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7 15:25 3

造梦:半年以后

01

星期三。光线适度幻觉没有,注意到时他已准备下车,耸耸右边肩膀再拉拉背带;那天我抱着一袋菜。星期四。梅开二度这种伪浪漫真淫荡的事情不要秀在我眼前,可是我再次看见窗下的他,侧脸的高中生其背影和走路、踮脚方式都很可爱;那天我抱着一桶4升的水。星期五。独自抱着五根黄瓜两根茄子一把包菜,却没看到他。

九零后马上要被拍死在沙滩上,零零后的浪潮啊……请更咸湿一点吧!说起来,似乎我家Laura Veirs今年要发片,《July Flame》,马上就七月流火了,封面怎么还不出来!我对零七年《咸浪花》的印象已经模糊了。又及,猴子八月也要发片,今年果然是我本命对吧!(脑残自插)

神说高中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说高中生就像是不停被扯断不停再再生的蚯蚓(这比喻……),神你大爷恋童状说个屁啊,年岁不饶人,惟有钻树洞。因此衍生的场景是无比凄惨的,褶皱不止犯贱不息,握紧滑嫩嫩的蛋蛋就仿佛看见未来式擎天的喷……泉(?),孙猴子的水帘洞里,没有猪崽子,全部都是红屁股的小猴子,这是何其美好的桃子园。

神说要有屁,于是就有了屁。

02

我在昏暗中坐上末班车,然后穿梭在大学校园里,前座坐着一个始终想不起名字的初中同学,她转过头来对我笑,我心想笑屁啊,老子还不知道你叫啥啥啥子还是啥啥子啥呢。醒来后才确定是前者。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路人会出现我的梦里。因为当年被她拉去参加了几次惨淡活动么?那时候我好像还没变声,声音那么中性,啥啥啥子还曾夸奖过我,可惜,今非昔比。大学校园行到后段,只觉诡谲。原本没有围墙的街边,也矗着黑暗守护神。教学楼宿舍楼是那么陌生。公车牌号在前方后方闪来闪去,数字是那么熟悉。

日一日,青春年少。

我下车后,一个人往前走,左右都是初中学校的教学楼,前方是昏暗的综合办公楼,右前方,正是那片幽绿的竹林。从竹林穿过,继续往后山爬上,道路交错,众多故事的起源在此,却被分流,细化,模糊,没有影子。意象与地点更替,人物隐在指代之后玩着面具,没有未来。那便是空无一人的校园。没有鬼孩尾随我陪同我。也许在虚幻的梦中我并不需要虚幻的鬼孩。

03

半年以后。

我很诧异竟然像系列剧一样还能来个第二季,可惜第二季里的他也许换了个演员,也许演员没换只不过他……失忆了!

我撞撞跌跌地前往一个“别处”。如果“别处”可以解决生老病死之奥义那就完美了,但是它做不到。暂时的安全港,也不够格。抵达的“别处”就像是一座浮岛,四周没有多余建筑,只剩荒山。他并没出来迎接我,我也不觉奇怪。荒凉山庄,狄更斯会哭的;呼啸山庄,勃朗特二小姐会爬出来的。

场景跳接。

我抱着他靠在窗台前,左手按乳右手握屌,掌握了三分之二个点也应是知足了。他在我手中发泄。阳光刺眼。

跳接。

他开始发脾气,摔东西指空气操地板都来了,电视上的雪花点很像是从他脸上暴动出来的愤怒,如果这愤怒能具象化到点。我不太明白这事端是怎么挑起的,没有说话。后来他就走了。再也没出现过。异常平静的我甚至没想过要出门找。哪里找?荒山里有没有大灰狼?

房东(?)很和蔼地嘱咐着我相关事宜,当她指着电视机时,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离开这里了,而房东其实不是房东,她是他的母亲。

半年以前。或者更久以前。

我和他不知如何认识不知如何就搞上了甚至不知道谁上谁下你我分不分就欢欣雀跃蹦到了这里,一个“别处”,那时候的“别处”很模糊,因为当时那刻的我并没有旁观“外景”。唯有室内。我和他就沉溺在室内。他看似满足,其实更贪求着什么。我没啥抱怨。彼此亦没约定。随后就在“啊美好”“啊过去”中暗去了一切。

当时觉得对方奇妙,如今觉得自己太傻。

少年时代的保留梦是,一团暗影在天上驱赶着我,我十分乘以十地有压迫感。沉重的来自巨人般的脚步声一步一缓震击着那个渺小的我,大地广袤,只身如蚁。

彻,彻眠。

04

《造梦的雨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既然出现那么多“推倒”、“压倒”,不如把小女孩伊莎贝尔换成小男孩莎士比亚,这样就能与雨果更加匹配(好穿越……),再不济,司汤达也行啊,我非常瞻仰《巴马修道院》与《巴黎圣母院》的互攻(两者的裸体我皆没有看过)。说远了,《造梦的雨果》其实是不伦不类的绘本童书杂交子,不过也算是“杂糅”诸多表现手法的好家伙。

还是那句感慨,要是替换下,变成两个小男孩该多好啊!同样有此感的是最近有点小红的《大莫纳》(没买),为什么不把那个惨绿男主人公配给那个又神经又美貌绝伦的女孩的弟弟!大作家们,你们难道不知道两个男孩的冒险历程是多么经典多么激荡人心啊!(请望向汤姆·索亚和哈克贝利·费恩哥俩好)

好比昨晚看的某部又雷又爽又水仙的获奖获到硬不起的真同志歌舞电影,《若世界属于我》(Were The World Mine)。

太白日梦了!

但是我却喜欢上这个穿着I桃心NY的TEE不停扭腰的受君!So Gay你让我情何以堪。

滚回去想念我家bambiboy——治愈。

05

Calla差不多快听完听腻味了我却还没有开头。

这样是不行的。没有Calla当背景乐,我就是一团浆糊呀!

Today in History

2007  •  翻箱倒柜其实是抽丝剥茧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