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是童话是童话

01.每次读一定会流泪的是什么书? 没有,我冷血啊! 02.购买过全集吗?是什么全集? 漫画全集好意思说么(七龙珠、阿拉蕾……我是鸟派的!) 作家全集,想收的太多。欲望暂不表。 03.最不愿意购买什么书?买了以后也会丢掉的那种。 菜谱、乐谱,以及不靠谱的书。 04.有没有什么书让你想起旧时的恋人? 《幻影书》、《伦敦场地》。 05.有没有在书的扉页写字的习惯? 高中的时候会在扉页上抄别处的摘引评介;现在只写名字了……默。 06.常年购买的杂志是?几乎完全不买的杂志是? 科幻世界译文版。完全不买的是动漫类了吧? 07.最近正在读的书你非常喜欢的一本是? 《黑暗昭昭》?《诗人》!@[email protected]最近读书少。 08.什么书让你望而生畏? 《追忆逝水年华》! 09.从童年就开始读的书,并且仍旧让你怀有美好感情的书是? 《随风而来的玛丽·波平斯阿姨》! 在今年我终于收全了耶。 10.在什么固定的书店买书吗? 我在意折扣,胜于书店吧。 11.你觉得理想的书店应该是什么样的? 分类细致,新书到货快,铺货全面补货及时…… 12.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阅读习惯? 靠着枕头看书。 13.看到好的地方会画线,折页,或者抄 … /// Read More ///

没考好就去跳楼吧

01 早晨六点被疼醒时,我却想到大便。因为有过死活拉不出来的憋屈感,所以对即将到来的临幸万分感激。大学寝室里的大哥曾自嚷每天早上蹲厕所是雷打不动的事,当年不屑的我现在才对此投以极高的敬意。嘲笑阿拉蕾肆意玩弄大便的感情明显是幼稚的,只有会享受玩弄大便的感情的人才是健康的。哦买屎,枕边放着大便书竟然没有梦见大便超人真是不敬。 总想更黑皮一点,喊出口号“厕所是我家”,深切领会马丁·艾米斯在时间箭里不堪描述的屎尿倒转精神。怀念起屁颠屁颠的阿拉蕾,竟无语凝噎——身为机器人你是无法感受解大手的乐趣吧,把厕纸统统给我拿来! 十几年来的不健康生活方式终于给了我一记重拳。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那么多的执意不前实在太傻太天真。体内住着个混蛋攻,今天他以为他是闹钟,吃掉了我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睡眠王八蛋。我试图忍耐着,平趴在床上努力补睡,可这混蛋仿佛叫嚣着再不起来就攻穿你——等我洗漱完毕,手机闹钟正好响完。喝了一升水,蹲了一次厕所,心猿意马地抓抓头发,出门。混蛋攻安睡了。 比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来说,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小时是有点纵欲过分。当然要保持积极乐观。R之前好几次对我说,等你生病了就知道什么都不重要了。你果然 … /// Read More ///

枕边微光#012 | 时间旅行者

时间旅行者倒着行走,时间旅行者重游少年彷徨时,时间旅行者在人死亡之前把往昔与将来串接成浪漫绘本,时间旅行者在人死亡之后定格当前时间又赋予死者全新的时间,时间旅行者的老婆不知在哪儿傻乎乎地写着满是想念的信,时间旅行者以时间为食、枕时间以眠,异常拉风地回到未来去往过去,在一个又一个现在场景里旁观着历史的形成、游戏的循环、恋情的消逝,时间旅行者没有记忆,因为对他而言过去已不存在,时间旅行者不停向前向后走,似乎没有终点,似乎如神一般通向并不存在的永恒。 时间的箭 其父是“愤怒青年”金斯利·艾米斯,其文天马行空如魔似幻,马丁·艾米斯却多次被布克奖忽略,正所谓愤怒之子莫愤怒。在国内仅有的三次译介中,《伦敦场地》是颠沛迷离纠缠往复的预知梦,《夜行列车》是八百亿年心跳式的死亡安魂曲,而这本《时间箭》则是令血脉倒流覆水回收破镜重圆的由死向生之旅。 拿前阵子很火的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来说事,本杰明以老人形象降生于世,之后越活越年轻;《时间箭》并不是此类简单的“返老还童”,它更纯粹,它把时间的箭倒转了一番,因此一个男人的一生像“倒带”一样全盘倒退,直到倒回原点。从结构上来看,这像是倒叙的极致,不过以文字 … /// Read More ///

