曲,时隐时现的铃铛,在头顶上跳起了凌空之舞,舞蹈下的记忆还有晚风与河流的翕动。

从高到低。

从鼻尖到足尖。

从Z到ZERO。

清晨醒来喝水,Z的鼾声依然如潮,缓缓推动着晨光在室内的迈进。熊先生抽出书桌前的椅子,摆至床前,像个傻瓜一样注视着鸟群在远处建筑上飞左飞右,足足有一个钟头。然后迅速穿好堆在墙角的熊装,从门后取下头套稳稳套入,再缓缓踱回窗前。

推开。

跃窗而下。

滚了个半身,然后头对着窗,脚对院子里的墙,脸朝天,熊先生开始一动不动,表情着实可爱没人捏。呼呼声驰过空无一人的街道。

没过多久,Z揉揉眼睛便拍着右手边的床板起身了。

喂!

发觉门后与墙角的缺失后,Z立马冲到窗前,翻身跃下,又小心避开,生怕踩着熊先生的脑袋,即使那颗脑袋有厚厚的保护套。

低头叹气,好吧,Z揉揉熊先生的棕鼻子。

然后两手抱起熊先生的腰背,抬脚向院门走,刚到门口,Z正了正自己的帽沿,呼口气,继续向外走。

空无一人的街道,与空无一物的白日梦。

垂地而笑,但是你又看不到。熊先生享受着半身凌空的快感,直逼深夜中的回忆。你不曾知晓。我不曾言说。错乱的终成过去,过去又烧成灰烬,只有灰烬之外的才凝为回忆。

Z把熊先生放在一个绿色垃圾桶与电线杆之间,对面有个路牌,白字绿底被绿树枝桠遮掩。

无奈地一笑,Z推推鼻间的眼镜,然后转身离去。

熊先生乖乖躺在那儿直到第二个傍晚,有个家伙朝肚子踢了两脚,熊先生一句“妈的”起身。那家伙没被吓跑,实在勇气可嘉可爱有余。熊先生一摇一晃地靠了过去,那家伙一边咧嘴一边托住正要倾倒的肥壮身子。

喂喂——想跟我回家是吧?

可惜此时即便有千言万语也无法传达,错了,不是无法,而是不能,熊先生默默忍着饥饿继续靠了过去。

想亲我?

根本没那回事,眼前这该死的家伙带了张该死的花白面具。

在熊先生即将推倒成功的前一秒,面具男反身把熊先生扛在背上,然后一路神经兮兮开着各色玩笑把熊先生领回了家。

从今天起,我是你的主人。

而熊先生在面具男面前说的第一句则是,晚上好。

灰烬之外是回忆,灰烬之下有座渣滓城堡。

那么晚上好,我的熊。

Today in History

2005  •  莲 开 四 瓣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