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的终结

还来说什么花痴无止境意淫无极限就纯粹是来找抽的了。 好羡慕那些挥汗如雨去看演唱会的姑娘小伙,好羡慕那些呱啦啦走着瞧逛漫展的宅男腐女,好羡慕可以凭着一腔热血从一张照片挖掘出奸情大海的过路神仙。要是说,生活中还有什么动力能比过它,一定是睡眠欲;好吧,花痴当然是性欲的表现之一(谁说的!),而它照样和睡眠通向一个终点: 花痴→淫荡→淫贱→勃发→疲软→虚空←沉溺←幻想←意淫 啊,公式推错了;其实我就是想表达我最近比较困的强烈欲求。等我相对清醒后,这些自说自话又成了一派胡言,一定是这样。 反正,找个动力或者立足点,坚定信念生活下去是件很幸福的事,关键得看自己想要什么了。小喜北还在纠结Placebo,这种偏执狂情绪在我身上已经找不到了,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比如说,我依然疼爱小猴子Alex,但他是会长大的(本来就长大了),我一点也不心疼(用不着你心疼),即便他找了男友或者女友(呀后面这个我怎么也说出来了),我也不会计较,不会哭着嚷着去杀了那个贱人闹着想着睡不好觉,只会“哦”一声“祝你幸福呀”的我果然是太好人了。猴子们的原盘没有买过,MV没看几支,演唱会根本不奢望(如果能来中国自然好,但估计我只有20 … /// Read More ///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Cello

废话开始。 这开头到现在拖了近乎半年,其间一直在想艾瑞克到底会是怎样的一神秘嘉宾,在卡壳与憋气中度过了沉闷,需要状态,把最隐秘的内心搅动再呈现。于你。你,这个万能代词,很善变很强大很飘忽很友好很对号入座。所以请保持,如一。 插播开始。 1. 很感谢少侠这两晚陪我度过失眠,事情纷至沓来我很混乱我不知如何表达。 2. 在最后一天捏一把尘土送祝福,维仔高中。 插播结束。 又转回了Archive的怀抱,无论他们用多么强烈的字眼表达着悲与伤,无论反复重复着“Goodbye”、“You Hurt Me”、“You’re Tearing Me Apart”、“It Means So Much To Me”还是“Fuck You”,这支在《Lights》中越来越趋向羸弱的乐队依然能带来治愈。 谢谢你们。 废话结束。 ——谨献给挚友agina

跳房子与灯塔守望者

快递小哥推开蓝色面包车车门向我招手(很大牌嘛要我亲自下来取),看你面容还不错的份上就忍了这徒步之劳,可是,没有零钱也太残忍了。前天的订单,今天的情人节礼物,《跳房子》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败书到此结束(做梦?)。 01 年前大病了一场,无非是排队买火车票被冰寒攻了或是沙发翻滚被被子调戏了,当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然而睡眠也不眷顾我。没买到票也就罢了,在寒风中走了一个小时一直被数落也实在是活该。在发高烧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神经兮兮地跑去败书。回来的公车上,抵在膝盖上昏昏然无力。吃了药但药效太弱,连夜的热汗与稀奇古怪的意象狂欢把我折腾个半死。“睡不醒”就真是太好了,这世上傻瓜又少一个。 不回家过年对我来说意味着身心自由与饮食苦难(反正孝顺这词我也解释不清了),年前囤积食粮首选,可乐与泡面——这与一年前那时的鲜橙多与米线没啥差别——但好在宅在水母家还算温暖。 然后就坠入昼夜颠倒的甜美深渊。 02 陷入黑暗最忌讳的便是想太多。要是没找到缰绳也只能怪你黑洞太大。最后心有戚戚然却没有力气捶断肋骨也很可悲。柏拉图洞穴论非常自恋,但对于一个行将自我了断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绝赞仪式。观影,与梦游 … /// Read More ///

