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7 17:43 1

对倒之路

并没发生邂逅这等浪漫事,或者,从头到尾就与之无关。是我主动找上猪先生,在两周前的一个晚上。

那时候昏头昏脑逃出来,呼吸点冷空气,摸着还瘪着的肚子,跌跌晃晃地走进巷子。直走右拐左转。在运河之上的肮脏浮冰。在十字路口的药店门口。守住方向,揣测路人。向北走。在另一个药店门口停住脚步。猪先生姗姗来迟,没有接头暗号,只一个点头。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沉默少语,像一步步深入矿山的矿工。

喝水喝水。握着水杯取暖。看无聊的娱乐,等无趣的早晨。

猪先生制造最响亮的迷幻乐,我的意识三分之一是昏迷,三分之一是乱舞挣扎,最后三分之一是看得见的清醒。笔直小道染上暗症,走着走着变得扭曲蜿蜒,无视左右岔道,选择最中间的一条,懒人做法。反复回头,间歇性发作,在天平的中段摇摆,一次次退回一步,一步步重新出发。本已确定的,变得从未确切过,目的地无穷近又无穷远。我无数次对自己说,无数次想起过去曾/将来将执迷的生存宿命,飞蛾扑火。是一种天真,或者说是对自信的高估,倒回那么一步,不会改变什么,结束这段便可以延续着之前的继续前行,却不知一旦退回,便已经是回到最初。如此反复。在瘾发作时盲目乐观,在清醒一刻拼命克制,删除痕迹,消灭敌人,斩断退路。

按住心跳,努力努力让呼吸频率变小。长呼吸法。脑内列车相撞,那已经是梦的外溢。比失眠更痛苦的自然是半梦半醒。

想过的事情,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挣扎过。现在只需当成合理,顺从下去,依循既定,走向既定。没有突变的生活,就像不会涌现神秘捷径的旅途一样,四平八稳。那是一种理想状态,走一步就把退路消除,永远只能向前迈步,本无后悔可言。可这又要求在迈步之前,内心坦荡,双目前瞻。为未至的喜悦而期待,为将逝的空白而忐忑,诸多考虑交杂在当下,当下总令人窒息。

清晨假寐,临近中午时,困怠之极。

猪先生其实不胖,肥头大耳与他也沾不上边,但总觉得所见的不过是虚像,真实晃影晃来晃去,在他体内酣睡。于是,只有猪先生睡着后,真实的猪先生才会醒来。一种对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