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

01 无人 听No-Man听到没电,听No-Man就会进入大空幻世界好像世上没有男人只剩下这个温柔小受用治愈嗓音歌唱伴我入睡。我是个左耳进右耳出的喜新厌旧派吧?与其说用No-Man代替Archive来治疗对黑暗的恐惧,不如说是来激发我对幽暗的热爱才对。我放松了全身,觉得比白天更自在,更像本来的我。可是本来的我又是怎样一副面孔我却无半点印象。黑暗中传来的微光不及车轮轰隆声刺激,仿佛从我身上碾过,光亮骂着娘因被眼皮拒之门外,随后噪音窜进耳之螺旋里,把一切的碎片都携带进来,嘟窿嘟窿竟溜到了梦乡。我一次又一次地梦见火车站,依照梦之反语,这意味着我执意不想离开,但完整地看,在路途上的奇异事件与忐忑遭遇正好劝慰那些杞人忧天式的挂心,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一定会非常顺坦,可期求艳遇那还是免了罢。四点五点六点,喝水,七点八点,醒来。我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奔回家乡,夜行列车,却没有令人振奋的谋杀案。被滞留在火车站后,我开始思考,真正的去处与内在的冲动,就这么耽搁了一晚,梦梦醒醒,没有他者,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没有你没有我,在这里“我”是意识的傀儡,被莫名的旅途而左右,摇摆舞动都很机械,整个就是一傻子,可傻 … /// Read More ///

跳房子与灯塔守望者

快递小哥推开蓝色面包车车门向我招手(很大牌嘛要我亲自下来取),看你面容还不错的份上就忍了这徒步之劳,可是,没有零钱也太残忍了。前天的订单,今天的情人节礼物,《跳房子》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败书到此结束(做梦?)。 01 年前大病了一场,无非是排队买火车票被冰寒攻了或是沙发翻滚被被子调戏了,当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然而睡眠也不眷顾我。没买到票也就罢了,在寒风中走了一个小时一直被数落也实在是活该。在发高烧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神经兮兮地跑去败书。回来的公车上,抵在膝盖上昏昏然无力。吃了药但药效太弱,连夜的热汗与稀奇古怪的意象狂欢把我折腾个半死。“睡不醒”就真是太好了,这世上傻瓜又少一个。 不回家过年对我来说意味着身心自由与饮食苦难(反正孝顺这词我也解释不清了),年前囤积食粮首选,可乐与泡面——这与一年前那时的鲜橙多与米线没啥差别——但好在宅在水母家还算温暖。 然后就坠入昼夜颠倒的甜美深渊。 02 陷入黑暗最忌讳的便是想太多。要是没找到缰绳也只能怪你黑洞太大。最后心有戚戚然却没有力气捶断肋骨也很可悲。柏拉图洞穴论非常自恋,但对于一个行将自我了断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绝赞仪式。观影,与梦游 … /// Read More ///

井底之猴

首先向可亲可爱的kik鞠躬道歉,拖了两个月的生日贺文现在呈上。 撇开我对SD的后发花痴热情,还有一点就是,俺不适合写同人(宽面条泪)。再除开之前写的怪异的百鬼同人,这一篇应该是……老子的同人处男作。然而事实是灰色的,我很直接地警告kik,替换名字就与SD无任何关系。我对不起你,花花小猴子,我扭曲了你纯洁无垢的形象!不要紧,我是很爱三井寿的,寿受主义去死!对于没有任何情节美感的我而言,填完坑没有异味已经很知足了。——不伦不类,短短四个字,将我的生平、体貌及文字艺术风格阐述殆尽。 关于CP攻受配对,请把鄙视投我一票谢谢。 (怨念一下,为什么会拖两个月!你太懒惰了!……弱弱地,其实我是开头写得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于是……于是接不下去。请无视这头该死的牛,by_kik。) 最后我选择在今天写完/发出这篇文,更主要的是今天是小村村的生日。好,再来致歉一下,不过以我对你的爱意以后定会再献上厚礼的(羞)。如果不是因为村树,我也不会认识kik殿下。最后的最后告白语,你们俩,我都爱! ——死牛,退下。 kik生日快乐&圣诞快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就是能令你血液倒流不得好死的振奋人心的口号,一字一 … /// Read More ///

