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2 17:06 1

饲养白马的人

Harry Treadaway
Harry Treadaway

01

看《誓言》中有关果酱哥的采访时,昏头昏脑的我并不太能理解采访者与被采访者所强调或所描述的状态。只是那句话,稍微让我多想了点。“亲密的都知道我避世了,手机都关机了,在这儿。”

就这一句,可以牵强地读成某人从未传达过的内心发声。

我知道我很偏执。不过还是算了。

《誓言》里的青少年探索者,也许是这种形式所致,都太过理想化。而充当围观者的我,则感慨自身的一事无成。是相对一年又一年的碌碌庸常而言。可是,这种感慨又是多么任性与矛盾。什么事才是事,怎样成才算成。过一种自足自乐的生活,这是自我宽慰。在频繁担心自己早死而不能安睡的悲剧夜晚,更多以及更好的追求都很模糊。

说真的,我只想安静读书,快乐花痴。

仅此而已。

02

再来看《鱼缸》(Fish Tank, 2009)的劝诫:

萝莉们可别迷恋大叔,大叔再迷人也是结婚生子了的。

当然我绝不是去看萝莉。为了看美少年Harry Treadaway的出场,正在吃晚饭的我生怕稍微低下头扒饭就把他错过了,是的,他第一次露脸,在导演手拍风镜头下根本见不着正脸,可我照样认出来,他的身型比他的嗓音更好辨认。当他第二次与九零后少女接触时,他牵着蠢蠢欲动的黑狗,脸庞照样晃来晃去。第三次,好吧,终于得见他胡子拉渣的故作沧桑样,这与《消失》(The Disappeared, 2008)里他清爽却忧郁的造型简直是两个年龄层,并不是说《鱼缸》里的少年老成修车工不适合他,相反,他更赋予了角色以及影片最有活力的一抹亮色。

他饰演的Billy是里面最理想化的一个人物,而这样却给九零少女带来了距离感,因为她要的是像她妈妈男朋友那样的现实感。可惜,最后她才发现现实真是太现实了,于是她又奔向了小Billy的小破车。

马的出现,是一个被广泛解读的象征。在这部连几岁女儿都肆意粗口的生活片里,出现一匹白马显得多么超现实啊,同样超现实的还有那条被树枝贯穿身体的鱼——咳,这个性意味太浓,而此处也是电影情感及悬念线索的转折。后来在Billy的口中,马活了16年,老了病了被杀了,这数字同时也是对15岁少女的某种暗示。当然我们可以旁观代入,而她本人会从他这番话里得到什么,谁也无法知晓。

最后,

我发现我更喜欢Harry一点。难道是因为我看Luke不够多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pleased: ;-) :happy: :rapture: :lol: :-D :twitch: :kiss: :cool: :pride: :lust: :cry: :-x :-( :-o :-? :loss: :naughty: :roll: :sleepy: :dizzy: :evil: :penguin: :panda: :elephant: :rabbit: :tiger: :bear: :monkey: :dog: :cat: :pig: :horse: :whale: :fish: :chicken: :bird: :octopus: :snowman: :snowflake: :star: :flower: :clover: :lollipop: :yakitori: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