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零故事

回头再联系。衣服穿好后就有了一种抗拒感,他觉得不会再有另一个夜。送走来客,送走过去。他想睡个好觉,不被任何人打扰地睡到午后。打开房门,打开呼吸。正要贴个请勿打扰的告示牌,做作之举连风也嫌弃。他被关在房外。室内的电视继续喧闹竞赛,一楼的麻将如火如荼堆砌。他缩在楼梯拐角处的板凳上,尝试睡眠,未果。夜里一点,街上仍有夜宵摊在营业,车辆几乎没影,是漫步者的王国。他走到熟悉的小巷入口,迈进黑洞。这里有道上锁的门,毫无意外。他离开,去一个相对温暖的地方。他奔跑,与过去的暗影迅速擦肩。那里是哪里,那里是尴尬的观影场所,那里是奇怪的翻滚房间,那里是稀罕的购物体验,那里是日常的漫画蜗居,那里是裸露的勒索阶梯,那里是短暂的陪聊分岔,那里是也许会有明天的上升坡道,哪里是那里。哪里都不会有重播键。快餐店的背景音乐整日无休,他趴在靠窗的角落,听乡音与普通话之间的诡异交谈,两腿些微哆嗦,没穿袜子的脚互相磨蹭,怎么看都像是刚从梦游中醒过来的打哈欠者。可是,这个打哈欠者并不会有那个心情列表一二三,构想无数个“你”,他只想音乐停止,交谈停止,走动停止,灯光暗下来。困倦与寒冷持续拉锯,他在一团漩涡里耗过了数不尽的流行曲, … /// Read More ///

爱的曝光

01 虽说我自恋,但却没有无故搜索自己日志的习惯。 几年前还混论坛的时候,盗文事件遇见不是两三次,把我当时极其幼稚的文当成自己的,附加上“作者感言”,感慨你如何构思如何写得辛苦,我真是谢谢你了。 后来我越发自闭,除了博客,基本不去论坛。因为兔子我还心血来潮跟去某论坛凑热闹,后来我删除症发作,把全部的文都删除。 虽说我不会自恋地搜索自己日志,但还是在近期内让我碰见两个“盗”日志的家伙。孩子们,网络生活都会有痕迹的。 http://concealing.blog124.fc2.com/ * 这一位,无疑是个很聪明的姑娘,她将我和尘土还有别人的日志杂糅在一起,博客是很低调,要不是FC2后台访问突然Bug我还发现不了。她对我日志的改动还是大大的有的,比如说将《不爱陌生人》改成《只爱陌生人》,床事部分略去了很好;再比如《时间箭》等书评删减段落,最后附上“最近终于看了这几本书”的感言;最后比如,将我两年前的“一百问”绝大部分都搬过去,我那私人性质无比强烈的问卷最终男变女了。该博名为“度 淫 生”,我在零八年彻底关站的旧博上放了张图片,后半句是“有缘自会相遇共度淫生”;该博的博客说明貌似是“Lost … /// Read More ///

偶遇壮士

R昨天说奇怪为什么你没有更新博客 01 尘尘说的对。我不能等兔子撞上来那样太暧昧而且金牛男会吃醋。我又不是树桩我是会移动的牛魔王,为什么要等你撞上来太他妈被动了,兔子跑吧兔子归来兔子富了兔子安息厄普代克教育我不要太着急。可是我们都老了。在细扯室内设计与空间建筑美学之外,其实对很多东西都性冷淡——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如果下半年状态还行,我要给你写贺文。名字就叫《零乘以零,还是零》哇哈哈出自小马丁叔叔的《时间箭》——噢,你是,我的风雨雷电,我的日月星辰。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的洛-丽-塔(男)。 02 半夜一点蹲厕所,沃先生太他妈让人便秘啦: 在阿奇·施沃特的聚会上,范伯格第十五世侯爵、布伦敦范伯格伯爵、布伦敦男爵、五岛领主及康诺特王国世袭放鹰大猎人说话的对象是鲍尔凯恩第八世伯爵、埃尔丁奇子爵、鲍尔凯恩的凯恩男爵、兰开斯特红衣骑士、神圣的罗马帝国伯爵及驻阿基坦公国使节。 不过貌似蹲厕所看书对肠胃不好。 03 上午九点。一位身着鹅黄短衬的女孩坐在旁边——吃饼。跟着上来的小伙子拿着袋酸奶。小伙有个可爱的平头,穿着件紫色(敢情今年又流行?)的V字领T恤,所能看到的一点锁骨与 … /// Read More ///

