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7 17:41 1

夜半诗吼

01

无题

空中的床:
我躺在
没有边际的白舟

光:
牛奶般蔓延
你准备明天的早餐
罂粟

你织秘密的线
和你自己一起
把它织进光里
织进我透明的眼睛

你的手是烟草
一个瘾君子把烟灰浸入水中
我们的沉默是黑色洞穴

有时从中走出一只独角兽
静静舔食玫瑰的刺
蓝色血液滴向你的胸口

追回黎明前
海螺中的酒
我看到森林背后
唯一的树

很抱歉的啦,这首诗可不是我写的。虽然我很想揍半夜一点半给我发怎能如此文艺短信把我惊醒的阿飞同学,但看在你喝醉酒的份上,电话骂人也就算了。

02

那该死的陪伴了我三天的贱骨头终于从我喉管里下去了。然后它消失后所留下的存在感也太过强烈,直接导致我说话惨痛异常。好吧,昨天因为太阳好……温暖,所以我就话多了点,我真的不是……寂寞难耐……啊!

维说我炒的菜太经典,咸到永生难忘(哪里有,那次明明是我放盐失控了),还说湖南菜难道都这么咸吗,又咸又辣?我说不是啦,这真的是个人技术问题!不过我真的很爱吃此类很好下饭的东西……但说起来,大学之前,家里人说我吃菜吃得可咸了,菜又吃得多,饭却只吃一(大)碗不再添;大学期间,我的口味变得淡了许多;现在,我又像是掉进了盐罐里似的,而上次回老家,我妈炒的菜辣得我肚子直痛苦了三天四夜,唉!

妈说不要老吃小菜时不时买点鸡肉炖汤吃吧。对哦,我每次吃茄子就想,要是能有猪肉就更美味啦。

03

昨晚逛伪夜市时,被路边旧书摊老板的彪悍给震到了。你一本破烂不堪灰尘多多的四拼一漫画也敢卖八块,维想要的由贵三本竟然要二十元。我就当着老板面咒骂这些书可别想卖出去啦,女老板非常淡定,把书一放,重新坐回靠椅,一副卖不了也无所谓的表情。

不过走到十字路口,那个旧书老板就连连让步,十六跌到十二,我说五块一本就五块一本,然后搞定。维竟然又买由贵,虽然这个并没收入完结篇。我拿走的是成田美名子……我为毛又想看少女漫画了(因为你是脑残正太),好可怜的地方,连本可看的漫画都找不着嗳。

Today in History

2009  •  无所为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