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0 10:59 3

无处

01

梦很琐碎,有些不合逻辑事实,但因此而美妙。

——“我”,代表梦中玛丽苏;我,代表现实妄想狂。

“我”是个好孩子,有天晚上躺在床上接连看完两本书,就急忙给丸丸打电话报告,丸丸说麻痹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在赶稿没时间听你文艺荡漾。(于是我泪奔么。)

后来,“我”像是通过某扇时空门,来到了纽约……

有位很麻烦的评论家跟着“我”,始终甩不掉,“我”叼着烟买了份《纽约时报》,评论家趁机搭话,请问请问没个完,“我”很无奈地回着。“请问你是不是私生子?”听到这句,“我”简直要疯了,心想这家伙到底会不会采访啊,有没有水准啊,“私生子”还用本人来回答吗?“我”无视此话题后,他转向了重点,问“我”父亲的日常生活和喜好娱乐,“我”轻描淡写地说,“他呀,就在山庄里喝酒度日,糟老头一只。”

就在此刻,清醒机制启动,梦中的“我”醒了。当即上线询问九间,九间对“我”说,“塞林格滴酒不沾的!”于是“我”立马回到纽约街头,修正刚才说过的话,“啊,我父亲在隐居嘛,隐居的意思就是外人勿扰,understand?拜拜啦!”

——我的玛丽苏,哪里来的塞林格之子,快去死一死。

时光变得恍惚起来,“我”在西班牙语课上打瞌睡,被老师逮住,站在黑板前默写单词。写完十个之后,“我”默默回到了靠窗的座位。对着窗口继续发愣,被同桌少年戳回现实,同桌少年指着黑板上的那个单词问“我”什么意思,“我”疑惑不解,都是刚学的啊,哪有特别生疏的。抬头一望,黑板上十个单词只剩下一个,红字显眼,像是老师的批注,不过那却是“我”的笔迹。

“我”笑了,差不多咬住同桌少年的耳朵说,“那是,‘情欲’。”可以想见,单纯少年的脸蛋会有多红。

接下来是课间,“我”推开天桥边的一扇镶有玻璃壁画的门,走进去,有点后悔没有把少年带过来。

与其说这是露天便池,不如说这是露天艺术馆。除了“我”,这里的每一处都绘满涂鸦,马桶更像是装置作品,有点违和,有点凶猛,“我”蹲下来瞅瞅,站起来摸下巴。不远处的小树绿意青翠,风吹来城市的喧嚣,“我”转过身,心想妈逼的,这里千万不要是布鲁克林。

后来,我真的醒了,开台灯穿上衣,眯着眼去撒尿……

再躺下去后,梦还在继续,可第二次醒来后的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只觉得很精彩。

02

梦的解读。

1. 丸丸。对丸丸欲见不能的饥渴在梦中表露无遗,“明天你是否还记得,要和我一起去看阿凡达。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2. 九间和塞林格。昨天在九间博上看到年度书籍总结,其中提到塞林格在大陆最后一本译书,《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

3. 名作家之子。名作家不羁,身为名作家之子哪怕是私生子也还是很有压力的!其实就暗示着,目前写作灵感的匮乏吧……

4. 西班牙语课与少年。老子单词忘光光,现在只记得Hola和Te Amo,你好,我爱你。

5. 艺术便池。我,我需要发泄……

6. 布鲁克林。请-Fuck-保罗·奥斯特。“我”还在露台上大吼一声,“保罗·奥斯特快来见我!”

完毕。

03

昨天最兴奋的是,我买到了Araki三分之二“青少年三部曲”,《Totally Fucked Up》暂缺。

然后很花痴地等着看我家Ryan Phillippe在《Nowhere》里的出场,好美丽好青春,哪怕他都二十多了,哪怕身材不够完美……我还是在花痴荡漾下看完了此片。

在里面,也只有Ryan才算正常的男-孩-子!@[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