你天天告白好不好

R说很想买某书但是没钱了我说那本我有旧版看完的话就给你吧别买了R说还有什么看过的弄个纸箱寄过来我出邮费我说不如我们同居吧这样只要买一本就够了R说不如你开个价吧我噗不开价我爱你 01 男生一二三,代号依次为美人、中山装、眼镜仔。美人真的很美,笑起来尤为陶醉,总有一只眼微微眯着,现在是受,不假时日也很有攻相。美人把手搭在中山装肩上,若无其事地抚着中山装的面颊。中山装略有羞涩,但毫不在意地任其调戏,酒窝不深。眼镜仔个子最矮,扬起的手显得很注目,他也学着美人那样去捏中山装的脸,但总有种调戏大人的怪异感。美人嚷嚷,他脸摸起来不错吧。眼镜仔应和,皮肤好好。美人回,继续捏—— 喂我是不是恋童无下限了! 02 重新扫了扫给兔子的文,竟然又开始自恋起来。有一个庞大的想法,可以把那些零散的构思都聚合起来。但是这个工程实在过于庞大,让我很却步。而且手头的坑都没填一个,今年都过一半了啊牛同学! 难道我缺了兔子宝贝这个精神支柱,就不振了吗!哇——这种境遇性阳痿真少见——兔子你快回来! 03 沃先生真幽默。生活就是一个轮盘,越靠近中心就转得越快,而站在边缘则显得遗世独立?身为一个旁观者也好,想涅槃的话还得向中心来 … /// Read More ///

强盗新郎

01 昨日纵欲,今天睡够十五个小时才爬起来。其间醒来三次,两次喝水,一次回短信。乱战之梦穿插了无数个碎片,唯一有印象的是和L在玩网游,真人版,舞刀挥棍,可惜打在身上又没有痛感,还对L说,帮我练级,L欣然应允。没有梦见推倒L,表明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纠葛了吧?可是,谁会无事在老子梦境里跑龙套呢! 老了,熬夜能力也下降了——回想起当年疯狂作息事就一阵阵恶心。胃间歇性地抗议,但我照样无视他。按照R的话来说正是,如资布克胶野——我更愿意翻译一下,乳子不可交野,释义为,“乳臭未干的小孩就不要在野外苟合啦!” 兔子也对我要给他写贺文一事表现得很冷淡,“最近老了,性冷淡”,荷尔蒙雄性激素分泌过少?啊——我要你给我讲八卦,激活我腐朽不堪的脑细胞才行——啊完毕。 R面对我的种种吐槽种种变相骚扰依然镇定自若,也许沉浸在自我忧虑中反而变得麻痹起来——于是我无数次地脑补推倒之。 R还很不屑地评价我,你健康个狗屁动不动就躲起来太任性了(没有标点)啊,我太爱说这话的R啦——我要跟你去过“不能××××不能××不能×××××不能去××的地方不能××不能不××不能××不能××不能××我的生活还有什么”的生活。 即便我躲起来 … /// Read More ///