圣地

是的看那么多书(夸张的吧)还是那么空虚(没有骗人)。最终解脱方式还是睡一个长觉比较合适,然而却还要上班。但我上班也不干正事。冬天冷,不是我没有感觉而是没有动力,写点什么可以拯救我。也许这样才好。老在说状态不好,其实不过是一个懒的借口。我想身边有个人能陪我说说话,哪怕是无关痛痒的废话。学校是一个很好的保护膜,现在我已没有资本来重述那句宣言:我的夜晚比你们的白天好。我害怕夜晚。悲观论者的我,一想到睡死了便等于从这广袤宇宙消失了一般,再也没了意识。说什么要去死,早点死,又那么犯贱地赖在这个世上。还不是怯懦保守。 从何时起,朝圣成了一种说辞。然而圣地,无处不有,何须远行。在四的新小说里我看到了神光的佑护,一股期待与懊悔交杂的复杂情绪。每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查希尔,但是需要去寻找,而非“坐在彼徳拉河畔哭泣”就能等来。于是如我之前的突然反省所述,只有不停前行不停前行不能后退,才是朝圣。 我把名字从“牛死在午后”又改回了“庞普洛纳的牛”,回到本初。正如我多么想去帕尔那索斯,但你一心只想回过去那般,分裂只有一个结果。 很庆幸还有这么一个吐槽地包容我。但也不想一事无成,一味埋怨嫌弃只会更糟,很遗憾又没有 … /// Read More ///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Belocked

写这章状态很不好。现在又觉得自己是“小说脑残作者”了,唉。不过这章出来后,相信你也看到了或者猜到了某种走向。一种微妙的交错感。如果要找对应的话,我们两人都可以回顾某一年的闲人生活。但现在,你我都远离,只有音乐相伴始终。 我只是想让某种被蒙上灰的东西再度出现你的面前,感慨并非“真熟悉”而是“好新鲜”。也许真正运作起来又幼稚得很,在所谓的情绪梳理上,我果然是退化了。如果拿概念比较,这不是你倾心的“观念小说”,沦为“印象小说”我也就满足了——啧,其实我一直想完成宏大的心理小说呀! 具体的情节提示,完全不必要。相信你都能领会。 是的,我们都认识四年了。在我写这篇的后半部时,你正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吧,等你在看演出时,我便是窝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这些差别都无关紧要,彼此理解欣赏各自的热爱其实就是陪伴。真的很抱歉,没能在这次赶去北京与你见面。但如你所说,迟早会见,见见就好。 能包容彼此的发嗲扯淡,实在是很有安全感。 那么告白结束。请猜第三章…… ——谨献给挚友agina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Assassin

先来吐舌头,我终于写了。 不管之前多么雄心壮志,现在只想摇着那个写不出来硬要挤的家伙说,求求你别这么幼稚了。于是我不知道这东西到最后会不会偏离构想让我失望,虽然现在已经让我失望了,但这是局部嘛。 两年前的天真,现在我重新整理。却发现一片美好,与奸情!在情节上依然是弱者,语言上已经退化到一定程度的简陋了。(滚,简约主义不是这样来的。) 有关文本的一些解读等写完后再来致敬。 跑题。assassin这章标题是两年前便确定好的,现在猥琐不正经地回想,这注定是用来写暧昧男同的章节么!两个ass一个in,嗯,很好很强大。只可惜了我们纯良可爱的泓野,你要捂着私处大嚷,我是处男! 不,我可以让你当攻…… 把这篇两年前的旧作重新扯出来扩充,出于自己对结构的迷恋。虽然修复得再美妙也无法还原当时的种种设想,但这是第一次对长篇的尝试。 如有生涩,都请见谅。 这是写给你的小说,你知道,不管我们有没有见面能不能见面距离都不能改变一切,从四年前到以后。从你的那篇《Soulmates Never Die》里获拾的信息,我会在这篇里反馈予你,好比之前通信那般。这是只献给你一人的小说,那么我便不会考虑任何他人之眼,只要你 … /// Read More ///