见面恐惧症患者

01   梦 梦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接收器,收集人的什么讯息我忘记了。请注意,“我”是主角,我是叙述者。被吩咐、不、被强制去做任务。由于“我”是新手,所以还有人示范教学。被推到地铁站还是公交站,我也忘了。反正跳出来,迎面的人群就像推土机的车轮一圈圈碾过来。但“我”屹立不倒。“你”随后拉着我手,抚摸掌心,问,接收到了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点头一下两下。很快,又一轮的碾压开始了……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转身,瞅了眼手机。push的短信。原来梦被电波干扰了么? 加工是这样的。我应是外太空的外派名誉记者,接收的讯息无非是如何参与内政如何窃取军事情报如何化缥缈弱势为大举进攻。地球人潮流不息的奔忙让我活受罪,我正想逃,就被宇宙间谍给逮住。正要发动性攻势,才发现对方是无性体。那么亲一下会怎样?它(间谍)很黑色幽默地摆摆白手指,你别白费劲了……这是一间密室?我会成为“信”奴?反正它不是我们星球上的,既不会保护我也不会投靠地球人。但后来趁着它拎着我去见它的上司时,我运用了某种奇迹(就是你们在电影上常见的)挣脱了它的桎梏。逃至大街上,下班的人群瞬时穿越了我的身体。而它 … /// Read More ///

一百二十万分之一

01   星期五 其实在调戏星期五下班后我还在单位逗留了一小时然而在诸多残酷骇人的现实面前窗外的所谓阵雨实则小雨已经沦为了渺小前幕慢吞吞地踱至公交车站慢吞吞地要了碗馄饨打包却因为下雨打包的人太多碗已经用完迫使我坐在店铺外吃。发短信。村树说我正在看快男…… 02   小猴子 吃完馄饨,迫不及待地奔回水母家。拍大腿换台,之前小P对我说湖南台是芒果台东方台是番茄台我又一阵唏嘘落后啊落后,好在水母家的芒果台恰好是38频道,正可谓八卦夜夜播时时看。 没有前情,无须提要,只要苏醒,就是苏醒。 当然我要说一句,《神奇小子》(Kyle XY)是烂片无错,但是猴子弟弟是多么乖巧讨人爱啊啊啊,RAY啊记得也顺便帮我下,还有《雪山镇/不老木》(Everwood)和《变种特工》(Jake 2.0)! 到了快男或者好男的舞台上,找一只猴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在高呼“张杰下台”、“张杰快滚”的口号中,我平生第一次对着电视发手机短信都是为了支持我家苏醒小猴子呐,成为最终PK支持者的一百二十一万分之一实在荣幸,“啊,我也是醒目团低调团员耶~”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拿来显摆的。只要苏 … /// Read More ///

请让我冷漠地化为一只小袜子

6月1日 牛死在午后!13:13:32 从此做个冷漠的人= = 不对,我一直很冷漠的。 企鹅已死 13:14:02 你哪里是冷漠的人。你是拍打岩石的潮水。 6月5日 牛死在午后! 23:59:41 ……我先去洗澡了。。。 村树 00:00:17 牛死在午后! 00:00:40 为什么没有洗澡的牛= =OTL 村树 00:01:54 你可以把自己幻想成一只小袜子 洗澡归来!说起来昨日,对,现在已经十二点过了,昨日我是下午四点起来。所以现在精神是无比的好。晚上吃炒饭,顺便看《俄罗斯娃娃》。结构原来被我误解了,看下来居然如此简单易懂……摊手。你配不上这个名字,连《盲刺客》的四重结构都不如吶。不过,帅哥很好看!床戏、裸奔很精彩!电视中的男配角很会放电!还是哀怨,前篇《西班牙旅馆》我想买,为什么买不到,打滚!