两个零蛋

01 依照《时间箭》的叙述,全书八个章节也应该倒着来连——“因为鸭子肥了”,所以“她爱我,她不爱我”,“零乘以零,还是零”;“这里没有为什么”,“你尽力去做,但这不是你最该做的事”。“身为医生,一切都是医疗行为”,可惜“为善必须残酷”,不过好在“过去的会再回来”——这样稍微有点逻辑性,当然了是我主观理解。 不然也不会看见“零乘以零,还是零”就大呼小叫马丁·艾米斯你真是英俊——我真想把此话送给(∞的)兔子,还想给你写贺文呐——但对照原文,这里的“零”指的是不幸阳萎的男人,若硬要牵强联系,这样的男人自然可算“零”,他们被剥夺了“一”的身份嘛(我、我很想说“受”这个字,不过我要严肃);在小说推进到后半部时,“我”与他已经融为一体,他只是壳,而“我”拥有了大量的“过去”,开始叙述,开始把个人苦恼纠结进“回忆”里,“……那真的滑稽透了,我告诉他们要坚强,告诉他们要有男子气概,然而那时我们面面相觑,像两个愚蠢的零蛋。一堆零蛋,或非零蛋的其他数字也一样,只要乘以零,你得到的还是零。” 在这种自嘲面前,笑或是意淫都是不合适的,没准哪天就降到你头上,除非你不是男人。对于“我”而言,忧虑是一阵阵的,在不停 … /// Read More ///

混乱否定论

要相信一切谎言。 要相信假面自白。 01 Saiken 11:15:30 贱人 牛魔王 11:16:13 45度仰望天空小贱人。 Saiken 11:16:43 90°低头抚慰10公分鸡巴大骚货 牛魔王 11:17:34 180度躺平任菊朵朵开的货贱 Saiken 11:18:42 360°旋转精液狂乱喷射小嫩攻 牛魔王 11:19:58 720度三位一体你不是受你是黑洞受大施主 Saiken 11:20:18 …… 生活他后妈告诉我,世上的腐男不可调戏。 但是世上真有腐男的存在吗,耽美你大爷。 02 尘尘说,可是我不专一啊,甚至用在路边野花的心思和时间比用在这唯一的爱上还要多,于是我怀疑自己的真心……我觉得正好可以解释这烦人的喜新厌旧,可问题是,除了浮云与孤单,还有什么是我唯一的爱?(还唯一你个头!) 兔子说,因为是初春,气候不稳定,所以是生病的季节。我真想扇他一耳光,但是又会被某人恶扁。少了兔子的我,是不完整的。至少从精神上。少了兔子粉红娇弱的喘息声的夜晚,是无法甜睡的。 我总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搬出假想救兵来,以为无趣和无趣会乱战成生气。 可是你知道这场战争的主题叫“逃避”。 03 … /// Read More ///

守株待兔

01 碎碎说我每年都要重新来一次化整为零,推倒一切。谁让我那么粗心大意又衰了一次,还好,写给小雨的文他有打印。这竟算是唯一的底稿了。搞不懂身为备份控的我在对待自己辛苦写出来的这些东西为何却那么疏忽,啊我明白了,因为一旦写出来全部文字都变得矫情异常,让我备份无能! 我想念兔子。想念在夜晚骚扰他和被他骚扰的那些电话。前些时候无意看到兔子有关《旧地重游》的评论,也许是他在看过电影后对小说原著的想法。而我从家里带来的这本书还放在床头,一直没抽出时间看,是想按手头所拥有的伊夫林·沃作品的时间顺序来阅读。同样的计划也包括了格雷厄姆·格林。以及最近对其改观的库切。 早几年赶时髦状从图书馆借来《耻》,一口气阅读到五分之四,便难以为继。现在我醒悟过来,当年为什么我读不懂、不欣赏库切,是因为那个我不够无耻。 02 下午没心情写日志了,就这样。

黑色钱包

哇买了猴子钱包。 以后逢人就说这可是二十块钱的很不错吧!(其实只有九块钱…… 在梦中与很多很多人相遇。 企鹅早晨说梦见了兔子,我说我梦见的人里头正好少了他。 当然啦,做做朋友也就很够了。

