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单三

TOP 10 Archive – Noise, 2004 Athelete – Vehicles & Animals, 2003 Calla – Strength In Numbers, 2007 Islands – Return To The Sea, 2006 Kammerflimmer Kollektief – Absencen, 2005 Laibach – Volk, 2006 Laura Veirs – Carbon Glacier, 2004 No-Man – Schoolyard Ghosts, 2008 Tapes ‘n Tapes – The Loon, 2005 Tori Amos – Strange Little Girls, 2001 — 以字母为序,2003-2009

潜规则

01. Kammerflimmer Kollektief (1,185 plays) 02. Laibach (1,094 plays) 03. No-Man (764 plays) 04. Chessie (504 plays) 05. Styrofoam (491 plays) 06. The Myriad (444 plays) 07. Arto Lindsay (427 plays) 08. EBB (410 plays) 09. Archive (373 plays) 10. Earlimart (321 plays) 11. The Lovekevins (311 plays) 12. Plaid (296 plays) 13. The Teenagers (292 plays) 14. Foals (290 plays) 15. Chamber (280 plays) 16. Cordion (254 plays) 17. PeterLicht (246 plays) 18. Jay-Jay Johanson (240 plays) 19. Kristoffer Ragn … /// Read More ///

爬墙问卷

昨天傍晚一个多小时的耳鸣, 让我很绝望。有一天我会失聪吧? 如果我变成聋男(这称呼好恶), 会不会出现一个盲刺客来救我呀!(做梦。) 你怎樣描述自己? Franz Ferdinand – Ulysses 这个是故意的,到现在我还挺推崇“一天”模式。 你喜歡一個男孩/女孩什麼? Marc Romboy – Sonora 好电好放电好雷电电…… 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Laibach – Nippon 太阳出来了!被太阳的感觉真好! 你生命的目的是什麼? Boy In Static – Osaka ……我要去追服部平次吗!不行,他是新一的! 你的座右銘? ATB – Swept Away 扫除/冲走/肃清/消除,百度大叔又告诉我,一切都是浮云。 你的朋友怎麼看你? Vincent Delerm – Martin Parr 哦买佛,马丁·帕尔!摄影师!……我不认识。 你怎麼看你的父母? Archive – Razed To The Ground 好平! 你經常考慮的事情是什麽? Asobi Seksu &#821 … /// Read More ///

除了我

01 无人 听No-Man听到没电,听No-Man就会进入大空幻世界好像世上没有男人只剩下这个温柔小受用治愈嗓音歌唱伴我入睡。我是个左耳进右耳出的喜新厌旧派吧?与其说用No-Man代替Archive来治疗对黑暗的恐惧,不如说是来激发我对幽暗的热爱才对。我放松了全身,觉得比白天更自在,更像本来的我。可是本来的我又是怎样一副面孔我却无半点印象。黑暗中传来的微光不及车轮轰隆声刺激,仿佛从我身上碾过,光亮骂着娘因被眼皮拒之门外,随后噪音窜进耳之螺旋里,把一切的碎片都携带进来,嘟窿嘟窿竟溜到了梦乡。我一次又一次地梦见火车站,依照梦之反语,这意味着我执意不想离开,但完整地看,在路途上的奇异事件与忐忑遭遇正好劝慰那些杞人忧天式的挂心,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一定会非常顺坦,可期求艳遇那还是免了罢。四点五点六点,喝水,七点八点,醒来。我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奔回家乡,夜行列车,却没有令人振奋的谋杀案。被滞留在火车站后,我开始思考,真正的去处与内在的冲动,就这么耽搁了一晚,梦梦醒醒,没有他者,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没有你没有我,在这里“我”是意识的傀儡,被莫名的旅途而左右,摇摆舞动都很机械,整个就是一傻子,可傻 … /// Read More ///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Cello

废话开始。 这开头到现在拖了近乎半年,其间一直在想艾瑞克到底会是怎样的一神秘嘉宾,在卡壳与憋气中度过了沉闷,需要状态,把最隐秘的内心搅动再呈现。于你。你,这个万能代词,很善变很强大很飘忽很友好很对号入座。所以请保持,如一。 插播开始。 1. 很感谢少侠这两晚陪我度过失眠,事情纷至沓来我很混乱我不知如何表达。 2. 在最后一天捏一把尘土送祝福,维仔高中。 插播结束。 又转回了Archive的怀抱,无论他们用多么强烈的字眼表达着悲与伤,无论反复重复着“Goodbye”、“You Hurt Me”、“You’re Tearing Me Apart”、“It Means So Much To Me”还是“Fuck You”,这支在《Lights》中越来越趋向羸弱的乐队依然能带来治愈。 谢谢你们。 废话结束。 ——谨献给挚友agina

