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零故事

回头再联系。衣服穿好后就有了一种抗拒感,他觉得不会再有另一个夜。送走来客,送走过去。他想睡个好觉,不被任何人打扰地睡到午后。打开房门,打开呼吸。正要贴个请勿打扰的告示牌,做作之举连风也嫌弃。他被关在房外。室内的电视继续喧闹竞赛,一楼的麻将如火如荼堆砌。他缩在楼梯拐角处的板凳上,尝试睡眠,未果。夜里一点,街上仍有夜宵摊在营业,车辆几乎没影,是漫步者的王国。他走到熟悉的小巷入口,迈进黑洞。这里有道上锁的门,毫无意外。他离开,去一个相对温暖的地方。他奔跑,与过去的暗影迅速擦肩。那里是哪里,那里是尴尬的观影场所,那里是奇怪的翻滚房间,那里是稀罕的购物体验,那里是日常的漫画蜗居,那里是裸露的勒索阶梯,那里是短暂的陪聊分岔,那里是也许会有明天的上升坡道,哪里是那里。哪里都不会有重播键。快餐店的背景音乐整日无休,他趴在靠窗的角落,听乡音与普通话之间的诡异交谈,两腿些微哆嗦,没穿袜子的脚互相磨蹭,怎么看都像是刚从梦游中醒过来的打哈欠者。可是,这个打哈欠者并不会有那个心情列表一二三,构想无数个“你”,他只想音乐停止,交谈停止,走动停止,灯光暗下来。困倦与寒冷持续拉锯,他在一团漩涡里耗过了数不尽的流行曲, … /// Read More ///

6910

01 周四晚上与丸丸闲扯! kik 23:30 我觉得你是比较少女心…… 牛 23:31 你才少女心! kik 23:31 你要是觉得这么说会平衡一点的话…… 牛 23:32 好呗,少女心是我的优点! 牛 23:33 让我细腻! kik 23:33 嗯,少女心令你鹤立鸡群! 牛 23:33 童心是我另一优点! 牛 23:33 令我活泼! kik 23:33 (娘心) 牛 23:35 娘心是隐藏人物,非本人不予开放 kik 23:35 揉搓你 02 昨天晚上与棒棒夜聊! 棒棒少年的手机号,怎么说呢,总算让我拨了个活的了,6910!看你还说你不淫荡!敢情你选号的时候没有脸红么。虽然都说1069,不过从实际来看,6910才是正确的顺序嘛。 其实忘了说,棒棒你的声音很可爱。 03 刚看了《迷情站台》(Clapham Junction, 2007),红衣男孩真惨……R说你看个电影那么投入干吗。我说我喜欢他嘛,虽然知道这是电影,但还是很震惊……至于十五少年诱惑大叔戏码,我觉得碰得太巧了,反而感觉不大。我很期待群像,但是本片仍然太“主流”,支流太细碎了,找不到撞击穿越的快感呐。

猴急

前天R发来短信,你看到过更多的人死于心碎没 四个小时后,我回,很久以前看到过吧 很快又回,你是说格非那本选集,还是什么 他只回我,我在测试回短信的速度 好萌老子一定要把这桥段用到小说里去

没考好就去跳楼吧

01 早晨六点被疼醒时,我却想到大便。因为有过死活拉不出来的憋屈感,所以对即将到来的临幸万分感激。大学寝室里的大哥曾自嚷每天早上蹲厕所是雷打不动的事,当年不屑的我现在才对此投以极高的敬意。嘲笑阿拉蕾肆意玩弄大便的感情明显是幼稚的,只有会享受玩弄大便的感情的人才是健康的。哦买屎,枕边放着大便书竟然没有梦见大便超人真是不敬。 总想更黑皮一点,喊出口号“厕所是我家”,深切领会马丁·艾米斯在时间箭里不堪描述的屎尿倒转精神。怀念起屁颠屁颠的阿拉蕾,竟无语凝噎——身为机器人你是无法感受解大手的乐趣吧,把厕纸统统给我拿来! 十几年来的不健康生活方式终于给了我一记重拳。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那么多的执意不前实在太傻太天真。体内住着个混蛋攻,今天他以为他是闹钟,吃掉了我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睡眠王八蛋。我试图忍耐着,平趴在床上努力补睡,可这混蛋仿佛叫嚣着再不起来就攻穿你——等我洗漱完毕,手机闹钟正好响完。喝了一升水,蹲了一次厕所,心猿意马地抓抓头发,出门。混蛋攻安睡了。 比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来说,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小时是有点纵欲过分。当然要保持积极乐观。R之前好几次对我说,等你生病了就知道什么都不重要了。你果然 … /// Read More ///

