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后的世界

01 那应该是回家期间,在睡觉时我竟然忘记把眼镜摘下,然后很幸运地把鼻架折断了。醒来时浑然不知,颤颤巍巍地就爬下来,镜片一左一右地摇晃,我以为这个世界犯晕了。 我妈陪我去买火车票。掏出钱包一翻,我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归途的车票,很可惜,日子是在昨天。我妈帮我办改签。竟他妈的要再交一个全价。我说算了不回去啦。可是她却已经办好了。 后来我妈就去打麻将。我跑回家匆匆整理。发现带回来的一本小说的书脊很幸运地从正中间折断了。 我忘记那是哪位女作家的书了。从梦中醒来后,在发现阳光终于肯赏脸的同时也遗憾地看到了融雪。我不应该睡到中午的,对吧! 02 这一年,饱受了各种催促。依照小谢的话来说,难道我真是正宗催小牛的血统?不可能啦,动物界要是能引领国家公务员,那么这个国家的前途一定是异常光明的。在我妈的眼里,公务员比女朋友重要,工作比恋爱重要,房子比生子重要,钱是各个选择题的关键之匙。 过两年被催考公务员的日子还算好应付,但这也是最关键的一关,一旦我欣然报考公务员,就离被催快找对象的苦日子不远了。由此可见,报考公务员一事,能拖则拖,不能拖就逃。独生独身主义万岁! 03 在喧闹如炼狱的炮声中睡一个安稳觉,这 … /// Read More ///

跳房子与灯塔守望者

快递小哥推开蓝色面包车车门向我招手(很大牌嘛要我亲自下来取),看你面容还不错的份上就忍了这徒步之劳,可是,没有零钱也太残忍了。前天的订单,今天的情人节礼物,《跳房子》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败书到此结束(做梦?)。 01 年前大病了一场,无非是排队买火车票被冰寒攻了或是沙发翻滚被被子调戏了,当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然而睡眠也不眷顾我。没买到票也就罢了,在寒风中走了一个小时一直被数落也实在是活该。在发高烧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神经兮兮地跑去败书。回来的公车上,抵在膝盖上昏昏然无力。吃了药但药效太弱,连夜的热汗与稀奇古怪的意象狂欢把我折腾个半死。“睡不醒”就真是太好了,这世上傻瓜又少一个。 不回家过年对我来说意味着身心自由与饮食苦难(反正孝顺这词我也解释不清了),年前囤积食粮首选,可乐与泡面——这与一年前那时的鲜橙多与米线没啥差别——但好在宅在水母家还算温暖。 然后就坠入昼夜颠倒的甜美深渊。 02 陷入黑暗最忌讳的便是想太多。要是没找到缰绳也只能怪你黑洞太大。最后心有戚戚然却没有力气捶断肋骨也很可悲。柏拉图洞穴论非常自恋,但对于一个行将自我了断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绝赞仪式。观影,与梦游 … /// Read More ///

超音波#009 | 绅士法则与恶魔一笑

ALBUM: These Are The Facts ARTIST: Milburn LABEL: Mercury YEAR: 2007 GENRE: Indie Rock RATE: 7.9 TRACKLIST: 01. Lo And Behold 02. What Will You Do (When The Money Goes) 03. Wolves At Bay 04. Summertime 05. Lucy Love Me Not 06. Sinking Ships 07. Cowboys And Indians 08. Being A Rogue 09. Count To 10 10. Come Away With Me 11. Rubicon 12. Genius And The Tramp 回眸一笑,牙缝里没有猪肉丝便是大幸。 绝对不能以“世界健康标准”来衡量这群动物们,有头有脸却不成餐桌上的宠儿那么只能怪你们皮太厚肉不韧,再加上偶尔蹦出来的嚎叫足以把客人吓跑。安分守己是好品徳,画地为牢才是最终城墙。传说是陪伴小孩子成长的歌谣,传说也是一抓一大把的海滩砂,传说中四只红脸 … /// Read More ///