超音波#006 | Laura Veirs式银河漫游

——写给村树 Side A 银河银河 开始说她,说她如何躺在草地上如死尸般苍白,天旋地转,她落下的泪滴入水池继而化为一本厚书,渐渐下沉,渐渐黑暗,渐渐坠如一滴屋檐之雨落入地板上的水杯中,适时,房中的她正与外星人抱在一起缓慢起舞,暗室,显影,照片被晾干,她取下眼镜亦如摘下面具,银河就在你眼中。 又开始说她,说她有着怎样清淡的笑怎样闲适得过于平易近人的着装怎样精炼如那个秋天早晨空街陋巷般的一语沉默,我请教记忆,疑惑却依然如她随意的吞云吐雾缭绕不散,她并没有拍拍肩膀以表关爱,反而是瞪眼警告了我的不知世故,最初的印象停留在车站邮局前的柱子旁,嗨,我知道是你。 可是在《Galaxies》的MV里并没有银河的绚烂镜头,连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也没有,她躺在草地上仰望的并不是夜空,其实是那座被水光包围的房子,望着浸在水里照片上房中的她自己。Laura Veirs蜕下学究气十足的黑框眼镜,全心躺在自然里,一切内在幻想皆来自外界的触发,泪落化湖,原来当我唱歌时星光已照耀你与他的舞蹈。 外星人温顺乖巧,双手交叠。 不,那其实不是外星人,只是一个即将与外星人洽谈的宇航员罢了。戴圆型头罩,在室内起舞,但却不知道自 … /// Read More ///

最美好的事正是与你一起去看演唱会

我的罪恶。当然不是爱上你。 其实可以把emily叫成小爱,但小爱(alice)是emily同学的soulmate,所以还是要分开称呼为好。在我午后小睡后,发来某消息,噢,Maximilian Hecker大人驾到。虽然对主办方很有意见,但,好歹是王子殿下来了呀。其实,我们都是去看脸、看玫瑰先生、感受脸红心跳么。所以,唱不唱歌、唱什么歌都在其次。 然而更感动的是: 什么都不用多说了。村树大人我爱你……不过比起Hecker来说,我更期待的是Laura Veirs的中国巡演(到底、到底有这么回事么?)!但是好几家网站都有说她与Saltbreakers乐队有意来中国演出的嘛,而且我们Laura Veirs也是主修中文,以前也多次来中国的嘛。啊,村树吶,我想和你去看这个! 客观说来,我绝对不是演出狂热分子。对没错我是宅。 看人家小束送给我的美少年爱爱图多么多么纯洁!好开心>_< 其实一月份小束在还未放假的补课期间就送了幅美妙的兔子图给我!看下面: 我今天睡觉差不多要疯掉了……但是撇开早晨的昏倒式的考试,其实今天还是非常美好的。本来想吃晚饭的时候看振臂,结果被我拖到了半夜……然后我神经病的笑 … /// Read More ///

疯子你哭个屁呀

正在解决老子这从昨晚到现在唯一一顿饭时,睡对面的他从外面回来。特意绕着圈看我,“你怎么还在?”嗯嗯。“你这样会不会死啊?”嗯嗯。 我会死我会死我会死。我现在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幻觉了。开个记事本来写,也不过是痴人说梦了。反复听【叁∵年】上放的《疯子》,我是疯子我是疯子我是疯子可是我没有哭啊。对Kik说,我会死吧,我会死在床上的。她很简单地回复,你不会死。我怎么还不死呀,我是小强吧。她赞同,对,差不多是…… 尘土说,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小维说,他……在爱者不睡……可我在吃完饭后想起的却是村树在一年前发的短信,牛,你一个人不寂寞么,我怎么感觉你身边连个能贴住的人都没有……那时候我很坦然,我一个人多好。不过只与我见过一面的村树却一语击溃我的城墙。 总是在回想、引用别人的话,来端正自己、测评自己,大概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绝对客观。在一刹那间,我就把我给撕裂了。呸,你这个贱人。 好像很久来都没歇斯底里地要死要活了……以前会借助的手机现在已经扔在一边,爱充电不充,去你的没电。我试图说服自己活在一种持续高亢的状态里,但是,同学,长久勃起会很虚脱的呀。最终一低头,才知道那些以为全都是缩了回去,哦,你到底做了什么 … /// Read More ///