集体祈祷,有爱地

6月4日 emily 23:28:24 周四开始连续3天帮我祈祷。。。 emily 23:28:34 还有。。去看我BLOG。。。 那么以下图片來自emily的「幻觉。游乐场」: Stef同学你已经肥了,我要的少年去哪里了呀!捶地,你个死小受! 深情的、绝美的、王子与公主式的一吻。 好吧Brian同学我已经自动把你过滤为女。 特写,照顾眼力不好的同学。请看Brian的舌、Stef的颈链。 KISS DATE: May 31st 2007 BAND: Placebo

填坑计划启动

在我闲逛了两个论坛两个博客后,我只想对自己说。 懒人快去填坑!!! 于是,我还是乖乖地去研究两年前的人物关系图吧。望天。 希望在六月能写完。 顾吟捷。 这名字几英俊呀!是吧,四。

最终幻想之完美杀手#001

尘土大人,生日快乐呀!!!可别忘记你还欠我的美少年爱爱图吶!(这是生日问候么……被踹!)关于尘土的一点纪念,之前写在《鲜橙多我爱你……》那篇回归志里了。而如今,对尘土最经典的印象却落在了一句冷笑话上:“拍拍!好多尘土!” 据闻,小维写给尘土的贺文写了三年都没写完……而我缠上你这么短的时日要挤出贺文来也实在不容易呀……以后等我从你身上挖到充足的八卦后我再写篇正式而让你感动得流泪的贺文来孝顺你吧,所以,请赶紧给我画图! 而我将这次【叁∵年】废柴党第一次活动给你当生日献礼,这应该也不算是以公谋私吧。当初尘土评价我起的标题时说,好BL……是的,这就是之前我在男色的一篇日志名哇。 最后感叹一句,此回接龙队伍非常壮大也,十二个……多么吉利的数字。大家都好好玩,尘土你更加不准偷懒,哼哼! 旁白:猪小懒姐姐、杨小傻(拾叁君)老婆,看我多爱你们!尤其是拾叁君,来看你的女子命运…… 最终幻想之完美杀手 001 面具男的情人 ——怎么,你应该去推门的呀!他将面具重新戴上,转身,怀里的包裹渗湿了他的衬衫。至于一时转念,应该问问我的那把宝贝枪,都是它一时生闷气了。路人少许,在第三个路口,他的长影被一双皮靴踩住了 … /// Read More ///

有爱,无眠,就不要泪奔

叹。居然跑去看自己三年前的东西,《彻·眠》。同学你不要太自恋了呀!会被骂的! “在窗前同样也看到了道路的终结,交错后的归点便是此处。只要彻明白自己的所处。” 啊……面对那篇充满了所谓忧伤气息的伪意识流小说,我实在是很想去删了它呀。但是企鹅却偏偏对我提,牛我开始看你那篇小说了哦,名字两个字我都很爱呀!默,顿时后退,我就去隐藏它好不好。不好的话就请看: “煊走路的样子很老实。有点笨拙的可爱。如果用过滤镜夸张地看,要是一摇一摆像企鹅那样才叫极致的可爱呢。” 这是什么句子呀!!!牛同学你那时候是写小学生作文呀! 不过。 我还是会自恋一下的……嘛。在当初写的时候,就觉得好失败好失败,我太个人了,不该加的都加进去了……被我写坏了呀,彻,我对不起你。而且所谓半自传,就是真真假假,假到了前后矛盾! 请看: 什么呀,一下提做爱做爱的,后来又提“从未插入”,牛同学你未经性事就不要来写激情,晓得不? emily在昨天上午说,你的新博老放些淫荡的对话…… 是的,我要废,我要淫贱。 她说,那么恭喜你终于摆脱了文艺美少女的路线,转型成功。 谢谢,大家请鼓掌。 顺着看《彻·眠》的自恋,我又顺手点了那年给兔子的文,《 … /// Read More ///