偶遇壮士

R昨天说奇怪为什么你没有更新博客 01 尘尘说的对。我不能等兔子撞上来那样太暧昧而且金牛男会吃醋。我又不是树桩我是会移动的牛魔王,为什么要等你撞上来太他妈被动了,兔子跑吧兔子归来兔子富了兔子安息厄普代克教育我不要太着急。可是我们都老了。在细扯室内设计与空间建筑美学之外,其实对很多东西都性冷淡——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如果下半年状态还行,我要给你写贺文。名字就叫《零乘以零,还是零》哇哈哈出自小马丁叔叔的《时间箭》——噢,你是,我的风雨雷电,我的日月星辰。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的洛-丽-塔(男)。 02 半夜一点蹲厕所,沃先生太他妈让人便秘啦: 在阿奇·施沃特的聚会上,范伯格第十五世侯爵、布伦敦范伯格伯爵、布伦敦男爵、五岛领主及康诺特王国世袭放鹰大猎人说话的对象是鲍尔凯恩第八世伯爵、埃尔丁奇子爵、鲍尔凯恩的凯恩男爵、兰开斯特红衣骑士、神圣的罗马帝国伯爵及驻阿基坦公国使节。 不过貌似蹲厕所看书对肠胃不好。 03 上午九点。一位身着鹅黄短衬的女孩坐在旁边——吃饼。跟着上来的小伙子拿着袋酸奶。小伙有个可爱的平头,穿着件紫色(敢情今年又流行?)的V字领T恤,所能看到的一点锁骨与 … /// Read More ///

两个零蛋

01 依照《时间箭》的叙述,全书八个章节也应该倒着来连——“因为鸭子肥了”,所以“她爱我,她不爱我”,“零乘以零,还是零”;“这里没有为什么”,“你尽力去做,但这不是你最该做的事”。“身为医生,一切都是医疗行为”,可惜“为善必须残酷”,不过好在“过去的会再回来”——这样稍微有点逻辑性,当然了是我主观理解。 不然也不会看见“零乘以零,还是零”就大呼小叫马丁·艾米斯你真是英俊——我真想把此话送给(∞的)兔子,还想给你写贺文呐——但对照原文,这里的“零”指的是不幸阳萎的男人,若硬要牵强联系,这样的男人自然可算“零”,他们被剥夺了“一”的身份嘛(我、我很想说“受”这个字,不过我要严肃);在小说推进到后半部时,“我”与他已经融为一体,他只是壳,而“我”拥有了大量的“过去”,开始叙述,开始把个人苦恼纠结进“回忆”里,“……那真的滑稽透了,我告诉他们要坚强,告诉他们要有男子气概,然而那时我们面面相觑,像两个愚蠢的零蛋。一堆零蛋,或非零蛋的其他数字也一样,只要乘以零,你得到的还是零。” 在这种自嘲面前,笑或是意淫都是不合适的,没准哪天就降到你头上,除非你不是男人。对于“我”而言,忧虑是一阵阵的,在不停 … /// Read More ///

反反调戏

01 这样好玩吗?当然,如果不好玩为什么要玩你。 “时间的箭头是往另一个方向移动的,这些看不见的线条暗示着一个不一样的顺序与过程的关系。” 马丁·艾米斯《时间箭》P116 在向前时刻缅怀向后时分,无辜的却是那些河流。河流说,你们不要两次踏入我,我不再是过去的我,不再能提供“流逝”的冰凉快感,不能开玩笑,不能因玩笑而玩笑每一粒卵石,它们是过去与将来的见证者,静止者并没有现在。 可是另一个马丁,马丁·瓦尔泽的箴言正是:“以往作为当下。”我奉为“遗忘”心得,只有过度沉浸在往昔中,才能忘却往昔那些自以为不能忘却的残渣。 02 时间画面静止在蓝屏上。 我对它束手无策,原有的手段已然无效,如今只能等待。可是蓝屏不是树桩,应该到来的也不可能是兔子。 如果真变成机器人那就好了。 至少, 还有定律可遵循。 ——禁止你我他。 ——绝对你我他。 指代可笑又无效。