我爱鲜橙多

01 鲜橙多 路过超市时,我禁不住去买了鲜橙多。差不多上瘾。在近十五个小时的火车式坚忍下,我空着腹很感动地看见我们宿舍老大来接我。在零碎与半清醒的对话里,我发现的真实足以宽慰。一份自足的生活。这也是她反复诉说的。 我从乘务员接下鲜橙多时,直庆幸自己没错过列车。三十日下午,石家庄由晴转阴,渐而大风夹雨,在不紧不慢地收拾行李后,时间也已经阴着脸警告我。只是废柴的我,实在是等不来出租车,即便能拦上,也会像后来的公车一样遭遇堵车之命。在那条主要大道,着实领略到高峰期的堵车之苦,瞬时就绝望了,去北京的火车已经抛弃了我吧。当然最终也只能怪自己,做早准备便可万事大吉。 在临发车不到十分钟之时,奔上站台。同样地,她陪我行至车厢,在临开车还有十来分钟之时,将那天的笑容与告别留在了窗外。我在短短的三小时行车期间,喝尽小瓶鲜橙多,然后遭遇北京的大雨,该死的箱子与我,彼此狼狈;我在漫长的十五个小时后,咬着学校的咸菜包,猛喝大瓶鲜橙多,空空如也的肚子依然如脑袋一般混沌,难以消化。 真他妈只剩一口苦涩。我的北方之旅就像某某喜欢喝的可乐一样充满了嗝人的气泡,又像漫天飞舞的柳絮,它们一一爆炸在我垂涎米饭的寒冷夜晚里。

和猴子少年在云朵上爱爱

送给你一只飞天木马兔子^_^,请带上你心爱的猴子少年一起坐着它去云朵上爱爱吧! 然后我只能想象,好比人妖阿姨PP戴着魔力蘑菇帽微笑着把牛角硬插在我那不成器的脑袋上喂牛魔王你赶快向前冲要不然美少年就要跑了。什么老子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没耐心的孩子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就应该像饥渴的猴子一样叫嚣着我要我要把大腿搁在我的大腿上最后化成水黏在我身上淫贱是优雅的双手握在我的下体放荡是抓狂的香蕉被抛在云端。还好,猴子少年足够机灵,柔韧如蛇的尾巴能挽救一切危机。正所谓粉红色是我对你的爱,猴子少年手挽着我的胯部,纯良无害的面具下反倒像少女漫画般荡漾着星光闪闪的猥琐,对就是这个词语害惨了一批又一批自以为漫画是幻想糖果能够打上一针甜蜜麻药的孩子所以此刻猴子少年毫不留情地淫笑着规劝,喂,小孩子都快来看18禁漫画吧,只有这里才是“纯净天堂”哟。 牛魔王曾以为,诱惑在黑夜被凉风扼杀。木马兔子不过是一份玩具,人妖阿姨PP说大人你虚构的故事总是充满湿热的诱惑,我爱你,不过记着这是人妖间的友谊哦。我会心一笑后答复时便拼命否认那个身份,因为,脱下假装,牛魔王就不会被赶到屠宰的出口,身份切换,那么流血也享受着最高贵无比的精神欢愉。 … /// Read More ///

拿什么灌溉你,我的小受!

“L”-Little Prince,1996 taken from “Fairytale Series” photograph by Anthony Goicolea 你先看下发布日期。01-11,虽然比不上11-11、10-10、01-01,但好歹也是挺光荣的。想起来,今天还是 [男色] 站的二周年纪念日,不过我貌似已经荒废许久。话说当初我纯粹是要饱收天下美男图,哈哈,到后来变成淫荡的通信窝,唉,还真是不堪入目。可能以后都懒于更新了也。俺的目标么,已经向更龌龊的一步迈进啦。 开篇废话完毕。 前几日,断电后在被窝里看了这个伪BL小说。嗯,标题就和我的标题一样。还真是极具讽刺效果。啊,“拿什么灌溉你,我的小受”,然后小攻泪流满面,哭声说,“我们的爱就要完了。”最后小受因得不到爱的滋润,干涸而死,小攻则因无能而悔恨至死。本剧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仅为巧合。 可惜我的想像力本来就有限。《拿什么灌溉你,我的小受》却是一部跨领域的小说,嗯,超超超……制作!刚开篇,就给我一个“软科幻”的印象,还真是会想。我们人类的历史已经迈进到星系大一统的地步,这可是 … /// Read More ///

他如山根般傲慢,你如中村般邪恶哪!

