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考好就去跳楼吧

01 早晨六点被疼醒时,我却想到大便。因为有过死活拉不出来的憋屈感,所以对即将到来的临幸万分感激。大学寝室里的大哥曾自嚷每天早上蹲厕所是雷打不动的事,当年不屑的我现在才对此投以极高的敬意。嘲笑阿拉蕾肆意玩弄大便的感情明显是幼稚的,只有会享受玩弄大便的感情的人才是健康的。哦买屎,枕边放着大便书竟然没有梦见大便超人真是不敬。 总想更黑皮一点,喊出口号“厕所是我家”,深切领会马丁·艾米斯在时间箭里不堪描述的屎尿倒转精神。怀念起屁颠屁颠的阿拉蕾,竟无语凝噎——身为机器人你是无法感受解大手的乐趣吧,把厕纸统统给我拿来! 十几年来的不健康生活方式终于给了我一记重拳。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那么多的执意不前实在太傻太天真。体内住着个混蛋攻,今天他以为他是闹钟,吃掉了我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睡眠王八蛋。我试图忍耐着,平趴在床上努力补睡,可这混蛋仿佛叫嚣着再不起来就攻穿你——等我洗漱完毕,手机闹钟正好响完。喝了一升水,蹲了一次厕所,心猿意马地抓抓头发,出门。混蛋攻安睡了。 比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来说,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小时是有点纵欲过分。当然要保持积极乐观。R之前好几次对我说,等你生病了就知道什么都不重要了。你果然 … /// Read More ///

偶遇壮士

R昨天说奇怪为什么你没有更新博客 01 尘尘说的对。我不能等兔子撞上来那样太暧昧而且金牛男会吃醋。我又不是树桩我是会移动的牛魔王,为什么要等你撞上来太他妈被动了,兔子跑吧兔子归来兔子富了兔子安息厄普代克教育我不要太着急。可是我们都老了。在细扯室内设计与空间建筑美学之外,其实对很多东西都性冷淡——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如果下半年状态还行,我要给你写贺文。名字就叫《零乘以零,还是零》哇哈哈出自小马丁叔叔的《时间箭》——噢,你是,我的风雨雷电,我的日月星辰。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的洛-丽-塔(男)。 02 半夜一点蹲厕所,沃先生太他妈让人便秘啦: 在阿奇·施沃特的聚会上,范伯格第十五世侯爵、布伦敦范伯格伯爵、布伦敦男爵、五岛领主及康诺特王国世袭放鹰大猎人说话的对象是鲍尔凯恩第八世伯爵、埃尔丁奇子爵、鲍尔凯恩的凯恩男爵、兰开斯特红衣骑士、神圣的罗马帝国伯爵及驻阿基坦公国使节。 不过貌似蹲厕所看书对肠胃不好。 03 上午九点。一位身着鹅黄短衬的女孩坐在旁边——吃饼。跟着上来的小伙子拿着袋酸奶。小伙有个可爱的平头,穿着件紫色(敢情今年又流行?)的V字领T恤,所能看到的一点锁骨与 … /// Read More ///

你天天告白好不好

R说很想买某书但是没钱了我说那本我有旧版看完的话就给你吧别买了R说还有什么看过的弄个纸箱寄过来我出邮费我说不如我们同居吧这样只要买一本就够了R说不如你开个价吧我噗不开价我爱你 01 男生一二三,代号依次为美人、中山装、眼镜仔。美人真的很美,笑起来尤为陶醉,总有一只眼微微眯着,现在是受,不假时日也很有攻相。美人把手搭在中山装肩上,若无其事地抚着中山装的面颊。中山装略有羞涩,但毫不在意地任其调戏,酒窝不深。眼镜仔个子最矮,扬起的手显得很注目,他也学着美人那样去捏中山装的脸,但总有种调戏大人的怪异感。美人嚷嚷,他脸摸起来不错吧。眼镜仔应和,皮肤好好。美人回,继续捏—— 喂我是不是恋童无下限了! 02 重新扫了扫给兔子的文,竟然又开始自恋起来。有一个庞大的想法,可以把那些零散的构思都聚合起来。但是这个工程实在过于庞大,让我很却步。而且手头的坑都没填一个,今年都过一半了啊牛同学! 难道我缺了兔子宝贝这个精神支柱,就不振了吗!哇——这种境遇性阳痿真少见——兔子你快回来! 03 沃先生真幽默。生活就是一个轮盘,越靠近中心就转得越快,而站在边缘则显得遗世独立?身为一个旁观者也好,想涅槃的话还得向中心来 … /// Read More ///

跟保罗一起消失

我又开始犯贱了很好。快把我的手都钉起来,把嘴也封起来。敲定条条框框,空气限量放送。不微笑不蛋疼。像保罗一样手牵手(跟谁)一样消失了。 Bell X1 嗯如同陈老师一样,Damien Rice把众多人都唱心碎了(口中的古月继续荡漾),当我知道Bell X1是被Damien Rice抛弃(才没有)的乐队时,我更加爱Bell X1了。在四年后,他们归来,第四张录音室专辑《Blue Lights On The Runway》比2005年的《Flock》略显收敛,不那么闹腾,却像封面所展示的那样,偏向了轻迷幻,当然Bell X1骨子里还是所谓的Indie Rock和所谓的Folk Rock,不过Who Cares?不可否认,Bell X1激发了我某些东西,也许能称为情怀的东西,就好像KOC带出来的那么一点清新乡愁(但是老子思乡个鬼啊)。 对了,我家Tori姐姐要出片了,看—— Tori Amos – Abnormally Attracted To Sin (May 19, 2009) 我后知后觉了,从今天开始改口叫你姐姐,你不是女神你不是女巫你不是女王,你是(无性别)妖精啊我早该明确 … /// Read More ///