Archive | 光线,镜子,行尸,白噪音

光线,镜子,行尸,白噪音 ——Archive十年记(1996-2006) 在《Again》的动画MV中,男子越过阳台,直接行走在夜空中。光圈由小变大,一如鼓与贝斯的强调和渐进,一如吉他的停顿与狂暴。可是那忠贞不渝的爱情却如幻觉,亲吻也无法带来改变。她推开男子,光线破开,然后他躺在地上。可是又像行尸一般地再度起身。唐·德里罗如是说,“死亡只是空气的一种特性。它无处不在,又无处可见。”而在英国乐队Archive的演绎下,死亡与爱情厮磨、相互牵制,可最终将人撕裂。因为我再度失去你。现在是2006年,距离那场梦游已有四年多,可是Archive带来的第六张录音室作品《光线》(Lights),竟重回失乐园,那里光影作祟,女子行步款款。 饕餮之徒 先说一次分手。为Archive奉献了两张专辑和一张电影原声《Michel Vaillant》的卓越男声Craig Walker暂别乐队;再谈两位主将,Darius Keeler自1996年起与Danny Griffiths合作,他们俩是Archive的核心所在;最后看三张新面孔,Pollard Berrier担当新专辑的重要主唱,Dave Penney和M … /// Read More ///

音乐就是男朋友,随时做爱

在寒冷的中午(啥?),我忽然想起老子还没有去关爱论文一下。于是很无奈地点开它,啊真讨厌,我为什么要写一万二呀,好多字o(——_——)o。老师说你要删,那么我就砍两千了。老师说你要事先交代观点是什么呀,可是老师,我的观点就是无观点。老师说你拼贴痕迹太重,可是老师,我绝对没有抄袭呀,我可都是搬名言。老师还说你二稿还没交,请尽快交来,否则来不及了……我看我肯定来不及了,英文翻译呀封面呀打印实在让我是很纠结,老师给我个及格就成。= =||| 下面发泄牢骚。形式主义去死去死去死。论文我恨你,三段论去死!我就想写一个个人风格严重意识流的读后感嘛,加点有爱的同人小说,加一点点叙述分析就好了呀。好讨厌,我最讨厌的就是论点论据论证,我要大综合! 请让我站在“废柴兔”这只日本服务器耳朵上呼吁,中国教育部部长快点把本科论文取消!!!大人,大家都是拼凑,您就别为难吶。 上午我很干脆地推掉了一场见面。我很邋遢,才不要见你。那么这两天你哪天有空。不想出门。 下午又开始犯困了…… 现在说下面这套题目。我是很有爱地从板栗的博上搬过来的。 本来是不想点名的,想让大家很有爱地都拿去做。 但是我不能这么善良呀,于是,点名: … /// Read More ///

我爱鲜橙多

01 鲜橙多 路过超市时,我禁不住去买了鲜橙多。差不多上瘾。在近十五个小时的火车式坚忍下,我空着腹很感动地看见我们宿舍老大来接我。在零碎与半清醒的对话里,我发现的真实足以宽慰。一份自足的生活。这也是她反复诉说的。 我从乘务员接下鲜橙多时,直庆幸自己没错过列车。三十日下午,石家庄由晴转阴,渐而大风夹雨,在不紧不慢地收拾行李后,时间也已经阴着脸警告我。只是废柴的我,实在是等不来出租车,即便能拦上,也会像后来的公车一样遭遇堵车之命。在那条主要大道,着实领略到高峰期的堵车之苦,瞬时就绝望了,去北京的火车已经抛弃了我吧。当然最终也只能怪自己,做早准备便可万事大吉。 在临发车不到十分钟之时,奔上站台。同样地,她陪我行至车厢,在临开车还有十来分钟之时,将那天的笑容与告别留在了窗外。我在短短的三小时行车期间,喝尽小瓶鲜橙多,然后遭遇北京的大雨,该死的箱子与我,彼此狼狈;我在漫长的十五个小时后,咬着学校的咸菜包,猛喝大瓶鲜橙多,空空如也的肚子依然如脑袋一般混沌,难以消化。 真他妈只剩一口苦涩。我的北方之旅就像某某喜欢喝的可乐一样充满了嗝人的气泡,又像漫天飞舞的柳絮,它们一一爆炸在我垂涎米饭的寒冷夜晚里。

