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2 16:42 2

没考好就去跳楼吧

01

早晨六点被疼醒时,我却想到大便。因为有过死活拉不出来的憋屈感,所以对即将到来的临幸万分感激。大学寝室里的大哥曾自嚷每天早上蹲厕所是雷打不动的事,当年不屑的我现在才对此投以极高的敬意。嘲笑阿拉蕾肆意玩弄大便的感情明显是幼稚的,只有会享受玩弄大便的感情的人才是健康的。哦买屎,枕边放着大便书竟然没有梦见大便超人真是不敬。

总想更黑皮一点,喊出口号“厕所是我家”,深切领会马丁·艾米斯在时间箭里不堪描述的屎尿倒转精神。怀念起屁颠屁颠的阿拉蕾,竟无语凝噎——身为机器人你是无法感受解大手的乐趣吧,把厕纸统统给我拿来!

十几年来的不健康生活方式终于给了我一记重拳。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那么多的执意不前实在太傻太天真。体内住着个混蛋攻,今天他以为他是闹钟,吃掉了我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睡眠王八蛋。我试图忍耐着,平趴在床上努力补睡,可这混蛋仿佛叫嚣着再不起来就攻穿你——等我洗漱完毕,手机闹钟正好响完。喝了一升水,蹲了一次厕所,心猿意马地抓抓头发,出门。混蛋攻安睡了。

比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来说,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小时是有点纵欲过分。当然要保持积极乐观。R之前好几次对我说,等你生病了就知道什么都不重要了。你果然是关心我嘛。

是的,又不会死。痛并快乐着是我们一往无前的力量——这台词好他妈No Music啊,可是混蛋攻上了我后我却无力做任何事情,这怎么快乐?

苗苗说你病了后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我还是自怨自艾自暴自弃自我检讨自我勉励又自我矛盾。如果再不纠正,只会更痛苦吧。本名释义放在这里正合适,革除不好的(东西);可是如若加上姓,吴(无/勿/毋),岂不是很纠结。规律生活才不会计较这些文字游戏,它只看重你是否听话。

在电话里与企鹅说着假想,如果让我一生健康无病,我可以不要任何性快感!哇……这才是禁欲极致!

丸丸震惊,挺住,你为何要去老年病医院!所以说我已经提前迈入老年,谢天谢地。

我,真的要和过去说拜拜了。

02

端午那天从医院出来我就又跑进书店自我疗伤,狠下决心把玛丽阿姨买了。前天重温“跳舞的牛”,发现这童话所蕴含的东西太深奥,不禁想年少的我怎么能读懂呐。

和丸丸看了两天演出,丸丸不在的那晚,我旁边坐着两个高中生,很萌。左边的左边那位笑起来简直可以秒杀我。虽然他不如左一同学高,但他比左一更有攻相……好吧我这个恋高中生病患者退散。可是,

为毛每年都要认识一个要高考的孩子!

沃先生慢吞吞地卡在《邪恶的躯体》,这下好了,尘尘寄来的马修系列要来重修旧好啦。

繁花将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