偶遇壮士

R昨天说奇怪为什么你没有更新博客 01 尘尘说的对。我不能等兔子撞上来那样太暧昧而且金牛男会吃醋。我又不是树桩我是会移动的牛魔王,为什么要等你撞上来太他妈被动了,兔子跑吧兔子归来兔子富了兔子安息厄普代克教育我不要太着急。可是我们都老了。在细扯室内设计与空间建筑美学之外,其实对很多东西都性冷淡——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如果下半年状态还行,我要给你写贺文。名字就叫《零乘以零,还是零》哇哈哈出自小马丁叔叔的《时间箭》——噢,你是,我的风雨雷电,我的日月星辰。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的洛-丽-塔(男)。 02 半夜一点蹲厕所,沃先生太他妈让人便秘啦: 在阿奇·施沃特的聚会上,范伯格第十五世侯爵、布伦敦范伯格伯爵、布伦敦男爵、五岛领主及康诺特王国世袭放鹰大猎人说话的对象是鲍尔凯恩第八世伯爵、埃尔丁奇子爵、鲍尔凯恩的凯恩男爵、兰开斯特红衣骑士、神圣的罗马帝国伯爵及驻阿基坦公国使节。 不过貌似蹲厕所看书对肠胃不好。 03 上午九点。一位身着鹅黄短衬的女孩坐在旁边——吃饼。跟着上来的小伙子拿着袋酸奶。小伙有个可爱的平头,穿着件紫色(敢情今年又流行?)的V字领T恤,所能看到的一点锁骨与 … /// Read More ///

你天天告白好不好

R说很想买某书但是没钱了我说那本我有旧版看完的话就给你吧别买了R说还有什么看过的弄个纸箱寄过来我出邮费我说不如我们同居吧这样只要买一本就够了R说不如你开个价吧我噗不开价我爱你 01 男生一二三,代号依次为美人、中山装、眼镜仔。美人真的很美,笑起来尤为陶醉,总有一只眼微微眯着,现在是受,不假时日也很有攻相。美人把手搭在中山装肩上,若无其事地抚着中山装的面颊。中山装略有羞涩,但毫不在意地任其调戏,酒窝不深。眼镜仔个子最矮,扬起的手显得很注目,他也学着美人那样去捏中山装的脸,但总有种调戏大人的怪异感。美人嚷嚷,他脸摸起来不错吧。眼镜仔应和,皮肤好好。美人回,继续捏—— 喂我是不是恋童无下限了! 02 重新扫了扫给兔子的文,竟然又开始自恋起来。有一个庞大的想法,可以把那些零散的构思都聚合起来。但是这个工程实在过于庞大,让我很却步。而且手头的坑都没填一个,今年都过一半了啊牛同学! 难道我缺了兔子宝贝这个精神支柱,就不振了吗!哇——这种境遇性阳痿真少见——兔子你快回来! 03 沃先生真幽默。生活就是一个轮盘,越靠近中心就转得越快,而站在边缘则显得遗世独立?身为一个旁观者也好,想涅槃的话还得向中心来 … /// Read More ///

“灵光一闪我终于悟了”

R是个坏蛋哦! 深夜看文,从昏沉无趣到嗯嗯啊啊,意外的是被后来某些心理句子击醒了。与其被所谓的“冷漠”逗笑,我不如继续自我封闭呢,扶额——头发好乱!思绪也很乱。第一人称的走向过于生猛,一下子又被我看低了,说来说去不就是我逆反心理容易自我代入然后再一帮子拍死这个自怨自艾的说话者么。 另外感慨下多时不关爱的小Sean O’Pry,你已经成为新一代Gay Icon了恭喜呀。 我说好冷R说穿衣服我说用你的身体温暖我吧R说不好 R还说,你老这么被动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哦该咯? 我去陪你共渡余生好不好嘛!

