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微光#016,情色上等

既然书名后缀已经是“文学史”了,那就不能指望它有多“丰富”。 完整的标题其实应该是,“欧美情色文学简史”,就好像当年那些不同人士编著的外国文学史一样,也仅仅在梳理大脉络。以通俗易懂的笔法来讲述经典之作,加入与正统思想评价有别的情色佐料,自然让整个的阅读体验变得很轻松。 我对它的期望在于,让我感受到情色文学的多样性,或者说,开发多一点新大陆给我。然而,它似乎执迷于挖掘经典之作的情色成分。 本书在二十世纪前的叙述,都是以传奇口吻来简括故事,进入二十世纪后,便成了正经的文本分析。只是,《尤利西斯》、《恋爱中的女人》、《洛丽塔》以及《北回归线》到底还有什么可细致分析的嘛。我知道这些是二十世纪大繁荣的代表,但关注点实在太无新意,就像是从不同角度来拍一块蛋糕,你再有摄影天分,这块蛋糕的成色早已确定了嘛。在综述部分,对二十世纪法国情色文学简简单单地归纳,我非常渴望看到的巴塔耶只有一段!什么意思嘛! 继阿波利奈尔之后,最重要的情色作家是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 1897-1962)。巴塔耶早先也参与过“超现实主义”团体的活动,后来致力于人类学和人种学研究,同时写诗,写小说。他还 … /// Read More ///

枕边微光#002 | 人人都爱雷蒙德 I

长眠不醒 [The Big Sleep, 1939] 我,是名硬汉。 这句话时至今日就像“我是名无赖”一样充满了喜感,但在海明威盛行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里它算是金枪不倒,被激怒的男子跳出来嘶吼,“你们全他妈都是软蛋”,他便是雷蒙德·钱德勒。然后那年代的男星,从亨弗莱·鲍嘉到加利·格兰特(坦白从宽,花痴从严)无一不惹上了桩官司:嬉笑怒骂皆是帅,风流倜傥禁欲狂——菲利普·马洛的黑手可谓扫过了半个美国。 当然,出于个人心结,对雷蒙德·钱德勒鄙夷海明威一事暂且不予置评;无论如何,先来后到的妄想被强暴症还是会左右半个只会花痴的大脑,更别说海明威叔叔当年有多英俊的前提了(废话,雷蒙德更年轻英俊呀那时候)。总而言之,清高自傲的雷蒙德决心把海明威的新闻体小说碾在足下,热血握拳状誓要写出糅合经典与流行的泛类型小说,然而,《长眠不醒》虽一出即大卖,可它也仅仅是试验品的先行。 开场太过哈代,让我很哈欠。可这正是为了衬托帅哥菲利普·马洛的Dog House打滚不要脸的无赖需要。那么好吧,身为一名侦探,尤其是硬汉侦探,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我显得又干净又利落,脸刮得干干净净,一点儿也没有醉意;至于有谁能知道这一点 … /// Read More ///

骨头先生是绝望的光棍

01 马丁·艾米斯就是一个臭屁孩。 不知道诺曼老先生的辞世之作《林中城堡》会不会被引进,希特勒哦,很阴郁很邪恶哦!同样是写真实人物,勒鲁瓦的《阿拉巴马之歌》应该会在年内出版吧——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多少人的高中偶像……是么?虽然他与海明威有很正直的铁血友谊,但在看《流动的盛筵》时,还是禁不住意淫海明威笔下的菲茨杰拉德先生。 02 你为什么不看《守夜人》了,这是一个问题。 03 因为鬼先生没有来抱我。 这季节不冷不热真的很讨厌,我对鬼先生说,上床来呀我给你鲜血尝。鬼先生不屑地摆头,骨头先生要不是出门远行是会来揍你的哦。骨头先生还留下了一幅画,画上面黑白分明只有一个少年的剪影,骨头先生神情真挚地指着它说,这是我那青春的战友。咦……那是什么战争?全体光棍11-11保卫战。我一直不相信骨头先生是一位人类学博士,然而他确实有炫耀过烫金灼人的证书,他的衬衣口袋里挂着的水笔,是我送的,但他每次为我记电话号码的时候,总是用自动铅笔。自动铅笔上的黑兔,好似熊先生穿走的那双从黑市买回来的拖鞋,木制,磨光了底。我踢掉的拖鞋,一正一反,鬼先生你行行好。不可以。我皮囊瘙痒。不可以淫荡。我骨头酸痛。不可以说谎。你 … /// Read More ///

一百二十万分之一

01   星期五 其实在调戏星期五下班后我还在单位逗留了一小时然而在诸多残酷骇人的现实面前窗外的所谓阵雨实则小雨已经沦为了渺小前幕慢吞吞地踱至公交车站慢吞吞地要了碗馄饨打包却因为下雨打包的人太多碗已经用完迫使我坐在店铺外吃。发短信。村树说我正在看快男…… 02   小猴子 吃完馄饨,迫不及待地奔回水母家。拍大腿换台,之前小P对我说湖南台是芒果台东方台是番茄台我又一阵唏嘘落后啊落后,好在水母家的芒果台恰好是38频道,正可谓八卦夜夜播时时看。 没有前情,无须提要,只要苏醒,就是苏醒。 当然我要说一句,《神奇小子》(Kyle XY)是烂片无错,但是猴子弟弟是多么乖巧讨人爱啊啊啊,RAY啊记得也顺便帮我下,还有《雪山镇/不老木》(Everwood)和《变种特工》(Jake 2.0)! 到了快男或者好男的舞台上,找一只猴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在高呼“张杰下台”、“张杰快滚”的口号中,我平生第一次对着电视发手机短信都是为了支持我家苏醒小猴子呐,成为最终PK支持者的一百二十一万分之一实在荣幸,“啊,我也是醒目团低调团员耶~”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拿来显摆的。只要苏 … /// Read More ///

驿站,即停即走

01 回家整理只花了一个下午,托运回去的书都列在床上。盖上报纸,然后等待下次的面纱揭开。我想要房子的首要原因便是可以尽情买书。而床与书柜的合体设想在脑中酝酿很多年,书柜靠墙且是床的一部分,这样更符合我这个懒人的整日整夜赖床生活。 02 消磨时光便看选秀节目,因为不动脑又养眼么。像“快乐X声”、“加油好X儿”已经稳步发展为“发展中国家发展型小受”培育机,流水线工艺加“热血泪”调料保准你有了一不会想二。所谓天使翅膀已经折了、四十五度望到的天空已经不蓝了这些都不重要,天底下哪里还有比“好男”X“快男”这等更让人热血勃发的事了!请随意用“抱”、“吻”、“打”、“插”此类动词替代X,建议闭眼想象两只天然/开始矫情/开始蠢蠢欲动的小受相拥而泣的美景。总结一,选秀(男)的批量化生产势必造就诱受(男)与同人(女)的大面积繁殖;总结二,苏醒小猴子我好萌你! 03 大学前的生活状态是,“无爱无网络无手机有电视”;大学四年的生活状态是,“无爱有网络有手机无电视”;毕业后的短期预计状态为,“无爱无网络无手机无电视”。 04 在手机越来越不用的现在,驱逐它完全合情合理。如果在一个地方静止不动的话,坐标确定,联系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