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床不起

01 最烦挺尸了。 最烦亚洲GV了。 02 碰见两位搞市场调查的数码杂志编辑,对我每月在杂志上的花销表示慰问,怎么说都得百来块吧!我敷衍,我偶尔买买时尚杂志不行吗!我主业是小说专业户好不好! 这期《动感新势力》赠的剧场是《夏日大作战》,顿时没了购买欲。 《幽灵代笔》的封面没有想象中糟,要是白边能少点,会更好。现在对白色系封面无比抵触,别以为弄上白底就简约了。 03 周日阴雨。 下午躺在床上看了三个小时的《小城》,犯困。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被短信吵醒。然后玩手机。晚上吃到撑后,继续翻《小城》。看布洛克就是要感受阅读速度,那本《搏击俱乐部》翻了三章就丢在暖气片上,我觉得很花俏呀。 每个月借图书馆两本书,定额完成的阅读让我压力很大。 其实这么想想,一个月也看不了几本书,时间太不够用了……

毛巾的尊严

01 忘记是第几次,半夜守着看长沙的夜景,说好听点而已。其实我看的是路灯。一条笔直的街被火车横碾过去,灯火由直线变成破裂的曲线,当窗口正对着街道时,才会发觉道路被灯光所染上的温暖清冷。 是进入主城区的第一道欢迎条幅。没过多久,江边的路灯与星火倒影交相辉映,说法太夸张不好,因为江水干涸了大半。然而沿江的路灯列队绵延很长,直到被更明亮的光辉湮没。在建筑群之后,会有第三队路灯填补我的虚空。道路弯曲,两行路灯交错,靠拢,叠为一体,再交错,看不明前路。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觉。 只有当真正成为“旅人”时才能体会到一个曾生活过的城市在内心所触及的无法用想念来简单定义的情绪。当然这些无病呻吟,比起此时此刻所感受到的困倦完全微不足道,比起接下来将涉及到的悲愤剧透更是不足为奇。 02 没有食言。 我乖乖地把你带上车,把书皮包得乖乖的你捧在手里乖乖看了十二三个小时,在最后一次洗脸后,我再次坐下来,发现你在最后一刻的不乖。 《夺面旅人》(Every Dead Thing, 1999)当然为约翰·康奈利赢得了太多赞誉,它血腥逼人(逃跑),它精巧夺人(面目),它不讲仇恨只谈变态,它不谈希望只讲死亡,在“空虚、黑暗、 … /// Read More ///

软常态

01 新星著名的错别字,之一: “死亡是我的领域。我以它为主。”——《诗人》第一版正文开头 新星著名的错别字,之二: “非同寻常……绝对不要错过。简洁令人难以相信这是康奈利的处女作。”——詹姆斯·李·贝克(《黑色回声》精装本第一版腰封) 在平装本第二版腰封上,后面一句变成了“难以相信这是康奈利的处女作。” 我可真想念简洁啊! 02 昨晚十二点前搞定《黑色回声》。 原本昏沉的脑袋变得兴奋起来,困意一扫而光,我知道在接下来一两个小时内肯定入睡困难。 《黑色回声》作为迈克尔·康奈利的处女作也即哈里·博斯的第一作,优秀得真是“每页每夜都有闪电”,可我只待了两晚的样子,电影画面清晰生动,也许有点抽身太早?康奈利选录在扉页上的文字十分大胆,信息、名号寥寥,恍惚式叙事,结合正文开头的男孩视线,营造出噩梦效果。 预知梦,预见结局的梦,而真正明朗的事实不过是:某些人一直是蠢蛋,到死都是。身为对欢乐贪得无厌的读者,看蠢蛋的死成了最终发泄,是有点遗憾。要是搞成鞭尸、鞭尸后蠢蛋又不死了那才乐呢。 开场很好,扉页剧透+男孩视角下的犯罪现场,双重疑惑中转到繁琐的主人公上场阶段,哈里·博斯的前情提要能省则省,反而是 … /// Read More ///

隧道入口

01 假期汇报。 没补前两季,直接看Skins 3。越看越哈欠。要不是有Jack O’Connell少年,我铁定撑不住。只是,Jack少年要是再高一点就好了。 然后Six Feet Under,看到好多熟脸……其实神经病弟弟很可爱的,尤其是剃短头发后,特乖顺。裸背非常性感。 然后就这样宅过去了。 02 《诗人》之后,我下决心收全康奈利。心想既然现在开始出第二版了,买平装肯定要划算,于是就等呗。只是没想到一时兴起抱了堆群众版的,没办法,谁让它便宜,谁让新星没出这几本。封面可真难看,内封还有印错的,身为侦探推理小说出版大社太不严谨了! 犹豫再三拿了本《黑色回声》。第二晚太困,翻了三十页什么也没看明白。第三天下午也太困,继续翻了个四十页,然后又睡觉去了。补充一天的能量后,算是正式开进《黑色回声》的隧道。 迈克尔·康奈利比劳伦斯·布洛克要正经多了,我是说,哈里·博斯比马修·斯卡德要正经许多,没有那么多絮絮叨叨,直接上繁复描写……看得我那个累,入戏真慢。也许是因为这是我看的第一本哈里·博斯系列,也许是第三人称的疏离感,也许因为这是康奈利的处女作?记得《诗人》就很有代入感,其实这是主观 … /// Read More ///