暗暗同学

昨天怎么受刺激了?主动联系上暗暗同学,唔,我有功。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一直迈过零点。客厅里的水母兄他们在看很强大的金三顺。我蹲在内阳台听听筒里无比妩媚妩媚到我骨头酥麻无比可爱可爱到我要扑倒电话的小暗暗之声。当然事情是从我开始。但是我却是无赖不要脸地扭头,没有啦开玩笑的啦。继而暗暗同学爆料,牛我发现我不是GAY了……啊,暗暗我对不起你,我还是说出来了……其实那时候我没有听清,风声太大……暗暗却问你被打击到了么?我才没有,问为什么。他说就是男的女的都不喜欢了!好,就这句,萌!再下来,我们要两手相握依依相惜么。再下来,八卦男,我,继续八卦暗暗同学的私/性生活。再下来不知道如何扯到了新娘同学。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口头上说新娘的真名了。其实,上回和暗暗通电话貌似也是一年以前了。好怀念我被暗暗打击嘲笑以至玩弄的夜晚,啊有么,昨天也被打击嘲笑了么。然后顺便就我萌的小孩子也八卦了一番。到后来又变成了学暗暗说话的实例教程。 今日和新娘说时,萌啊,我好萌暗暗。新娘一开始说,好打击好打击好伤心好伤心,但是出去一下再回来,就说开始萌小暗暗的LOVELESS。 对了暗暗,那个,我萌的小push也是 … /// Read More ///

他如山根般傲慢,你如中村般邪恶哪!

illustrated by 中村春菊 应该从前天与碎的见面说起。哦不,是大前天开始的纠结事。碎真是个麻烦的男生,来不来、什么时候来纠结了一天半,Orz。反正星期五是让我白期待了。星期六继续懒觉。开手机已经是十点过了。正好他从那边赶过来也挺远,那么,我就玩游戏吧-_-。 他完全是来蹭饭的。不过我自己是N久不去校区,感觉很陌生嘛。什么都不知道,拜托同学你也好歹在这里待了四年。倒塌……从一碰面,我就闻到碎身上的香味。呃,同学你又不是来会情人,Orz。反正我仗着比他高,是很想抱他啦~哈哈,不过米机会让我占便宜。 下面说一个新认识的小孩子。从网络找到我,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大一生。真神奇,他和碎是一个地方的。嗯嗯,反正我知道你的名字,小超超~其他人就不要跟着叫啊叫的。这小孩子头两天挺缠人,我也满有闲。到最后,我给他的印象竟然是猥琐男叔叔。嗯嗯,没错,谁让你在我正迷小孩子的时候找上门呢。不压倒才怪。我的亲友团都是一个劲地支持的说!!! 很奇怪的,碎见我还满喜欢这小孩子就不乐意了,我说你吃醋啊;很奇怪的,小孩子听闻我要请碎吃饭也不满意了,我说你也吃醋啊。OTL,我知道老子的人气没那么好。 话说我知道小 … /// Read More ///

微物之神,其味如玫瑰在微风中凋谢

今天端午,你没吃粽子吧;明天儿童,你还在恋童么? 咳,还是让我们回到夜晚。反正阵雨天你也出不了门。说什么鬼话呢! Step One | 调戏你的不是我的梦 早晨是做梦的好时机呀。可是接下来的对话明显不是闭眼畅游时的产物。 那天下午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一晃周末就过去了。晚上特意换上前不久买的猴子衣服,屁颠屁颠地去找老板刻碟。后来,我非常认真地趴在书桌上看书呀做笔记呀。现在是忘记了那时候有多耐心。然而往往好景坚持不了几刻,我在想,反正MP3又故障了,反正明天要出早操,反正上午四节课可以睡觉,反正下午……于是我在那天晚上又跨着包溜出去了。那是5月28日,没有任何任务的周日。下楼时,和CLX发信息说,明天几点出操?——六点四十。嗯,我通宵去了。 半夜根本无事可做。我记得我是来更新日志的。可是该死的歪酷就是死了。无奈中我开始做不正经的夜间事。好困呀,好自虐呀,好了好了我是色情狂。 六点三十。从较为冷清的网吧晃悠悠地走出来。然后赶上该死的操场散步。最后,解散。 如果没记错。L那天应该是穿的黑色短袖。 而我嘛,当然是这件猴子的白色短袖啦。咳咳,猴子是我的宝贝哟! 好象是我追上他的。不过隔着另外一个人。 … /// Read More ///