illustrated by 中村春菊 应该从前天与碎的见面说起。哦不,是大前天开始的纠结事。碎真是个麻烦的男生,来不来、什么时候来纠结了一天半,Orz。反正星期五是让我白期待了。星期六继续懒觉。开手机已经是十点过了。正好他从那边赶过来也挺远,那么,我就玩游戏吧-_-。 他完全是来蹭饭的。不过我自己是N久不去校区,感觉很陌生嘛。什么都不知道,拜托同学你也好歹在这里待了四年。倒塌……从一碰面,我就闻到碎身上的香味。呃,同学你又不是来会情人,Orz。反正我仗着比他高,是很想抱他啦~哈哈,不过米机会让我占便宜。 下面说一个新认识的小孩子。从网络找到我,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大一生。真神奇,他和碎是一个地方的。嗯嗯,反正我知道你的名字,小超超~其他人就不要跟着叫啊叫的。这小孩子头两天挺缠人,我也满有闲。到最后,我给他的印象竟然是猥琐男叔叔。嗯嗯,没错,谁让你在我正迷小孩子的时候找上门呢。不压倒才怪。我的亲友团都是一个劲地支持的说!!! 很奇怪的,碎见我还满喜欢这小孩子就不乐意了,我说你吃醋啊;很奇怪的,小孩子听闻我要请碎吃饭也不满意了,我说你也吃醋啊。OTL,我知道老子的人气没那么好。 话说我知道小 … /// Read More ///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下子你就犯病了

——请原谅我,这图我并不知道作者是谁…… ——记得是去年搜OK Computer搜出来的,这也太强了吧! ——其实,以下我写的是生活质量报告,绝对没有离题!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下子你就变了。 故事就这样开始。L今天居然还说什么“我发觉我有点变态了,为什么总是想摸你呢?”我还是沉默的好,打哈哈也可以。自从我给L看了我写他那一篇后,仿佛也没什么变本加厉的欺负呀。那天晚上他还使劲说,嗯,写这么真实,不过他又说,不错呀,我边看边狂笑。大概当事人的责任就只有自己知道吧。 很奇怪的是,前天在打麻将的时候,L坐我左边,我呢,居然被说成侧面看仿佛是布娃娃。这太恶了吧。好了,还是不多扯这些事,免得L又大叫,你怎么什么都写出来……可是,我好不容易写一次流水帐博客,还是要充分利用已有素材!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下子你就醒了。 白天睡得太少,晚上又不睡,我不知道睡眠失常到什么程度也。常常是到了上午的十点多还是睡不着,也就一个下午,晚上又是昏昏地过。在我眼里,晚上是指十二点之前,之后才是夜。我的夜生活么,常常就宣告它的解放。 没有做什么梦就是一件好事情。最痛恨的是,在梦里沾沾自喜。可是,我趴起来,想要看到的并不是 … /// Read More ///

他们说一秒钟可以杀死寂寞

[***] 序 对时间的无偿利用,让彼此耗尽了灵魂的忠诚! [000] 爱 别再提这个词,我是“无爱主义者”!若只是说这么一句,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嗤笑不已。唉,不搞清高。那么就跟暗暗同学重读一遍,“爱是个伪概念,亲爱的牛。”那夜收到短信时,突然发现“伪”是个多么好的字。虚伪的爱,就叫伪爱。想太多也没用,在概念里听来,爱便是伪装的种种心态的集合。我没有放弃,所以只在幻想。 当然,更多的是排斥一切离谱的妄想。走到了现在,我能剔除的都剔除了。天空不是一角。阶梯在延伸,呈循环。明天是今日的重复。是初中时的色彩。现在——对于我来说,是在做梦。梦醒后的我,还是初中的少年。一直踩影子。楼影。车影。身影。以后对我来说,不过还是在行走。一个人行走的惬意,冲淡了观念里的狭隘幻想。别提什么伟大的爱,刻骨的爱,热诚质朴恒久温存的爱。我拒绝。我无法接受。属于我的男子只在虚构里。我太卑微了。擦不掉最初的污痕。于是你行走吧,你是我,你是笃定的我。 [001] 写作 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以前不敢,那时是诚惶诚恐的心态。我无法严肃,根本不可能用冷静的言辞来诉说自己的写作状态。到如今,我剩下的能力还有什么呢,仿佛真没有出息,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