来自南方的猴子衫

01 周五午后昏昏欲睡的我被一张包裹单惊醒,距疯狂周末还有半个下午,却因为我要去领包裹而早早早退。熟记公交路线是好,最终还是绕了个大圈。纸箱顺利到手,借用柜台上的剪刀匆忙剪开,边走出去边往外掏。那封信可爱到无敌了,最终我变身成了某个无可名状的地理符号。那天是你的生日,我却收到你寄来的猴子衫,实在惭愧。 02 那天晚上的记忆被兔子一句哎哟振醒。阿球先来企鹅后到,赶回家已经快十二点。说着参观,其实根本没啥可观性。后来我一时冲动拨半夜电话骚扰兔子,然后直接把手机递给企鹅,于是调戏开始。兔子因生病而越发可爱诱人,于是激得某两人直说兔子好萌。当然在后来听到他咳嗽柔弱的声音时还是有些内疚,不过既然骂我假正经,我也可理直气壮地说声爱你咯。 说声晚安。之前和维买的塑料板造就了美妙的地铺,这话说的是,企鹅和球滚地板应该很欢快,可惜那晚我忘记关门,于是凉风直入很煞风景。 周六本说七点半起床的我还是赖到了八点半。等我们收拾妥当出门已经快十点,不过总比睡到十点的某丸子同学要好的多。在某地下书店等着的我们,差不多被闷热给憋死,特价区的风扇和它标贴的折扣一样少,后来和企鹅、球逃到了普通区,从一九八四到大师月宫。维 … /// Read More ///

电话粥

01 一八四君的广普语速快得惊人,当然让我咋舌的还有他带过来的嘈杂环境。有种错位的存在,让日落不解风情。总可惜你不是看风景的人。在我身后还跟着两位准备上楼的姑娘,我总不可能大咧咧地说声“君我很欢喜你”吧? 无论怎么再续,也无法还原。语言的直接性在某些时候太让人难堪,于是开始选择闪烁其词。 02 兔子君懒洋洋地接起了电话,喂怎么了嘛。我说死东西我想你了,他呵了一声,死东西我也想你了。有没有搞错,你明明是才起床好不好。 至今,我还是觉得兔子君能和金牛男搞到一块去很不可思议。在我看来,金牛男是还不错,但作为某人的另一半的存在却十分诡异,味道不对。别跟老子说你转性了,金牛男明明是个很好很闷骚的陪衬。所以啊,这真的是让人感慨万千的圈圈恋,何必前阵子给老子来句又要分手的雷劈! 跟你讲,在我三十岁前,你要不来见我,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03 跟肯小肯的电话,充斥着漫长的“……”与重复的“可爱”。 最后眼睛确实眯起来了,不过在说拜拜之后还是翻了几章书,很费眼,又充满了异国符号。像是性之图腾,让人无语。雷芒德第一条说,你睡着了,晚安。我试图挑战第三章失败。等他第二条“什么书”被浏览时,我已经赖床到了八点。 … /// Read More ///

骚扰

01 企鹅:我真的萝莉吗? 小牛:嗯,声音比形象更甚。 企鹅:那我有外在美吗? 小牛:不然为啥那么多大叔萌你。 …… 企鹅:你英俊得很有境界好吧。 小牛:不准提这两个字! 企鹅:是你自己说你很有“境界”的。 小牛:那是我的痛处! 02 兔子:哈——哈,死人我要睡觉。 牛子:不准睡! …… 兔子:那XXX我倒认识,不过…… 牛子:XXX是谁。 兔子:张晓晨以前的男朋友—— 牛子:啊,我喜欢张晓晨,介绍给我! 兔子:屁,我又不认识他。 牛子:张晓晨原来真的是…… 兔子:猪头你才知道。 牛子:哦哦哦! 兔子:还有那个某某某,竟然是演《18岁的XX》的—— 牛子:某某某是谁。 兔子:你没看过棉棉那电影吗? 牛子:没有! 兔子:就是棉棉那个《我们害怕》,网上去看视频! 牛子:你干吗那么喜欢棉棉! 兔子:…… 牛子:见过几面! 兔子:因为棉棉很丑…… 牛子:喂,快给我要棉棉签名本! 兔子:疯子我困死了,快去睡觉。 牛子:睡不着,陪我! 兔子:我明天还有事呢…… 03 阿球:我以前和企鹅抱怨过…… 阿牛:什么! 阿球:你俩讲电话频率太高了吧。 阿牛:那可能是我们话都比较多的缘故。 阿球:原来我都只有 … /// Read More ///