他们说一秒钟可以杀死寂寞

[***] 序 对时间的无偿利用,让彼此耗尽了灵魂的忠诚! [000] 爱 别再提这个词,我是“无爱主义者”!若只是说这么一句,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嗤笑不已。唉,不搞清高。那么就跟暗暗同学重读一遍,“爱是个伪概念,亲爱的牛。”那夜收到短信时,突然发现“伪”是个多么好的字。虚伪的爱,就叫伪爱。想太多也没用,在概念里听来,爱便是伪装的种种心态的集合。我没有放弃,所以只在幻想。 当然,更多的是排斥一切离谱的妄想。走到了现在,我能剔除的都剔除了。天空不是一角。阶梯在延伸,呈循环。明天是今日的重复。是初中时的色彩。现在——对于我来说,是在做梦。梦醒后的我,还是初中的少年。一直踩影子。楼影。车影。身影。以后对我来说,不过还是在行走。一个人行走的惬意,冲淡了观念里的狭隘幻想。别提什么伟大的爱,刻骨的爱,热诚质朴恒久温存的爱。我拒绝。我无法接受。属于我的男子只在虚构里。我太卑微了。擦不掉最初的污痕。于是你行走吧,你是我,你是笃定的我。 [001] 写作 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以前不敢,那时是诚惶诚恐的心态。我无法严肃,根本不可能用冷静的言辞来诉说自己的写作状态。到如今,我剩下的能力还有什么呢,仿佛真没有出息, … /// Read More ///

裹尸布里的新娘 · 下

Greatest Hits, 2002 by Björk [白] 在空洞内肆意穿行,不为享乐 他虽一闪而过,可是我分明看见了那微笑。 这将为我注入美妙的动力。于是我又能坚定地追逐着,雀跃着,偏执地抓住他的长影。影子被我攒在手心,我把它当成宝贝。他虽一闪而过,而且再也不留恋我的世界,但我分明看见了他的一笑。他走得很快时,我只好大步跑。他走得很慢时,我也跟着慢下来。他忽然停下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金黄色的小东西,扔在路边,接而快步跑起来。我赶过去把那东西捡起来,把自己曾经送给他的玩具鸭拾起来。鸭子立在我的手掌心上,我瞅着它,瞅着它的流泪。然而我还能流出什么泪来呢,真是笑话,我这样的人早就没有眼泪了。带上鸭子,我继续寻找他的身影。然而却没有。正在诧异之时,他朝我迎面走来,我兴喜若狂地打招呼,但他却像看不见我似地从我身边走过去,撞着了我,却也当成是理所当然的。原来,他在我的世界里横行霸道肆意妄为,而我永远却不如他世界里的路人甲。哎呀哎,事实就是如此了,要哭泣的话不如歌唱。谁都清楚我是声如夜枭啼叫,威力无比。要让他听见,非要让他听见,让他听着难受。唱完歌,我将四年前偷拍他的照片撕得粉碎。粉碎。 你 … /// Read More ///

