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6 16:58 4

反反调戏

01

这样好玩吗?当然,如果不好玩为什么要玩你。

“时间的箭头是往另一个方向移动的,这些看不见的线条暗示着一个不一样的顺序与过程的关系。”

马丁·艾米斯《时间箭》P116

在向前时刻缅怀向后时分,无辜的却是那些河流。河流说,你们不要两次踏入我,我不再是过去的我,不再能提供“流逝”的冰凉快感,不能开玩笑,不能因玩笑而玩笑每一粒卵石,它们是过去与将来的见证者,静止者并没有现在。

可是另一个马丁,马丁·瓦尔泽的箴言正是:“以往作为当下。”我奉为“遗忘”心得,只有过度沉浸在往昔中,才能忘却往昔那些自以为不能忘却的残渣。

02

时间画面静止在蓝屏上。

我对它束手无策,原有的手段已然无效,如今只能等待。可是蓝屏不是树桩,应该到来的也不可能是兔子。

如果真变成机器人那就好了。

至少,

还有定律可遵循。

——禁止你我他。

——绝对你我他。

指代可笑又无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