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8 15:14 1

独二无三

SoulBlack
fanfiction of 《噬魂师》

局外

就像那天一样,太阳一副大无赖状裂开嘴,垂涎欲滴。两列带条似的云以这位馋嘴太阳兄为中心,八字排开直到接近蓝色的透明。他当时站在露台前喜形于色,两颗金灿灿的星星差不多要蹦出眼眶。随微风飞来的两只鸟儿正巧路过,砰——右边那只不幸被击落,原本一左一右恰好镶在太阳兄两侧的黑点仅剩下一粒。

他立马转身朝后方的人吼,“谁让你乱射啦?!简直不可理喻!”可惜白眼加皱眉也无济于事。把枪举到嘴边吹热气的莉斯像什么也没发生那般,抱怨地说,“KING,我们快进去吧,你倒是不怕太阳晒,可是……”已经化为人形的帕迪随声附和,“对呀对呀,快走吧,KING!”再次转过身来的他非常不高兴,厉声斥责,“跟你们说了多少遍别叫我KING,要叫KID!”“可是——”“什么可是?KID才是上下对称,KING根本没有美感!好啦回去,真羡慕那两个笨蛋可以去海边爽快……”

魂黑

沙漠里总有绿洲,相信这个真理是很美好。就目前而言,我只想一刀劈死那个矮子,别说什么哎哎跟着我这个天下第一走就行了,也别说你会找到救命之水我看喝你身上的血就够救命的。

“自从上次后,我们……我们还没单独出去过吧?”他依然没大脑。我干脆不理,拖起沉重的步子继续迈进。黄沙蒙面,敢问神秘的海又在何方?

“喂,Soul,那都过去250年了?时间可真快。”嗯,时间也像个傻蛋,就差没人踢它一下。我扶扶额上的头罩,回头骂道:

“是是是——快走,不然别怪我砍你。”

他却故意一瘸一拐起来还不停埋怨鞋子里进沙硌得难受,当然,深受玛嘉礼节教育的我,给他“一手刀”也算是客气了。我说,“你的生龙活虎全都飞上天了是吗,当初是谁跳到树上说这条路可行的?没让你背着老子走已经很厚道啦,还想怎样?”

“Soul,先休息一会嘛。”

“不行,路都还没找着,你就想休息?”我揪起他的耳朵,拎起来走,实话说,这矮子还真不重,与当年战争时期的体重比没差多少,可见他和这250年的时间一样傻蛋,根本没有变化,从大脑到身体。那些与“黑暗”作战的经历就仿佛矗在昨天,不过真羡慕身边这家伙,仍是那么缺神经,无知即是福。

自从玛嘉被分配到欧洲区后,我也难得来一趟Death City。与那边薄雾细雨连连的气候相比,还是从小长大的炎热适合我。这次Death Size(及其伴侣)的会议虽然无聊,但扯上了世界气候骤变问题也算是积极的,依照变态KID的预测,那尊改变气候的魔道具深埋在大洋洲沿海的某个小岛上。我轻笑地抱肩,这事注定与我无关。哪知这个完美主义变态用中指指向我(还有不怀好意的笑),“你,Soul,跟Black☆Star回大洋洲完成魔道具回收的任务。”

什么?老子当然没听错。我和黑星小子的“合作”仅有一次,那还是对付当年臭屁不止现任变态死神的KID你啊。

“嘿,我和Black☆Star的波长不和。”

“现在椿还在休养,所以只好委屈你了。”这该死的KID竟然只当我默许。而坐在我旁边的Black☆Star也一脸正色,郑重地说,“你放心,经过这些年与椿之‘妖刀’模式的磨练我已经能握住你啦,嗯那个,Soul还没去过大洋洲吧?”

我只好缴械投降,“唉,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现在他摇头晃脑就好似中了狂气,两眼翻白,舌头摊在嘴唇上,却还发得出声音,“喂……喂……Soul……So——我……我想……喝……水……”要不是自己也没气力,我真恨不得一拳把这张脸砸个稀巴烂。

我最终还是把他背起来。他胳膊上的黑星纹样就在我嘴边蹭来蹭去,想起很久前问过的问题,他很自豪地拍胸脯说,“那就是王者的证明。”

王者个屁嘞。都晕成和天上那个笨蛋太阳兄一个傻样了。

星噬

黑暗中有笑声传来,顺着通道前进,索取亮光,却发现最终捧在手心的只是一枚老旧的金属黑星,暗淡的色泽竟和通道外面的世界如出一辙。我站在出口,感觉到剧烈的摇晃,星从指缝漏走了。脸上却迎来犹如暴雨一般的袭击。

痛。我睁开眼,太阳就在正前方。

他从我身旁站起来,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笨得都不想醒来了呢。”

“你打了我?”我摸摸脸。

“嗯。”

“你还灌了水?”我再摸摸脸。

“谁让你打也打不醒。”

“等等,你用什么装的水?”