裹尸布里的新娘 · 上

— 写给亲爱的新娘 The Bride (Unfinished, 1917/18) by Gustav Klimt [黑] 戏剧端倪,不过是敷衍而已 漩涡已不见,你可以走了。 头发湿透,她将那件素黑风衣裹紧身子,伸手去撩那挡住视线的发丝。视界里的色彩渐渐变淡,直至无。水气环绕着人,但人却忘记了所归。迈出不知是多少步后,她开始发疯地笑,声音的水圈碰撞到了生灵,它们无辜地叫唤。而此时她已快接近河的四分之一的位置。 当然可以笑。因为都已不再重要。故事或是其他的人生,全无意义可言。 细雨中的女子挺立在河面上,如一株生在水中的黑郁金香。然而花香再也诱不来任何生灵。全部都放弃吧,界限分明,自身就可消解矛盾了。 她再露出灿烂的笑容时,已同时迈出最后关键的一步。对岸的鹭鸟扑打着苇草,飞渡到下游去了。小树林里蹿过一黑影,以很直的角度闪到树上。角度一直保持着,谁还凝望着谁。雨,被风吹得东歪西斜的,终被吹散,消失殆尽。太阳扒开阴云来窥视河面,可那里流得照常平缓。只不过黑花儿不见了。 呜唔……真是奇怪呀,我的衣服呢。你摇着头吐着梦话,可同时也被某个力量给拽醒了。那仿佛是掉进来了异次元空间,可是她知道自己并不是 … /// Read More ///

Twenty Years With Feeling

[现在的音乐是Placebo的20年,如果可以,请静静听完] [时间一晃而过,我珍惜的但愿不是虚无] [无聊者,迟早等到来自内心虚无弘光的照耀] [心沉溺不甘,我们也不能逞强。放松,放松灵魂] 二十年 也就是这样。意味着自己走到了大约一半。年华的仓促,谁也都知道。 我实在不能说改变什么或者抵达什么。那些旅行的意义,我始终领悟不到。 我。在十来岁的时候,自以为很懂事。然后想,我只要活到30岁就好了。 真的。这不是幼稚的心血来潮。而是思考了很多年的人生问题。 我真的想好好找个地方,想出一个轻松的方法死掉。当初。 可是,实在没什么好的方案。所以又想推迟几年。其实,我就是怕死。 那天,兔子说,哇,老不死的,还二十大寿啊。 可把我笑死在被子里啦。当然,我也时常嘲笑着自己。 十岁之前,在那个地方。表象宁和地行走,然后消失。青梅竹马也散成泡沫。 十岁之前,狭窄的小镇,终于放开了拥抱。我却早已离经叛道。游离的是心。 十岁之后,我似乎很乖。但接受了一切可能的讽刺。 十岁之后,我家的阳台还是有守望的影子。早出晚归的离开,其实更不想束缚。 那些时日的我,拥有的唯一信念,不过是去旅行。要么是陌生,要么是安定。 … /// Read More ///

新娘 | Going Home

[门牌号,已经日渐模糊] by 裹尸布里的新娘 关于“回家”这个动宾短语 下颌的线条不由自主地变得圆润优美,双唇轻启、吐气如兰, 舌尖与齿轻啄,做着相互挑逗的游戏,于是声音不遗余力地悦耳动听,最终迸出两声温柔清脆的音节。 回家。 匀速行进的汽车碾碎前方冰冷粘稠的雾;发动机的呜咽淹没了空气的悲鸣,始终不曾改变的频率和振幅,一如车窗外凝滞的灰色风景。长条面包状的空间似一道屏障,将时空屏蔽在外。 回家,回家,我轻轻地念上十遍,二十遍,上百遍。行李箱躺在架子上,时而随车身颠跛,耳机里是《卡门》,热情的女郎口衔玫瑰,与我的心情不相吻合。我明显缺乏回家时应有的兴奋。 汽车依旧匀速行进,长时间保持着相同的状态。 现在的家对于我,仅仅是个上下结构的汉字,一个名词,一个地理概念;所谓回家,不过是个生硬乏味的动宾短语,特指一段389公里的位移。仅此而已。仅此。 Going Home 也许也许,它再不能描述我现今的状态。 I’m just going back to where I used to live. 门前的幻想 我静静地站在家门口。厚重的银灰色铁门,说不出的压迫感。 呼出的白气在空气中呈现出怪异的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