日食,以及三角恒定论

01 与太阳对峙: 时间回溯到七十年代末,为了亲眼目睹日蚀的整个过程,十五岁的我几乎把银行里的每分钱都用在搭乘波音747,穿越整个大陆,来到加拿大平原深处的马尼托巴省的布兰登小镇。那时,别人一定会觉得我很诡异,形如枯树的我,像得了白化病似的,悄无声息地在旅游区的小旅馆登记,独自在房间里过上一整夜。看着闪着雪花的有线电视,用那种被反复清洗,又反复用纸包裹起来,光亮得如同被砂纸打磨过一般的直角杯,一杯杯地喝着白水。 但这样的夜会很快结束,接下来便是日蚀前的清晨,我特意不搭乘旅游大巴,而是坐当地的公车来到小镇的边儿上。从那儿,我会沿着一条狭长的土路走向那片农田,可能是玉米之类的东西,齐胸。当我穿行其间,那油绿的叶子,沙沙作响,而它们锋利的叶尖滑过皮肤,感觉仿佛是被小纸片不经意划过时留下的灼痛。就在那片农田里,在我和黑暗约定的那时那分那秒降临之时,我舒展四肢,平躺于土地之上,周围高耸着被厚厚外皮包裹着的谷物,夹杂着昆虫们无力的鸣叫。而我,在那一刻屏住呼吸,体验着一种我从未真正摆脱的关于黑暗、宿命、幻想的状态,一种大多数年轻人都会经历的状态。当黎明开始,我便会仰起脖子,注视苍穹,然后看着自己的天 … /// Read More ///

马修式散文

01 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过说起来容易,可哪能随便就把包袱们抛在身后滚呀再也不想理你说到做到绝不反悔……原谅我,本想把绝望用更乐观的演绎法来表现,可是如果你能看见哪怕百分之几的死亡影子便不会张口嘿来哇去。 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这其实更像是自欺欺人的借口吧?这借口把我们推向明天的明天,这自欺欺人让我们变得更充实更紧张。可是最终面对的还是象征虚度的浮云,决心和干劲算什么呀? 比起心智来说,肉身更轻薄(所以说主动去卖身准没错嘛)。被夹在左右各一个光着上身打瞌睡的男人(?)中间的我尽量端正起思想来翻杂志,可惜还是借着看风景而看风景。这是最后一天啦。公车爆炸或自燃本来就不是我满意的死法,但它要发生我也无力逃脱。 02 看《每个人都死了》紧张又愤怒,紧张的是害怕TJ挂了,愤怒的是劳伦斯·布洛克明明就不会让这几只翘辫子还自作高明地挑高(我的/你的)情绪来耍弄读者。我说你要是把TJ写死了,我一定会来骂你的(好没用,这又如何?),马修那个混蛋哪辈子修来的好福从街上捡来这么个好小子啊!我从未对一个虚拟黑人形象抱以如此好感,也许正是因为马修的疲态反衬出TJ的活跃才让我欢欣扑倒“可爱”吧。 在《一长串的死 … /// Read More ///

bambiboy-kon

01 猴子少年风流倜傥。 甲和乙是我认识却对不上号的朋友,他俩先后前来汇报自己在床上与猴子少年如何快活,谈吐中春宵在我眼前重现,我立即脸红了。后来偶遇猴子少年时,他对这些避而不谈,专心致志地和我商量怎样才能杀死兔子先生。后来话题转了三百六十一度,猴子少年突然正视我,要不要来搞?我一怔,但心知肚明。那好像是在高中教室某层楼梯间,也好像是在图书馆的顶层楼梯间,更似乎是在体育器械室里的鞍马下。我想象着甲和乙从猴子少年身上掠夺的体香,一阵急躁,喂喂你是不是很饥渴。快变成水吧,滩在我身上。他们有没有吻这里。没有。阳光穿过我们的空隙,染金的指头信步不止。后来猴子少年竟睡着了。我则不停挑拨着他的睫毛。再后来,我也躺下来,他顺势靠在我的胸前。 02 被猴子少年推倒是幸福的。最近总结了一下,我其实不是恋童,而是bambiboy-kon,闯进组织差不多三年有余。猴子少年应算是bambiboy的小分支。至于这控之名头,还真是又文雅又恶心——挑起内裤看见蛋蛋,剥开香蕉咬掉香肠。最近口味比较清淡,还是换掉油腻,咬嫩黄瓜好了。 bambiboy是某家的弟弟,我不清楚我认识的是他姐姐还是哥哥,总之,有天我误入,撞见 … /// Read More ///