沃沃沃

01 R说你爱的人也太多了而且你爱的人只存在于你写的故事里面我说既便如此你也是我最喜欢的现实中的人啊相信我R说可惜你不是相信我我是最不值得喜欢的人我说喜欢反正是我的事 房间里有亮光亮光很刺眼而我又懒得抬手去遮眼朦朦胧胧中就睡着了睡着后我就开始站起来走过去把一张张厚且软的纸俺在那个通风口那扇在门楣下的窗图钉很大我却按个没完光亮也没有因此而减弱这种西西弗斯式的劳作持续了一晚顿时又失语会假想一些不会存在但可能存在的场景与表情那些愤怒爆发的样子会让我有种犯罪的快感于是我总以为我是刺猬可是十七岁呢那个任我使唤蹂躏的十七岁去哪了翻翻脸拍拍手对话游戏没个尽头没关系时间可以无限消耗宇宙能量来自黑洞不知道外星人有没有妄想被害强迫症我总把自己当超人来折腾可惜内裤不时尚总不好意思飞出来秀嘛 啊啊啊我觉得你可可爱了那种岔话题的方式那种避而不谈的敏感那种为什么你们都在忙没人给你电话的苦肉计用法以及 我好焦虑 真的我好严肃地说 02 二十五岁。(不是我。) 又找到一个坐标点。顿然间觉得之前都在浪费生命。或者说,学前的我并没有找到观察生活的角度。因为我太爱把自己推来推去自以为是得要死吧。 所以,《军官与绅士》是您写 … /// Read More ///

强盗新郎

01 昨日纵欲,今天睡够十五个小时才爬起来。其间醒来三次,两次喝水,一次回短信。乱战之梦穿插了无数个碎片,唯一有印象的是和L在玩网游,真人版,舞刀挥棍,可惜打在身上又没有痛感,还对L说,帮我练级,L欣然应允。没有梦见推倒L,表明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纠葛了吧?可是,谁会无事在老子梦境里跑龙套呢! 老了,熬夜能力也下降了——回想起当年疯狂作息事就一阵阵恶心。胃间歇性地抗议,但我照样无视他。按照R的话来说正是,如资布克胶野——我更愿意翻译一下,乳子不可交野,释义为,“乳臭未干的小孩就不要在野外苟合啦!” 兔子也对我要给他写贺文一事表现得很冷淡,“最近老了,性冷淡”,荷尔蒙雄性激素分泌过少?啊——我要你给我讲八卦,激活我腐朽不堪的脑细胞才行——啊完毕。 R面对我的种种吐槽种种变相骚扰依然镇定自若,也许沉浸在自我忧虑中反而变得麻痹起来——于是我无数次地脑补推倒之。 R还很不屑地评价我,你健康个狗屁动不动就躲起来太任性了(没有标点)啊,我太爱说这话的R啦——我要跟你去过“不能××××不能××不能×××××不能去××的地方不能××不能不××不能××不能××不能××我的生活还有什么”的生活。 即便我躲起来 … /// Read More ///