F U C K 在 L O V E 之 外

水泥地上有一颗用口红画的心,中间有四个词的首字母。代表爱的L字母将它们连了起来。只有相关的人才知道这些字母代表的是谁——他们曾来到这里,画了这颗心。他们宣告爱情,却隐去了细节。 这颗心的外面还有另外四个字母,看起来就像指南针的四个极。 F                                U C                                … /// Read More ///

他如山根般傲慢,你如中村般邪恶哪!

illustrated by 中村春菊 应该从前天与碎的见面说起。哦不,是大前天开始的纠结事。碎真是个麻烦的男生,来不来、什么时候来纠结了一天半,Orz。反正星期五是让我白期待了。星期六继续懒觉。开手机已经是十点过了。正好他从那边赶过来也挺远,那么,我就玩游戏吧-_-。 他完全是来蹭饭的。不过我自己是N久不去校区,感觉很陌生嘛。什么都不知道,拜托同学你也好歹在这里待了四年。倒塌……从一碰面,我就闻到碎身上的香味。呃,同学你又不是来会情人,Orz。反正我仗着比他高,是很想抱他啦~哈哈,不过米机会让我占便宜。 下面说一个新认识的小孩子。从网络找到我,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大一生。真神奇,他和碎是一个地方的。嗯嗯,反正我知道你的名字,小超超~其他人就不要跟着叫啊叫的。这小孩子头两天挺缠人,我也满有闲。到最后,我给他的印象竟然是猥琐男叔叔。嗯嗯,没错,谁让你在我正迷小孩子的时候找上门呢。不压倒才怪。我的亲友团都是一个劲地支持的说!!! 很奇怪的,碎见我还满喜欢这小孩子就不乐意了,我说你吃醋啊;很奇怪的,小孩子听闻我要请碎吃饭也不满意了,我说你也吃醋啊。OTL,我知道老子的人气没那么好。 话说我知道小 … /// Read More ///

亲爱的,写封信给2005

亲爱的洋果子: 看见这些的时候,你已经在上课了。我现在对高三那段时日没有任何痛感了,只希望当前的你可以在轻松的心境在度过高中最难熬的几个月。像我们平时闲扯的那般,动不动就把音乐当成疲劳的缓解药。毕竟生活中总有太多的变故,你我都无法预测,于是抱怨或者倾诉才成为最正常的情绪宣泄方式。记得一年前的冬天,你用手机照明写了封信给我,短小而又破碎,虽然我看不见泪迹,却从那颤抖的笔画中觉察到你的悲伤。时至今日,我也无法给予什么真正有效的帮助。如果说空间的距离培养了心灵对等的沟通力,那么你与我之间的相知也不是几番言语能够描刻的。我们喜欢着相同的作家,相同的乐队,虽然为数不多,但已是这相识一年多来的时光赋予我们的温暖。 前不久你兴奋地说,用一年的等待终于买到了The Rasmus的碟。正巧我也看见了他们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张。说起来,去年的我们正是这般交流着彼此的购碟情形,仿若得了宝的孩子炫耀个没完。2005的年初,我疯狂地迷上Placebo这支华丽乐队,只是因为精选辑《Once More With Feeling》里的一首《Twenty Years》。在自己20岁之前听到这歌,心情却是难以掩饰的悲 … /// Read More ///