超音波#000 | 献给影子的十二个灵魂

2006幻想手记 Cordion – Motifs, 2006 他皱皱眉头,转身将窗帘拉开。那群乌鸦停止了耳语,透过他的背影,可以看见远处的暗云,一团一团地逼近这所房子。当他再转身时,一切的阴影都不见了,窗外是如往常一样的黄昏。你坐在床上对他微笑。他仿佛害怕,低着头瞅自己的影子。你说,“我想喝水了。”他回过神,移至床头,倒出热水,只手握着杯子,送到你嘴边。冻得麻木,探出骷髅一般的手指,被他一接触,如枯木般断裂。他仿佛没看见一般,喝了一口杯中的热水,然后去吻你。一个热量传递的过程。一个热情减退的呼吸。他在你耳边轻语。你咽下他带来的水,冰凉冰凉地淌进食道,坠入空洞的胃。重复的耳语,他双手将无比尖利的冰棱刺入你耳朵核心。你只记得他的面孔与窗外射入的斜阳。他说他爱你,可是乌鸦们已经离去。 Arctic Monkeys – Whatever People Say I Am, That’s What I’m Not, 2006 我养了一只猴子。为他买了一面镜子。他很好奇地靠过去,接着手足缓慢地摆动,像是脱线的木偶,稍微剧烈的运动便会散架一般。当我出现 … /// Read More ///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下子你就犯病了

——请原谅我,这图我并不知道作者是谁…… ——记得是去年搜OK Computer搜出来的,这也太强了吧! ——其实,以下我写的是生活质量报告,绝对没有离题!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下子你就变了。 故事就这样开始。L今天居然还说什么“我发觉我有点变态了,为什么总是想摸你呢?”我还是沉默的好,打哈哈也可以。自从我给L看了我写他那一篇后,仿佛也没什么变本加厉的欺负呀。那天晚上他还使劲说,嗯,写这么真实,不过他又说,不错呀,我边看边狂笑。大概当事人的责任就只有自己知道吧。 很奇怪的是,前天在打麻将的时候,L坐我左边,我呢,居然被说成侧面看仿佛是布娃娃。这太恶了吧。好了,还是不多扯这些事,免得L又大叫,你怎么什么都写出来……可是,我好不容易写一次流水帐博客,还是要充分利用已有素材!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下子你就醒了。 白天睡得太少,晚上又不睡,我不知道睡眠失常到什么程度也。常常是到了上午的十点多还是睡不着,也就一个下午,晚上又是昏昏地过。在我眼里,晚上是指十二点之前,之后才是夜。我的夜生活么,常常就宣告它的解放。 没有做什么梦就是一件好事情。最痛恨的是,在梦里沾沾自喜。可是,我趴起来,想要看到的并不是 … /// Read More ///

嘲笑有理,让国王退出狩猎。请罪吧!

声音背叛了谁。我扯掉耳塞,也听不到任何秘密。日子开始反复,又像蛇皮一般脱落。 睡眠不是特效药。它让你沉溺、麻木、丧失斗志。即便姿势很舒适,力量却早已漏失。 我选择了什么?在自己的小说里抽出这句话。能表达我当下的趋势么? 嘲笑有理,让国王退出狩猎。请罪吧! 可是,价值观相互冲突,我也无法确保自身的耐心与抑制。 网络生活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数据库。我们每一个人恰成井底之蛙。 最后,男孩望向这口井。发现一个神奇的井中男孩,在疑虑张望。然而,幻像破碎。 不断后退。后退。直到举起白旗。白兔开始向迷宫投降。可是,暴风雨依旧困住了生灵。 终于,栅栏被塌坏,圈子被解放。我欣喜若狂地奔向灯塔。守望者放弃了忠告。 什么时候,虚荣心开始向玫瑰挑衅,也被百灵鸟激怒了情绪。 徒劳,无用。等你退缩到水面以下,各种聒噪的辩驳、抒发、诉说皆成空无。 如此,何必需要那些伸手乞讨呢?上帝才不需要你的仁慈。我劝你放弃。 然而我之所以成为我,正是这日复一日地唾弃、鄙视、谩骂、排离你。 没有什么办法。摊手吧,高尚的解答方式并不适合这一恶性循环。 假日。炎热。夜代替了日的叹息。我对诺言的呵护,不亚于对誓言的摧毁。 在武汉的三天两夜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