两个零蛋

01 依照《时间箭》的叙述,全书八个章节也应该倒着来连——“因为鸭子肥了”,所以“她爱我,她不爱我”,“零乘以零,还是零”;“这里没有为什么”,“你尽力去做,但这不是你最该做的事”。“身为医生,一切都是医疗行为”,可惜“为善必须残酷”,不过好在“过去的会再回来”——这样稍微有点逻辑性,当然了是我主观理解。 不然也不会看见“零乘以零,还是零”就大呼小叫马丁·艾米斯你真是英俊——我真想把此话送给(∞的)兔子,还想给你写贺文呐——但对照原文,这里的“零”指的是不幸阳萎的男人,若硬要牵强联系,这样的男人自然可算“零”,他们被剥夺了“一”的身份嘛(我、我很想说“受”这个字,不过我要严肃);在小说推进到后半部时,“我”与他已经融为一体,他只是壳,而“我”拥有了大量的“过去”,开始叙述,开始把个人苦恼纠结进“回忆”里,“……那真的滑稽透了,我告诉他们要坚强,告诉他们要有男子气概,然而那时我们面面相觑,像两个愚蠢的零蛋。一堆零蛋,或非零蛋的其他数字也一样,只要乘以零,你得到的还是零。” 在这种自嘲面前,笑或是意淫都是不合适的,没准哪天就降到你头上,除非你不是男人。对于“我”而言,忧虑是一阵阵的,在不停 … /// Read More ///

烟色迷梦

主题: Untitled 摄影: Pieter Henket 功用: To 住在情人节隔壁的男孩 旁白: 骚扰你是我的乐趣耶。你说再见我就再见岂不是太闷了点。不过考虑到那未知的前途,应该给你多一点呼吸才够。说到底,我果然是太天真呀! 水印: From 不能假装无聊的牛魔王

哈瓦那特派员

不能与人亲近。 01 上过太空的小说神作,在冬天清晨捧着它排队阅读。格·格林躲躲闪闪却掩不住野心。太过干净总有点居心不良。过于热情总变得矫揉造作。说爱你吧,但出自真心与客观实际,某种能力并不具备,已成强颜欢笑的谎话。 像旧地重游这码子高级活动,还是等我看完《旧地重游》再去掺和。 02 我非常愿意相信,哈尼夫·库雷西是一个嬉皮同性恋。 03 接连做了很多基于现实的诡谲之梦,从学校大屠杀到打针手臂发黑,如影随行……我知道过去并没有什么可留念的,但残缺美好折射在梦境里只会让人更沉沦,从书桌的界限,到走廊上的风景,现实无法还原替代,它只属于特定臆想,渐渐淡去,那时才没有真正的遗憾。总一步步地逃离过去,也每时每秒地追溯往昔,清醒时是个变态,沉睡时才矜持得好像未经世事,非常期待被过去抚慰,一旦梦醒,则把那些纷扰撇得一干二净。 并无新事,只有旧祸。 他把手臂放在我面前,带着调戏状的笑对我说,想咬就咬吧。我很疑惑地看着他,他脸上的笑有种我描述不出的色彩,在课间喧哗之时,我凑了下去,并没有壮着胆子照他说的去做。只是亲了亲。 04 我一直没有爱你是因为我并没有从你那里感觉到你对我的爱。 不算绝情我没有爱的 … /// Read More ///

寻找?不寻找真爱?

01 那天晃晃悠悠应和着什么,提着菜刀就进了卧室。白炽灯铺亮了房间。然后把菜刀随手往破杂志上一放,跪在地上开始找东西。这时候要是再来个君啊主啊就比较有画面美感了。找着后,转身拎起菜刀又冲了出去。生活变得家常起来,要我说,给你茄子还不要茄子是对生活的不敬。啊,我好爱茄子! 可是说这个干什么呢,我又不是来卖不精的厨艺,我是来杀人的(骗谁呀)。我好像又抽了,电影美少年那么多——我只痴迷金童一个。照我的收藏准则,只要有少年、伪少年、美男、伪美男的片子不管多烂都想看——还都想买来当青春留念呢。 好,可是这种科技产物最多保存个十年二十年,那时候已经欲望转移(去哪了),我一定磨刀嚯嚯向天歌“为毛迷恋美少年是种罪”,傻瓜,“因为你侵犯未成年人”。 就像个傻瓜一样提着菜刀那样无心闯了进去,还以为里面有宝藏,结果迎面而来的是万劫不复的“瘾”。不能自控的疯子,这种搭配本来就有病,除却那种假装神经兮兮的疯子,没有哪个疯子还有意识想要去自控吧。算了。 雾气蒙蒙。The I Inside。就好像爱丽斯好奇心一痒就掉进仙境,玛丽阿姨打开提包邂逅鬼怪,现实总与失真同声讲述当下,而当下在以往的眼里永远是青涩的笑不露齿。 … /// Read More ///

