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5 18:46 3

谋杀犯男一不是色情狂

01

周六的梦。

人物主要有男一(很坏很渣!)、男二(很乖很美?)、男三(我?)、女一(模糊)和女二(同样模糊)。五个人聚在一起时算是梦的高潮,清醒梦,“我”能意识到身在梦中。外出游玩,住在一家颇有情调的小旅馆。夜晚。纠纷模糊,男一把男二在走廊上截住,将其按在墙上——并不是什么浪漫的事,男一用类似冰锥(老子看劳伦斯看多了吗)的玩意儿从男二的喉结处慢慢捅进去——那时候,男三好像在不远处凝视,或者,“我”又穿越到男二身上,男二无半点反抗,痛苦却传染给了男三或者说“我”。

后来,男三叫来女一和女二,男一站在走廊上看风景(因为是一楼,从走廊下去便是庭院),他异常平静。两个女孩指使男一去搬尸体,男三则站着发愣。男一搬了一会儿便嚷,喂你过来帮忙。于是男三过去。

在男一挖坑的时候,男三挨着女孩们,三人像患传染病似的一个接一个哭起来。男一默不作声地继续挖坑。

回到学校后(高中吧),班上同学渐渐疏远了男一(至于尸体有没有被发现不得而知),平常作恶多端的他开始变得沉默。在一堂英语课上,英语老师转过身来发现讲台上有一叠色情涂鸦,画的正是没穿衣服摆出各种淫荡姿势的自己,她一怒之下用右手拧着男一的左耳将其拽出了教室。在楼层的转弯口撞见同年级的一位男老师,他堆起笑脸将一个纸箱塞给她。

男一凑下去一看,满箱的安全套,各种颜色各种款式。

梦结束。

02

在醒来的头几分钟,会觉得梦很逼真;再过几分钟,梦开始变得淡薄。也许在后来的时间里梦就会被现实洗掉,也许它会因为某种特殊性而被保留下来。任何一次对梦的述说,都是对梦的加工。这种加工带有强烈的主观修饰,因此无视了诸多梦的暗示。真实的梦永远不可能被醒来的我们知晓。

梦见了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