他们说一秒钟可以杀死寂寞

[***] 序 对时间的无偿利用,让彼此耗尽了灵魂的忠诚! [000] 爱 别再提这个词,我是“无爱主义者”!若只是说这么一句,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嗤笑不已。唉,不搞清高。那么就跟暗暗同学重读一遍,“爱是个伪概念,亲爱的牛。”那夜收到短信时,突然发现“伪”是个多么好的字。虚伪的爱,就叫伪爱。想太多也没用,在概念里听来,爱便是伪装的种种心态的集合。我没有放弃,所以只在幻想。 当然,更多的是排斥一切离谱的妄想。走到了现在,我能剔除的都剔除了。天空不是一角。阶梯在延伸,呈循环。明天是今日的重复。是初中时的色彩。现在——对于我来说,是在做梦。梦醒后的我,还是初中的少年。一直踩影子。楼影。车影。身影。以后对我来说,不过还是在行走。一个人行走的惬意,冲淡了观念里的狭隘幻想。别提什么伟大的爱,刻骨的爱,热诚质朴恒久温存的爱。我拒绝。我无法接受。属于我的男子只在虚构里。我太卑微了。擦不掉最初的污痕。于是你行走吧,你是我,你是笃定的我。 [001] 写作 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以前不敢,那时是诚惶诚恐的心态。我无法严肃,根本不可能用冷静的言辞来诉说自己的写作状态。到如今,我剩下的能力还有什么呢,仿佛真没有出息, … /// Read More ///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 [O-Z, 2005]

— 给亲爱的四 Orchid [兰花/淡紫色] 那气息按原路老老实实地退缩回去,消褪得一干二净,事情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然后你合上小说。银灰色的封皮落下窗台外的残花,可他即刻起身要从你的视野里退场,桌上是精心为你挑选的唱片,舒心的民谣。下午的阳光亦如最初的气息和最后的他一般要退离,男声唱出流水般澄澈的思乡歌,原来是怀念迟迟不肯撤离。有人嘱咐你快回去,仰头作答,依然陷入怎么一种静然的状态中。 焦急的我从窗前望了望,道路已经开始交错,很快就已不是那个博尔赫斯津津乐道的迷宫。因为路像漩涡一样回旋着,而即便如此,叶子安静如常地坠入那平面,最终融进画。那时候沿小路走过去的她很乖巧地背着包。明黄色PAPA娃娃在回旋之路上与她兜着圈子,阳光细碎地铺满街角。我有些匆忙地奔到柜台。跨下螺旋楼梯没多久后,仍然释放热气的牛奶咖啡,在桌上注视这黄昏的迈步。 高挑的他很快走了过去,却在窗前停留了一会,接着才坐在左侧的座位上。扬手,让服务生把先前的咖啡杯收走。正在此刻,另一个他跟着服务生的步伐向他走来,窗前的他投以一笑,随后依旧凝视窗外。他自然坐在右侧,紧接着轻拍他的脑袋,“嘿,你身上为什么有那种香味?”他扭头 … /// Read More ///

Agina | 叶生花

四 的 话 好激动。写的时候就是脑子很死地往文字的角度里钻了,牛角尖。我通常都是习惯在某个特定的氛围下写东西,这次也是一样,歌曲是那些淡淡哀伤氛围的拼凑。 想拼出一个灵异故事的氛围,所以没有交代太多的背景,大家如何想象也当然是件自我的事情。文字不应该是过于拘束和定性的东西,它应该仅仅是一个引导的位置,所有的理解都是个人的狭义,阅读并不存在广义,我们所看到的东西终归只是一隅。 当然我也是一样,我写出的东西,也许当时的原因仅仅是冲动或者某一个细节的延伸,但是却能在更多次的阅读以后找到更多我们的影子。 我很喜欢侧面这个词语,因为我觉得牛的侧面相当流畅而完整,是非常细腻的物象。嘿嘿,里面还是有很多个人元素的……比如说在公车上拍外边这种事情= = 我说了好多废话还是要回到正题,牛牛要快乐呀一直快乐。 叶生花 by Agina 0 她用近乎透明的目光看着他的侧脸,伸手抚摩那条边界,因为她不想忘记这只属于他们的语言。他们之间,就如同那肥皂泡所凝聚的膜在阳光的浸透下所漫溢的色彩,五彩斑斓得美丽令人心生触摸并牢牢掌控的欲望。无言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消逝得没有踪迹和遗留,完完全全地粉碎在刹那之间的激情。 [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