要贱持

01 下了一天雨。在车站接到维可不容易。受奇怪的火车电视广告催眠影响,维一提吃的便是我们去M记吧,但这实在太诡异了。 后来坐在窗边,我开始吃药,维很震惊。那啥,兔子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那我说呢。嗯我听兔子的,我爱他! 话题总在无奈之欢愉中转移;雨很冷,但空气很好。 在转述尘土的一句建议后,我立即被挑拨起来——走,我们去看葫芦娃!维又很震惊,你难道没看过么小时候……当然看过,但是和你去电影院这件事让我更有兴趣;维说我看了太多的电影。后来就又开始摇摆了。去看下午场吧!最终没有去。 雨让我们疲倦,然后奔去我的住处。躺在床上做些正经的翻书行为,聊些无关大雅的琐碎话题,最后再出门。 那个什么科技大学真的让人绝望。绝望的代表词有“广袤”与“人稀”,我从来没想到会用“广袤”来形容一个学校,但对于这所学校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还有一句话,挺衬它的气质: “人只要有种信念,有所追求,什么苦都能忍受,什么环境也都能适应。”经历坎坷一生的丁玲说出这句话不奇怪,但把此话放在学校标语牌上供人自勉,实在有点可怜。 路过农田状的土地,毫无风景可言。加上下着雨,很不好走。最后,我和维在荒郊野地(话说严重了但其实差不多) … /// Read More ///

跳房子与灯塔守望者

快递小哥推开蓝色面包车车门向我招手(很大牌嘛要我亲自下来取),看你面容还不错的份上就忍了这徒步之劳,可是,没有零钱也太残忍了。前天的订单,今天的情人节礼物,《跳房子》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败书到此结束(做梦?)。 01 年前大病了一场,无非是排队买火车票被冰寒攻了或是沙发翻滚被被子调戏了,当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然而睡眠也不眷顾我。没买到票也就罢了,在寒风中走了一个小时一直被数落也实在是活该。在发高烧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神经兮兮地跑去败书。回来的公车上,抵在膝盖上昏昏然无力。吃了药但药效太弱,连夜的热汗与稀奇古怪的意象狂欢把我折腾个半死。“睡不醒”就真是太好了,这世上傻瓜又少一个。 不回家过年对我来说意味着身心自由与饮食苦难(反正孝顺这词我也解释不清了),年前囤积食粮首选,可乐与泡面——这与一年前那时的鲜橙多与米线没啥差别——但好在宅在水母家还算温暖。 然后就坠入昼夜颠倒的甜美深渊。 02 陷入黑暗最忌讳的便是想太多。要是没找到缰绳也只能怪你黑洞太大。最后心有戚戚然却没有力气捶断肋骨也很可悲。柏拉图洞穴论非常自恋,但对于一个行将自我了断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绝赞仪式。观影,与梦游 … /// Read More ///

超音波#010 | 兔兔兔和兔兔在镜子前遇见了兔

ALBUM: Hello Young Lovers ARTIST: Sparks LABEL: In The Red / Gut YEAR: 2006 GENRE: Art Pop, Chamber Pop RATE: 9.0 TRACKLIST: 01. Dick Around 02. Perfume 03. Very Next Fight 04. (Baby,Baby)Can I Invade Your Country 05. Rock,Rock,Rock 06. Metaphor 07. Waterproof 08. Here Kitty 09.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liens 10. As I Sit To Play The organ At The Notre Dame Cathedral (NOTES: UK release 6 Feb 2006.) 零 还有什么奇迹可言,地球大爆炸已经过去了九百九十九万年,冰河解冻,碳世纪已经把生物进化提升到了一个响指生存一个亲吻毁灭的地步,闪光,科学的闪光早已沉淀凝结为一颗挂在你胸前可充当信仰 … /// Read More ///

