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2 18:32 4

守株待兔

01

碎碎说我每年都要重新来一次化整为零,推倒一切。谁让我那么粗心大意又衰了一次,还好,写给小雨的文他有打印。这竟算是唯一的底稿了。搞不懂身为备份控的我在对待自己辛苦写出来的这些东西为何却那么疏忽,啊我明白了,因为一旦写出来全部文字都变得矫情异常,让我备份无能!

我想念兔子。想念在夜晚骚扰他和被他骚扰的那些电话。前些时候无意看到兔子有关《旧地重游》的评论,也许是他在看过电影后对小说原著的想法。而我从家里带来的这本书还放在床头,一直没抽出时间看,是想按手头所拥有的伊夫林·沃作品的时间顺序来阅读。同样的计划也包括了格雷厄姆·格林。以及最近对其改观的库切。

早几年赶时髦状从图书馆借来《耻》,一口气阅读到五分之四,便难以为继。现在我醒悟过来,当年为什么我读不懂、不欣赏库切,是因为那个我不够无耻。

02

下午没心情写日志了,就这样。

Today in History

2010  •  枕边微光#017,于追忆中失去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