我把所有人都抛弃了,谢谢,但我还没有把你删掉。 这话看起来听起来都好开心呀,虽然你都要去相亲了!喂。 今天脑力使用过度,很累,明天再来帮你下专辑吧。=3=

电话粥

01 一八四君的广普语速快得惊人,当然让我咋舌的还有他带过来的嘈杂环境。有种错位的存在,让日落不解风情。总可惜你不是看风景的人。在我身后还跟着两位准备上楼的姑娘,我总不可能大咧咧地说声“君我很欢喜你”吧? 无论怎么再续,也无法还原。语言的直接性在某些时候太让人难堪,于是开始选择闪烁其词。 02 兔子君懒洋洋地接起了电话,喂怎么了嘛。我说死东西我想你了,他呵了一声,死东西我也想你了。有没有搞错,你明明是才起床好不好。 至今,我还是觉得兔子君能和金牛男搞到一块去很不可思议。在我看来,金牛男是还不错,但作为某人的另一半的存在却十分诡异,味道不对。别跟老子说你转性了,金牛男明明是个很好很闷骚的陪衬。所以啊,这真的是让人感慨万千的圈圈恋,何必前阵子给老子来句又要分手的雷劈! 跟你讲,在我三十岁前,你要不来见我,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03 跟肯小肯的电话,充斥着漫长的“……”与重复的“可爱”。 最后眼睛确实眯起来了,不过在说拜拜之后还是翻了几章书,很费眼,又充满了异国符号。像是性之图腾,让人无语。雷芒德第一条说,你睡着了,晚安。我试图挑战第三章失败。等他第二条“什么书”被浏览时,我已经赖床到了八点。 … /// Read More ///

名字是祸根

01 一八四君前阵子纠结过这个问题。 “小学有个讨厌的同桌整天欺负我,他叫牛。所以总对这称谓有感匪气。丁先生又陌生,××很奇怪又少有。” 最后一八四君换着花样来叫我。不过我照样一律以他小名回之。不知这时候还在戈壁绿洲城市的一八四君能否看见这段调戏。怕你是寂寞了,所以提高知名度,嗯不错。不过我依然期望你来看我(又成幻想了吧,滚)。 02 还有件鬼事与插屁少年相关。 差不多一年前我在一次电话里问过少年的真名。但是睡了一晚(就是一晚)就抛之脑后,于是后悔莫及。插屁少年非常乐,这是你活该吧。上月底某晚,发出恳求又被少年鄙夷。少年云,“哈,你又来了,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自己弄丢了不能怪我呀,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在这种原则问题上,对待你就要像你的侦探先生对待女性一样冷酷无情。” 话说我家马洛先生还是很活泼的嘛,你也要如此么。好好,我明白已经上了少女身的你已经非常有经验了。不如下次我再扒下你的小面具,查小皮同学? 03 干干说,你终于写日志了! 我诧异,难道我很久不写日志了么!好吧,夏天上了我,我找不到人来上,所以别说洞了连个孔也没得发泄。八月什么事都没做,搬家,整理,这些琐事也许在以后回味才成 … /// Read More ///

