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零故事

回头再联系。衣服穿好后就有了一种抗拒感,他觉得不会再有另一个夜。送走来客,送走过去。他想睡个好觉,不被任何人打扰地睡到午后。打开房门,打开呼吸。正要贴个请勿打扰的告示牌,做作之举连风也嫌弃。他被关在房外。室内的电视继续喧闹竞赛,一楼的麻将如火如荼堆砌。他缩在楼梯拐角处的板凳上,尝试睡眠,未果。夜里一点,街上仍有夜宵摊在营业,车辆几乎没影,是漫步者的王国。他走到熟悉的小巷入口,迈进黑洞。这里有道上锁的门,毫无意外。他离开,去一个相对温暖的地方。他奔跑,与过去的暗影迅速擦肩。那里是哪里,那里是尴尬的观影场所,那里是奇怪的翻滚房间,那里是稀罕的购物体验,那里是日常的漫画蜗居,那里是裸露的勒索阶梯,那里是短暂的陪聊分岔,那里是也许会有明天的上升坡道,哪里是那里。哪里都不会有重播键。快餐店的背景音乐整日无休,他趴在靠窗的角落,听乡音与普通话之间的诡异交谈,两腿些微哆嗦,没穿袜子的脚互相磨蹭,怎么看都像是刚从梦游中醒过来的打哈欠者。可是,这个打哈欠者并不会有那个心情列表一二三,构想无数个“你”,他只想音乐停止,交谈停止,走动停止,灯光暗下来。困倦与寒冷持续拉锯,他在一团漩涡里耗过了数不尽的流行曲, … /// Read More ///

鬼先生的隐身术

再次恳求鬼先生教我隐身术时,带着九点九分正直的仰望,却被拒绝打回狼狈不堪。为什么。就像我不能拥抱你那般无需解释。我想打开灯,让你离开;也想关掉灯,将每个童话的尾巴都藏好。我梦故我在我醒故我在我淫故我在我贱故我在我残故我在我困故我在……鬼先生在我踢被子的时候依然浮着满意的微笑,仿佛这个布景是为了逗乐某个哲学,肌肤在存在的空气里迎来虚无的挠动,梦如是,他牵走了看门犬,自行车后座上的小男孩抱紧了黄狗,她提防着他带来的哨兵,我不能让你进入,他说这不可能,她说你是灾难,他指着看门犬说这才是保卫你的所在。后来小男孩吆喝一声,黄狗停止了狂吠,晚风遮住了一场邂逅。我死故我在我睡故我在我懒故我在我囧故我在。鬼先生执意之下,把地图塞在了我裤兜里。会有用处的。我自然知道,这是他的寄托或者欣慰所在,如果我没有浪费的话。可是陪伴并不会如此固化,如此贴身,如此以掌叠掌地温暖彼此。当我不见了,鬼先生会去寻找,也许是下一个,也许是那位彪悍游离在尘世之外的熊先生(哪怕他去找他那位面具男情人)。我好奇鬼先生的捷径是不是通过马桶穿梭到目标宇宙,暗光不可积攒,尘埃浮沉有致,当爆破来临也是忍耐火山寿终正寝之时,无限良辰美景终不 … /// Read More ///

说画#007 | 我去帕尔那索斯,你回过去

Ad Parnassum, 1932 by Paul Klee往帕尔那索斯去 保罗·克利 1932年 油彩、蛋彩、画布 100×126CM 伯尔尼美术馆藏 终于说他了。尽管还有很多疑惑,我依然尊敬并且神往克利所创造的异次元世界。就好像是坚持这条死胡同一定会通向某条大道一般,在目不转睛的一二三四秒之后,小女孩为小男孩打开了秘密花园的暗门。泥土被巨人之脚亲吻,小王子的玫瑰花与狐狸私语,谁在等爱?玛丽·波平斯阿姨严肃认真的表情之下,却紧守着最幼小的欢欣喜悦。猫穿上靴子,把阿姨的下午茶洒了半桌;小鸟不甘心地追逐着他,猫瞪大双眼,却回以茫然之光。只是一场循环。鱼说,那根箭头害了我;箭头说,我只被人利用;人说,我被花朵迷薰了头脑;花说,草在帮我挠痒;草说,星星托我一个美梦;星说,太阳把我的被单抢了;太阳说,月亮要梳妆;月说,鱼跳出池塘嘲笑我。画布上的和谐不仅仅是色彩,故事的讲述不全靠线条。他说不可见,那么可见的一切都要匿形。于是,生灵们是符号,符号是意识之诗,诗是复调的空间,空间是广袤的和谐,和谐是焦虑的神经,神经是幽暗的归宿,归宿是重生的生灵。 要不停行走,不停行走,可以暂停不能倒退,才是朝圣。 … /// Read More ///

说画#004 | 色彩构成的兔兔

思序 那天,我一回头便看见了我的空白,恰如聆听到你高声宣称身份是身体的主义,有人说华丽,有人说糜烂,有人说理解,话语开始破裂成对背景的觊觎,形式的圆与结果的点,又是谁设置好的和谐?我想知道你内心底所欲求的飞翔将会有多自在,你笑了,那刻谁忘记了去等待明天的开张? 1 马蒂斯 | 音律的青与舞蹈的红 Dance (II), 1910 by Henri Matisse 如果我能将想象力绚丽地展开,我将进入对你舞蹈的假想王国,在那里你是看不到我的,你会是暗夜,是冰凉而纠缠自我的漩涡,我只是观众,是玛利·波平斯阿姨后面紧跟着的小孩,始终踏不进你魔性的地毯花园,那里你在享受免费的下午茶,青果也开始由平面活生生蹦出。我就在你面前,也看不到你足尖的旋转,但我仍会兴致盎然地在白纸上将你舞姿线条勾活,如果你又站立起来,我恳求你别为我跳,请无比自在地为你而跳,仅此一愿。 就像马蒂斯在那时候开始强调尊重手段的纯洁性,以主观层面进入构图与色彩的平衡当中。或者说,瞬间的破裂性与持续性来重建整体的真实本质,一个人在其间的探讨才还原成心性的平和。要是你相信瞬间,也请你相信未来。哪怕现在的你无半点张力,也无半点激情,但 … /// Read More ///