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微光#013 | 在大师手中

那最后一锤《萨罗,或所多玛120天》的动静足够大,可怜死后的帕索里尼依然不得安宁;本想隐居的乔治·梅里耶被小男孩雨果撞醒了往日的梦,星月披风温暖又拉风;风度不减当年美少年的故友来到面前,把往事、计划、个人陈述杂糅在一块细细道来,“怎么?你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同样的惊喜存在库切化身的老人心中,却学着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将“老人与性”掩在文论琐碎之下,还有结构的幌子,不愧为老无赖……在大师手中没有天堂,只有内心世界。 一份自白 多米尼克·费尔南德兹的自恋程度在小说扉页引用的夏多布里昂名言中可见一斑:“在描绘他人的心灵时,我们其实只是在描绘自己的心灵。”于是这本名义上替电影大师P.P.帕索里尼作心灵传记的《在天使手中》实则是费尔南德兹的内心抗争史——相同的同性恋身份让他能更好地揣测帕索里尼的所思所想,可是,“子非鱼”的困境大过“你们都是好同志”的乐趣,所以这部洋洋洒洒近五百页的小说始终是个“伪传”。 不过,也正是虚构柔情交织在诸多真实人士、现实事件当中迷倒了不怕好奇杀死自己只求爆料来得更凶猛一点的读者。第一章节,事无巨细地交代P.P.P.(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的早年生活环境,第一人称却心态 … /// Read More ///

一百二十万分之一

01   星期五 其实在调戏星期五下班后我还在单位逗留了一小时然而在诸多残酷骇人的现实面前窗外的所谓阵雨实则小雨已经沦为了渺小前幕慢吞吞地踱至公交车站慢吞吞地要了碗馄饨打包却因为下雨打包的人太多碗已经用完迫使我坐在店铺外吃。发短信。村树说我正在看快男…… 02   小猴子 吃完馄饨,迫不及待地奔回水母家。拍大腿换台,之前小P对我说湖南台是芒果台东方台是番茄台我又一阵唏嘘落后啊落后,好在水母家的芒果台恰好是38频道,正可谓八卦夜夜播时时看。 没有前情,无须提要,只要苏醒,就是苏醒。 当然我要说一句,《神奇小子》(Kyle XY)是烂片无错,但是猴子弟弟是多么乖巧讨人爱啊啊啊,RAY啊记得也顺便帮我下,还有《雪山镇/不老木》(Everwood)和《变种特工》(Jake 2.0)! 到了快男或者好男的舞台上,找一只猴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在高呼“张杰下台”、“张杰快滚”的口号中,我平生第一次对着电视发手机短信都是为了支持我家苏醒小猴子呐,成为最终PK支持者的一百二十一万分之一实在荣幸,“啊,我也是醒目团低调团员耶~”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拿来显摆的。只要苏 … /// Read More ///

他们说一秒钟可以杀死寂寞

[***] 序 对时间的无偿利用,让彼此耗尽了灵魂的忠诚! [000] 爱 别再提这个词,我是“无爱主义者”!若只是说这么一句,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嗤笑不已。唉,不搞清高。那么就跟暗暗同学重读一遍,“爱是个伪概念,亲爱的牛。”那夜收到短信时,突然发现“伪”是个多么好的字。虚伪的爱,就叫伪爱。想太多也没用,在概念里听来,爱便是伪装的种种心态的集合。我没有放弃,所以只在幻想。 当然,更多的是排斥一切离谱的妄想。走到了现在,我能剔除的都剔除了。天空不是一角。阶梯在延伸,呈循环。明天是今日的重复。是初中时的色彩。现在——对于我来说,是在做梦。梦醒后的我,还是初中的少年。一直踩影子。楼影。车影。身影。以后对我来说,不过还是在行走。一个人行走的惬意,冲淡了观念里的狭隘幻想。别提什么伟大的爱,刻骨的爱,热诚质朴恒久温存的爱。我拒绝。我无法接受。属于我的男子只在虚构里。我太卑微了。擦不掉最初的污痕。于是你行走吧,你是我,你是笃定的我。 [001] 写作 第一次提到这个词。以前不敢,那时是诚惶诚恐的心态。我无法严肃,根本不可能用冷静的言辞来诉说自己的写作状态。到如今,我剩下的能力还有什么呢,仿佛真没有出息, … /// Read More ///

Twenty Years With Feeling

[现在的音乐是Placebo的20年,如果可以,请静静听完] [时间一晃而过,我珍惜的但愿不是虚无] [无聊者,迟早等到来自内心虚无弘光的照耀] [心沉溺不甘,我们也不能逞强。放松,放松灵魂] 二十年 也就是这样。意味着自己走到了大约一半。年华的仓促,谁也都知道。 我实在不能说改变什么或者抵达什么。那些旅行的意义,我始终领悟不到。 我。在十来岁的时候,自以为很懂事。然后想,我只要活到30岁就好了。 真的。这不是幼稚的心血来潮。而是思考了很多年的人生问题。 我真的想好好找个地方,想出一个轻松的方法死掉。当初。 可是,实在没什么好的方案。所以又想推迟几年。其实,我就是怕死。 那天,兔子说,哇,老不死的,还二十大寿啊。 可把我笑死在被子里啦。当然,我也时常嘲笑着自己。 十岁之前,在那个地方。表象宁和地行走,然后消失。青梅竹马也散成泡沫。 十岁之前,狭窄的小镇,终于放开了拥抱。我却早已离经叛道。游离的是心。 十岁之后,我似乎很乖。但接受了一切可能的讽刺。 十岁之后,我家的阳台还是有守望的影子。早出晚归的离开,其实更不想束缚。 那些时日的我,拥有的唯一信念,不过是去旅行。要么是陌生,要么是安定。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