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7 11:50 3

二月二

Side A

在某处晃荡,被辅导员催命般的电话叫到办公室。

我敲门,她正打电话,我关门。心想肯定没啥好事,要给处分就来吧。谁知辅导员二话不说拉着我出此门进彼门,对面的会议室里聚着太多人,令有深度人群密集恐惧症的我心颤不已(好害羞好害羞),辅导员清清嗓子,开始一二三四通知事项。

最后指着身边的我,说由我全权负责。当时我早已吓懵了,她让我负责什么,一概不知。散会后,一个女生跑到我面前,说嗨。我嗨。然后震惊,你怎么在这里。好友Q基本算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除了中间有两次分班不在一个班外,我们俩是出黑板报的好搭档(当年我真是很文艺少年耶)。差不多要忘记我曾是出黑板报的能手了。我问你不是在武汉么,她笑了笑,没告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然后我找到辅导员,让我负责可以,快发点钱我们好去买颜料。买什么颜料,彩色粉笔就行了。什么啊,几年前我就淘汰了彩色粉笔,未免太过时了吧。最终可怜巴巴地要到点钱,然后去买了盒马克牌颜料……

在参观其他班的半完成作品时(这真的是大学吗!),我以不屑的口气和Q说,太黯淡了,我们一定拿第一。他们的黑板上画有颜色不明的蜡烛,至于为什么不明,对不起我色弱,加上太远,对不起我近视。我和Q往回走,正要转进教室时,抬头看见两栋教学楼间拉起来的条幅,什么为庆祝圣烛节祝同学们假期愉快。

那时我才想起辅导员交代的内容,也是跟“圣烛节”有关的主题板报。意识到后,我愤愤地说操这什么生猪节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呐。

Q似乎不很在意。我默了一会,继续说,那就让我发挥特长画一根又大又粗又长又光亮的彩蜡吧!说起来,当年我就非常自觉地继承了“点彩”风格,于是想夺目简直不在话下。

Side B

早晨八点我才看到企鹅同学在夜里一点发来的短信。与食物或者吞吐有关。洗脸过后,才想起有几年没见的Q,她的绰号便叫“企鹅”,是从名字谐音直接得来,也不知她现在是在留学,还是怎样。

这种巧合且略过。

我得说,在电影中看到过“圣烛节”,但印象稀薄。在这个清醒梦中,我甚至怀疑真实世界中是不是真有这个节日。最后的意象令我咋舌,当然,那也再正常不过了对吧。

最后是搜来的相关背景:

  • 圣烛节(Kyndelmisse),又称“圣母行洁净礼日”或“献主节”等,是在2月2日,即圣母玛利亚产后40天带着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祈祷的纪念日。
  • 作为一个罗马节日,圣烛节开始时为了庆祝春天的回归。现在它是苏格兰的法定季度结算日,是租金和其它款项支付的截止日。有一首古老的民俗诗这样描述这一天:

假如圣烛节晴朗而明媚,
冬天的另一半就要来临。
假如圣烛节昏暗而肮脏,
冬天的另一半在圣诞时就已结束了。

Today in History

2011  •  4P之年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