混乱否定论

要相信一切谎言。 要相信假面自白。 01 Saiken 11:15:30 贱人 牛魔王 11:16:13 45度仰望天空小贱人。 Saiken 11:16:43 90°低头抚慰10公分鸡巴大骚货 牛魔王 11:17:34 180度躺平任菊朵朵开的货贱 Saiken 11:18:42 360°旋转精液狂乱喷射小嫩攻 牛魔王 11:19:58 720度三位一体你不是受你是黑洞受大施主 Saiken 11:20:18 …… 生活他后妈告诉我,世上的腐男不可调戏。 但是世上真有腐男的存在吗,耽美你大爷。 02 尘尘说,可是我不专一啊,甚至用在路边野花的心思和时间比用在这唯一的爱上还要多,于是我怀疑自己的真心……我觉得正好可以解释这烦人的喜新厌旧,可问题是,除了浮云与孤单,还有什么是我唯一的爱?(还唯一你个头!) 兔子说,因为是初春,气候不稳定,所以是生病的季节。我真想扇他一耳光,但是又会被某人恶扁。少了兔子的我,是不完整的。至少从精神上。少了兔子粉红娇弱的喘息声的夜晚,是无法甜睡的。 我总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搬出假想救兵来,以为无趣和无趣会乱战成生气。 可是你知道这场战争的主题叫“逃避”。 03 … /// Read More ///

吗好你,好很我

01 得知《本杰明·巴顿奇事》的剧情时我很不屑,“返老还童”有什么可萌的,经历二十世纪不是还有本著名的《我的世纪》吗,菲茨杰拉德这短篇小说还真是爬出棺材风光了一把。 毕竟我更喜欢的是《星空下的婴儿》。 看马丁·艾米斯的《时间箭》总要想起这些倒着生长倒着叙述的小说,但是没马丁·艾米斯那么狠。Christopher Nolan的《记忆碎片》(Memento)手法很炫,但那也只是片段倒叙,如果一部电影拍得和倒带一样,那么这电影完全不用顾及叙述这项功能了,没有谁能在连续眩晕中还能找到前进的方向,更何况在这里根本没有前进可言。 很遗憾,小说比电影更可悲,电影好歹可以用倒带来秀一下滑稽的行为艺术,短短看一下觉得还挺酷;但小说完全以倒反的方式来写,则只会呈现词不达意的符文天书。所以马丁·艾米斯只有在这个“完全倒叙”的主人公身上赋予一个相对清醒正常、还拥有敏锐观察力、很敏感的魂,于是第三人称带出各种行为的倒退,第一人称观察再叙述出和平常世界无异的生活琐碎,即便这些琐碎全都是从碎到整、从肮脏到洁净、从虚弱到精力充沛,“我”的口吻还是那么平淡,仿佛这些倒退没什么可震惊的,习以为常的是后退,充满好奇的是“他 … /// Read More ///

骨头先生是绝望的光棍

01 马丁·艾米斯就是一个臭屁孩。 不知道诺曼老先生的辞世之作《林中城堡》会不会被引进,希特勒哦,很阴郁很邪恶哦!同样是写真实人物,勒鲁瓦的《阿拉巴马之歌》应该会在年内出版吧——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多少人的高中偶像……是么?虽然他与海明威有很正直的铁血友谊,但在看《流动的盛筵》时,还是禁不住意淫海明威笔下的菲茨杰拉德先生。 02 你为什么不看《守夜人》了,这是一个问题。 03 因为鬼先生没有来抱我。 这季节不冷不热真的很讨厌,我对鬼先生说,上床来呀我给你鲜血尝。鬼先生不屑地摆头,骨头先生要不是出门远行是会来揍你的哦。骨头先生还留下了一幅画,画上面黑白分明只有一个少年的剪影,骨头先生神情真挚地指着它说,这是我那青春的战友。咦……那是什么战争?全体光棍11-11保卫战。我一直不相信骨头先生是一位人类学博士,然而他确实有炫耀过烫金灼人的证书,他的衬衣口袋里挂着的水笔,是我送的,但他每次为我记电话号码的时候,总是用自动铅笔。自动铅笔上的黑兔,好似熊先生穿走的那双从黑市买回来的拖鞋,木制,磨光了底。我踢掉的拖鞋,一正一反,鬼先生你行行好。不可以。我皮囊瘙痒。不可以淫荡。我骨头酸痛。不可以说谎。你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