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9 21:54 4

一百年后的世界

01

那应该是回家期间,在睡觉时我竟然忘记把眼镜摘下,然后很幸运地把鼻架折断了。醒来时浑然不知,颤颤巍巍地就爬下来,镜片一左一右地摇晃,我以为这个世界犯晕了。

我妈陪我去买火车票。掏出钱包一翻,我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归途的车票,很可惜,日子是在昨天。我妈帮我办改签。竟他妈的要再交一个全价。我说算了不回去啦。可是她却已经办好了。

后来我妈就去打麻将。我跑回家匆匆整理。发现带回来的一本小说的书脊很幸运地从正中间折断了。

我忘记那是哪位女作家的书了。从梦中醒来后,在发现阳光终于肯赏脸的同时也遗憾地看到了融雪。我不应该睡到中午的,对吧!

02

这一年,饱受了各种催促。依照小谢的话来说,难道我真是正宗催小牛的血统?不可能啦,动物界要是能引领国家公务员,那么这个国家的前途一定是异常光明的。在我妈的眼里,公务员比女朋友重要,工作比恋爱重要,房子比生子重要,钱是各个选择题的关键之匙。

过两年被催考公务员的日子还算好应付,但这也是最关键的一关,一旦我欣然报考公务员,就离被催快找对象的苦日子不远了。由此可见,报考公务员一事,能拖则拖,不能拖就逃。独生独身主义万岁!

03

在喧闹如炼狱的炮声中睡一个安稳觉,这已经是精神不正常的人最恪守的梦想。不过,比放炮声更烦人的莫过于亲戚长辈越来越形式的走场慰问,有时候让你答是也不是说不是也算是(这什么呀),冰冷的一年一度聚会。纪念什么呀!

我真的不是反家庭分子,我很羡慕有相差不到三岁的兄弟的家伙(看出来了吧,我心邪恶根本不是冲着家庭去的!),可惜在现行制度下,这种关系会越来越少,以后就会面临除了双胞胎三胞胎其它兄弟姐妹都会绝迹了。“One Family One Child”,如同那句至理名言“One World One Dream”一样精到,把全部的梦想与梦幻都浓缩在一个世界一个子宫之内。

所以我很向往一百年以后的世界,没有任何多余的附属关系,没有兄弟姐妹早已功德圆满,在一百年后的世界,我们的词汇里将少了舅舅(及其夫人)阿姨(及其丈夫)叔叔(及其夫人)姑姑(及其丈夫)等等旁系亲属名词,只剩下弥足珍贵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

那时候就不会有敷衍了事的一年到头聚一聚仪式,没有纷杂的你来我往无不相干有事放屁无事不登三宝殿,没有调教不便满地跑的小孩子们,没有多余的说教无谓的拜访。(我果然反家庭耶。)

不过,这个One Dream还需要领导阶层将政策贯彻坚持一百年才行,这革命如此艰巨,不能有任何叛变,还不能出现违规偷生黑户,所以说名词灭绝计划是多么世界奇迹呀。

我好想直接生活在一百年后的世界(这是逃避!),废话。

04

一八四君在电话里挑逗老子,我也是很下流的。啊,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去陪你一起住小旅馆会对你做什么吗?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