枕边微光#008 | 人人都爱雷蒙德 VII

重播 [Playback, 1958] 重播,与循环论 曲终人散,只对了一半。 作为告别作来讲,《重播》表现得还算不错,即便它与之前六本比起来显得单薄,但简练也是那六本所不曾拥有的背景回响。而且,《重播》还有一个建立在缺点上的优点,它必须放在最后来读。雷蒙德·钱德勒这七本书,除了《重播》,任选一本都可以作为开始,没必要从第一本《长眠不醒》读起。最后一本《重播》不同,它不能放在第一本来读,也不能放在中间来读,只有读完了之前的六本,《重播》才具备它的音乐性,否则只会让人嚼得索然无味。 《重播》之前的白噪音留给了《漫长的告别》,后者有个很冷血的结尾:“我再未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位。”一切纠缠伏笔皆被斩断,但作者可以照样重建。《重播》并不是《漫长的告别》在男女爱情上的延续,它呈现出的噩梦足以击退马洛在此方面所抱有的幻想与期待,即便噩梦有多么甜美的外衣。 “……我曾经有过一个女人,当时她很富有,并一心一意想要嫁给我,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也许我这一辈子没机会再见到她,可是我忘不了。”(-P80)马洛这话说得倒实在,《漫长的告别》里只露过几面的琳达·洛林成了他“有过”的一个女人,他竟然在《重播》里也念念 … /// Read More ///

森罗万象,都归绝色

01 企鹅说少侠这个少数民族要回老家,无缘来相会;少侠说回去十天又要返京上暑假班;某人很认真地再三告诉我,他要从网络上消失,基本上是这样。哦。 四楼依然没水,端起盆冲到一楼去洗衣服,刚洗好一盆,停电了。炎热啊蚊虫啊非常欢乐,原来并不是跳闸。我观望了一阵,继续淡定地洗衣服。等到洗完后,再次返回二楼接水,一小伙子挂着条小内裤嗖地向我冲来——然后,来电了——他唰地冲进了左边的厕所。后面有位哥哥在呼唤他,他刚蹲下回应了句,马上,在嗯吧吧(我只能这样加工了)。 02 初中时觉得《烈火之炎》画风好少女呀,竟然没有看,因为第一本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借机来怀旧(其实是补完),只觉得,少年们都好傻好可爱,剧情上的无稽也就算了,为什么安西同学你把烈火越画越少女,这样很受知不知道,翻到最后有时候烈火和小金井完全搞混了。更不可理解的是,烈火他老娘阳炎(好吧就算你不死之身活了四百年)为什么一会儿很成熟很有风韵一会儿萝莉卡哇伊果真不是人! 世界观就不提了。其中励志口吻我哗啦啦翻书声太大都听不见,不过,比小强更强的是圣母呀,“你还是人呀”,“你难道没有一点感受吗”,比战术更华丽的是说教:救赎精神真大众,做个好人真不简 … /// Read More ///

后遗症

01 相信枯树是坦荡存在的妖孽,相信也是一种罪;画一个圈以表虔诚或矫饰,然后繁花开尽却不知妙笔生花其实与己无缘。画一笔漩涡,无意看人裙腿;那些撑阳伞的鬼怪们纷纷富贵跌落,噢,真是打搅。透过虚无的月光,白兔发觉自己是你的近亲,白虎深深觉得,不把你击个外焦里嫩实在是不帅气。看见讨厌的人,一闪解恨。与其鞭长莫及,不如雾隐三四秒,穿梭时空水墨之外,游离冷幽默神话传奇? 四叶草,能带来“幸”?是的,四叶草能带来“信”。我颠三倒四地对应着十二生肖,最终却卡在了本命。真该学会小白狼的呜呼一怨,冻神你果然很冷!《大神》毋庸置疑是神作,虽然嘤嘤鸟语我不懂,但愁云黑线岂能落下,这该死的连老子做梦也会梦见任务的神作,我该如何面对这未竟的结局,那么,自尽算了。 可是,你去死吧,死了请把卡号密码留给我;这种话两三年前似乎有人说过,我记得。对号入座也好。终于能体会与人磨蹭消磨一整天的感受,泛无聊泛空虚泛调戏泛温存,泛伪爱。我当然能区分游戏与现实,所以说,能与你说说话真的感觉很好。如你所说,我还是没有自觉,或者换个词,自信。 02 石黑一雄《千万别丢下我》差不多是当成清水玲子《辉夜姬》的模板解读来翻,太容易入戏,但 … /// Read More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