沃沃沃

01 R说你爱的人也太多了而且你爱的人只存在于你写的故事里面我说既便如此你也是我最喜欢的现实中的人啊相信我R说可惜你不是相信我我是最不值得喜欢的人我说喜欢反正是我的事 房间里有亮光亮光很刺眼而我又懒得抬手去遮眼朦朦胧胧中就睡着了睡着后我就开始站起来走过去把一张张厚且软的纸俺在那个通风口那扇在门楣下的窗图钉很大我却按个没完光亮也没有因此而减弱这种西西弗斯式的劳作持续了一晚顿时又失语会假想一些不会存在但可能存在的场景与表情那些愤怒爆发的样子会让我有种犯罪的快感于是我总以为我是刺猬可是十七岁呢那个任我使唤蹂躏的十七岁去哪了翻翻脸拍拍手对话游戏没个尽头没关系时间可以无限消耗宇宙能量来自黑洞不知道外星人有没有妄想被害强迫症我总把自己当超人来折腾可惜内裤不时尚总不好意思飞出来秀嘛 啊啊啊我觉得你可可爱了那种岔话题的方式那种避而不谈的敏感那种为什么你们都在忙没人给你电话的苦肉计用法以及 我好焦虑 真的我好严肃地说 02 二十五岁。(不是我。) 又找到一个坐标点。顿然间觉得之前都在浪费生命。或者说,学前的我并没有找到观察生活的角度。因为我太爱把自己推来推去自以为是得要死吧。 所以,《军官与绅士》是您写 … /// Read More ///

守株待兔

01 碎碎说我每年都要重新来一次化整为零,推倒一切。谁让我那么粗心大意又衰了一次,还好,写给小雨的文他有打印。这竟算是唯一的底稿了。搞不懂身为备份控的我在对待自己辛苦写出来的这些东西为何却那么疏忽,啊我明白了,因为一旦写出来全部文字都变得矫情异常,让我备份无能! 我想念兔子。想念在夜晚骚扰他和被他骚扰的那些电话。前些时候无意看到兔子有关《旧地重游》的评论,也许是他在看过电影后对小说原著的想法。而我从家里带来的这本书还放在床头,一直没抽出时间看,是想按手头所拥有的伊夫林·沃作品的时间顺序来阅读。同样的计划也包括了格雷厄姆·格林。以及最近对其改观的库切。 早几年赶时髦状从图书馆借来《耻》,一口气阅读到五分之四,便难以为继。现在我醒悟过来,当年为什么我读不懂、不欣赏库切,是因为那个我不够无耻。 02 下午没心情写日志了,就这样。

以往作为当下

干干少年还是那么可爱,快过来当我的宠物狗!为了去见即将去新加坡执教的某同学,我决定下周末进京。顺道给少侠庆生。看我多爱你哟!所以,后宫们我来了。 有些书错过一次后,要隔很久才能见到,一年很久,五年十年也很久。比如《女学生之友》,比如《夏伯阳与虚空》,比如《火宅之猫》,比如《蜗牛海滩,一只孟加拉虎》,比如《有轨电车》,还比如湖南文艺版《罗伯-格里耶三卷本》。张曼娟小姐才是真美女才情作家,卫慧棉棉之流请靠边站;现在想起来她的《假如长颈鹿要回家》才是我高中的美好矫情记忆呀。《女学生之友》是国内较早的对柳美里小姐的作品引介,大一时在长沙定王台见过三点八折特价书,当时因为不了解于是错过,大二在图书馆借来看,前后两次……十分想偷书呀老子,《瓷砖》当然是我最喜欢的中篇小说之一。 那些被忽略的经典作家,其作品总有流传下去,也许在几十年的断层后变得洛阳纸贵。比如卡夫卡,比如罗伯特·穆齐尔的《没有个性的人》,或者比如格·格林(好吧摊手,这段我扯不下去了)。以八五折十二块七的价买译林旧版的《权力与荣耀》至少比三十六块大洋的上海译文精装新版要划算,零八年带给我们的不仅有很冷很冰封很强很奥运很陈很冠希很黄很暴力 … /// Read More ///

妄言堆积奢求转身

01 XP少年说你被醉酒男骚扰的经历好神奇,冠名为艳遇。然而什么都不是吧。“还我冰清玉洁的XP来”,我家尘尘的怨念成为XP口中的碎碎念不得不说是时代进步少年觉醒。他总结我之声音为三点,一软绵绵二悲从中来三仿佛干了精疲力竭之事后无力说话。好吧我认了,我之形象已不妄求推翻。随后顺便追溯了下你我相识。不过我一定会用袜子搞个诅咒娃娃天天把玩,祝你和你女朋友分手愉快的哟。嗯谢谢你插屁同学陪我电话牢骚,我竭力塑造的查小皮永远无敌。 02 妄言堆积作茧自缚固步自封。 我们只亲吻只拥抱仅是如此。 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越界。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泓野先生。 回到从前,状态如故?这自然是一个天真的假想。波澜不会一息平复,石子沉落,死鱼将在几个小时后浮出水面,然后把各种泡沫吸进肚中,膨胀,妄言奢念,直至绝望或奇迹大爆炸。大空。一切只需等待。灯塔之光,影子之灯。我需要一个客观环境来弥补一个主观内心。抵御寒冷。当然错误不是翻牌那么简单。必须承认,我在奢望倒回。不对。我一直在修改某种意念中的过去。我想回到最佳引发蝴蝶风暴的过去点。要知道,在被窝里在某人的电话嗓音下痛哭也就那么一次。现在我已经冷漠到再也无法为之动容。之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