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

右边这位同学,瞪大眼很像外星人还让我想到某位。 而正好是右边这位Alden Ginger没有追随另两位同学加入后来的Islands。 太可惜了!Islands只要有首像《Swans (Life After Death)》这样的歌, 就足以让我奉为挚爱(OK,我爱的已经够多了我知道我知道!) 短暂却又灵气十足的The Unicorns实在是很欢愉,冬天听来有点蠢蠢欲动不太好诶。

寻找?不寻找真爱?

01 那天晃晃悠悠应和着什么,提着菜刀就进了卧室。白炽灯铺亮了房间。然后把菜刀随手往破杂志上一放,跪在地上开始找东西。这时候要是再来个君啊主啊就比较有画面美感了。找着后,转身拎起菜刀又冲了出去。生活变得家常起来,要我说,给你茄子还不要茄子是对生活的不敬。啊,我好爱茄子! 可是说这个干什么呢,我又不是来卖不精的厨艺,我是来杀人的(骗谁呀)。我好像又抽了,电影美少年那么多——我只痴迷金童一个。照我的收藏准则,只要有少年、伪少年、美男、伪美男的片子不管多烂都想看——还都想买来当青春留念呢。 好,可是这种科技产物最多保存个十年二十年,那时候已经欲望转移(去哪了),我一定磨刀嚯嚯向天歌“为毛迷恋美少年是种罪”,傻瓜,“因为你侵犯未成年人”。 就像个傻瓜一样提着菜刀那样无心闯了进去,还以为里面有宝藏,结果迎面而来的是万劫不复的“瘾”。不能自控的疯子,这种搭配本来就有病,除却那种假装神经兮兮的疯子,没有哪个疯子还有意识想要去自控吧。算了。 雾气蒙蒙。The I Inside。就好像爱丽斯好奇心一痒就掉进仙境,玛丽阿姨打开提包邂逅鬼怪,现实总与失真同声讲述当下,而当下在以往的眼里永远是青涩的笑不露齿。 … /// Read More ///

暗暗同学

昨天怎么受刺激了?主动联系上暗暗同学,唔,我有功。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一直迈过零点。客厅里的水母兄他们在看很强大的金三顺。我蹲在内阳台听听筒里无比妩媚妩媚到我骨头酥麻无比可爱可爱到我要扑倒电话的小暗暗之声。当然事情是从我开始。但是我却是无赖不要脸地扭头,没有啦开玩笑的啦。继而暗暗同学爆料,牛我发现我不是GAY了……啊,暗暗我对不起你,我还是说出来了……其实那时候我没有听清,风声太大……暗暗却问你被打击到了么?我才没有,问为什么。他说就是男的女的都不喜欢了!好,就这句,萌!再下来,我们要两手相握依依相惜么。再下来,八卦男,我,继续八卦暗暗同学的私/性生活。再下来不知道如何扯到了新娘同学。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口头上说新娘的真名了。其实,上回和暗暗通电话貌似也是一年以前了。好怀念我被暗暗打击嘲笑以至玩弄的夜晚,啊有么,昨天也被打击嘲笑了么。然后顺便就我萌的小孩子也八卦了一番。到后来又变成了学暗暗说话的实例教程。 今日和新娘说时,萌啊,我好萌暗暗。新娘一开始说,好打击好打击好伤心好伤心,但是出去一下再回来,就说开始萌小暗暗的LOVELESS。 对了暗暗,那个,我萌的小push也是 … /// Read More ///

他们说一秒钟可以杀死寂寞

[***] 序 对时间的无偿利用,让彼此耗尽了灵魂的忠诚! [000] 爱 别再提这个词,我是“无爱主义者”!若只是说这么一句,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嗤笑不已。唉,不搞清高。那么就跟暗暗同学重读一遍,“爱是个伪概念,亲爱的牛。”那夜收到短信时,突然发现“伪”是个多么好的字。虚伪的爱,就叫伪爱。想太多也没用,在概念里听来,爱便是伪装的种种心态的集合。我没有放弃,所以只在幻想。 当然,更多的是排斥一切离谱的妄想。走到了现在,我能剔除的都剔除了。天空不是一角。阶梯在延伸,呈循环。明天是今日的重复。是初中时的色彩。现在——对于我来说,是在做梦。梦醒后的我,还是初中的少年。一直踩影子。楼影。车影。身影。以后对我来说,不过还是在行走。一个人行走的惬意,冲淡了观念里的狭隘幻想。别提什么伟大的爱,刻骨的爱,热诚质朴恒久温存的爱。我拒绝。我无法接受。属于我的男子只在虚构里。我太卑微了。擦不掉最初的污痕。于是你行走吧,你是我,你是笃定的我。 [001] 写作 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以前不敢,那时是诚惶诚恐的心态。我无法严肃,根本不可能用冷静的言辞来诉说自己的写作状态。到如今,我剩下的能力还有什么呢,仿佛真没有出息, … /// Read More ///

裹尸布里的新娘 · 下

Greatest Hits, 2002 by Björk [白] 在空洞内肆意穿行,不为享乐 他虽一闪而过,可是我分明看见了那微笑。 这将为我注入美妙的动力。于是我又能坚定地追逐着,雀跃着,偏执地抓住他的长影。影子被我攒在手心,我把它当成宝贝。他虽一闪而过,而且再也不留恋我的世界,但我分明看见了他的一笑。他走得很快时,我只好大步跑。他走得很慢时,我也跟着慢下来。他忽然停下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金黄色的小东西,扔在路边,接而快步跑起来。我赶过去把那东西捡起来,把自己曾经送给他的玩具鸭拾起来。鸭子立在我的手掌心上,我瞅着它,瞅着它的流泪。然而我还能流出什么泪来呢,真是笑话,我这样的人早就没有眼泪了。带上鸭子,我继续寻找他的身影。然而却没有。正在诧异之时,他朝我迎面走来,我兴喜若狂地打招呼,但他却像看不见我似地从我身边走过去,撞着了我,却也当成是理所当然的。原来,他在我的世界里横行霸道肆意妄为,而我永远却不如他世界里的路人甲。哎呀哎,事实就是如此了,要哭泣的话不如歌唱。谁都清楚我是声如夜枭啼叫,威力无比。要让他听见,非要让他听见,让他听着难受。唱完歌,我将四年前偷拍他的照片撕得粉碎。粉碎。 你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