见面恐惧症患者

01   梦 梦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接收器,收集人的什么讯息我忘记了。请注意,“我”是主角,我是叙述者。被吩咐、不、被强制去做任务。由于“我”是新手,所以还有人示范教学。被推到地铁站还是公交站,我也忘了。反正跳出来,迎面的人群就像推土机的车轮一圈圈碾过来。但“我”屹立不倒。“你”随后拉着我手,抚摸掌心,问,接收到了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点头一下两下。很快,又一轮的碾压开始了……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转身,瞅了眼手机。push的短信。原来梦被电波干扰了么? 加工是这样的。我应是外太空的外派名誉记者,接收的讯息无非是如何参与内政如何窃取军事情报如何化缥缈弱势为大举进攻。地球人潮流不息的奔忙让我活受罪,我正想逃,就被宇宙间谍给逮住。正要发动性攻势,才发现对方是无性体。那么亲一下会怎样?它(间谍)很黑色幽默地摆摆白手指,你别白费劲了……这是一间密室?我会成为“信”奴?反正它不是我们星球上的,既不会保护我也不会投靠地球人。但后来趁着它拎着我去见它的上司时,我运用了某种奇迹(就是你们在电影上常见的)挣脱了它的桎梏。逃至大街上,下班的人群瞬时穿越了我的身体。而它 … /// Read More ///

亲亲爱爱的运动员邻居

大爱!Athlete复出!九月发新专呀! Beyond The Neighborhood提前两个月泄漏,下好了,开始听开始听,正好顶替同样命运的Spoon之Ga Ga Ga Ga Ga。说起来Athlete官网整修好几个月了,好想看新面目呀。另外我的运动员情结更在于两年前某次网吧百度搜Athlete搜来了日系GV呀,口水花痴一一相应。更有亲爱的Will见证,唔,你在英国还好? 封面是暂且找不到,好歹也要再过一阵子。初听感觉……一般。但不管如何都是爱。Athlete之龙卷风蜕变,三张专辑三个样。谢谢大家支持。 下面是亲亲爱爱时间——

脑残大比拼

从三个人那里偷窥到的,在此就不多言了。 而比较RP的是,刷这个网页从十点多刷到了零点。 所以大家都要有耐心……人多拥挤小心扒手。 另外,请输入中文繁体,或英文。 地址: http://maker.usoko.net/nounai/ 【脑残篇】 尘土说你脑子里满是粉红色的……爱!!!! 看我选用的名字多么……有………爱!!!! 原来我是被“恶”包裹着的……坏人!T_T 我还是恶人,黑色看得好恐怖……汗。 这个就是我的典型写照呀!!! 恼才是主体,欲、爱、游、幻各在可怜的一角唉。 耶终于有能反应H的了!

死在午后

我念念不忘的一本书。下午两点多,被老大拍醒,喂XX下面有个漂亮MM找你哟。立马塞了本书给我。接住。《死在午后》。当时我就知道是谁了。但是。不可能呀。你明明在南京的吧……让我下去,我就穿着拖鞋下楼了。 对企鹅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你怎么跑来了……她说不可以呀来看你啊。我当时好像是无语了,头脑不清醒,又在计算着时间,坐车那么快么。外面下小雨,地上湿湿的,我一件短袖还是很冷的。然后就把她带上寝室了。在我位置上坐着。先洗漱,再说话。寝室其他两人都在睡觉吧。没一会儿,就让我继续睡……其实我接球电话时很清醒啊,根本没有语无伦次。虽然没听出是谁来。 她走后。我继续睡。到五点多。之前一拿到书时,就翻开看见了夹的四叶草。在这么一本流血与死亡的小说里,也还会有幸运的祝福吧。 再次醒来后,开机,看见群里的零星对话。结果只剩我与企鹅俩人。原来她就在外面网吧唉,我这样光顾睡觉是太无礼了也。讨论完所谓实况转播问题,继而回到现实晚饭问题。然后在公寓门口见。逛了几步,返回,各自点了牛肉饭,哈哈。再之后,就是一路散步,从麓山南路到牌楼路再到潇湘大道,一圈结束。还有小雨,其实,很浪漫吧……OTL 话题扯了很多,但基本都是她在 … /// Read More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