他从身后提出一只黑皮白底的靴子,用嘴努了努。我朝脚底望去,现在只剩左脚还套着有鞋。我仰头就骂,“你敢用本大爷的……”他却非常不耐烦地丢下靴子,“赶紧套上,你看太阳都要落海了,你还躺着,够休闲呐。”我一时语塞,只好捡过来甩干水,穿好靴子站起来。

太阳兄虽然一向猥琐,但有了海的滋润也显得柔和万分。泛着金黄光泽的海一层层推着白浪向我们涌来,身后不远处还是令人难受的荒漠,算了,一想到晕倒的事我就想耸耸肩。

“好!”我整理妥当后神清气爽地说,“那我们快走吧!”说完,就兀自向无比欢腾的大海跑去。

“喂喂,你去哪?你会游泳吗?”

“怎么了,Soul,我们不是要去完成任务吗——”还没说完,我发现海面已经没过脖子,接着,我无法出声了。

“这个笨蛋!”

等我再次醒来时,已身在一间昏暗的小屋子里。但昏暗持续不了多久,窗外的烟火把室内映照得如明昼一般,笑声陆续传来,仿佛还有歌舞声。我推开门,在广场上找到Soul,他正靠在石柱上欣赏着表演。

“哟,你醒来了。”

“嗯本大爷一日不过三醒。但这又是哪儿?”

“把你拖到东边的小镇上来,正好赶上他们一个什么节日。明天再搭船去那个岛。”他两手插口袋,裂开嘴,火光打在脸上红润异常。

前方有两三个人扭头来看我们,接着窃窃私语,尔后更多人回头一望。我诧异地看看Soul,又望望四周,然后,我镇定了。看来这个小地方也有很多拥趸,我果然是光芒四射名不虚传天下第一工匠。

——快看,是传说中的星族!

——最后一个啦!

说真的,当时我有不好的预感,于是赶紧捂着裸露的胳膊往回走。Soul却一把拉住我,然后笑着说,“Black☆Star里名字里的☆该怎么读?”

我一听,顿时释然。迎着手舞足蹈的人群走去。他们争相与我握手拥抱,有的是因为我种族稀罕,当然也有的因为我是身手非凡又独一无二的Black☆Star啦。在触摸与微笑之间,我朝Soul比了两根手指头。

“星念成‘K’,是‘KING’的K!”

“那样KID会生气的哦。”他说。

会又怎样,那个头发三道白的家伙根本比不上我,我这绝不是自夸,稍微抬头望望,就能望见那些被我身上光芒照亮的黑暗之星。

镜中

哈气。拨号。

躺在床上的椿看上去气色很好,脸蛋微红,连远隔万里的意大利也似乎闻到了香味。玛嘉托着下巴,小心地问道,“你不会还没有吃晚饭吧?”椿眯着眼,两手摇摇,“没有没有,已经吃过了。倒是你,快吃中饭了嘛。”“对哦,”玛嘉叹了口气,“虽然我很爱拉面,但天天吃就……而且Soul老嫌弃这里的天气。”椿坐起来说话,“你应该趁上次会议跟KID提出来,换换环境总好点。”

“别提了,会议后没两天就收到Soul寄来的特制明信片,你看——”玛嘉把它贴在镜前,椿稍微凑近后才看清楚,然后笑了。Soul揽着Black☆Star的肩,后者左手提着一条黄鳍金枪鱼,两人只穿着沙滩裤,Black☆Star笑得格外灿烂。“这两个笨蛋,”玛嘉无奈地耸耸肩,“再没有比这两个更巴嘎的笨蛋了。”

椿把身旁的婴孩抱起来,开心地说,“等这家伙再长大一点,就成为第三个笨蛋咯。”

玛嘉笑笑,“但愿他能聪明一点。更何况这世上需要三个笨蛋吗?”

for 《动漫前线》
10/30/2008
Today in History

2009  •  换装  •  0 条评论

2006  •  说画#007 | 我去帕尔那索斯,你回过去  •  0 条评论

2004  •  暖冬飞雁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