花痴的终结

还来说什么花痴无止境意淫无极限就纯粹是来找抽的了。 好羡慕那些挥汗如雨去看演唱会的姑娘小伙,好羡慕那些呱啦啦走着瞧逛漫展的宅男腐女,好羡慕可以凭着一腔热血从一张照片挖掘出奸情大海的过路神仙。要是说,生活中还有什么动力能比过它,一定是睡眠欲;好吧,花痴当然是性欲的表现之一(谁说的!),而它照样和睡眠通向一个终点: 花痴→淫荡→淫贱→勃发→疲软→虚空←沉溺←幻想←意淫 啊,公式推错了;其实我就是想表达我最近比较困的强烈欲求。等我相对清醒后,这些自说自话又成了一派胡言,一定是这样。 反正,找个动力或者立足点,坚定信念生活下去是件很幸福的事,关键得看自己想要什么了。小喜北还在纠结Placebo,这种偏执狂情绪在我身上已经找不到了,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比如说,我依然疼爱小猴子Alex,但他是会长大的(本来就长大了),我一点也不心疼(用不着你心疼),即便他找了男友或者女友(呀后面这个我怎么也说出来了),我也不会计较,不会哭着嚷着去杀了那个贱人闹着想着睡不好觉,只会“哦”一声“祝你幸福呀”的我果然是太好人了。猴子们的原盘没有买过,MV没看几支,演唱会根本不奢望(如果能来中国自然好,但估计我只有20 … /// Read More ///

超音波#014 | 行过死荫之地

ALBUM: Motifs ARTIST: Cordion LABEL: Beatservice Records YEAR: 2006 GENRE: Indie Electronic RATE: 8.9 TRACKLIST: 01. Hiiatus 02. Relish Words Softly Spoken 03. Zeitgeist 04. Unfold 05. Concession Of Age 06. Entity 07. Bypass Sleep 08. Exuberance In An Autumnal Colour Scheme 09. Come On In, The Water Is Lovely 10. Litany 标题是偷来的,就像你偷的那颗心一样,可那颗心已锈迹斑斑,钥匙孔一如黑洞,向往被插入却只拥抱永恒的空虚。 哦——你嗤之以鼻,你对各类违法犯规行为向来竖根中指以表无视,宇宙法规是傻子才需计较的横条竖框,违反是变革、突破的另一番表现,黑白作秀,无非如此。 做一棵大树曾是个好梦想。立地而破,就地登仙。沉默能封杀的疆域将蔓过诡谲梦花园,就此罢了,该焚烧的过去已然成 … /// Read More ///

双子月

01 在过去一个月里,要感谢那个叫马修·斯卡德的男人,散发着波本香气,嗯,陪我度过失眠(也许是刻意为之的,不管怎样,至少不是混乱的清醒)的数个夜晚。 然后看雷蒙德·钱德勒,顿时陷入迷惑,那仿佛与我意淫许久的“模板”相差太远,中肯说来,是“太文学”。可是《长眠不醒》的两段式结构还是挺令人着迷,中间一个喘息。 至于说雷蒙德·钱德勒是绅士,劳伦斯·布洛克是半个酒鬼;完全无从考证。 02 为什么要给我电话,可恶! 我好不容易克制住的,却又软趴趴地向你说了番诸如今天是一个尾巴我好狂躁呀之类的疯话。 但是。 我也想用五十五分钟来借机为你打气。睡个好觉奶气十足嘿呀嘿。 03 无意瞟到的特价,于是又忍不住凑过去,拿了两瓶,嗯一冲动连洗发露也拿了。家里还有一瓶未用。然后去买牙刷,一路走过去,连牙刷都有特价,好,你这明显就是诱我。 我说,青蛙王子是福建的,好爱青蛙王子。(我疯了。) 企鹅说,你也可以爱我。 我说,你又不能用来洗澡…… 企鹅说,企鹅可以吃。 我说, 牙刷洗发露沐浴露都是青蛙王子家的,我好儿童,六一快到了,看我多主动! 某人说,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不感到奇怪。 ……呜。 04 淫乱不堪的金牛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